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Twin Flames of Fire(7)太空机甲AU借环太平洋设定

伪科幻真傻白甜,谈谈恋爱,打打怪兽

前文:(1(2(3(4(5)(6)

这章真的是傻白甜来着!


娜塔莎板着一张脸,看起来像是自助餐厅的玻璃橱窗欠了她几百万卢布。

 

“怎么了?”巴基随口问道,一边往自己的盘子里舀奶油土豆泥。

 

“我们来得太晚了,今天的крокант供应完了。”

 

那是一种产自苏联的紫色包装的巧克力糖,娜塔莎一直很爱吃。

 

巴基无奈地看着她:“好啦,下次我们早点过来。”

 

大多数情况下,娜塔莎都比男人还要更加坚强可靠,但偶尔有些时候,她仍然会露出一丝像是十六七岁少女才会有的那种天真、任性和稚气。

 

尽管她现在也就二十二三岁。

 

虽然由于记忆缺失而导致没什么印象了,但巴基确信自己是见过十七岁的娜塔莎的,因为这正是他在苏联时期的履历——当过娜塔莎·罗曼诺娃的机甲操作训练老师。

 

他不禁有一丝恍惚,心底从未有过地升腾起对那失落的往昔岁月的好奇心——“我自己十六七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呢?”

 

“噢,该死!”娜塔莎忽然端着餐盘抱怨起来。

 

巴基顺着她视线看过去,只见他们平时常驻的“地盘”上,已经坐了两名不速之客。

 

“那是我们的专属座位!怎么有人敢跟苏联人抢地盘?”娜塔莎怒道。

 

但巴基已经一眼认出了那两个人的背影。

 

“他们才不是抢地盘。”巴基摇摇头,“他们恐怕是守株待兔呢——走吧,也没别的地方可坐了,就他们拼个桌子吧。”

 

史蒂夫和山姆非常高兴地看着巴基和娜塔莎在他们对面落座。

 

“好巧啊!”美国精神的象征对两名苏联人微笑着说道。

 

“拜托,你认真的?”娜塔莎将餐盘重重丢在桌上,对他横眉冷目,“你管这个叫巧合?”

 

“嘿,娜特!”巴基打圆场,“一顿饭而已……”

 

正说着,又有两个人走了过来。

 

“好巧啊!”斯科特兴高采烈地说道,并毫不犹豫地一屁股坐在了美国队长旁边。

 

而克林特,像是瑟缩了一会儿,但终于还是鼓起勇气坐到了黑寡妇身边。

 

“说真的,你们不觉得挤吗?”娜塔莎摊摊手,瞪着在座的各位男士。

 

“这杯给你……”史蒂夫将手头一口未动的咖啡递向坐在他正对面的巴基,“三倍糖和奶,香草味,你喜欢的。”

 

所有人都愕然地看着史蒂夫。

 

史蒂夫露出一个惯有的腼腆笑容。

 

巴基挑了挑眉毛,接过杯子:“好……好吧。谢谢……”

 

“哇,原来美国队长认识苏联的冬兵?”斯科特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激动地说道,“这是不是预示着美苏之间的友谊迈上了新台阶?”

 

“这不仅仅是认识吧!”山姆脱口而出,“你难道看不出来他们俩有一腿吗?”

 

当然,他这个音量再小,也足以让整张桌子的六个人全都听到了。

 

顾不上两个当事人在场,克林特吃惊地咽了口唾沫:“不……不会吧?我怎么没看出来?”

 

“你是不是瞎了!”山姆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巴基完全不为这些当着他面讨论的流言蜚语所动。他一口一口专注吃着自己的食物,像是什么都没听见一样。

 

而史蒂夫则是含情脉脉地看着一口口吃饭的巴基,像是其他人都不存在一样。

 

“算了。”山姆说道,“我宁可自己瞎了。”

 

“能不能谈点正经事?”娜塔莎烦躁地敲了敲盘子,“你们美国佬是不是只知道绯闻八卦?能不能不要这么娘娘腔?”

 

“说起来,上次那场战斗究竟是怎么回事?”美国队长终于从冬兵身上收回目光,严肃起来,“听说两台机甲都损伤惨重,尤其是咆哮苏维埃。”

 

“其中一只怪兽显然是进化出了反反隐形功能。”娜塔莎皱眉说道,“据我所知,目前空间站中的所有机甲都没有配备更先进的技术能够在第一时间捕获这种进化后的隐形怪,因此可谓十分棘手了。”

 

“先不说配备,我们拥有这项技术吗?”史蒂夫的表情凝重起来,“那具进化怪兽的尸体应该已经被拖去研究了吧?”

 

“有是有……”本就身为技术人员的克林特接上话题,“只是暂时无法普及,只能小范围应用,那么可侦测的范围就非常有限了,如果这种时候遭到敌方大规模的攻击……”

 

“你可别乌鸦嘴了……”斯科特像是吓了一跳。

 

“短期内应该不会,我们还有一定的时间。”巴基忽然抬起头来说道,“我猜测,他们能进化出这种反反隐形功能的怪兽暂时也非常稀少,不然他们上一次就可以大规模入侵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了,何必只派出一只试探?”

 

“试探?你的意思是,这种怪兽竟然智商很高吗?他们还会战术?”山姆有些吃惊地说道,“我一直以为他们只是单纯的依靠本能觅食。”

 

巴基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腹部。

 

虽然记忆模模糊糊,但那曾经被刺穿的疼痛感隐约袭来。

 

“我们只是驾驶员,本来不需要操心这些——这是弗瑞和那些科学技术人员该操心的事。”他本能地轻轻捂着肚子说道,“但大家都该明白,情况没有那么乐观。”

 

克林特叹了口气:“其实我一直在研发一具功能非常完备且火力强大的机甲,其上就配备了能够扫描出这种进化后的隐形怪的技术,可是……就算技术条件能达到,人力条件却远远不够。”

 

“有多难达到?”娜塔莎扭过头来看着克林特,好奇地问道。

 

这可是娜塔莎第一次不带负面情绪和他说话,因此克林特立刻精神起来。

 

“弗瑞说我完全是在浪费时间,这具机甲可以配备地球人所能研制出的最高精尖的所有功能,但同时,想要将这些功能全都发挥出来,大约会导致驾驶员精神崩溃。”

 

“需要很高的精神强度?”斯科特插嘴道,“美国队长和猎鹰的精神强度都很高。”

 

“不仅仅……”克林特皱眉说道,“这就是最无法解决的核心问题之所在了——恐怕需要两名驾驶员的连通率达到99%才能成功操控这具机甲。”

 

“99%?天方夜谭!”娜塔莎一声低呼,“据我所知,从机甲技术开始研发至今,全世界所有驾驶员组合都算上,连通率最高的也只有95%。”

 

史蒂夫愣了愣,本能地看向巴基。

 

巴基与他眼神交错,开始闷头吃土豆泥。

 

他根本不记得这些了。

 

他不会记得,当他们之间的连通率第一次提升到95%时,他和史蒂夫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还有什么比这更酷炫呢?他们俩即将一同操作全世界最先进、令所有男孩都目眩神迷的大家伙之一,仿佛整个世界都将匍匐在他们俩脚下。

 

 “我知道这对儿驾驶员!”正在这时,斯科特兴奋地说道,“你说的是美国队长和巴恩斯中士!”

 

巴基还在挖土豆泥的勺子“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斯科特浑然不觉,偏头看着史蒂夫,一脸崇拜地继续说道:“而其中一位就坐在我们面前!哈哈哈我至今仍然还记得当年直播的那段经典采访呢——‘与最好的朋友拥有这么高的通感率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但他很快意识到了什么,笑声突兀地停滞在一个尴尬的地方。

 

“噢……对不起……史蒂夫,老兄……”他满脸抱歉,紧张地说道,“巴恩斯中士他……”

 

“你说错了,不是其中一个坐在这里。”史蒂夫看起来并没有生气或者沮丧,他的目光看向对面的冬兵,平静地说道,“我们两个都在。”

 

山姆的眼神在史蒂夫和对面的冬兵之间扫过来扫过去,随着他对史蒂夫的了解和逻辑推理而逐渐惊恐起来。而斯科特和克林特仍旧一脸茫然地琢磨着这句话。

 

“噢,对……”斯科特非常勉强地试图分析美国队长的心态,“当然,巴恩斯中士永远活在你心里……”

 

史蒂夫差点把刚刚喝进嘴里的红茶喷出来。

 

而娜塔莎也呆住了。


她震惊又复杂地看向身边的冬兵——这两天以来,詹姆斯与美国队长奇怪的相处模式,以及美国队长对他特别的称呼,电光火石般划过她的脑海。

 

“竟然……是这样。”她咬紧嘴唇,暗暗心想。

 

这个当年被卡波夫将军从迭日涅夫角捞起来时只剩半条命的男人,这个后来成为她师父的男人,这个饱受命运折磨却从未放弃过求生欲的男人,这个……她曾经深爱过的男人。

 

原来,他终究不是属于她的那个詹姆斯。

 

他所有的过去都属于另一个人。他是巴基,是另一个人的巴恩斯中士。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巴基忽然收拾好餐盘,并站起身来,“过去太久了,就不要再提了。而且,境遇会令一个人的精神状态发生强烈改变,这些你们都是知道的吧?至于什么95%的连通率?抱歉,恐怕不会再有了,更何谈什么99%。克林特,我同意老弗瑞的观点——你的研究可能确实是在给全人类浪费材料。”

 

克林特一脸委屈地看着这个冷酷的苏联人。

 

“既然你也吃完了,那我们走吧,娜特。”巴基招呼起娜塔莎。

 

娜塔莎有些恍惚地站起身来,看起来心事重重。

 

“嘿,娜特……”克林特忽然小声喊她的名字。

 

出乎意料的,娜塔莎并没有对眼前这个冒失鬼直接称呼她的昵称而感到任何不爽。她仍然沉浸在自己的心事中,回过头来茫然问道:“怎么了?”

 

克林特哆哆嗦嗦地从兜里掏出两颗糖果,然后向她展开手掌——是крокант,娜塔莎没能拿到的巧克力糖。

 

“今天中午的最后两块,我想你可能会喜欢吃,所以我……就替你收起来了。”

 

娜塔莎盯着他的手心半晌,忽然展颜一笑。

 

这个笑容既美艳,又令克林特浑身发毛。

 

但紧接着,她取走了那两颗巧克力糖。

 

“谢了!”她潇洒地说道,“以后每天帮我留两块!”

 

看着巴基和娜塔莎一同离开的背影,史蒂夫忽然站起身来,特意绕过去拍了拍克林特的肩膀,鼓励地说道:“继续加油,我支持你!”

 

山姆顿时脱口而出:“什么啊老兄?你竟然支持我的情敌追娜塔莎?”

 

被美国精神的象征拍了肩膀,克林特饱受鼓舞:“天哪,连美国队长都支持我追求她?”

 

史蒂夫眨眨眼,微笑说道:“你误会了,我是支持你继续研究那具机甲——相信我,那绝不会只是一堆废铁的。当然,无论你们俩谁,请务必把黑寡妇追到手。”

 

 

巴基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反锁上门,然后往自己的大床上一趴。

 

餐桌上那些被当众提起的、他自己却完全想不起来的过往,没来由的令他心烦意乱。

 

他将脑袋深深埋进枕头里,试图寻找一丝宁静,却闻到了一股子并不属于他的洗发液清香。

 

他不由得飙出了一连串俄语脏字。

 

这股清香的来源——正是那个令他心烦意乱的根源,美国队长。

 

巴基颓然地坐了起来,翻出个人电脑,打算看点什么地球上最新的爆米花大片来换换脑子,暂时逃避一下这堆乱糟糟的现实。

 

刚刚开机,门铃声就突兀地响了起来。

 

巴基懒洋洋地将电脑丢到桌上,一边开门一边习惯性说道:“找我有什么事吗,娜……”

 

“Surprise!”门外的金发大个子微笑看着他,根本不是他想象中的娜塔莎。

 

巴基愣了一秒钟后,眨眨眼,猛地甩上了门。

 

“嘿!巴基,别这样!”美国队长的声音传来,听起来格外委屈,“你只能接受我,不然我没地方去了!”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既搞不清美国队长这句话的逻辑,又无法任由美国队长一直在外面坚持不懈地叫门,巴基忍无可忍地重新打开了房门,“你有自己的房间!就算你现在就想做爱,那也得先经过我同意……这是什么情况?!”

 

史蒂夫·罗杰斯抱着一个枕头,地上放着他的所有行李。

 

“你这是要干什么?”巴基惊恐地问道。

 

“我向弗瑞申请了宿舍调动。”美国队长一本正经地回答,“因为我们都感染了,现在属于同病相怜,所以隔离在一起比较节省资源——从此以后我们就是室友了。”

 

“去你妈的一派胡言!”巴基爆发出一串怒骂,“我这是单人间,只有一张大床,这个太空站的空房间多了去了!尼克·弗瑞不可能因为这个就把你塞给我当室友!”

 

“好吧,被你识破了……”美国队长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我已经向尼克·弗瑞提交申请并通过了,从此以后我和你就是太空伴侣了。”

 

巴基傻愣愣地站在原地,脑子里一片混乱,拼命压抑着自己将美国队长一拳揍倒在地的冲动——那是不是会引发国际纠纷?美苏会不会进入第二次冷战?

 

趁他发呆之际,美国队长已经着手将自己的东西逐件搬进了巴基的屋子里。

 

巴基眼睁睁看着史蒂夫将自己的私人物品一件件兴致勃勃地摆放在他房间的家具中,不由气得阵阵眩晕:“你他妈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那个独眼龙混蛋可以不经过我本人同意就批准你这条莫名其妙的申请?!”

 

“噢,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没来得及告诉你……”史蒂夫一副很抱歉的模样说道,“我救了你的那天……后来我们那什么的时候……”

 

“说重点。”巴基气呼呼瞪着他。

 

“没关通讯器。”史蒂夫干脆利落地说道。

 

巴基瞪着他,脸色变幻不定,由白转红,又由红转白。

 

“什么?”他咬牙切齿说道,“我明明记得人工呼吸之后就切断了通讯频道。”

 

“是……但只是切断了与准备室的连接……”史蒂夫摊摊手,“可我们其实还一直在连线主控室……呃,也就是说,尼克·弗瑞他……”

 

“他都听见什么了?!”

 

“……什么都听见了。”

 

“……操!”巴基绝望地用力将大门关上。

 

史蒂夫脸上明显地露出一抹喜色:“巴基!你同意了?”

 

“不是伴侣。”巴基恶狠狠说道,“只是‘性伴侣’,好吗?这两个词是有很大区别的。我说过,我不爱你!过去不爱你,现在不爱你,将来也不会爱你!看在都是同性恋的份上,我们只有肉体关系,互相泄欲,仅此而已,好吗?”

 

史蒂夫没有说话,看起来有点受伤,他正在为他们俩铺设一张新床单。

 

但他显然满脸都写着一个既委屈又倔强的答案:“不好。”

 

巴基环视了一下自己的房间——不,现在已经是“他和他的性伴侣的同居房间”了——几乎所有日用品都变成了两件,比如杯子,比如枕头,比如牙刷,比如毛巾,比如刮胡刀,比如衣柜中的便服和作战服……

 

所有史蒂夫与他的东西都成双成对,亲亲秘密地挨在一起。

 

“我……我他妈需要去洗个澡冷静一下……”巴基从史蒂夫刚刚叠放好的他的浴巾下面抽出自己的浴巾,头也不回地逃进了浴室。

 

拧开喷头后,他暴躁地抓着自己的长发。

 

美国队长对他的执着令他心生畏惧。但无论如何,他唯一必须明确的底线就是——决不能和这个人发生感情纠葛。

 

如果他们之间只有性,那很好办,在最后一刻到来之前,无论他自己还是史蒂夫都可以相对轻松地抽身而退。可一旦史蒂夫·罗杰斯发现了巴基·巴恩斯对他的真实感情……

 

等等!

 

他倏然想起那张已经被他修复好光盘——那台电脑已经被他打开了,就扔在外面的桌子上!而史蒂夫·罗杰斯突然地闯入令他完全忘记了这件事!

 

巴基连衣服都顾不上穿了,裹着浴巾浑身湿漉漉地一脚踹开浴室的门——他必须尽快去把电脑收起来!

 

但他吓了一跳——史蒂夫·罗杰斯就站在他的浴室门外。

 

“他这是……着急想上厕所?”巴基脑子里乱糟糟地心想。

 

但紧接着,他听到自己的声音从电脑的公放喇叭中传来。

 

“但我喜欢你。如果我和你一起面对宇宙,我想,我将无所畏惧。”七年前的巴恩斯中士真诚地说道。


巴基顿时觉得眼前发黑。

 

 

“你没有告诉我你已经修好了。”

 

“史蒂夫,你听我解释……”

 

“两天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到底在逃避什么?”

 

“我没有!我根本没有那些记忆!我他妈……”

 

“你说过,你不爱我。”史蒂夫飞快地打断了他。

 

他的声音听起来危险极了,蓝眼睛直直锁定巴基,看起来像是一头死死盯着目标的受伤的猛兽。

 

“你刚刚还说,你过去不爱我,现在不爱我,将来也不会爱我。”

 

巴基忽然发现自己百口莫辩,他眼神闪烁地,艰难地解释道:“那是因为……”

 

但史蒂夫没有再给他继续强辩的机会。

 

他冲进浴室,将巴基猛地按在满是水雾的落地镜前。

 

裹在腰间的浴巾掉到了地上,冰凉镜面的刺激令巴基浑身一凛,但令他颤抖得更厉害的,是他背后的史蒂夫·罗杰斯。

 

史蒂夫抓起他的长发,强迫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于是他看到史蒂夫用力顶在浑身赤裸的他的身后,眼圈通红盯着镜子中的他,在他耳边一字一句说道:

 

“巴基,我不管你到底有什么理由瞒着我,但如果你连第一句话都是谎言,那么后面的我也不会相信——现在,看着镜子告诉我,你不爱我?”


(下一章)

评论 ( 186 )
热度 ( 385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