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日蚀(4)黑白盾x冬,强强年下

双盾夺冬,放飞文慎入!

前文:(1)(2)(3)


史提芬偷偷回过一次洛杉矶,那大约是大三的某一天。

 

上大学后,他曾试着与不同的人交往,其中有在校园的同学,有在咖啡店冲他抛媚眼的服务员,也有在健身房认识的性感教练,甚至他还尝试过偷偷和某个教授约会。

 

当然,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男人,各种各样的男人。按理说口味已经算得上是新鲜又多样,但史提芬全都没能坚持下去。

 

凭借着自身优异的条件,他疯狂又飞快地更换着男友,落下了一个风流不羁的名声,一直到大三的某一天,他在咖啡馆对他粘人的学弟小男友提出分手后,被对方抓住手腕纠缠着哭个不停。

 

“我还不够好吗?”那个年轻男孩声嘶力竭地哭诉,看起来十分崩溃,“就因为你的一句‘还是短发清爽’,我甚至剪掉了自己留了那么多年的长发!”

 

而史提芬只能既抱歉又忍不住带着点厌恶地看着他。

 

他一向不喜欢哭哭啼啼的人,那是弱者的表现——更何况他还是个男人。

 

何况这男孩的眼线都被哭花了,搞得眼睛下面脏兮兮的,难看至极。

 

真奇怪,自己当初究竟为什么要跟他约会来着?史提芬冷漠地想,然后他的目光重新扫描过那个人的脸,试图为自己寻找到一个无聊的答案。

 

最后,目光定格在男孩此刻悲戚的唇角。

 

“别哭了。”史提芬无情又不耐烦地说道,“哭泣令你失去了你唯一可取的优点——至少曾经我认为你微笑时上扬的唇角还挺性感的。”

 

这句话果然令那男孩瞬间停止了哭泣。他愕然又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然后将面前的咖啡泼到史提芬身上。

 

“你真是个十足的混蛋!”他非常戏剧性地走掉了。

 

而史提芬只是低头看着脏掉了的衬衫皱了皱眉头,暗暗提醒自己如果还有下一次分手,谨记不要点有颜色的饮料。

 

也正是那个晚上,史提芬满不在乎地穿着满身咖啡污渍的衬衫,踏着月色回到宿舍,却整整一路上都无法克制地想起一个漂亮的、上扬的美好唇角。

 

当然,那个唇角并不属于刚刚泼了他一身咖啡的可怜男孩。

 

实际上,史提芬的每一个看起来截然不同的前任,都有一些吸引他的“特质”。

 

可能是一头金棕色的短发,可能是一个性感的下巴颏,可能是一双浅绿色的大眼睛,也可能是一个上扬的唇角。

 

但这些零星的元素,只能引发他一时之间的冲动与激情,却根本支撑不起一段稳定长久的感情。

 

已经离开三年了,史提芬躺在宿舍的床上心想。

 

他本想一口气撑到毕业再回去,但今夜不知为何,他辗转反侧,难以安眠。

 

一闭上眼睛,那张他曾想要刻意遗忘掉的脸,就愈发清晰地出现在他眼前。

 

终于,他顺遂心愿,重新睁开了眼睛。

 

黑暗中,他摸出手机,订购了一张飞往洛杉矶的机票。

 

没有告诉任何人,史提芬悄悄降临在这座他一生最熟悉也最眷恋的城市。

 

因为太过思念,他冲动地回来,却也是因为太过思念,他反而并不想遭遇任何“故人”。

 

甚至可以说,他简直想要躲开史蒂夫和巴基。

 

他怕被他们不小心看到,怕被他们抓住,责问他为什么每个假期都不肯回来,又为什么在这个本该坐在教室中乖乖上课的日子突兀地回来。

 

最终,他决定去一个绝对不可能遇到史蒂夫和巴基的地方,在那里,或许他可以找到一个顺眼的猎物,然后用最下流最简单的方式度过这个冲动难耐的夜晚。

 

他走进了一家gaybar。

 

然后,命运之神眷顾了他,或者说是玩弄了他,随便怎么理解都可以。

 

在那个gaybar的角落里,他看到了他最想要见到、同时又最惧怕见到的人——巴基·巴恩斯。

 

巴基半瘫在沙发椅上,满脸通红,看起来有点像是喝高了,却又微微皱着眉头,像是想要抗拒什么。而他身边,有个陌生男人正在试图将他架起来带走,巴基明明在推搡他,却看起来有气无力的。

 

那绝对不是巴基应该拥有的身手——很明显,他被人下药了。

 

在大学鬼混了三年酒吧夜店的史提芬仅花了一秒钟就判断出了状况,下一秒钟,他已经将那个试图带走巴基的男人狠狠扯了开去。

 

“嘿?”那男人被史提芬丢在了地上,又愤怒地爬起来,瞪着他,“你从哪儿冒出来的?他是我看上的猎物。”

 

“猎物?”史提芬亮出自己坚持健身三年的健壮臂膀,对那男人阴郁地说道,“那是我哥哥,不想挨揍就快滚!”

 

夜还长,没有必要纠缠一个被亲属找到的猎物,无论他看起来多么可口。那男人显然是个惯犯,深谙这个道理的他对着史提芬眯了眯眼睛,转头走掉了。

 

史提芬这才转身去照顾巴基。

 

巴基当然没穿警官制服,看着他的一身便装,史提芬忽然意识到一个重大问题——巴基一身便装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要知道,这可是一个gaybar。

 

如果说他是穿便装来执行某种特殊任务的,那么在此刻他明显已经神志不清差点被人带走的情况下,他的同伴理应出来保护他。更何况,如果是出任务,巴基不会这么不小心就喝下会令自己中招的任何饮料。

 

那也就是说……巴基是一个人来的。

 

他是自主自愿来到一个gaybar的,而经常会与他如连体婴儿一般绑定的史蒂夫却并没有出现。

 

答案只可能有一种——巴基·巴恩斯其实是一个同性恋,而且他还在瞒着他最好的朋友史蒂夫。

 

这个发现令史提芬的脑海中闪过一阵狂喜。

 

史提芬试图将巴基扶起来,因为他看起来几乎快要晕过去了。

 

他将手臂伸到巴基的腋下向上抱起,于是巴基整个人都软绵绵地瘫在了他的怀中。

 

隔着一层薄薄的衣物,巴基体内散发出的那不同寻常的高温几乎令史提芬失去自制力。

 

但现在并不是心猿意马的时候,史提芬只想把这样一个巴基赶紧带离这个乱糟糟的gaybar。

 

“或许我应该给史蒂夫打个电话?”他一边用力将巴基架起来,一边用残存的理智思考问题,“这样的话,史蒂夫或许可以开车来把我们接回家。”

 

巴基的大半个身体都由史提芬承载着重量,脑袋也自然而然地倚靠在了他的肩膀上。毕竟巴基也是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仅靠史提芬一个人的力量,又能架着他走多远?

 

史提芬几乎已经摸向了兜里的手机。

 

但下一秒,巴基睁开了眼睛。

 

“嗯?你怎么在这儿?”巴基看起来十分迷茫,他拼命睁大双眼,盯着史提芬的脸瞧。

 

“巴基?你醒了?”史提芬侧过头去看他,“我……”

 

他顿住了。他不知道在这种情况,自己该如何跟巴基解释这件事。

 

而且那应该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与巴基对视。

 

那双浅绿色盛着水汽的大眼睛,令他一时之间有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巴基仍然放任自己靠在他肩颈上,还有几缕碎发钻进了他的耳朵里,这令史提芬感觉到有一点浑身过电般酥麻的痒。

 

“太好了,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巴基低声嘟囔了一句,然后重新闭上了眼睛,“我有点难受,快把我带走。”

 

几乎像是撒娇般的,他无意识地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脖子,活脱脱像一只睡意正浓的慵懒猫咪,发现自己正躺在主人怀里后,就心安理得地把自己交给主人,然后任由自己再一次睡过去。

 

有什么东西逐渐从史提芬内心悄悄苏醒,如同沉眠火山之下的岩浆又一次开始汩汩涌动,亟待喷发。

 

史提芬悄悄将手机重新丢回裤兜。

 

“好。”他对着几乎已经半昏迷的巴基轻声细语地呢喃,“我带你走。” 


黑盾x巴基擦边球


(下一章)

评论 ( 173 )
热度 ( 340 )
  1. 留白克拉德美索 转载了此文字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