【盾冬】Twin Flames of Fire(3)太空机甲AU借环太平洋设定

伪科幻真傻白甜,谈谈恋爱,打打怪兽

 前文:(1)(2)


地球时间公元2027年,史蒂夫·罗杰斯在太空站自己的房间中打开一件古老的设备,塞入一盘同样古老的碟片。

 

在此之前,他仔细检查了房门,确定已经上好了锁,才安心地回到书桌前坐好,等待影片开始。

 

怎么说呢,照他这个年龄,就算是真的一个人窝在房中偷看一些地球上需要分级的片子,应该也不会有人觉得怎么样吧?在这个憋屈的空间站中,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会有生理需求亟待解决。

 

可史蒂夫绝对不会愿意自己的这种行为被他人发现——简直像是被人撞到他在自慰。

 

精神上的自慰。

 

 

十多岁高龄的旧式电脑光驱嘎吱嘎吱运转起来,经历了几次令人胆战心惊的卡壳之后,电脑屏幕上的画面终于还是令人欣慰地连贯起来。

 

黑暗之中有人打开了门,刺眼的阳光从后方的窗帘缝隙中透出,一双巨大的浅绿色眼睛有点吃惊地出现在屏幕上,先是皱了皱眉,旋即展颜一笑,远离摄像机向后退去。

 

他显然是刚刚起床,微微卷曲的棕色短发乱糟糟竖着,胡子只刮了一半,泡沫还留在脸上,精壮的上半身赤裸着,可以隐约看到一些大小疤痕——但这一切都无损这个人的英俊美好。

 

“嘿!史蒂夫!”那双眼睛的主人转头看向他口中的史蒂夫——也就是正在看这条录像的史蒂夫本人——然后指着摄像头慵懒说道,“快过来讨好你的狂热粉丝们,我要先去把胡子刮完。”

 

于是史蒂夫看到他自己,站在巴基侧后方傻乎乎地笑了笑,然后冲扛着摄像机的女孩们打了一个腼腆的招呼:“嗨……”

 

那是他和巴基首次驾驶“第一复仇者号”剿灭巨兽——就像是漫画小说中完美的超级英雄一般,他们一战成名。

 

他记得那些姑娘们飞扬的花裙子,记得他彻底拉开窗帘后正好洒落室内的一地阳光,记得他不知道该和女孩们如何继续话题的尴尬,也记得飞快将自己收拾停当后冲出来帮他解围的巴恩斯中士身上那清爽的须后水香。

 

无论是屏幕中的他,还是屏幕外的他,此时此刻都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中的巴基,分别在两个时空中一如既往困惑地思考一个不会有答案的问题——巴恩斯中士这高超的撩妹本领,究竟是与生俱来,还是师从何方。

 

那是2017年8月20日的上午,史蒂夫22岁,巴基23岁。他们在姑娘们的欢声笑语中不时微笑对望,彼此的眼神都闪闪发光,流露出少年人特有的意气风发。

 

那时候的他,确实是很为自己骄傲的——怎么能不骄傲呢?作为全世界最年轻有为的机甲驾驶员,他一战成名,像是在一夜之间拥有了全世界。

 

那时候的史蒂夫·罗杰斯,拥有年轻英俊的面容,拥有全世界的目光,拥有无限美好的未来,最关键的是,他还拥有巴基。

 

屏幕暗淡了3秒钟,这是一个漆黑的过场。

 

史蒂夫在黑暗的屏幕反光中猝不及防地看到自己如今的脸——他仍然英俊有为,却眉头紧锁,眼神中再难拥有那样明亮的光芒。

 

所幸只过了区区三秒,下一段视频的画面亮了起来,拯救了将自己沉浸在黑暗之中的美国队长。

 

一段默片,他看到自己和巴基穿着军装并肩而立,巴基转头和他说了些什么,然后两个人一同傻笑起来。

 

巴基笑得低头颤抖,史蒂夫完全忘记自己究竟是为什么也要跟着他笑了——多半是被巴基的模样逗笑的吧,他心想。

 

这其实是一段宣传片,他仍记得这段视频是怎么拍摄的,却不记得他们到底聊了什么以致于巴基会笑成那样。

 

因为导演是在对他们俩进行抓拍。

 

“我们该怎么做?”史蒂夫记得拍摄之前,他和巴基困惑地问导演。

 

“随便聊聊,像你们平时一样,就当我们和摄像机统统不存在。”导演回答,“我们只想抓拍到你们两位明星驾驶员最日常的相处模样。”

 

不久后,他们就看到了自己莫名的傻笑出现在全美的大屏幕上。

 

那是一段令人开心的回忆,毋庸置疑。

 

又是三秒钟的过场,这一次,史蒂夫看到自己还悬停在嘴角的笑容——永远都会这样,远隔十多年的时空,他仍然同录像中的那天一样,被巴基灿烂又肆无忌惮的笑容再次逗笑。

 

马上,2020年的巴基端端正正地出现在了屏幕上。

 

“嘿史蒂夫!”他难得严肃地说道,“你知道的,再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了——与国同庆,对吧?”

 

史蒂夫收回笑容。

 

但屏幕中本来严肃的巴基却笑了起来。

 

“今年我打算送你一个特别点的礼物。”他翘起嘴角,神秘兮兮地凑到摄像头前方眨了眨眼睛,那模样可真是十分撩人,“虽然你也有可能不接受,但无论如何,我总得……”

 

噪音突兀地响起,巴基的影像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花白色的斑点杂乱无章。

 

第N次尝试播放这段视频,再次以失败告终。

 

光驱无情地吐出被卡住的光盘。

 

始终没有人知道,巴基究竟准备在2020年的国庆日送给史蒂夫什么神奇的礼物——因为在那之前,第十只巨兽在威尔士王子角登陆了。

 

许多天后,当史蒂夫终于辗转回到他们共同的宿舍收拾巴恩斯中士的“遗物”时,意外发现了这张残损的光盘合集。

 

无论如何,他会找到一个可以修复好这张光盘的人,他心想。

 

“我总得知道,7年前,巴基究竟想送给我什么。”

 

这或许是史蒂夫活下去的一个支柱,一段念想。

 

史蒂夫的喉头仍然残留着晚餐时那杯咖啡的甜腻味道,他小心翼翼地吞咽了一下,却又似乎有点舍不得让这一丝甜腻彻底消失。

 

毕竟,那是巴基最爱的味道。

 

史蒂夫合上电脑,收好光盘,放回自己的保险柜中,同时心里清楚地知道,今夜自己又将失眠。

 

史蒂夫时常觉得自己是一个过时之人——他好像是把自己的魂魄丢在了七年前的白令海峡,然后麻木茫然地苟活到现在。

 

而他唯一的娱乐,或者说是精神鸦片——使用一部过时的电脑,看一段残损的录像。

 

史蒂夫苦笑着摇摇头,打开房间的门,像一个幽灵般飘到空间站飞船的走廊上——如果再不出门四处转转,他严重的PTSD可能会把自己逼疯。

 

所幸的是,他们的空间站飞船足够大,在人工打造的中央广场上,甚至有几株高大的绿植散发着熟悉的地球味道,能让人在这苍茫宇宙间感到稍许安慰。

 

午夜通往中央广场的路并没什么人经过——在这样一个没有怪兽打搅的夜晚,人们通常在喝酒,聊天,睡觉,或是干脆找个看对了眼的人做做爱。

 

史蒂夫有些庆幸自己二半夜跑出来像个孤魂野鬼一样散步的主意了——因为他看到了雅科夫。

 

为了不单调无聊,太空站中央广场的喇叭总是从地球上所有曲库中随机挑选音乐播放。

 

在一段轻音乐的陪伴下,一棵绿植下方的长椅上,雅科夫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儿,仍旧带着遮住口鼻的面罩,半长的金棕色头发洒在脖颈中,手里捧着一本书慢慢翻看。

 

史蒂夫的孤独感一下子就消失了一大半——看来在这浩渺宇宙之中,他也并非是唯一一个过时之人,毕竟,那个叫雅科夫的苏联人,手头还捧着一本纸质的书呢。

 

纸质的书啊!这可是2020年,谁会带着一本沉重的纸质书籍飞向宇宙呢?

 

“其实我之前就想问了——你在看什么?”史蒂夫以不容拒绝的气势一屁股坐在了雅科夫身边。

 

然后,他就和雅科夫一起,被他自己的主动吓了一跳。

 

“我这究竟是怎么了?”史蒂夫暗自心想,“中邪了吗?为什么会对这个苏联驾驶员如此冲动莽撞……”

 

还好,雅科夫看起来并不介意。尽管看不见下半张脸,但从眼睛微微弯曲的形状判断,他应该是对史蒂夫露出了一个挺友好的笑容。

 

手中的书正好已经翻到最后一页,他捧起来,展示给史蒂夫看——是一本英文书。

 

    “而院中的这棵树,它被人砍掉了,被人堆在树桩边焚烧了——他们希望这树连同树桩一起烧掉,化作一团篝火——可是这树居然活了下来!

       它活了!什么也摧毁不了它。”

 

史蒂夫照着书页上的文字念道。

 

“这到底是一本什么书?”史蒂夫饶有兴趣地问道,“这又是在描写一颗什么树?”

 

“一种坚韧不拔、生命力极其顽强的树,我想。”雅科夫说道,“因为这本书里反复提到,这种树的种子无论散落在何方,都可以向着天空长出一棵树——无论实在空场、垃圾堆、甚至水泥地中。”

 

史蒂夫忽然眼前一亮,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我想,我知道这种树……”

 

“你知道?”雅科夫的声音提高了一些,“你怎么知道?”

 

“是天堂树,对吗?”史蒂夫笑了起来,“对不起,我作弊了——其实我没看过这本书,但是在我的家乡……这种树随处可见。”

 

“好吧,或许我知道你的家乡在哪里了。”雅科夫从面罩后发出轻笑。

 

他像是揭晓谜底一般将这本书的封皮翻过来——《布鲁克林有棵树》。

 

虽然没真正阅读过,但史蒂夫听说过这本小说,描写的是20世纪初的布鲁克林。

 

“噢,我终于找到了比我还过时的人……”史蒂夫脱口而出,然后立刻发现了自己的失言,“对不起,我不是说你老土,只是……这年头还会去阅读这么古老年代的纸质书籍的人不多了——你为什么会喜欢这本书?”

 

没有等到回答。

 

雅科夫抓着这本书开始发呆,而史蒂夫知趣地并没有催促他。

 

两人坐在长椅上,透过一扇很大的玻璃窗,共同以沉默凝视宇宙。

 

宇宙中,点点星光穿越不知道距离他们多遥远的时间和空间,才得以在此刻微弱地将两人照亮。

 

“我以前怎么就没注意到过这些星光呢?”史蒂夫心想。

 

他还记得在遇到雅科夫之前,他对宇宙中所有景色的感受,都是一片深重的黑暗——没有光芒,没有希望。

 

恍惚之中,史蒂夫发现,虽然是长发还戴着面罩,但雅科夫的轮廓与巴基竟然十分相似。他们并肩而坐的身影模糊地印在以宇宙为背景的玻璃舷窗上,看起来十分和谐美好。

 

史蒂夫再次不可抑制地想起一些过往。

 

很多年前的一个晚上,他也曾与巴基像现在这样并肩坐在机甲中。他们一起聆听深夜中海水缓慢扑打沙滩的声响,然后仰起头,于是满天星辰洒在他们的眼睛中。

 

“听说,那些怪兽是来自于宇宙中的外星生物。”巴基说道,“他们来地球做什么?侵略我们?妄想统治地球人?”

 

“谁知道呢……”史蒂夫当时笑笑,“你要是这么好奇,不如以后找个机会飞上天空去看看?”

 

“你可别嘲笑我,小史蒂维……总会有那么一天的。”巴基双手交叉枕在脑后,看着夜空中的星星说道,“如果有那个机会,我希望和你……和你一起去看看宇宙。”

 

史蒂夫打了个呵欠:“这可是一个非常浪漫的表白了——这是你准备给哪个姑娘说的来着?莉莉娅?还是多罗丽丝?我赌你这次能成功。”

 

“开什么玩笑?”巴基不满地撇撇嘴,“巴恩斯中士的表白什么时候失败过?你以为我是你吗,小处男?”

 

史蒂夫不说话了。

 

小处男?没错,他无法反驳。

 

“好吧。”巴基轻笑一声,将手放在机甲侧门的把手上,“那么现在,我要去找姑娘们了?”

 

史蒂夫仍然不说话。

 

“不准备把我留下来吗?”巴基凑近史蒂夫,向他的耳朵里吹气。

 

“行了,快去吧……”史蒂夫敏感地躲开——他的耳朵非常怕痒——没好气地说道,“这里我一个人看着就行,你的多多等着你呢,是不是?别让姑娘们等急了。”

 

“史蒂夫,punk!”巴基踹开门,一边往下爬,一边轻飘飘地哼起了一首老歌。

 

“Jerk!”在他的歌声中,史蒂夫如往常一样回敬道。

 

 

“我该回去了。”雅科夫站了起来。

 

史蒂夫从回忆中猛然苏醒。

 

“那么……明天见?”史蒂夫有点手足无措起来。他有点想挽留,却又没有足够的勇气。

 

“说真的?”雅科夫冲他抬了抬眉毛,“你二半夜跑到我身边坐下,就是为了和我‘明天见’?”

 

正在此时,上一段轻音乐正好播放完毕,喇叭随机切换了下一首歌。

 

是一首Two Steps From Hell的老歌,歌声如幽灵般游荡于两人头顶的上空。

 

“等等!”史蒂夫忽然失控地抓住了雅科夫的手腕。

 

“怎么?”雅科夫低头看了看他们俩的手,轻笑一声,抬头看向史蒂夫的眼睛,“现在是太空站时间的凌晨两点,美国队长,快想好你到底想说什么?”

 

但史蒂夫的手在颤抖。

 

他太用力了,雅科夫觉得自己的手腕上一定已经留下了美国队长的五指印。

 

这可能是他见过的最奇葩的约一夜情方式,雅科夫乱七八糟地心想。

 

事实上,从美国队长突兀地坐到他身边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这家伙是来调情的。

 

只是他没想到,美国队长木讷到这个地步。

 

而喇叭中,那个女声正在无心地轻轻吟唱。

 

“Twin flames of fire
 Lit in another time and place”

 

正是巴基那夜向下攀爬时轻轻哼唱的旋律,此时此刻,这段旋律仿佛从地球随着虫洞跃迁20光年,又从回忆中穿越十载岁月,宿命般狠狠击穿史蒂夫的心脏。


“说话啊,美国队长,我都替你着急。”雅科夫微微扬起头,垂眼看向史蒂夫,“不准备把我留下来吗?”


两个声音,两张面孔,渐渐重叠在一起。

 

“别走!留下来!”在雅科夫疑惑的眼神中,美国队长两眼发红,梦呓般说出了一个名字,“别再离开我!巴基……”


(下一章)

评论 ( 88 )
热度 ( 382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