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Twin Flames of Fire(8)太空机甲AU借环太平洋设定

伪科幻真傻白甜,谈谈恋爱,打打怪兽

前文:(1(2(3(4(5(6(7)



一个来自外某次元太空某空间站飞船某房间某浴室的传送门



巴基醒过来时,史蒂夫正从后面搂着他,头还埋在他脖子里,睡得十分香甜。

 

如果宇宙中也分白天和黑夜的话,如果他们现在不是航行在漆黑的宇宙中,而是在地球上的某个温馨的小屋中醒来,他想,此刻应该是中午了吧?阳光会透过淡色的窗帘洒落在床头,将身后这个本就灿烂的大个子照耀得更加金光闪闪。

 

晨勃令睡梦中的史蒂夫仍旧顶在他腿间,于是巴基有点不太敢动弹,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惹得这家伙翻身而起再战几个回合。

 

他是真的没那个体力了。

 

他小心翼翼地屏住呼吸,试图一点点将自己的肢体抽离那个温暖的怀抱,在他即将成功的时候,整个空间站飞船忽然如地震般剧烈抖动起来,像是在被什么巨大的重物狠狠撞击。

 

一些零碎的物品从柜子上、桌子上掉了下来,巴基整个人重新被抛回史蒂夫怀中。

 

史蒂夫猛地从睡梦中惊醒,第一反应便是翻身而起将巴基整个人护在了身下。

 

巴基惊愕地看着不顾一切用身体将危险与他隔离开来的美国队长。

 

心头涌上一阵难言的酸涩。

 

为什么?既然如此相爱,为什么没能早点彼此表白心意呢?为什么要等到事到如今才……

 

飞船的晃动停了下来,警报声疯狂尖叫,史蒂夫和巴基双双爬起,飞快穿上制服冲出房间。

 

走廊上全是人,每一个都神色恐慌,走廊中的报警灯闪耀着刺眼的红光——这已经是A级警报的水准了,这意味着有东西入侵了飞船内部,甚至可能更糟。

 

史蒂夫和巴基默契地飞快跑向准备室,但尼克·弗瑞的声音很快从喇叭中传来:“不要靠近三号大门!警告!所有驾驶员!不要靠近三号大门!”

 

他们突兀地停下奔跑的脚步。

 

三号大门是空间站飞船从生活区前往机甲区的最后一道大门,三号大门外分别是主控室、准备室和修复工厂,全部与作战机甲息息相关。

 

很快,娜塔莎、山姆、斯科特以及另外一些驾驶员也都纷纷站在了这条生活区通往三号大门的必经之路上。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祥的阴云笼罩在每个人心头。

 

三号门封锁,生活区中的人类暂时处于安全中,但可以作战的机甲全在三号大门之外,如果这些机甲遭到破坏……

 

“又是那种该死的隐形单位!”

 

克林特从技术部的方向匆匆赶了过来,带给大家一个如此坏的消息。

 

“怎么来得这么快?”斯科特惊愕地脱口而出。

 

巴基暗暗心惊。

 

上一次攻击仅仅是在三天以前,这并不符合常态——自从他们被从虫洞跃迁到这里,怪兽们的攻击频率的确上升了很多,但也不过是平均一周一次而已。


他一直知道,敌人进犯的速度会越来越快,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样快。

 

这太棘手了……他们还完全没有准备好。


他的腹部,曾被穿刺过的旧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由于无法定位,只好将三号大门关闭,向其中输入神经毒气,等待那些怪兽缓慢被麻痹再杀死他们。”克林特向大家解释道。

 

“那我们的机甲怎么办?”娜塔莎皱眉问道,“等那些隐形怪倒下估计还需要几十分钟,这段时间内足以让他们搞点破坏了!”

 

“我们……没任何办法。”克林特泄气地耸了耸肩,“谁让我们没有能侦测出他们的作战机甲呢?弗瑞真的应该帮我加快研制进程……”

 

“然后也没人能操作,一群驾驶员瞪着高精尖机甲干瞪眼?”山姆挖苦道。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克林特瞪向情敌,“据我所知,当年的美国队长和他的搭档也不是第一次合作就将连通率提升到95%的对吧?说明这玩意还是有进步空间的……”

 

所有人都看向了史蒂夫,包括巴基。

 

“是。”史蒂夫轻叹一口气说道,“事实上,我一直认为我和他之间的上限并不是只有95%……”

 

“别做梦了。”巴基毫不犹豫地飞快反驳。

 

在场的所有美国驾驶员都对这个胆敢不给美国队长面子的苏联人怒目而视,然后又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了来自所有苏联驾驶员们的愤怒气场。

 

简直像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一触即发。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美国队长炽热地目光牢牢锁定眼前这位苏联人,“还是你现在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了?”

 

美国队长的话语中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所有苏联人都看着他们的冬兵,等着他一声令下就一拥而上将这群美国娘娘腔揍进地板的金属缝里。

 

可是他们之中平日里最能打的冬兵,却故意错开了美国队长的目光,悠闲地撩了撩自己的长发。

 

“对啊,我就是没那个勇气。”他淡定地回答,“怎么的吧?”

 

这场宇宙世界大战的闹剧因为太空站第一长官尼克·弗瑞的广播而结束。

 

“威胁结束,警报解除。代号冬兵,请速来主控室。”

 

巴基愣了愣,然后拔腿就走,史蒂夫毫不犹豫地跟了过去。

 

于是尼克·弗瑞打开房门时,看到了一个面无表情的冬兵,和一个像尾巴一样赖在他身后的美国队长。

 

“你们两个是连体婴?”弗瑞皱了皱眉头,“拜托你们俩,在你们自己的房间合体还不够吗?”

 

“和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让他跟着我的!”巴基飞快反驳道。

 

“他在哪儿我在哪儿,他去哪儿我去哪儿。”美国队长看着尼克·弗瑞,像在国旗下宣誓一样说道,“因为他是我的伴侣,我有责任和义务随时保护他。”

 

弗瑞翻了翻他仅剩的那只独眼。

 

“算了,懒得浪费时间,正好我一会儿也要找你……一起进来吧。”

 

门很快被锁好了,看起来这将是一场秘密谈话。

 

“刚才入侵了两只隐形怪,全都死在修复室。”他开门见山地说道。

 

巴基没有说话。

 

弗瑞看了看冬兵,又看了看美国队长,继续说道:“所有机甲均有不同程度的损伤,但都还能修复。只有咆哮苏维埃号……很抱歉,你们的战甲被彻底肢解了,没有修复可能性。”

 

巴基愣住了。

 

但弗瑞并没有给他向机甲哀悼的时间。

 

他凑近了巴基,用充满质疑地口吻问道:“其实我很疑惑,为什么那两只隐形怪就像‘寻味而去的狗’一样追寻到咆哮苏维埃号就不肯松口——你们的这具机甲究竟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在吸引他们?”

 

巴基瞬间皱起了眉。

 

“我怎么知道?”他反问。

 

但弗瑞看起来显然并不太相信这个答案。

 

他看着巴基的眼神中写满了“你绝对知道这是为什么”,而巴基毫不示弱地回瞪他。

 

“嘿!别那样看着他!”史蒂夫忽然开口,“你总不会怀疑冬兵是外星怪兽的内奸吧?他是会很多种语言没错,但我想他可能还没才华横溢到熟练掌握外星怪兽语——你要记住,他很多次都差点死在作战最前线!”

 

主控室中的气氛凝结到了冰点。

 

片刻后,弗瑞摆了摆手:“冬兵,你先回去吧,我们会为你和黑寡妇安排别的机甲。至于美国队长,你先留下。”

 

巴基看了史蒂夫一眼,然后看起来有点生气似的掉头就走,还因此而不小心撞了史蒂夫一下。

 

出了主控室,他飞快地走到没人的地方停了下来。

 

他知道,史蒂夫绝对没发现他离开之前偷偷黏在他衣服上的微型窃听器。

 

很快,弗瑞和史蒂夫的谈话陆陆续续传进巴基的耳朵里。

 

“你假装感染的事,他就没怀疑过吗?”

 

“暂时没有。”

 

“和他住在一起,你仍然随时有感染的危险,你不后悔?”

 

“永远不会后悔。”

 

一阵沉默,巴基的心跳随着嘈杂的电流声上下起伏。

 

“你必须搞清楚苏联人和冬兵身上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这可能关乎到整个太空站,乃至全人类的安危。”

 

“我会的。”

 

又一阵沉默。

 

巴基等几秒钟,再没有人说话。

 

刚刚为史蒂夫·罗杰斯那句“永远不会后悔”而怦然心动的心脏,此刻像是碎裂了一般疼痛起来。


“美国队长?色诱?亏他们想得出来。”

 

巴基冷笑一声,拔出微型耳麦,狠狠捏碎。

 

区区几秒之后,在主控室中,史蒂夫·罗杰斯平静地看着眼前的尼克·弗瑞继续说道:“我会搞清楚巴基身上隐瞒的秘密,但不是为了什么全人类。”

 

“能造福全人类固然很好,但我想这么做的目的并没有那么伟大——为了他,为了我自己,为了我们俩的未来,仅此而已。”

 

(下一章)

评论 ( 108 )
热度 ( 352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