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日蚀(5)黑白盾x冬,强强年下

双盾夺冬,放飞文慎入!

前文:(1)(2)(3)(4)

啊对了,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我已经暗戳戳地把“非3p”给去掉了……因为说实话,我自己都拿不准日后的发展了,所以我希望顺其自然,听从角色自己的选择吧……


两个兄弟在草坪上纠缠起来。

 

他们俩体格差不多,但论格斗技巧,当然还是史蒂夫略胜一筹。

 

当史蒂夫骑在史提芬身上即将挥下自己毫无理智的第二拳时,他听到了巴基惊愕的呼声:“史蒂夫?!”

 

紧接着,巴基飞奔了过来,从后面抱住史蒂夫的胳膊将他从史提芬身上扯开。

 

“你们这是怎么了?”巴基气喘吁吁地问道,但仍然用力抓住了史蒂夫的胳膊不敢松手,“典礼已经开始了,你们俩谁都没回来,我只好擅自让负责人把史提芬的名字挪到最后去了……”

 

史提芬从地上缓缓直起腰,摸了摸肿胀出血的嘴角,然后对巴基暧昧地一笑:“噢亲爱的,你可真体贴!”

 

巴基微微发愣。

 

明明之前他对自己和史蒂夫都还有点淡漠疏离感,怎么忽然开始对自己热情起来?就因为跟他哥哥打架了?所以特意来自己这里找温暖?

 

思及此处,巴基不免觉得有点好笑。

 

“这对儿兄弟也太幼稚了吧?”他暗暗心想。

 

“你们俩到底怎么回事?”看着似乎已经平静下来的史蒂夫,他终于放心地略微松开了紧抓着对方手臂的手指,“给你们打电话没一个接的,倒是在这里打架?出了什么事吗?”

 

史蒂夫没有回答,他仍然目光冷冷地看着史提芬。

 

“想打架我奉陪,但我劝你换个日子!”摇摇晃晃地被巴基从草地上拉起来,史提芬不顾自己还在流血的嘴角,竟然还冲史蒂夫笑了笑,“毕竟我一会儿要去照毕业照呢——‘照片’可都是很珍贵的,又不是照得不合心意就可以撕掉了事。”

 

这句话的暗示令史蒂夫再一次攥起了拳头。

 

“史蒂夫!”察觉到了不对劲,巴基又赶紧从史提芬身边走了过去。

 

他站到史蒂夫面前,捏了捏他的肩膀,既担心又安抚性地说道:“有什么问题咱们回家再慢慢解决,不要在学校里和你兄弟打架了,好吗?”

 

“是呀,毁容了还怎么照相。”史提芬在巴基身后恶意地笑了笑,然后拍了拍巴基的肩膀,“嘿巴基!帮我处理一下伤口好吗?史蒂夫力气也太大了……”

 

巴基对史蒂夫露出一个既纵容又无奈的表情,然后转过身去,皱着眉头掏出手绢来一点点仔细擦拭他唇角的伤口。

 

史提芬的目光越过巴基棕色的脑袋,挑衅一般看向巴基身后的史蒂夫。

 

史蒂夫咬咬牙,偏头看了看不远处那些被他撕碎的照片碎片。

 

“他不知道照片的存在?”他用唇语质问史提芬。

 

史提芬一边咧着嘴让巴基清理着伤口,一边用复杂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哥哥。

 

一瞬间,令他心碎的一幕再次在脑海中一晃而过——明明躺在他身下,巴基却呻吟着向另一个人求欢。

 

那一幕带给他的不仅仅是高涨的情欲瞬间崩塌而已。

 

比在床笫之上从巴基口中听到自己哥哥的名字更加令史提芬难以承受的,是他自己对这件事的反应——当时他的心脏像是被重物狠狠袭击了一般钝痛。

 

于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看清自己——原来比起占有眼前这个人的欲望本身,他所更在乎的,竟然是自己无法占有这个人的心。

 

正在被巴基专心致志清理伤口的史提芬忽然猛地抓住了那只在他嘴角劳作的手。

 

“不。”他回答了史蒂夫的问题。

 

但这个动作令巴基误会了,他皱眉看他:“你在说什么,史提芬?我弄疼你了?”

 

“噢,当然没有,但如果你想弄疼我,我也不介意。”史提芬没有看巴基,而是看着史蒂夫,恶劣地开了一个此刻只有他和他哥哥懂的玩笑,“当然,希望你也不要介意,如果我曾经弄疼你……”

 

史蒂夫一瞬间将自己的嘴唇咬出血腥之气。

 

巴基不明所以地收起手绢,对他无心地笑了笑:“怎么,和史蒂夫打完架,又想和我试试格斗术?我想你知道,我可不是好惹的。”

 

“不,我的意思是,我没事了。”他冲巴基眨眨眼睛,“我们走吧——我要毕业了。”

 

“你们先去吧,我……”史蒂夫忽然突兀地开口,他顿了顿,才继续说道,“我还有点事。”

 

巴基回头,疑惑地看着他。

 

“你知道吗史蒂夫,你今天有点太奇怪了。”他微微抱怨,“可你之前明明还好好的。天哪,你们俩刚才究竟在这里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亲爱的,不用担心。”史提芬接话,“我的哥哥只是恼怒我为什么四年都没回家而已,我忍不住跟他顶了嘴,说了一些混账话——是我的错,史蒂夫没什么问题。”

 

“当然是你的错,小混蛋。”巴基这才放下心来,他笑骂了一句史提芬,“你哥哥什么时候做过错事?”

 

史提芬微微低下头,用眉骨遮住自己眼神的阴郁,嘴上却开起了玩笑:“当然,我当然知道,史蒂夫在你心目中总是像天上的太阳一样完美无缺。”

 

“那么……我们赶紧过去吧?”巴基继续说道,又看了看史蒂夫,“你散散心就赶过去,好吗?我们最后还要合个影才完满吧?”

 

“别担心,我一会儿就过去。”

 

看着巴基和史提芬走远后,史蒂夫长长地叹出一口气,然后颓然地坐倒在草坪上。

 

史提芬之前说过的那些“混账话”令他的大脑几乎无法思考。

 

但他得抓紧时间……他不能让巴基担心。

 

史蒂夫艰难地重新爬起来,然后一点点从草丛中收拾起那些照片的碎片。

 

出于职业习惯,他身上恰好带着一些小型可以密封的塑料袋。他将那些碎片统统放进一个塑料袋中密封好,然后小心翼翼地塞进了上衣口袋里。

 

史蒂夫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礼堂的,又是怎样强颜欢笑地陪史提芬和巴基照了一张“温馨全家福”的。

 

他看着巴基快乐地将胳膊搭在史提芬肩膀上,然后史提芬虚搂着他两位“哥哥”的腰。

 

不,或许他对自己是虚搂着,但他分明把手指结结实实扣在了巴基的腰侧,像是在宣誓一种占有一样。

 

他不知道史提芬是怎样做到在发生了这一切后——在对他承认自己做过那种事情后,甚至在被自己打得嘴角出血后——还能像没事人一样对着镜头忍痛露出一个龇牙咧嘴的笑容。

 

史蒂夫只知道,在这张全家福上,他自己的表情一定很难看。

 

之后,三个人一起坐飞机回洛杉矶。

 

然而这一路上,史蒂夫都能感觉到自己情绪上的不对劲。

 

他的身体坐在飞机上,可是他的灵魂,却好像还在那个草坪上徘徊,仍然在那些草丛中一遍遍摸索那张该死的照片的残存碎片,然后再一把火把它们统统烧成灰烬——就好像一旦他那么做了,史提芬和巴基的过去就不曾存在过一样。


你们猜究竟这里头是什么内容会让我使用图链


(下一章)

评论 ( 141 )
热度 ( 356 )
  1. 留白克拉德美索 转载了此文字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