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Twin Flames of Fire(13)太空机甲AU借环太平洋设定

伪科幻真傻白甜,谈谈恋爱,打打怪兽

前文:(1(2(3(4(5(6(7)(8)(9)(10)(11)(12)


“原来是这样。”

 

“你们在说什么?”巴基和史蒂夫皱起眉头。

 

那时候他们只有十二三岁,刚刚往布鲁克林的土壤中埋下一颗种子。然后他们手拉手头朝天躺下仰望苍穹,直到阳光被两个穿着奇怪的男人挡住。

 

“是时间。”其中一个对另一个说。

 

“是啊……”另一个回答,“我们即将拥有很多很多时间——就像偷来的一样。”

 

他们相视一笑,然后一同消失在下午太阳灿烂的光线之中,就像他们从未曾出现过一样。

 

 

巴基猛地睁开眼睛。

 

“谢天谢地你醒了!”史蒂夫熟悉的蓝眼睛映入眼帘,整张脸上都闪烁着欣喜的光彩,“巴基!你还好吗?感觉怎么样?”

 

“我这是……”巴基反应了很久,感觉自己的脑子像是锈住了一样。或许足有几分钟,他才勉强想起他晕倒之前的一切前因后果。

 

“原来果然是梦啊……”他有点茫然地说道。

 

“什么梦?”史蒂夫皱起眉头。

 

“没什么……只是在睡着的时候,我又梦到了我们的小时候。”巴基对他微微一笑,“嘿,亲爱的,别哭丧着脸,我又不会一睡不醒。”

 

说得轻巧,你差点就一睡不醒。史蒂夫偷偷心想。

 

但他没有说出来。

 

在注射抗体之后,巴基仍然沉睡了三天三夜。尽管厄斯金教授表示这三天仍然是危险期,但史蒂夫这一次却表现得异常安静——因为他面临的选择变得越来越简单。

 

要么吻醒他,要么一起死。

 

还好,睡美人自己醒了过来。

 

虽然每个人都希望巴基能获得更多的休息时间,但情况的严峻就摆在眼前——尽管怪兽大军暂时还没有靠近,但全太空站每个人的头顶都仿佛悬挂着达摩克利斯之剑,大家没有一丝多余的时间可以浪费。

 

巴基更是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一点,他强迫自己每天进行大量的体能恢复训练,作为陪练的史蒂夫都稍嫌疲惫,真不知道巴基本人是如何支撑过来的。

 

但这种严酷的训练显然是卓有成效的,巴基的身体机能很快便恢复如初。

 

可就在所有人都紧张兮兮地备战了足足一周后,怪兽大军仍然没有入侵。

 

这与前段时间的入侵频率相差太远,更何况巴基体内的“坐标信息素”曾经那样猛烈地爆发过。

 

这时候,尼克·弗瑞也隐隐意识到了些什么。

 

“该死!”尼克·弗瑞恼怒地挂掉通讯器。

 

第N次尝试与地球通讯,再次以失败告终。

 

其实自从他们跃迁20光年之后,他们就再也无法联系到地球了——但这也正常,毕竟这个通讯距离太远太远了。

 

但现在,弗瑞对这件事产生了一个新的,大胆的,却可能更为合情合理的猜想……

 

与此同时,主控室的大门被敲响了。

 

弗瑞疲惫地打开门,却意外地看到了刚刚在“坐标信息素”抗体研究中取得巨大进展的厄斯金教授。

 

“弗瑞站长,我想,你有必要看一下这个。”他将手中的一份机密报告塞进弗瑞手中。

 

弗瑞低头,用仅有的那只独眼扫了一眼。

 

“解剖报告?”他诧异地说道,“这玩意给我干什么?你们这些生物科学家自己有数就行了,我只负责统领战斗,也看不懂这些东西……”

 

“不,这事关重大!”厄斯金教授严肃地打断了弗瑞不耐烦的抱怨,“您可以跳过研究过程,只看大家的结果。”

 

弗瑞满肚狐疑地打开研究报告,却越看越是心惊胆战。

 

他将最后几行字反复看了一遍又一遍。

 

“千真万确?”他啪的一声合上报告,“不会出错?”

 

“绝对不会。”厄斯金教授肯定地说道,“我们也曾怀疑过有错,因为他确确实实穿刺过冬兵,也确确实实给他种下过信息素,冬兵也确实因此而发病了——但……”

 

“马上为冬兵进行全身检查!”尼克·弗瑞当机立断地说道。

 

很快,冬兵的最新检查报告下来了——果然如厄斯金教授的猜测一样,他体内的“坐标信息素”在上一次突兀地大爆发后,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看着冬兵的体检报告,本是喜事,但弗瑞脸上神色凝重如铁。

 

“我简直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就算是饱经战斗的指挥官,此时此刻,面对这样的“真相”,他也露出了几乎无力承受的疲态。

 

“但是你必须将这些公布出来。”厄斯金教授坚定地说,“面对这样的态势,已经不能由你一个人做决定了——我们应当举行全太空站的投票。”

 

尼克·弗瑞艰难地看向舷窗外漆黑如墨的宇宙。

 

宇宙,有限无边,充满神秘与未知,总是带给人类无限的机遇与挑战,但同时,它又不断的令人类深刻地一遍遍体会到自身的渺小与无力。

 

“就这样吧……”弗瑞深深呼吸,然后开启全站广播——短短几天之内,全太空站会议再次开启。

 

 

“你没事了?”在主会场落座的时候,史蒂夫惊喜万分地看向巴基,“你是说,你体内的信息素病毒消失了?这是真的?”

 

“嘘……”巴基希望自己的伴侣能淡定一点,但显然,已经来不及了——更多的人听到了这件事,诸如娜塔莎、山姆、斯科特、克林特等等……

 

他们已经向巴基围拢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娜塔莎竭力压抑自己惊喜的呼叫声,“你不会再发病了?这简直是……上帝赐予的奇迹!”

 

“但我总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巴基微微皱眉说道,“这种信息素是确确实实被注入了我的体内,它不可能如此轻易就跟随者怪兽母体的死亡而消失,这其中一定有更令人无法理解的理由……”

 

正说着,尼克·弗瑞和厄斯金教授走上了广播席,两个人都面色凝重,没有半点喜色。

 

感受到异样的氛围,大家逐渐安静下来。

 

“我即将对所有人描述的,已经是毫无争议的事实。”弗瑞直截了当地开口说道,“或许这会令你们感到恐慌,感到不可思议,但是请相信我、以及这座太空站的生物科学家团队——如果没有十足把握,我们不会轻易宣布这样的事实。”

 

无论是有幸亲临会场的人,还是在自己的房间中紧紧盯着会场直播的太空站成员,每个人心中都划过一丝紧张。

 

究竟是什么样的态势,会令尼克·弗瑞站长说出这样严重的话?

 

但紧跟着,尽管太空站中的每个人都是训练有素的科学家或者战斗精英,劈头而来的信息量却仍然令所有人都不可抑制地惊惶起来。

 

“众所周知,不久前,我们的太空站曾经由于突然出现的虫洞而整整跃迁了20光年的距离。但现在我要说的是,我们不仅仅跃迁了20光年的空间……”

 

“我们……同时也穿梭了20年的时间。”

 

“不,不是未来。事实上……我们来到了20年前。”

 

“安静!听我说——我也不愿意相信这些,但我们已经证据确凿。从跃迁以来,我们就再也联系不上地球,本来我们曾以为这是因为太远的距离导致了通讯失联,但现在,事实告诉我们,并非这么简单。”

 

“厄斯金教授的生物学家团队,通过解剖那只曾经穿刺冬兵——也就是巴基·巴恩斯中士——并成功为止植入坐标信息素的怪兽而惊讶的发现,这只怪兽体内的‘源信息素’仍然存在,这意味着,这只怪兽从未曾穿刺并植入过任何一个人类!但他的死亡导致了冬兵体内的病毒爆发,并且,通过取自冬兵与这只怪兽体内的信息素对比而得知,他的的确确就是曾经那只怪兽。那么,这一切说明了什么呢?他明明穿刺过冬兵,此时此刻他的尸体却告诉我们,他从不曾做过这件事?”

 

“更为诡异的是,通过全面体检我们已经得知,冬兵体内的坐标信息素病毒已经神秘消失。”

 

“而冬兵爆发的病毒本该令怪兽们被吸引过来,但我们大家已经足足等待了一周,没有一只怪兽入侵,甚至比跃迁之前的频率还要低,这又说明了什么?”

 

“当所有信息都导向一个结果,就算再不可思议、再难以令人置信,我们也必须相信这个事实——我们不仅仅穿越了空间,也同时穿越了时间。”

 

“因此,当美国队长和冬兵彻底杀死那只本该为冬兵种下信息素的怪兽后,由于时间之神的玩弄——等同于物理学家曾提出过的‘新生儿自谋杀理论’,那只怪兽将不会再在将来抵达地球并成功为冬兵植入信息素,因此,他体内的信息素消失了。”

 

“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无法与地球取得联系——通过太空站中的物理学家们对虫洞的研究,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此时此刻,地球上的时间为2007年,也就是说……现在其实是20年前。在那个年代,地球科技尚未达到能与我们进行通讯的地步,因此我们理所当然无法联系到地球。”

 

一片哗然,无论会场内外。

 

恐慌情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蔓延,哪怕是是史蒂夫和巴基这样的角色,也都深深皱着眉头,脸上闪过极度复杂的神色。

 

但尼克·弗瑞并没有给大家消化的时间。

 

“肃静!肃静!事实上,虽然穿越到了过去,但我们的时间却更为紧迫了——从未曾有任何史料记载过真正时空穿梭成功的奥秘,因此,我们现在面临两个消息,一个好一个坏。”

 

“好消息是,我们即将面临一个改变全人类未来的机会。”

 

“坏消息是,没有人知道我们能否成功——甚至可以说,我们的赢面少之又少。而且即便成功,我们成为了第一批改变未来的小白鼠,届时究竟会发生什么,我们并不知道。”

 

“所以,我准备做一个公共投票,我们……”

 

“据我所知,我们现在其实已经离怪兽的母星很近很近了。”台下的某个人忽然大声打断了弗瑞的演讲,“敢问弗瑞站长,你口中的‘改变未来’,是否是进攻他们的母星?”

 

“天啊,这不可能!”反对的声音马上出现。

 

“这难道不是痴人说梦?”更多的反对的声音出现了,“我们打一两只都费劲啊!”

 

弗瑞观察着在座每个人的表情,咬牙说道:“是的,我的意思正是如此——我们可以进攻他们的母星,提前将怪兽扼杀在出征地球的摇篮中。”

 

“那不就是自寻死路吗?”某个人大声喊了一句。

 

会场顿时陷入了一片难以控制的喧哗之中。

 

史蒂夫·罗杰斯不由得回头瞪着那些人。片刻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一跃跳上了广播席,抢过了弗瑞面前的话筒。

 

“但是!你们有没有思考过,如果我们一旦成功,地球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

 

“在座的每个人都经历过这些太空怪兽的入侵,每个人都深受其害!我们的家园曾经由于这些怪兽的入侵而生灵涂炭!就算后来我们将他们拦截到了0.3光年之外,但他们仍然在源源不断地向我们增兵!而且,大家也都领会过了,这些怪兽拥有惊人的进化能力,随着我们科技的进步,他们也在不断进步,万一将来的某一天,他们的进化速度超过了人类科技的进步速度呢?地球文明会不会彻底消失?”

 

“如果我们真的改变了未来,那么,无论我们是生是死,我们在地球的亲友们将不会再受到这些外星怪兽的侵害!退一万步讲,就算我们在此牺牲,我们也可以将太空站调整为自动导航模式飞回地球,早日将这里发生过的一切告知地球,为未来的全人类增加赢面!”

 

“噢,真不愧是我的小史蒂维。”巴基欣赏地看着台上的演讲者——不愧是美国队长,不愧是史蒂夫·罗杰斯,不愧是他巴基·巴恩斯的挚爱。

 

于是,冬兵也站了起来。


巴基转过身来,面对全会场的人大声说道:“在座的美国娘娘腔们,和苏联软蛋们!还记得我们身后是什么吗?是那颗蔚蓝色的星球!是的,它现在离我们如此遥远,跨越时间与空间,简直遥不可及!但是,当初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来到太空的目的是什么?不正是保卫它,守护它吗?我相信大家,仍然初心未变!”

 

“借用曾经某个苏联人曾经在20世纪40年代说过的一句话——地球就在身后,我们无路可退!”

 

“那么,既然无路可退,我们还剩下些什么?”

 

在一片沉默中,冬兵用他特有的凛冬般酷寒的眼神,一寸寸收割掉全场每一个人眼神中的恐惧与懦弱。


最终,他将目光落回他站在台上的伴侣身上,鼓励地看着他。

 

“战斗。”史蒂夫轻声答道,“我们只有战斗。”

 

但这个声音已经足以令在场的所有人听到。

 

“噢,史蒂维……”冬兵眼中的冰雪明显地化开,与美国队长眼神的交汇温柔而缠绵。

 

但他很快,他重新冷酷起来:“美国队长说得对,战斗,我们必须战斗!为地球的未来,也为了我们自己。”

 

“我们将组建一支敢死部队,多余的话我也不会再说了,唯有一点我可以向大家保证——我,巴基·巴恩斯,代号冬兵,将会身先士卒,站在所有人的最前面,离怪兽最近的将永远是我本人。”

 

“还有我。”史蒂夫·罗杰斯大声说道,并冲他的爱人温柔地笑了笑,“操纵机甲,你总是需要一个搭档,不是吗?我发誓,美国队长和冬兵,永远战斗在你们所有人的前方!”

 

“还有黑寡妇。”娜塔莎也站了起来,“别想抛下我,男孩们。”

 

说完,她转身,扬起美艳的笑脸,冲全会场的人竖了个大大的中指。

 

克林特和山姆立刻争先恐后地站了起来。

 

然后是斯科特。

 

然后,是更多,更多的人。

 

直到整个会场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直到全太空站的人都站了起来。

 

看样子,已经不再需要什么投票了。


冬兵跳下台子,与美国队长飞快地拥抱了一下。

 

与此同时,尼克·弗瑞重新接过话筒,大声宣布了全体太空站成员一致通过的下一步计划——

 

“我们战斗!”


(下一章)


——————————

 献上@Sylvene_葉子 的美图!简直太燃太燃了!美国队长与冬兵即将合体攻打怪兽母星!

另,不出意外的话,明天结局。




评论 ( 103 )
热度 ( 279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