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德美索

我要从所有时代,从所有黑夜那里,夺回你

【盾冬】日蚀(6)黑白盾x冬,强强年下

双盾夺冬,放飞文慎入!

前文:(1)(2)(3)(4)(5)


“有什么话好好谈,不要再打起来,好吗?”在离开罗杰斯家之前,巴基这样叮嘱道,“我真没想到,你们兄弟俩明明小时候那么团结,长大了反而像两个抢苹果的幼稚鬼!”

 

“可能是因为我们小的时候,还没有意识到苹果正是伊甸园中令人类堕落的甜蜜禁果?”史提芬的语气十足暧昧,仿佛话里有话。

 

巴基一愣,总觉得史提芬像是在影射什么。他有点疑惑地向史提芬看去,却只看到他调皮地冲自己眨了眨眼睛,就像小时候冲他撒娇要糖果吃一样。

 

巴基不由得笑了笑,然后放下心来,觉得自己是想得太多了。

 

“那是蛇的引诱和人类欲望的罪孽,苹果本身没有错!”与此同时,史蒂夫不满地说道。

 

“够了够了……”巴基赶紧喊停,“我记得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叠苹果,绝对够吃,你们俩不用抢了。现在,我真的得走了——史蒂夫,不要再和你兄弟打架了,明天我们还要一起上班,OK?”

 

“晚安,巴基。”

 

“晚安,罗杰斯们。”

 

随着巴基砰地一声关上大门,两个罗杰斯之间的气氛再度紧张起来。

 

在沉默中对峙了一会儿之后,作为哥哥,史蒂夫终于开始先开了口:“听着,我们得谈谈。”

 

史提芬摊摊手:“当然,反正你已经把我当成罪犯了,就像警察审犯人那样对付我,没问题,好像我不会生气似的……”

 

“史提芬!”史蒂夫的声音抬高了,“我真的不知道你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巴基会不知道那张照片的存在?”

 

“因为对于他而言,那只像是一个梦,而他睡着了,什么都不会记得,我是偷拍的。”史提芬坦诚又没什么所谓地说道。

 

“噢?现在我倒是有点惊讶于你的坦白了。”史蒂夫讽刺道,但随即表情更加严肃,还带着一丝愠怒,“但你明白你这是犯罪行为吗?巴基看起来像是被你……被你给……”

 

“你想说什么,我的哥哥?”史提芬语气低沉,“你以为,是我给巴基下了药,然后诱奸了他?”

 

史蒂夫没有说话。他硕大的胸肌上下起伏,伴随着怒气灼灼的呼吸声,看向史提芬的眼神里写满了“难道不是吗”这句话。

 

史提芬淡定地看了史蒂夫许久,久到史蒂夫几乎再次失去了耐心。

 

“我没有,我发誓——给巴基下药的不是我,我解救了他,在一家gaybar……然后我带他去了宾馆。”终于,史提芬微微抬起下巴,大声说道。


他看起来正大光明,这令他的说辞就连史蒂夫这样的警局老油条都不会产生怀疑。


“而我们之间的任何事……不是我主动的,我只是配合。”

 

史蒂夫只感觉自己呼吸一窒。

 

“是巴基主动的?”他脱口而出,“为什么?他怎么会那样做?”

 

“我猜……”此时此刻,与他的哥哥勇敢对视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

 

史提芬眼神略有闪烁,但最终仍然平静了下来。

 

这样一来,他的说辞就显得更加“可靠”了。

 

“那天他被人下了药,情况很危险,史蒂夫,其实你该庆幸这件事正好被我撞见了,我救了你最好的朋友,不是吗?而做这件事的人,或许本该是你!你没有保护好你的朋友,我替你保护了他!”

 

“你说的没错,关于这一点,我是该庆幸。”史蒂夫眼神一黯,“但我从来都不知道他晚上会去那种地方……你是说……gaybar?他为什么要去那儿?我以为他和我一样在家休息而已!”

 

“为什么要去?天哪,史蒂夫,你真是太不了解你的好朋友了。”史提芬失笑道,“为什么?当然因为他其实是个同性恋了!”

 

史蒂夫瞠目结舌:“巴基真的是同性恋?可是……不……为什么我从来不知道这件事?不,这不可能……”

 

“为什么他要让你知道?”史提芬话锋一转,“他是不是同性恋,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是他的‘朋友’而已,又不是他的父母或者恋爱导师什么的!”

 

“我以为……我以为我们之间是透明的……我以为他会把他的感情生活和我分享……”史蒂夫看起来既惊愕又有点懊恼。

 

史提芬静静观察他的哥哥,发现在巴基这件事上,史蒂夫已经逐渐开始失去身为一个警员所必须具备的犀利、敏锐与冷静。

 

这很好,对于他即将要对史蒂夫说的话来说……这简直太棒了。

 

“听着,史蒂夫,巴基本该和你分享一切,但你认为……他究竟是为什么‘特意’没有告诉你这件事?”他尝试引诱史蒂夫,引诱他的思维,令他跳入他挖好的陷阱。

 

“如果是因为这件事他不便向你提起呢?如果是因为他的感情……恰好与你有关呢?”

 

史提芬知道,自己说出这番话的心态已经像一个恶魔了。

 

但他就是无法控制自己。

 

从小到大,他从未像此刻一般清晰地意识到过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并且非常明确,自己和目标之间最大的阻碍存在于哪里——那道天堑般的阻碍就站在他面前,这个和他拥有几乎一模一样外形的男人,这个在巴基眼中近乎于完美无瑕的偶像——他的亲哥哥。

 

而且,他甚至可以对神明发誓……他所说的话,竟然全都是实话。他只是……做了一点小小的心理引导而已。

 

“与我有关?你的意思是……”史蒂夫难以置信地瞪着史提芬。

 

“那天晚上,我救了他,带他去了宾馆。你知道吗,当巴基‘看清楚’守在他身边的人是我以后,他所表现出来的不仅仅被解救的安全感而已……可能是受药物和酒精的影响,他不仅感激,而且……情欲亢奋。但我发誓,那是因为他看清了我的容貌之后才……”

 

“不!”史蒂夫紧紧攥住了拳头,“不要继续说下去了。”

 

“史蒂夫,你知道的,巴基或许会因为酒精和药物而忘掉那个晚上发生过的事,但如果他本来就怀有那份感情呢?他会忘掉一夜情,却不会忘掉自己真正的感情。后来我确实有足足一年没有回过洛杉矶,这一年你自己应该比我更清楚,巴基有交往过任何人吗?男人,或是女人?”史提芬眯起眼睛,一边观察史蒂夫,一边继续引诱道,“如果他没有交往过任何人,也没有告诉过你任何关于他感情的事,你为什么不换个思路想一想——他不想告诉你,因为这件事对你而言太特别了,这令他羞于告诉你。”

 

“住嘴!”史蒂夫大喊一声,然后将自己的拳头狠狠砸向墙壁。

 

“至于这么愤怒吗?我亲爱的哥哥?”史提芬随手拿起一个苹果把玩,“其实你应该尝试去理解巴基,他不告诉你这些,恰恰是为了你好——他是特意为了你这个最好的朋友而隐忍了自己的感情,他牺牲这么多,你难道不该心怀感激吗?”

 

“我是对你愤怒!”史蒂夫猛地抬起头来,怒视史提芬,“既然你已经意识到了他的感情,你怎么可能还像个没事人一样?如果你不打算回应,你就不该碰他,你……”

 

“等等,谁告诉你我不打算回应?噢,天哪,我的哥哥,你真是全世界最迟钝的人。”史提芬忽然攥紧了手中的苹果,他盯着史蒂夫愤怒的蓝眼睛,一字一句告诉地对他说道,“我以为,当你发现那张照片时你就应该明白了,我怎么可能不爱巴基?不,我比世界上任何人都爱他。”

 

“你说什么?”史蒂夫只觉得他的脑子里嗡嗡作响。

 

“我说,我从小就爱上巴基了,我比全世界任何人都爱他——也包括你。”

 

史提芬将苹果凑到嘴边,脆生生咬下一口,然后冲史蒂夫笑了笑,转身上楼。

 

“晚安,我亲爱的哥哥。”他站在二楼自己卧室门口的阴影中对史蒂夫大声说道,“我永远不会让巴基伤心的,怎么样,替我们俩放心了吗?”

 

说罢,未等回答,他关上了卧室的门。

 

史蒂夫慢慢、慢慢地坐倒在客厅的椅子上。

 

椅背很硬很凉,但他毫无知觉。

 

他只觉得满心愤怒,无处发泄也毫无理由发泄的愤怒。

 

他不知道这份无法停歇的愤怒究竟是冲着谁的,是冲着隐瞒他感情的巴基?还是刚刚几乎得意洋洋告诉他一切的史提芬?

 

还是……冲着对这一切后知后觉的他自己?

 

如果巴基和史提芬是互相爱慕……如果巴基隐瞒着一切只是因为史提芬是他的亲弟弟……

 

他似乎可以理解的。他本该是可以理解的。

 

这就相当于,如果他从小就暗恋并最终有一天睡了巴基的妹妹,他也会害怕巴基会认为他是个混蛋,害怕巴基和他的友情因此而破裂,对吧?

 

可他仍然愤怒。

 

那份愤怒令他在客厅中枯坐了一夜,直至黎明的曙光重新将黑暗的客厅照亮,直至在他脑海中不安地奔跑了一夜的那个男主人公与平时一样按响了他的门铃。

 

史蒂夫带着浓烈的黑眼圈打开屋门,不出意外地看到了精神抖擞、穿着警官制服的巴基。

 

“嘿,史蒂夫~”巴基冲他愉快地打了招呼,然后看着他的脸色,又微微皱了皱眉,“噢,你看起来精神可不太好……真的没和史提芬打架吧?”

 

“史提芬,史提芬……为什么你总是把他挂在嘴边?每天陪伴你的人难道不是我吗?”史蒂夫因熬夜而迟缓地脑子中平白无故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当然,还好,他狠狠克制住了,并没有让这句蠢话突破他的嗓子眼。

 

史蒂夫直愣愣盯着巴基的脸瞧,此刻巴基正站在清晨的朝阳下,整个人被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光,看起来与平日里一样英俊又美好。

 

但史蒂夫忽然发现,他再也无法像过去那样,用自己最明亮无暇的目光去看待他最好的朋友了。

 

他看着巴基的脸,脑海中不断浮现出那张照片背后的故事——情欲令巴基的脸上泛起潮红,在昏黄的旅馆灯光下美得惊心动魄,而与巴基四肢纠缠温柔缱绻的,是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亲弟弟。


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逐渐被一层无法抵挡的阴影慢慢蒙蔽,直到整个大地一片黑暗……就好像……日蚀一样。

 

直到这时,史蒂夫才猛然意识到一件更可怕的事。

 

他的愤怒,他灼灼燃烧了一夜的,找不到源头又无处发泄的愤怒……或许是来源于,嫉妒。


(下一章)

评论 ( 169 )
热度 ( 434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