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Twin Flames of Fire(5)太空机甲AU借环太平洋设定

伪科幻真傻白甜,谈谈恋爱,打打怪兽

前文:(1)(2)(3)(4)

 

“巴基!”

 

是谁在呼唤他。

 

声音仿佛是从天外传来,穿过七载岁月,穿透粼粼波光。

 

数十米高的机甲被轻松撕成碎片,冰凉的海水侵入肺部,巨怪抽出爪刺游向深海。

 

他看到自己的鲜血从腹部涌出,染红眼前冰蓝色的世界。

 

没有时间了。死神不会给他更多的时间。

 

死神抱住他的双腿,向海底最深处拖拽。

 

幽黯深海宛若空寂的太空,只有某些海洋生物散发微光,宛若宇宙中的点点星辰。

 

可这里不是真正的宇宙。

 

这里不是他在梦想中想要与那个人一同去往的地方。

 

“我不想死。”他心想。

 

“巴基!醒醒!”

 

那个声音再度在耳畔响起,嗓音嘶哑,带着来自心灵深处的恐惧。

 

“我不想死……也不能死。”他告诉自己,“这里不是宇宙,这不是我要去的地方,我不能死在这里!”

 

“巴基,回到我身边,巴基……”那个声音再一次响彻在他的脑际,轰轰烈烈,“不要再一次离开我了!”

 

“美国队长,你不能那样做!”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穿过电流带着一点杂质,语气熟悉,他觉得他认识她。

 

她急急吼道:“不要摘下冬兵的面罩,否则你也有感染的危险!听着,我房间里有呼吸机!就在……”

 

“来不及了!”那个声音坚决地、不容反驳地说道,“相信我,我可以为他任何事,任何。”

 

脸上一凉,有什么东西被去掉了。

 

他听到倒抽一口气的声音,然后是哽咽低语:“我就知道是你……真的是你……你还活着,感谢上帝……我……”

 

有灼热的液体滴落,砸碎在他眼角,与他眼角溢出的泪水混合在一起。

 

一只大手将他的下颌托起,温暖的双唇迫不及待堵住了他的,新鲜的空气被渡进他的口中。

 

“史蒂夫……”

 

尽管睁不开眼,可他就是知道,那个人一定是史蒂夫。

 

他的史蒂夫在亲吻他。

 

他的史蒂夫在拯救他。

 

迷迷糊糊之中,他向那双嘴唇贪婪地汲取赖以生存的氧气。

 

他不想向死神妥协,而且……他是真的很想亲吻史蒂夫。

 

想亲吻他,想了太久太久了。

 

他从冷冰冰黑漆漆的深海中拼命向上游去。

 

他知道,他不会死在这里……他忍受肺部撕裂般的痛苦,强迫自己不要熄灭求生的意志力——最终,他一定会浮出海面,他一定能再次看到天海相接的地方。

 

他知道自己一定办得到。

 

因为他已经办到过一次了。

 

“布鲁克林有一种树,永远向着天空生长,无论他的种子身处何方——荒芜的空场、垃圾堆、或是水泥地里。哪怕他被火烧过,被砍伐过,但只要他拼尽努力,他就能活下去。”

 

无论命运赐予过他多少磨难,他都必须活下去,他想。

 

他就是那棵坚韧不拔的树,扎根在布鲁克林,朝向天空用力生长。

 

和史蒂夫一起。

 

雅科夫睁开双眼。

 

如晴空下海天相接般的颜色,带着来自心底的梦想与希望映入眼帘。

 

是那双美丽的蓝眼睛。

 

巨大的惊喜倏然在那双蓝眼睛中如烟花般炸裂开来。他看到自己的脸,倒影在那双蓝眼睛中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

 

现在,他知道,这张脸终于拥有了自己真正的名字——一个他命中注定的名字。

 

“巴基!”蓝眼睛的主人将他紧紧拥抱在怀里,力气大得几乎能碾碎他的肋骨。

 

“到底怎么样了!”娜塔莎暴躁的怒吼从通讯器中传来,“美国队长!听到请回答!冬兵是死是活快给老娘一个准话!!!”

 

可是美国队长现在完全说不出话来。

 

雅科夫感受着狠狠拥抱着他的美国队长浑身颤抖,灼热的泪水流进在他的颈窝里。

 

“娜特,不用担心。”他哑声替美国队长回答,“我活过来了。”

 

通讯器后方爆发出一阵喜悦的呜咽声。

 

“混蛋!”她粗鲁地用俄语骂道,“你他妈一定是忘记输营养液了!”

 

“对不起。”雅科夫用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声音诚挚道歉。

 

他们拥抱得太紧了,以至于他甚至连说话时胸腔震动的空间都没有……只能感受到美国队长疯狂跳动的心脏。

 

扑通,扑通,他的心脏向着他跃动。

 

几乎想要与他融为一体。

 

雅科夫看看自己垂在身侧的双手。

 

他慢慢抬起双手,准备回抱这具或许已经令他肖想了20多年的温暖躯体。

 

“美国队长,留在冬兵的房间哪里都不要去。”娜塔莎已经从紧张中缓了过来,她冷静地命令道,“你需要接受一个全面检查,仪器明天才能准备好,在此之前你不能接触第三个人。”

 

雅科夫的瞳孔猛然收缩。娜塔莎的话狠狠提醒了他。

 

即将拥上美国队长的双臂再次垂下。

 

 

 

“OK,警报解除!”准备室中,山姆吹了个口哨说道,“现在怎么办啊老弗瑞?要不然,我和娜塔莎临时组队?我可以学着操纵那个苏联铁壳,估计没什么问题……”

 

“你休想!”黑寡妇狠狠瞪了他一眼。

 

“已经分别为你二人指派临时搭档。”尼克·弗瑞的声音从通讯器传来,“他们马上就到。猎鹰,你以前跟他合作过——是蚁人。”

 

山姆眼前一黑。

 

“我就没那个命拥有一个美人当搭档是吗?”

 

“嘿!这么说可就不公平了,美国队长可是公认的美男子啊!”无畏白头鹰号的舱门被拉开,代号蚁人的驾驶员斯科特·朗猫腰钻了进来,“当然,我其实长得也不赖!”

 

“噢,闭嘴吧,兄弟。”山姆翻了个白眼,认命地戴上传感器。

 

另一边,咆哮苏维埃也迎来了新的伙伴。

 

“你是谁?”娜塔莎用极其不友好地目光注视着刚刚小心翼翼坐到她身边的男人。

 

“克林特·巴顿,代号鹰眼。”在黑寡妇宛若刑讯审问般的瞪视下,克林特哆哆嗦嗦地说道,“其实我是机甲工程师,可以熟练使用所有机甲,关键是……我会俄语,弗瑞可能觉得这样和你比较好……沟通……”

 

他说话声音越来越小。

 

“Блин.”娜塔莎飞快骂道。

 

“别这样,我真的听得懂。”克林特看起来有点受伤。

 

“别废话了,装备传感器吧!”娜塔莎漠然说道,“听着,如果你拖我后腿,我就打开舱门把你扔到外太空去。”

 

尽管娜塔莎一开始就屏蔽了自己足足半个精神空间不愿意给新搭档看到,但他们仍然用仅仅只有50%的连通率投入到了作战中。

 

咆哮苏维埃和无畏白头鹰都装备有最新型发反隐形侦察装置,尽管从驾驶舱窗口用肉眼无法看到隐形怪兽,但通过雷达扫描,他们仍然顺利地捕获了敌人所在位置。

 

可是,只能扫描出一头。

 

两方一同集火,这一只隐形单位被迫现出身形,在电光火石之中,很快变成一具与寻常怪兽无异的尸体。

 

但另一只始终未能找到。

 

“猎鹰!”娜塔莎疑惑地开启通讯,“怎么回事,你们那里也只扫描出一只吗?”

 

“是的,美人。”山姆大声回答,“另一只扫描不出,要么是已经离开了安全区,要么……”

 

山姆的通讯器中忽然嘈杂声大作,他和斯科特飞快地一同向驾驶舱外看去——只见咆哮苏维埃号以一种奇特的姿势被折叠又甩开。

 

“怎么回事?”

 

“遇袭!遇袭!”克林特飞快喊道,“黑寡妇被震晕!我正在尝试单人操作!”

 

“单人,你可以吗?”

 

“我正在强迫她的精神空间继续运作,暂时没有‘死机’!”克林特吼道,“别废话了!快来帮忙,趁我们吸引住了这只阴影怪的火力——不然大家一起玩完!”

 

咆哮苏维埃号像是被某种未知力量抓住一般,在太空中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乱晃,几乎毫无反抗之力。

 

所幸站在另一视角的无畏白头鹰借此锁定了隐形怪的大致位置。

 

“不能用明火炮弹,你们会受伤。”山姆吼道,“我准备使用震荡波攻击,鹰眼,咆哮苏维埃能扛得住吗,请回答!”

 

克林特飞快扫描了一下咆哮苏维埃的抗震等级。

 

“这玩意很结实,虽然我会晕过去,但是大约还有命在!”他在正被来回撕扯的机甲中匆忙回答,“快点吧!当靶子太难受了——我会把自己和黑寡妇固定在机甲上,完事儿后别忘记把我们拖回去!”

 

“没问题!”

 

无畏白头鹰向前冲去,抓住那具看不到实体的“东西”,趁它还未转身反抗之前,手心炮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那东西连带着咆哮苏维埃号一起模糊了片刻后露出巨大身形——长得与侏罗纪时代的霸王龙略微相似,只是头颅远不如霸王龙英俊……简直可以说是非常恶心了,绿色的涎液流淌在咆哮苏维埃号的外壳上,所幸的是,好像没有发生腐蚀反应。

 

“妈的,苏联佬的铁壳子真结实!”山姆一边赞叹,一边又连发几炮。

 

怪兽愤怒地丢下手中的苏联玩具,转头向惹恼了他的美国货冲了过来。

 

余光中,山姆和斯科特看到,克林特将自己和娜塔莎一起结结实实地捆在操作椅上,两人身上缠绕着层叠的通感线路,头挨头晕了过去。

 

“行了吧,苏维埃,就交给白头鹰吧。”山姆咬牙说道。

 

 

身为一个万能搭档,克林特和很多人临时组队过。虽然连通率都不算太好,但每次都勉强完成了任务——不然他也不会完整地活到现在了。

 

但他从未见过如此令人不舒服的精神空间。

 

娜塔莎的思想暂时在沉睡,被她强行屏蔽了的另一半精神空间被克林特一览无余。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游览”的,血红色的房子,几双芭蕾舞鞋,几条像是为跳“天鹅湖”而存在的裙子。

 

明明应该是挺美好的女孩子的衣饰,却在这血色房间的映衬下,笼罩着一层浓重黑暗的阴影,透着一股子鬼屋的气氛。

 

克林特倒是没被吓到,甚至愈发好奇,他情不自禁走向那扇墙角的门。

 

他知道这种精神空间中的门——非常少见。

 

上一次见到这种门,是和一个曾经的美国特工做搭档。他告诉他,精神力足够强大并受过训练的特工,有时候会在精神空间创造一个密室,用来存放一些不愿意被别人看到的秘密记忆。

 

一旦记忆被塞进这种地方,除非自己主动进入精神空间并刻意打开门,否则平时连自己都不会想起这些记忆。

 

克林特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他在乘人之危,侵犯一个苏联人的隐私。

 

可他就是忍不住。

 

在他的理智与好奇心天人交战一番后,他伸出手来,轻轻推开了这道门。

 

还好,这道门并没有上锁,也没有密码——这说明,这些记忆的主人,很可能时常会亲自回来查探其中的记忆。

 

门内竟然还有很多道门,克林特不由得暗暗佩服这个叫娜塔莎的女人——能创造出这种多重秘密房间的精神力得有多强大?她一定是苏联克格勃中的佼佼者了。

 

克林特随手进入第一间密室。

 

像是一间实验室,冷气森森,没有开灯,一些仪器散发着微弱的光,勉强点亮了一小片区域。

 

克林特只向前走了几步,就猛地停在了原地。

 

那恐怕是他此生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场景之一—实在难以想象,娜塔莎竟然会保存着这样的记忆。

 

他先看到了娜塔莎记忆中的她本人,比她现在的模样大约年轻几岁,正一脸愕然地盯着她面前的一个“罐子”,眼神中满是惊痛。

 

一个浑身赤裸的男人,发长及肩,戴着蒙住半张脸的面具,圆睁着双眼,身上插满各种线管,如同一具尸体般被封锁在冷冻罐中一动不动,只有那些仍然闪烁在仪表上的数据显示出他仍然活着。

 

“詹姆斯!他们对你做了什么!”年轻的娜塔莎捂住自己的嘴巴流泪尖叫。

 

克林特只觉得自己手脚发凉,他想转身逃跑,却挪不开脚步。

 

他后悔极了,意识到自己撞破了怎样巨大的秘密。

 

“巴顿。”身后,冷冰冰地声音传来。克林特猛地回头,慌乱地对上娜塔莎凶狠的眼神。

 

“如果你敢说出去。”娜塔莎在她的精神密室中阴郁地盯着私闯者克林特,“我保证你会没声没息地消失在宇宙中。”

 

克林特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本就是他的错,他不该闯进来。

 

此刻,他只想举起双手投降。

 

 

雅科夫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把推开美国队长,任由自己脱离了那个他刻骨眷恋的怀抱。

 

史蒂夫·罗杰斯的眼神中挂满了不可思议。

 

“巴基?”他疑惑地说道,带着一丝受伤的神情,“我以为你记起你自己了……我以为你认出我了!”

 

雅科夫胸脯上下起伏,咬紧下唇瞪着他。

 

半晌,他一字一句地回答:“你说得对,我应该就是你口中的那个巴基,这一点无可否认……”

 

史蒂夫眼中凝聚起欣喜之色。

 

“但是。”雅科夫继续说道,语气冰冷,“我现在没有那些记忆,根本就不记得你。我现在是苏联机甲驾驶员雅科夫,作为一个曾经的朋友,请你尊重我现在的国籍,和名字。”

 

“巴基!你不能……”

 

“别那样叫我!”雅科夫狠狠打断他,“别再和我说你们曾经那些可笑的老生常谈了好吗?看看我现在的模样!我早就不是他了。”

 

“你……可你不记得我吗?”史蒂夫眼神中满是伤痛,“你忘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吗?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非常亲密,甚至……”

 

雅科夫看着他,不说话。

 

史蒂夫忽然皱起眉头,出人意料地说道,“你是不是……你是不是爱上你的搭档了?那个苏联姑娘,娜塔莎?”

 

雅科夫愣住了。

 

“你在开什么玩笑啊老兄?”他此刻实在有点哭笑不得,史蒂夫究竟是什么样的脑回路啊?根本没有搞清楚状况,却开始胡乱吃飞醋。

 

他只好重新调整“作战计划”。

 

“你难道看不出我是个同性恋吗?”他残酷地说道,“还是说,你以前的那个巴基,他竟然喜欢的是女人?”

 

史蒂夫的表情在一瞬间宛若被撕碎了一般。

 

继续,他心想。

 

这起作用了,继续说下去!你必须让史蒂夫把你和巴基割裂开!

 

你已经不能是巴基了……不可以再是了。

 

他强迫自己装出满不在乎的笑容。

 

“噢,真没想到,只是失忆了而已,我竟然改变了性取向啊?”他向史蒂夫走了几步,停在他面前。

 

史蒂夫深深皱眉,有点愤怒地瞪着他。

 

“别那样看着我,史蒂夫·罗杰斯。我不介意和你玩玩啊,谁让你这么辣呢?”雅科夫再接再厉道,“你看,反正现在怕你感染也是迟了,既然如此,不如我们玩玩吧。”

 

史蒂夫如他所料般本能地摇了摇头:“你别这样,巴基……”

 

他成功地看见史蒂夫蓝眼睛中的他,像是在一面完整的镜子中被活生生打碎掉一般,砸出无数个锋利的碎片,付出血肉的代价也未必能重新拼好。

 

心上宛若在遭受凌迟,可他必须继续下去。

 

他和史蒂夫之间可以发生任何事,但是感情?不可以。

 

他已经不能再和任何人拥有那样亲密的感情了,无论是友情,亲情,还是……爱情。

 

巴基·巴恩斯和史蒂夫·罗杰斯?那种过去,美好得有些残酷了。

 

他现在的身体里承载了怎样可怕的东西,他自己最清楚。

 

无论如何,史蒂夫是他最不愿意拖下水的人。

 

而他究竟要怎么样,才能把这个对他如此执着的人从身边彻底赶走呢?

 

雅科夫攥紧拳头,深深吸了一口气。

 

“你不是昨天还对我挺有想法的吗,怎么,发现我是巴基,就不敢和我睡了?”他轻浮地看向史蒂夫,恶意牵起唇角,“你没爱过巴基,所以不能睡我,是不是?因为你们不是那种关系——你不能睡你的兄弟,你的朋友,你的巴基。”

 

美国队长咬了咬牙。他看起来像是气疯了,蓝眼睛中燃起熊熊烈焰。

 

“别和我来这套。”他说,“巴基,我不知道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事,但是,别和我玩这种把戏。”

 

雅科夫微微一愣。

 

紧接着,他被史蒂夫猛地推压在墙上。

 

“别他妈假装不认识我!”愤怒令史蒂夫像是变成了另一个人,他用上十分力气狠狠压制住雅科夫,令他动弹不得。

 

“我受够了!巴基,你根本不知道这七年我是怎样忍受着失去你的痛苦独活的……既然重新找回了你,无论你说什么都别想让我放手了!”

 

“史蒂夫,你他妈是不是疯了?”雅科夫没有想到史蒂夫会是这样的反应,他惊慌起来,“放开我!滚到一边去!我不想跟一个疯子玩这种游戏!”

 

“你以为呢?”史蒂夫狂躁地擒住雅科夫的后脑勺说道,“你以为现在还是你说了算?”

 

雅科夫震惊地瞪着狂暴的美国队长。

 

“你想过我的心情吗?我他妈早就疯了!从七年前你消失在白令海峡的那一刻起,我早就疯了!现在,你不是叫嚣着要睡我吗?我发誓,哪怕你是真的失忆了,我也要操得你想起来。”

 

理智是什么东西?他不需要。

 

整整七年了,两千多个日日夜夜,他曾沉浸在失去的痛苦中,没有希望,没有未来。

 

他的肉体还在行尸走肉般继续生活,灵魂却永远停留在失去巴基的那一天。没有人可以安慰他,因为世界上只有一个巴基。

 

而现在,他的巴基就站在他面前,却假装自己已经成为了另一个人。

 

积累了七年的痛不欲生的回忆如白令海峡的惊涛骇浪般席卷而来,史蒂夫狠狠咬上雅科夫的双唇,淡淡的血腥气蔓延开来,混杂在愤怒的泪水中被他强行用舌尖侵入雅科夫的嘴里,但这并不能使得这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减轻分毫。

 

只有真正体会过失去的人才会明白,能够重新占有失物,将会是一种多么可怕的欲望。

 

绝不会放手,绝不会相让。


(下一章)

评论 ( 148 )
热度 ( 376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