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Twin Flames of Fire(12)太空机甲AU借环太平洋设定

伪科幻真傻白甜,谈谈恋爱,打打怪兽

 前文:(1(2(3(4(5(6(7)(8)(9)(10)(11)


史蒂夫在化验室门口惴惴不安,但却不是为了自己。

 

隔壁医务室的门封闭得紧紧的,史蒂夫不断向里张望,可他自己也知道,他的视线根本就不可能穿透那道金属门,看到那个他最想要看到的人。

 

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雪白医护制服的医生手中拿着史蒂夫的化验结果走了出来。

 

他皱着眉头研究报告,又抬头看了看史蒂夫。

 

“这太奇怪了,简直不科学……”那个医生探究地盯着史蒂夫,抬了抬眼镜说道。

 

“我被感染了吗?”史蒂夫皱眉问道。

 

“就是因为没被感染才不科学……你先跟我进来。”

 

史蒂夫乖乖坐在桌边,看着一堆实验仪器亮着光,一排排血清竖在架子上。

 

“我是亚伯拉罕·厄斯金教授。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史蒂夫看起来有点不知所措,但仍然很配合。

 

“事实上,我看了你的上一份检验报告……”厄斯金教授疑惑地说道,“上一次,你与感染者冬兵在他发病期间进行过没做任何安全措施的性行为,对吧?”

 

史蒂夫不由得脸上一红,他点点头,结结巴巴说道:“那是因为……”

 

“我不是要探知你们的私生活。”厄斯金教授打断他,“我关注的是,尽管如此,你竟然没有被感染——要知道,这种情况下还未能被感染的几率已经非常小了。”

 

“是……侥幸?”

 

“本来我们也这样认为,直到此时此刻。”厄斯金教授指了指装有史蒂夫血液的滴管,“这一次,他突然急性发病,并且血液喷溅到了你身上,但你仍然没有被感染……队长,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配合?”

 

“是关于什么的?”

 

厄斯金教授凝视着他:“如果我的猜想正确的话……有一定几率可以挽救冬兵的性命。”

 

史蒂夫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需要我做什么?”他看起来激动不已,有些失礼地抓住厄斯金教授的肩膀,“给他换血,还是换骨髓?只要能救他,我什么都可以做!”

 

“不,不,没有那么夸张,也未必能成功……”厄斯金教授安抚道,“我只是怀疑你体内天生自带抗体。”

 

 

配合检查并献出一些血液供厄斯金教授研究后,史蒂夫走出化验室的大门,正好赶上隔壁的医务室也开启了大门。

 

一头红发的娜塔莎率先冲了出来,紧接着,史蒂夫看到了一个令他无法接受的画面——

 

他看到几个医护人员将一具巨大的冷冻舱推出了医务室的大门,而他的巴基正一动不动地躺在里面!发丝上凝结着冰雪,脸上面无血色,看起来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生命力。

 

史蒂夫觉得自己的心脏瞬间停跳,恐惧如乌云压顶般倾泻而来。

 

“你们对他做了什么?!”他不顾一切地推开所有医护人员扑到那具冷冻舱前想要将舱门打开,而一旁的娜塔莎瞬间反应过来,死死拉住他的胳膊。

 

“冷静点!美国队长!”她完全不是暴怒的史蒂夫的对手,但仍旧在竭尽全力制止他的冲动,“如果你不想让詹姆斯死在你面前,快住手!”

 

一丝理智勉强回归脑海,史蒂夫瞪着娜塔莎,那双蓝眼睛中写满了恐惧、不解以及对冷冻舱中的那个人痛入骨髓的心疼。

 

他被娜塔莎抓住的双手甚至在发抖。

 

他整个人都在颤抖,为了那个他心目中重于一切的人。

 

娜塔莎不由得微微失神。

 

她认得这样的眼神,她心想。

 

她见过很多次了,在她自己的精神密室中。

 

那正是当年她在苏联,第一次看到詹姆斯被封在冰棺一样的冷冻舱中时,自己的眼神。

 

“美国队长,我警告你!”娜塔莎大声说道,“很感谢你及时拉响了警报器,但现在你最好不要在这里耽误事,詹姆斯的事已经不属于你能处理的范畴了,快让开!”

 

“不属于我的处理范畴?”史蒂夫的眼神涌上燃烧着的愤怒,“黑寡妇,我不仅仅是冬兵在太空站上的合法伴侣,也将是他未来的合法丈夫!我不知道你们苏联人在他身上动了什么手脚,又究竟是有什么秘密在瞒着我们,但巴基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哪怕这会挑起美苏之间的争端,我今天也不可能放着巴基不管!。”

 

美国队长眼神中的倔强与坚持看起来可以打败任何胆敢阻挡他的势力。

 

黑寡妇与他相互瞪视许久,终于还是败下阵来。

 

她转过头去,看向被冷冻舱中的冬兵。

 

“其实,也瞒不了多久了。”娜塔莎苦笑一声,“关于詹姆斯体内的秘密……很快,这个太空站上的所有人就会全都知道了。”

 

 

尽管是全太空站的集体会议,但由于场地限制,有资格进入主会场的人并不多,绝大多数太空站成员还是依靠收听广播或收看直播来关注本次苏联方面关于外星怪兽和整个太空站安危的紧急报告。

 

史蒂夫宁可自己不在现场,这样他就不会成为众目睽睽之下的焦点。

 

就不会被所有人看到,美国队长看完冬兵档案后几近崩溃的模样。

 

七年前,一只特殊的高智商怪兽轻易打败了美国的第一复仇者号,并将驾驶员之一的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中士拖入白令海峡。

 

但他的目的并不是杀人——他没有杀死巴恩斯中士,而是用爪刺刺穿了他的腹部,留下了一种令人类无解的信息素。

 

而此时,还没有人知道这一切的前因后果。

 

这一秘密在巴恩斯中士体内静静地埋藏了三年才开始全面爆发。在这个对于人类来说相当于一种病毒的“信息素”物质长达三年的潜伏期内,巴恩斯中士除了起初被抢救时的器官衰竭和之后的记忆混乱之外,一直表现为一个普通的正常人,并由于其过人的身体素质、间谍天赋和精神强度而被苏联军方收为己用,代号冬兵。

 

直至2023年,身为冬兵的巴恩斯中士体内的信息素第一次爆发,病发期间的冬兵体内携带放射性毒素,所有与他直接接触的相关人员全部感染并飞快的器官衰竭而死。而更为令人诧异的是,在冬兵发病期间,同时有5头怪兽从苏联各个海岸登陆,而据雷达扫描显示,还有更多潜伏在海洋中的怪兽对苏联海岸线蠢蠢欲动。

 

苏联军方只知道冬兵曾被怪兽袭击过,却并不知道那正是2020年的“第一复仇者号陨落事件”。但他们仍然敏感地将冬兵发病与怪兽登陆结合在了一起。迫不得己之下,军方将冬兵放入冷冻舱进行研究。冬兵迅速进入假死状态,与他一同进入“冬眠”的,还有他体内正在活跃的“信息素病毒”。

 

正是由于这一举措,逐渐向苏联围拢的怪兽奇妙地从海岸线撤退。

 

数月后,苏联军方研制出可以控制冬兵体内信息素活跃的药物,并将该种信息素更名为“坐标信息素”——曾经有某只具有智商的领导层怪兽,“明智”地选择了一个或许是地球上最适合携带这种信息素的人体,并将坐标信息通过爪刺植入其体内,一旦坐标信息素开始活跃,宇宙中的同类怪兽就会以这个“坐标点”为目的地,源源不断向地球涌来。

 

但苏联人不仅仅在冬兵身上看到了令人恐惧的未来,更看到了人类险中求胜的机会。

 

就算冬兵没有携带坐标信息素之前,怪兽也在逐渐向地球发起攻击,而种下坐标只是令他们的攻击频率变得更准更快而已。

 

那么,如果反向思考,将坐标投入太空,远离地球呢?

 

2025年,美方与苏方监控到了怪兽在太空中向地球侵略的大致方位,并着手共同打造针对怪兽侵略的基地空间站太空防线。

 

2026年,冬兵与其搭档黑寡妇携带秘密使命被投放到基地空间站。

 

2027年,冬兵与美国队长相遇,历史身份之谜被彻底揭开,并再度遭遇当年给冬兵种下坐标信息素的怪兽。这一次,美国队长和冬兵联手剿灭了怪兽。

 

但是,信息素母体的死亡却令冬兵体内的坐标信息素急性爆发,冬兵长期服用的抑制药物已经对这次爆发失去效果——这意味着,不仅仅冬兵将会迅速器官衰竭而死,整座太空站都将面临着被怪兽大军包围的危险。

 

为了挽救冬兵以及整座太空站的命运,苏联方面紧急将冬兵再次冷冻,与体内信息素一同进入假死。

 

 

史蒂夫失魂落魄地回到他和巴基的房间。

 

在美国队长强烈地要求下,冬兵的冷冻舱被安静地摆放在了他们的床边。此刻,巴基像个睡美人一样安安静静躺在里面。

 

史蒂夫甩掉靴子,拖鞋都没穿,光着脚走到咖啡机前摆弄。

 

直到滚烫的咖啡直接撒在他的手指上,他才想起自己并没有拿杯子。

 

“一切都一团糟。”他心想,“一团糟……没有更糟的了。”

 

或许会第二次失去巴基的心情令他从未有过的暴躁与厌世。

 

最终,他什么都没做。

 

短短几天内,从失而复得的喜悦到此刻巴基再一次生死未卜的命运——这一切令坚强如美国队长都不堪承受。

 

他索性丢下手中的一切,专注地坐在冷冻舱旁,凝视巴基“睡着”的脸。

 

“你要告诉我的那1%的秘密,就是你体内的信息素吗?”他对着冷冻舱中毫无知觉的巴基喃喃自语,“那么等你再次醒来,我们是不是就可以100%了?”

 

其实这个问题已经无需再问了。

 

或许全世界再也没有任何两个人可以达到完美得近乎于奇迹的100%连通率——只除了史蒂夫·罗杰斯和巴基·巴恩斯这两个怪胎。

 

他关上灯,于是整个房间陷入熟悉的黑暗之中——只除了巴基的冷冻舱提示灯还在温柔地眨着眼睛。

 

恍惚之中,他想起了自己在巴基的精神世界中看到的那些“秘密”。


小时候,史蒂夫的家境不好,身体也差,父母过世得很早,如果不是巴基对他不离不弃的陪伴,或许就不会有今日的美国队长。

 

他想,他始终欠巴基一句话——那句小时候,在他母亲的葬礼过后,巴基曾对他说过的话。

 

7年前,在巴基被拖入白令海峡后,他曾后悔过自己为何不曾早点对挚友说出过那句心里话。

 

但现在的状况,总归要比七年前好——毕竟巴基就在这里。

 

他只是暂时睡着了,他会好起来。美国队长对自己说道。

 

“无论多久,我会等你醒过来。”史蒂夫将脸贴在冷冻舱冰凉的玻璃罩上,那令他与巴基的距离更近了一些。

 

史蒂夫闭上眼睛,想象着记忆中那个站在布鲁克林微风中,一脚踹开门砖替他拿起家门钥匙的巴基·巴恩斯。

 

“我会陪你到时光尽头。”

 

他对着冷冻舱说出了那句早该说出的话。


他的声音与记忆中巴基的声音融为一体。

 

 

史蒂夫趴在冷冻舱上睡着了,直到整个房间的灯被重新打开。

 

突如其来的光源刺激令史蒂夫立刻用手挡住了眼睛,片刻后,他看到娜塔莎走了过来。

 

“你就不能先敲个门再进来吗,女士?”史蒂夫抱怨道。

 

“我是来看看你有没有伤心过度到晕厥过去。”娜塔莎不客气地说道,“还好,比我想象中坚强一点,不愧是美国队长。”

 

史蒂夫非常想反驳她,但他实在没有心情。

 

他深深叹了一口气,颓然说道:“你来做什么?”

 

“来和你说一个小秘密。”红发美女拉过椅子,在冷冻舱附近坐下。

 

她依旧忍不住看了看里面的冬兵,眼神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又很好的掩饰了过去。

 

“今天苏联方面的报告曾提到——冬兵与其搭档黑寡妇携带秘密使命被投放到基地空间站。”黑寡妇摊了摊手,“于是我等了你一天,都没有等到你跑过来质问我,那是什么样的秘密使命。”

 

“能是什么?”史蒂夫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误,但他不太愿意在苏联人面前承认巴基的遭遇令他有多么心神混乱,“不就是让‘坐标’远离地球,在宇宙中直接拦截入侵的怪兽?”

 

“没那么简单。”娜塔莎双手交叠放在腿上,“其实还有一件事,我们并没有对所有太空站成员公布出来,怕会造成大范围恐慌情绪。”

 

“这么严重?”史蒂夫终于集中起注意力。

 

“詹姆斯体内的坐标信息素,不仅仅会吸引怪兽走向我们——相对的,他也会导致一种反向吸引力。”

 

史蒂夫心头一惊:“你是说……”

 

“没错。”娜塔莎肯定地说道,“前不久突兀出现的令我们跃迁20光年之远的虫洞,很可能与这个有关——还记得我们曾经面对怪兽入侵的频率吗?你一定也发现,跃迁之后,他们的入侵频率越来越快了。”

 

“这意味着……我们的太空站在靠近怪兽大本营?”

 

“我想是的。”娜塔莎皱眉说道,“我们有理由相信,怪兽的巢穴——或者说,母星——就在这附近。所以,我们继续这样下去就等于是坐以待毙,不仅仅是对于这座空间站而言,当我们这道防线失败后,全人类都将面临威胁。”

 

“所以,你和巴基的任务是……”史蒂夫立刻意识到了这个恐怖的真相。

 

“我想你已经猜到了——就是找死。”娜塔莎咬牙说道,“在被投放进入太空之前,苏联科学家就已经通过研究得出结论,詹姆斯体内的坐标信息素有可能会带大家找到怪兽的母星。因此,他来到这里,只是为了找到合适的机会去送死。而我……他需要至少一个搭档,我是志愿者。现在,假如詹姆斯一直无法醒来,计划仍然必须执行——我将与冷冻状态下的詹姆斯精神互通,携带充足火力驾驶机甲去怪兽的母星进行自杀式(防屏蔽)袭击。”

 

蓝眼睛和绿眼睛在沉默的冷冻舱前静静对视。

 

区区数秒之后,史蒂夫·罗杰斯毫不犹豫地开口说道:“你的任务解除了,黑寡妇。这项任务请交由我来执行。”

 

娜塔莎沉默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一点都不意外,她心想。

 

但她早已无法将自己置身事外——她仍然会去执行这个命令,作为僚机,作为志愿者。史蒂夫和巴基都不会是孤单的任务成员,他们将组建一支强有力的敢死队。

 

无论是为了冬兵个人,还是为了祖国苏联,乃至为了全人类——她早已责无旁贷。

 

同时,她也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一定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就像一年前面临这个选择的她自己一样。

 

“娜塔莉亚·阿里安诺夫娜·罗曼诺娃。”2026年的某一天,卡波夫将军曾郑重地问询她,“这将是冬兵未来必须面对的命运,他或许必死无疑,而如果作为他的搭档,你恐怕也难逃一死。就算如此,你也愿意接受这个任务吗?”


“我愿意。”思考数秒后,她曾这样回答,“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了,请让我前去。”

 

而如今,这个比她更合适的人选出现了。

 

他与她一样勇敢坚定,也一样对冬兵拥有执着的感情——这份感情将令他无所畏惧。

 

或许唯一不同的是,他们之间的羁绊更为深刻,而他也只会比她更爱他。

 

两个活人陪伴着冷冻舱中的巴基默默不语,直到厄斯金教授的私人通讯接通。

 

美国队长与黑寡妇一同听到了听筒内传来的厄斯金教授激动不已地声音。

 

“抗体研制成功了!”他开门见山地大声喊道,“冬兵可以安全苏醒!”

 

尽管美国队长第一时间低头捂住了脸,但黑寡妇发誓,她看到美国队长的指缝中流出了泪水。

 

但她此刻无心嘲笑这个“娘娘腔美国佬”,因为她太理解那种心情了——她也同样泪流满面。


(下一章)

评论 ( 110 )
热度 ( 313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