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Twin Flames of Fire(11)太空机甲AU借环太平洋设定

伪科幻真傻白甜,谈谈恋爱,打打怪兽

前文:(1(2(3(4(5(6(7)(8)(9)(10)

 

随着当世之下最为先进的反隐形装置开启,怪兽的位置一览无余地暴露出来。

 

史蒂夫和巴基根本无需彼此对视,他们以99%的同步率一同对着怪兽的位置抬起右臂。

 

巨大机甲的右臂上一块护甲移动位置,露出闪烁着锋芒的内置炮孔,一连串光辉灿烂的能量弹稳准狠地被射入怪兽裂开的头颅中。

 

如果声音可以在真空中传导,那么此时此刻,史蒂夫和巴基一定可以听到敌人的震天惨啸。

 

在巴基愤怒的绿眼睛注视下,他的“宿敌”从脑部寸寸开始炸裂开来,曾经一举“致死”第一复仇者号的恐怖头颅逐渐化作宇宙中很快将被辐射蒸发殆尽的星点尘埃。

 

史蒂夫和巴基都没有说话,他们身上的传感线仍然静静捆缚着彼此,肩并肩喘着粗气看着那具曾令他们两个生死阔别七年之久的怪物残骸四分五裂地悬浮在太空中。

 

良久后,巴基喃喃道:“就这样结束了?”

 

“是啊……”史蒂夫温柔地看向他,“结束了——这七年,终于结束了。”

 

巴基当然明白史蒂夫的言下之意,但他不敢接话,而是伸出手去准备重新开启与主控室的联结。

 

“等等!”史蒂夫制止了他,“这一次的反入侵任务确实结束了,但我们之间的事还没有!”

 

巴基变了变脸色。

 

“算了吧?”他一边拔身上的通感装置一边说道,“也没必要一定要进去那扇门参观吧?你看,我们现在不是仍然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吗?”

 

“别乱动!”史蒂夫侧过身来,牢牢抓住他的双手,“这由不得你,巴基。”

 

巴基愣了愣,然后剧烈地挣扎起来:“你就不能不看我笑话吗美国队长?!陈年旧事还有什么可看的?”

 

史蒂夫猛地向他压过去,将巴基牢牢压制在座位上,一边抓起缠绕在他们身上层层叠叠的线路,毫不讲究方法地胡乱打了几个死结,将那团乱麻连同他们俩一起收得更紧。

 

现在,巴基甚至连小拇指都难以动弹一下了。他一脸愤怒地瞪着眼前这个压在他身上“蛮不讲理”的美国队长。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他低声抱怨,“我记得你小时候不是这样的!”

 

“那是因为小时候你从不曾离开过我……”阔别七年后第一次听到巴基提起“小时候”,史蒂夫看起来有些怀恋,又有些欣喜。

 

他冲他眨眨眼睛:“而我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确保自己不会再一次失去你。”

 

 

巴基尴尬地看着自己精神世界门内的第一间密室中的画面。

 

那是2020年的夏天,美国机甲师部队的双人宿舍中。

 

巴恩斯中士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将一件非常熟悉的史蒂夫的制服盖在头上,然后慢慢将右手伸向自己的裤链。

 

“能不能别他妈看了?”巴基恼羞成怒,一把将史蒂夫推出门外。

 

“好吧,来日方长,今天暂且放过你。”史蒂夫暧昧地笑了笑,“毕竟我还想看看你在别的房间里都藏了些什么有趣的秘密呢……”

 

 

第二扇门被推开,挂满星星的夜幕之下,巴基正从高高的机甲驾驶舱中爬下来。

 

“史蒂夫,punk!”他说。

 

“Jerk!”驾驶舱中的史蒂夫顺口回应。

 

画面中的巴基哼着歌,轻快地跳到沙滩上,向不远处的灯塔走去。

 

而在画面之外,精神世界中的史蒂夫和巴基都知道,他在爬下机甲之前曾对史蒂夫说:“我要去找姑娘们了。”

 

可是他没有。

 

他散步似的游荡到灯塔下面,斜斜依靠在灯塔外围的墙壁上,点燃了一根香烟。

 

随着那一丁点明灭的火光,巴恩斯中士的目光穿过自己吐出的层层烟圈,直直看向那具机甲上的驾驶舱。

 

“所以,其实你没有去找姑娘们?”史蒂夫问道。

 

“我没有去。”

 

“那你后来去哪儿呢?我记得你天亮才回来。”

 

“我……”巴基微微低下头,“我哪儿也没有去。”

 

他哪里都没有去。


从夜晚到天明,巴恩斯中士一直听着此起彼伏的海浪声,偷偷靠在灯塔下,遥望着他不敢表白的爱人。

 

 

下一扇门被推开,热闹的酒吧中,巴基举着鸡尾酒,身边足足围了四五个漂亮姑娘。

 

“今晚有空吗,巴恩斯中士?”其中一个勾过他的衣领,暧昧地盯着他看。

 

“很遗憾,美人儿。”巴恩斯中士勾勾唇角,“可惜我有约了。”

 

“是谁有幸约到中士你的?”那位美女还未放弃。

 

巴基的目光像是不经意似的穿越层层人群,轻飘飘落在一个正在闷头用纸巾叠小鸟的金发大个子身上。

 

“一个好像永远不会开窍的傻瓜。”他快乐、又带着点落寞地说道。

 

 

又一扇门被推开。

 

巨幅征兵广告和深邃的展示井映入眼帘。

 

身材远远不如现在强壮的史蒂夫一脸憧憬地看着那一切——那幅广告,那架挺立在展示井中的巍峨机甲。

 

而已经入伍的巴基,正在他身后默默看着他。

 

如果当时的小史蒂夫能够稍微偏偏头,将注意力从机甲身上挪开几秒钟,看一看那倒映在玻璃窗上的他们两人的影子,他就会立刻看到巴基看着他时那不同寻常的眼神——那么温柔,那么明亮。

 

越是靠里面的密室中,被收藏好的回忆就越是久远。

 

在巴基曾经上锁的精神区域中,史蒂夫看到了一对儿又一对儿愈来愈年轻的他们。

 

他看到少年巴基蹬着快散架的自行车向着夕阳骑行,后座上载着瘦小的少年史蒂夫。一个坎坷令整辆自行车飞了起来,史蒂夫下意识搂住了巴基的腰,在那一瞬间,巴基变了变脸色。那时候的后座上的小史蒂夫当然不会知道,直到将他送到家门口,巴基一路都心猿意马通红着脸。

 

他看到巴基在给他当模特,拿着苹果坐在窗户前摆好姿势看向窗外。但每当他自己低头往画具上涂抹的那一瞬间,巴基的眼神就会忍不住从窗外飘回到他身上,然后唇角偷偷上扬一个弧度。可当他重新抬起头来看向模特,他的模特又会乖乖地瞬间看回窗外,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他看到自己得了肺炎的那个神志不清的雨夜,布鲁克林街区拦不到一辆愿意搭载他们的车子,巴基只好将他用雨衣严严实实裹起来背在背上,深一脚浅一脚在雨夜中向医院奔跑。

 

“别死啊!史蒂维!”他浑身湿透,累得双颊发红,却仍然一路都在气喘吁吁地跟他说话,“别死啊!一定要撑过去!千万不要离开我啊,史蒂维!”

 

他看到巴基坐在教室中和女孩子们兴奋地说着悄悄话,有个男孩跑过来冲他说了些什么,他立刻皱着眉头站起来向外跑去,直到在一个巷尾的垃圾桶旁,他打跑恶霸,收起眼中的焦急与心疼,装出一副不经意间偶遇的模样,将鼻青脸肿不肯服输的小史蒂夫拉起来。

 

他看到无数个他们。

 

他们都定格在曾经的某一段时光中,生活在巴基秘不可宣的精神密室中。

 

在每一对儿不同年龄、身材不断变化的他们身上,唯一不变的,是巴基在他看不见的、忽视掉的时候,每一次偷偷看向他的眼神。

 

这世上或许有三种东西无法掩盖:贫穷,咳嗽,以及从小到大的巴恩斯中士对他的挚友刻入骨髓的感情。

 

最后,在巴基家普普通通的后院里,史蒂夫看到童年时期的他们俩,头挨着头在往土壤中埋着什么。

 

“这是什么种子?”小小的史蒂夫问道。

 

“天堂树!”小小的巴基回答,“一种神奇的树,你看,布鲁克林到处都是这种树!他们甚至可以从水泥缝中生根发芽!”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再种上一株?”

 

“因为这一棵树只属于我们俩!”巴基扬起沾着泥土的笑脸,看起来像个小花猫一样。

 

他站起来,将埋下种子的地方踩踩结实,解释道:“将来会有那么一天,他会长大,会和我们俩一样,向着天空努力生长,火烧不尽斧砍不死,直到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那时候的我们会在哪里?”

 

巴基抬头,看向天空。

 

“或许会在天上——史蒂夫,你不是一直喜欢宇宙吗?或许有一天,我们真的可以一起去那里看看……我们一起坐在宇宙飞船里,看向地球,看向纽约的布鲁克林……你说说,那有多酷?”

 

两个小孩子拉住了彼此的手。

 

他们干脆地向身后的草地上一躺,然后一同向当时还高不可及的天空中憧憬地遥望。

 

 

精神世界中,史蒂夫紧紧握住了巴基的手。这一次,巴基没有挣扎。

 

两个人一同从机甲中睁开双眼。

 

“那时候的我可真傻啊……”巴基微微笑了笑,有点泪眼模糊地说道,“从宇宙中看向地球,怎么可能看到布鲁克林的区区一棵树呢?”

 

“但我们俩就是那棵树。”史蒂夫仍然还压在他身上,在一大堆传感线中,顺势吻了吻他,“我们一同扎根在布鲁克林,一同经历了那么多痛苦的事,却仍然都还活着,又再次遇到了彼此——我们就是那棵树,无论在哪里,我们都会在一起,像布鲁克林那棵树一般坚强地生活下去,你说说,那有多酷?”

 

持续的通感令两个人的身体都格外敏感,巴基知道自己的心脏跳得有多快,也知道史蒂夫的心脏也在以同一个频率跳动。在悬浮于太空的机甲中,他们凝视着彼此的眼睛,那些青春年少时隐忍的感情在此时此刻两个人互通的灵魂深处灼灼燃烧起来。

 

已经无需更多语言的赘述,巴基感觉得到,史蒂夫的某个部位正坚硬地顶着他——而他自己也一样。

 

他不由得想起那个多年前的采访。

 

“要不然,我现在试试,给你来个手活儿?”他恶意地说道,“连通率99%,我赌你会比我先射出来。”

 

史蒂夫立刻就明显地又大了一圈。

 

欲望冲昏头脑,美国队长一时之间忘记了质问他的中士关于那剩下的最后1%的问题。

 

“别后悔,巴恩斯中士。”他目光灼灼看着他,“我比你先射出来?小心我让你哭出来。”

 

他开始急冲冲地忙活起来,拼命想要解开两个人身上紧紧缠绕着的传感线。

 

最终,在巴基的大笑声中,史蒂夫满头是汗地放弃了这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谁让美国队长如此武断地把我们捆起来还系上了死结?”巴基简直笑得浑身发抖。

 

“我回去会和克林特好好谈谈的。”美国队长愠怒地说道。

 

并且他衷心希望他身下的巴恩斯中士能克制一点,不要再继续胡乱扭动了——那个欲罢不能的滋味简直太令人难受了。

 

未命名的机甲开着自动导航回到空间站时,空间站中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激烈掌声和欢呼声。

 

所有人对英雄归来的激动与感恩一直持续到他们打开驾驶舱大门为止。

 

“你们这是……”尼克·弗瑞不可思议地看着两个衣衫凌乱,被传感线捆在一起的“英雄”。

 

“这是什么新姿势?”山姆摸着下巴研究起来,“通感捆绑play?看起来似乎挺刺激的……”

 

“别废话了!”一向稳重冷静的美国队长暴躁地吼道,“快帮忙把我们俩解开!”

 

“他是认真的。”冬兵看起来心情格外好,与出发之前简直天壤之别。

 

他狡黠地眨眨眼睛:“再不动手,你们的美国队长可能就要爆炸了。”


 

这场闹剧一直持续到两位英雄回到宿舍为止。

 

当美国队长强忍了一路的怒火加欲火将巴恩斯中士扔到床上并扑过去准备为彼此脱掉碍事的衣物时,巴基按住了他的手。

 

“等等。”他说,“史蒂夫,我有话想对你说。”

 

很显然,美国队长的脸上写满了:“天哪亲爱的你有什么话非得在办事之前说完啊这简直是一场酷刑啊……”

 

但他仍然为了他,迁就地停下了所有动作。

 

“我得告诉你那个秘密。”巴基严肃起来,“你一直想要知道的那个。”

 

微微一愣,史蒂夫说道:“是,我是很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一直不肯对我妥协,但我绝不是为了探究苏维埃的国家机密。我只是……只是为了你而已。巴基,我希望我们之间能够坦诚相待,能够有个你情我愿的幸福未来。”

 

“确实,我本不该告诉你这些……”巴基轻轻摇了摇头,“但后来,我想……至少该让你得知真相,至少应该给你一个做选择的机会。”

 

“那么现在呢?”

 

“现在我发现我错了——你的内心告诉我,你根本无需选择。”

 

“当然,巴基。”史蒂夫温柔地看着他,“无论你让我选择什么,我想通过精神对接,你现在应该已经很明白了——我只会选择你。”

 

“所以,关于那剩下的1%……”

 

忽然,巴基的眉头皱了皱。

 

他愕然地看向自己的腹部——但那里仍旧与往常一样平坦紧实,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发生任何事。

 

史蒂夫意识到了不对劲,他靠近巴基,担忧地询问:“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这不正常,怎么会这样?”巴基勉强抬头看他,眼神中满是惊恐之色,“我提前发病了!快叫娜塔……”

 

一个名字尚未说完,他哇地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巴基!”史蒂夫惊慌失措起来,他抚摸着巴基的脸喊道,“巴基!坚持住!我帮你急救,我……”

 

“不,不……”巴基已经没剩什么力气了,但仍然用尽全力想要推开他,“离我远一点…我知道你其实没有被感染,这太危险了,我真的不能……不能传染你……”

 

又吐出一大口血,巴基彻底晕了过去。

 

史蒂夫看着自己的满手鲜血,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七年前曾经失去巴基的噩梦再度袭来,这份恐惧令他的整个世界都天旋地转起来。

 

但他不能倒下,巴基还躺在那里!他指望着他!

 

忍受着头晕目眩,史蒂夫跌跌撞撞地爬起来,奋力拉响了房间的警报器。


(下一章)


——————————

依旧是 @Sylvene_葉子 的图,史蒂夫在看征兵广告,而巴基正在看史蒂夫。他爱他,这个眼神掩饰不住。




评论 ( 139 )
热度 ( 342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