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日蚀(7)黑白盾x冬,强强年下

双盾夺冬,放飞文慎入!

前文:(1)(2)(3)(4)(5)(6)

 

史蒂夫和巴基都从属于洛杉矶警察局下的特别行动局特警队,也就是大名鼎鼎的SWAT。

 

与其他小队一样,史蒂夫的队伍也是由五名优秀的队员组成。小队队长是同时担任最危险的尖兵职责的自己;攻击组由容貌艳丽性格冷酷的警花娜塔莎和她忠诚的追求者克林特组成;爆破手是山姆·威尔逊,他和史蒂夫还有巴基是在警察学校就认识的老朋友了,为人非常可靠;而狙击手则是由在射击方面天赋异禀的巴基担任。

 

史蒂夫在警局渡过了无所事事又神情恍惚的一天,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盯着他的狙击手发呆。

 

娜塔莎来自俄罗斯,而巴基家有亲属是俄国人,因此他俄语还不错,与娜塔莎走得很是亲近。史蒂夫亲眼看到巴基和娜塔莎熟练地调情,又趁机调戏了吃醋的克林特,最后和山姆你来我往地斗了一天嘴。

 

其实所有人都发现了他们的队长今天状态不佳,但史蒂夫坚持自己只是没睡好罢了,因此大家也就没有多心。

 

就在安稳的一天即将结束、甚至全员都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走人时,史蒂夫接到了尼克·弗瑞局长的紧急电话。

 

这种时候肯定没好事,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活计,紧张地看向史蒂夫。

 

史蒂夫按下免提。

 

“出事了。”尼克·弗瑞开门见山地急匆匆说道,“一名持有12号口径霰弹枪的吸毒者在毒品加工厂劫持多名人质,谈判专家与其沟通失败,已经射杀一名警员。史蒂夫·罗杰斯,速速带你的小队赶赴现场!我会将地址发到你手机。”

 

史蒂夫和小队成员们面面相觑。

 

劫持多名人质并且谈判失败已经射杀一名警员,这是非常严重的事件了,确实需要SWAT出马了。

 

无需多言,五名成员飞速去更衣室为自己套上装备。巴基在穿防弹衣时,无意中发现史蒂夫将一个透明的、里面装着一些纸屑的小袋子塞进了自己的上衣口袋。

 

“什么宝贝犯罪证据需要随身携带?”巴基随口问道,“还被撕碎了,让我猜一猜——不会是你被哪个女孩子拒绝的情书吧?”

 

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谁知史蒂夫飞快地将口袋扣好,然后严肃地回答道:“这不关你的事,巴基!”

 

巴基愣了愣。

 

等史蒂夫转过身去,山姆凑过来,用口型询问巴基:“队长他怎么了?”

 

“谁知道呢,这两天一直如此……”巴基苦笑一声,“没准是被他弟弟气的吧?”

 

“他兄弟史提芬回来了?我记得队长以前以他为骄傲来着啊?”

 

“唉,那孩子长大了,总归是有点叛逆了……”巴基不由得摇摇头说道,“快别八卦了山姆!上车!咱们得出发了!”

 

诚然这个任务比较危险,但这并不是罗杰斯的小队第一次处理类似的严重事件,因此大家情绪都还好。在车上时,史蒂夫为大家展示尼克·弗瑞局长发来的毒品加工厂地形图和建筑物3D构图,一边粗略地安排任务。

 

毒品加工厂在市郊,随着防爆车向目标地点的飞速疾驰,史蒂夫迅速将大致任务安排完毕,而那些具体的合作细节一般需要现场用手势互相告知,因此在车上的大家再一次陷入短暂沉默。

 

“队长……恕我直言,你今天状态不太对。”娜塔莎忽然皱着眉头打破了沉默,“我不怀疑你的专业能力,但尖兵位置在最前方,需要极高的注意力和迅捷的反应速度,你今天的状态……我认为比较危险。”

 

“我没事。”史蒂夫固执地说道。

 

“或许我们可以换一下。”巴基犹豫着说道,“不然今天就由我来担任尖兵吧,克林特完全可以胜任狙击手位置,史蒂夫,或者你可以和娜塔莎一起在我后面做火力支……”

 

“我说了我没事!”史蒂夫神经质般大声打断了巴基还没说完的话。

 

巴基,以及其他三个人,全都被这样的史蒂夫吓了一跳——尽管隔着一层战术护目镜,巴基似乎都能感觉到史蒂夫看向他的目光在灼热燃烧。

 

“噢,好吧……如果你坚持……”巴基结结巴巴说道。

 

他的脸藏在面罩后面,但熟悉的低沉声线中也能听出一丝委屈与妥协。

 

“不……不。对不起,巴基,我……”看着巴基此刻的模样,史蒂夫忽然软下态度,他懊悔不已地道歉,“对不起,我的错……睡眠不足令我太焦躁了。但是我真的没事伙计们,请相信我能带你们成功完成这次任务。”

 

几个人不再多话,互相信任是一个SWAT小队最基本的素质要求。

 

在防爆车的呼啸声中,罗杰斯的SWAT小队终于到达现场。

 

尼克·弗瑞本人也在现场,他看着史蒂夫等人下车后立刻走了过来。

 

“目标要求用人质换取可卡因,我们肯定不能答应。”弗瑞用仅剩的那只独眼盯着史蒂夫等人说道,“他是用枪的高手,并且我们猜测他今天仍然吸食了过量的毒品,所以精神格外亢奋又没什么理智。已经有人牺牲了,罗杰斯,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

 

史蒂夫点点头,向目标所在的屋子看去。

 

这个毒品工厂前方是一大片空旷的院子,后方有一条小巷。警方已经将的各个出口和后方的巷口都封锁了起来。

 

除了后方小巷中四五十英尺开外的排气扇窗口,似乎并没有更适合狙击手埋伏的地方。巴基知道此刻时间金贵耽误不得,他亲昵地将手放到史蒂夫的肩膀上。

 

“有什么事就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好吗?”他对他低声说道,“你得记得,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陪你到最后。”

 

史蒂夫的心头猛地一动。

 

巴基用力捏了捏他的肩膀,然后转身绕路,向事先看好的埋伏点飞快进发。

 

不一会儿,耳麦里传来巴基混杂着电流的声音:“冬兵已就位。”

 

为了不向罪犯暴露身份,他们每个人的行头里都包括了护目镜和面罩,而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独特的代号。冬兵就是巴基的行动代称。

 

在弗瑞的指示下,谈判专家换了个位置。他走到代号冬兵的狙击手已经埋伏好的视角最佳的厂房后方,要求目标在那里进行第二次谈判。

 

而在谈判专家吸引目标注意力的时候,史蒂夫等人已经从空地上向工厂进发。

 

但万万没想到的情形发生了,这名目标在与谈判专家的对话说到一半时,忽然单方面停止对话,并用霰弹枪抵着一名女人质的头部转身向屋外走去。

 

那可怜的女人看起来吓坏了,却连尖叫声都不敢发出。

 

目标飞快地踹开大门,由于事发突然,史蒂夫等人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掩护自己了。

 

暴露在空旷院子中的SWAT成员严重刺激了目标刚刚吸食过毒品的大脑,他立刻将霰弹枪的枪口对准了最前面的史蒂夫·罗杰斯。

 

“准许开枪!”弗瑞飞快地对冬兵说道。

 

他已经不能承受失去更多的警员了。

 

尽管这个视角非常差,但事关史蒂夫的安危,巴基没时间考虑了。几乎就在弗瑞开口的同时——弗瑞甚至怀疑他根本就不是等到他的准许才扳动的扳机——他开枪了。

 

子弹直接击穿了目标的大动脉。但目标在倒地之后、临死之前,仍然向奔去解救人质的史蒂夫的方向开出了两枪。

 

一枪击中史蒂夫的胸口,一枪击中了史蒂夫头顶上方的广告牌。

 

史蒂夫应声倒下,随后而来的广告牌重重砸到了他的头盔上。

 

人群一哄而上。

 

巴基从瞄准镜中看到了所有一切细节。

 

一瞬间,巴基感觉自己的天都塌了下来。

 

他疯了一般地从埋伏点跑回来时,现场已经一团糟。已经傍晚了,天色开始擦黑,人质们全都吓坏了,救护车闪烁着令人心烦的彩色光芒,巴基不顾一切地摘下护目镜和面具,在一片混乱中用力拨开所有挡路的人,疯狂寻找史蒂夫·罗杰斯的身影。

 

“巴基!巴基!”一只手用力拽住了他的胳膊,“冷静一点!”

 

巴基猛地回头,看到了穿着特警队战服却仍然身姿曼妙的娜塔莎。

 

“别害怕,史蒂夫他没事。”娜塔莎难得温柔地安抚道,“跟我来……”

 

“天哪……谢天谢地……”巴基心中一宽,然后感到一阵虚脱与眩晕。

 

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浑身虚汗淋漓。

 

在一架救护车的担架上,他看到了闭着眼睛安静躺在那儿的史蒂夫。

 

“他怎么了?”他问旁边的护士,同时又再次紧张起来。

 

“没大事,子弹打中的是防弹衣,是广告牌砸下来导致了脑震荡,可能需要卧床休息并且观察几天。”护士回答。

 

史蒂夫仍然穿着作战服,子弹轻松射穿了表层的布料,却被里层的防弹衣成功拦截。尽管仍然会很疼或许还会留下淤青,但这总比被子弹射中血肉之躯要强太多了。

 

巴基情不自禁去抚摸史蒂夫作战服胸口那道弹痕——那一片的衣料都烧焦了,而缝制在一旁的衣兜也破损严重,巴基轻微地拨弄,就令一个小袋子从衣兜里掉落出来。

 

“嘿,我们要开车去医院了,你得下去了,小伙子。”护士提醒他,“我理解你对战友的关心,但恐怕你们得自己驾车去医院看他。”

 

“噢……好的……我明白,谢谢你。”

 

巴基一面说着,一面偷偷将那个小袋子攥在了手里。

 

他跳下车,然后看着史蒂夫安静地躺在车里,护士从里面关上后门,救护车尖叫着扬长而去。

 

直到午夜时分,巴基才如鬼魅一般出现在医院中。

 

他拿出特战队员作战时的身手躲过了查房的护士,猫腰钻进了史蒂夫的病房。

 

不愧是尼克·弗瑞局长的心头爱将,他竟然给史蒂夫弄了间单人病房!

 

但这也方便了巴基的行动。

 

巴基坐在史蒂夫床头,难掩心中的激荡之情。

 

但史蒂夫仍然在睡觉,由于毕竟是头部受伤,尽管激动异常,但巴基仍然没有叫醒他。

 

这或许是巴基熬过的最难以忍耐的漫长夜晚。

 

凌晨3点多,史蒂夫终于醒了过来。

 

还好,大约是小时候身体病弱时早就习惯了巴基的陪床,在借着月色看到巴基安静坐在他床头的身影时,史蒂夫并没有被吓得再一次晕过去。

 

“嘿,哥们儿……”他有点虚弱地说道,然后立刻想爬起来,但紧跟着就一阵眩晕。

 

“快躺下……你的脑震荡还需要静养。”巴基赶紧扶住史蒂夫慢慢半躺下,心疼地看着他忍受着头晕目眩的痛苦发出一阵干呕。

 

过了一会儿,史蒂夫可算是缓了过来。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巴基?”他直截了当地问道。

 

“不,没什么,我只是……只是来看看你。”巴基有点不自然地说道。

 

他知道,史蒂夫已经看破他了——他的确是有事而来。

 

而且是几乎令他一秒钟也不想再忍耐下去的要事。

 

但史蒂夫此刻的情况……他实在有点不敢再刺激到他的脑子。

 

“不,巴基……你有情况。”史蒂夫盯着他,犀利地说道,“有事直说吧,我撑得住。”

 

巴基不由得一阵懊恼——他真的不想因为自己而耽误史蒂夫的身体,但此时此刻,自己显然已经被史蒂夫完全看穿了。

 

但同时,他心头又涌上一阵异样的甜蜜。

 

这就是他和史蒂夫的关系,对吗?他们从小互相陪伴长大,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他们更了解彼此的人……无论是巴基还是史蒂夫,他们谁都不会否认,他们彼此心意相通,是最好的朋友,最佳搭档,是灵魂伴侣。

 

而且……

 

“好吧……”巴基回答道。

 

难得的,他看起来竟然有那么一点羞涩。

 

巴基很少露出这种神色,这令史蒂夫好奇极了——但紧跟着,他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快要停滞了。

 

他眼睁睁看着巴基从兜里掏出一张已经被透明胶带重新黏合复原的照片。

 

“那是……”

 

“是我从你被子弹射破损的上衣兜里找到的……”巴基几乎都不敢看史蒂夫的眼睛了,他摩挲着那张照片,低声说道,“史蒂夫,我没想到你……”

 

史蒂夫紧紧咬牙,重重地大口呼吸了几声之后,才勉强冷静地问道:“对于那天晚上,你……还记得多少?”

 

巴基仍然没有抬头,他还在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自己那张“床照”,因此并没有窥见史蒂夫的神态有多么不对劲。

 

“其实我几乎全都不记得了……”他仍然低着头说道,“我只是恍惚之中像是梦见我和一个人……可是当我醒来,我身边没有任何人。我曾以为,那只是我的幻觉,只是一个梦……我不知道那是你,史蒂夫,我不知道那真的是你……”

 

巴基抬起头来,甜蜜地看向史蒂夫。

 

但紧跟着,他立刻察觉到了情况不对。

 

史蒂夫眼神中满是痛苦与纠结,眉头深刻地皱着,嘴唇苍白发抖。

 

巴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对不起……”他立刻说道,并试图将那张照片塞回兜里去,“对不起,我误会了……我看见你带着这张照片,就以为是你……其实不是你,对吗?那他是谁?还是说,其实确实没有谁,我真的只是做了个梦……可是……这张照片是谁拍的……”

 

“巴基!”史蒂夫忽然抓住了他此刻有些颤抖的手腕。

 

史蒂夫攥他的力气太大了,巴基手腕上周围的皮肤都隐隐泛白。

 

“不,史蒂夫,我得走了。”巴基慌乱地挣开史蒂夫的大手,起身说道,“你好好养脑袋,就当我没来过……但是这张照片我……我得带走。对不起史蒂夫,这只是个误会,这和你无关,我自己能处理好……”

 

“不,巴基,听我说!”史蒂夫再次抓住他的手。

 

这一次不是手腕,是手指。

 

为了防止巴基就这么逃走,史蒂夫将自己的手指插进巴基的手指中,于是他们变成了十指相扣。

 

巴基的心脏再一次剧烈跳动起来,他非常清楚自己究竟在期望着什么——他渴望这个人或许已经十年之久,他几乎都能听到自己血管中的血液为了这一刻汩汩奔流的声音。

 

但紧跟着,史蒂夫口中说出的话,不仅将他心底对史蒂夫的全部野望一举灭绝,还令他原本明镜般透亮的心头蒙上了几乎无法撕裂的阴影——就好像是一场永远不会再结束的日蚀一样。

 

他听到史蒂夫一字一句艰难地对他说道:“不是我……是史提芬。”


(下一章)

评论 ( 150 )
热度 ( 308 )
  1. 留白克拉德美索 转载了此文字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