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德美索

我要从所有时代,从所有黑夜那里,夺回你

【盾冬】Yes Sir · 1(白发盾,特种兵AU)

长官盾 x 新兵巴基

我只会在一个地方服从命令——你的床上。

(原始脑洞是 @不肆穹 的,我是负责接盘的)


海蓝底色,黄金纹路,一只海鹰左右爪分别抓着枪支与三叉戟,展开双翼绕在船锚之上,而这些元素背后迎风飘扬着星条旗——这就是全世界最优秀的特种反恐部队“DEVGRU(海豹六队)”的独特徽章。

 

徽章被悬挂在一扇紧紧关闭的大门前,除此之外,这扇门的上方还单独悬挂了一面国旗,看起来令人肃然起敬。

 

一个烟圈徐徐飘过,精准地套向那枚精致的徽章,然后撞在门面上彻底消散。

 

“Yes!”吐烟圈的人握了握拳,满意地自言自语,“十环!”

 

正在这时,尼克·弗瑞中校刚刚踏上这层楼梯。

 

“巴基·巴恩斯中士!你竟敢在这里抽烟?!”弗瑞教官用仅剩的那只独眼怒气冲冲地瞪向吐烟圈的人,“而且!不准坐在窗台上!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指尖还夹着烟嘴的年轻人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地回答:“当然知道啊,不就是您约我来的吗……但您看,这里不但没有禁烟标识——甚至窗台上还正好有一个烟灰缸。”

 

“那也不代表你小子有资格在这里抽烟!”弗瑞简直要气急败坏了,一时之间没能控制住音量,怒吼声在原本安静的走廊中回荡。

 

忽然,从那扇令人肃然起敬的门的把手处传来“咔嚓”一声,紧接着,大门被打开了,一把中气十足的声音从门内传来:“先进来再慢慢吵?不然我都欣赏不到弗瑞中校的脸色了。另外,那个年轻的浑小子,你先把烟熄了。”

 

弗瑞中校和“年轻的浑小子”面面相觑。

 

里面的人并没有出来,从脚步声听起来,他只是为两个人打开了门,然后又折返。

 

巴基不由自主从窗台跳了下来,想了想,最终还是在弗瑞的瞪视下,将烟头按灭在了窗台烟灰缸。

 

弗瑞迅速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穿着军装的仪容,然后又一次瞪着巴基,飞快地低声说道:“把你的领口扣好!在罗杰斯上校面前你最好放尊重点!”

 

巴基低头看了一眼大敞着的领子,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放轻松,中校,没准那老头儿就喜欢这么英俊不羁的新兵呢?”

 

说罢,他不顾在他身后气得吹胡子瞪眼的弗瑞中校,大摇大摆地迈进了上校办公室。

 

罗杰斯上校现年56岁,霜发如雪,皮肤上更是早已爬上了条条皱纹,但神奇的是,脸上那些皱纹不仅丝毫没有折损他令人惊叹的英俊,反而平添了一股成熟睿智的气质。

 

那是岁月流逝与历经无数次枪林弹雨的生死任务所带与他的赠礼,是二三十岁的毛头小子们难以拥有的独特魅力。

 

本以为会见到一个腆着大肚子满脸红润的酒囊饭袋,却万万没有想到,那张巨大精致的办公桌后方坐着的上校竟然是这副模样——这令一向机灵的巴恩斯中士都不由得微微一愣。

 

尼克·弗瑞率先敬了个军礼,又瞪着身边竟然在意外发呆的巴基干咳了一声。

 

年轻人像是刚刚才反应过来似的,下意识地跟着弗瑞敬了个礼。

 

史蒂夫·罗杰斯上校不动声色地看了弗瑞一眼,又将目光挪到这位看起来有点吊儿郎当的年轻人身上。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家伙?”他开口道。

“正是他。”弗瑞回答。

 

罗杰斯上校盯着巴恩斯中士,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后把目光落在他大敞的领口。

 

不知道为什么,这道明明很正直的目光,却令巴基感觉到自己裸露在外的那片胸口略微有些发烫。

 

他还没来得及细想,却听到罗杰斯上校低沉地笑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来,缓缓走到了巴基面前。

 

巴基这才注意到,这个他原本想象中的“罗杰斯老头儿”竟然比自己的个子还高大,而且很显然,年龄并没有令他失去多少肌肉——甚至于,大约是来源于得天独厚的倒三角体型,他看起来几乎比巴基自己还要壮实一点。

 

这个发现令一贯无所畏惧的巴基顿时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

 

史蒂夫·罗杰斯的目光盯着巴基,却对弗瑞说道:“真没想到,你们绿队也有今天——竟然会被一个毛头小子搅得天翻地覆。”

 

尼克·弗瑞中校在一旁尴尬地笑了笑。

 

海军特种作战研究大队,简称DEVGRU,又称为海豹六队。

 

与其他海豹突击队的分队所不同,海豹六队是一支特别的队伍,由美军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管辖,主要职责是海外的反恐行动,因此,这里只收编精英中的精英,可以称得上是全世界最为精锐的特种反恐部队也不为过。

 

海豹六队编制有自己的6个中队,分别以红、蓝、金、银、灰、黑六种颜色命名,其中红、蓝、金、银四支部队负责最为艰巨的前线作战,灰队负责载具输送,黑队则负责情报侦察。

 

而罗杰斯上校口中的绿队,则是海豹六队的新兵选拔训练部队,目前的负责人是拥有中校军衔的尼克·弗瑞。

 

此时此刻,史蒂夫·罗杰斯虽然表面不动声色,但其实内心中对眼前这个毛毛躁躁的小伙子充满了好奇——身为新兵选拔部队的绿队,训练和管教一向严苛得会令最勇敢坚强的小伙子都恨不得哭天抹泪,天知道眼前这个巴恩斯中士是怎么做到不仅自己没哭,反而还差点把他们的总教官尼克·弗瑞气哭的?

 

某种程度上将简直是个天才,罗杰斯心想。

 

于是,完全逾越了两人之间军衔与地位之间的遥远距离,抱着一丝逗弄与试探的心态,罗杰斯向眼前这个小伙子友好地伸出了一只手。

 

“你好啊新兵,我是海军特种作战研究大队的总队长,史蒂夫·罗杰斯。”

 

巴基直愣愣地看着伸在他面前的那只右手。

 

按理说他不该握上去——对这样的上级,还是应该还以军礼才对吧?

 

但是……他巴恩斯中士是什么人?让他守规矩?那还是别扯淡了!

 

一股恶作剧的念头油然而生。

 

在弗瑞惊讶的目光下,巴基大胆地握上罗杰斯上校的手指,并且像调情一般,轻轻地、恶意地捏了捏。

 

果不其然,罗杰斯上校脸上的微笑凝固了一秒。

 

“你好啊长官。”巴基故意露出了一个甜蜜得过分的笑容,又舔了舔嘴唇说道,“我叫巴基·巴恩斯,本来嘛是绿队的新兵……当然,今天过后,我就不一定在哪个队伍了——搞不好压根就不在这里了也说不定。”

 

你说得没错,史蒂夫心想。

 

这样恶劣的、对上级毫无敬畏之心的新兵?也难怪弗瑞搞不定他!

 

按照惯例的话,这种不服管教的毛头小子应该直接被开除掉才对!真是难为一向严苛的尼克·弗瑞竟然将他留到毕业才处置了。

 

史蒂夫不再伪装亲切友好,他收回笑容,并轻轻抽回了手。

 

巴基见状,眨眨眼睛,然后动作挺明显地用刚刚握过手的手掌擦了擦自己的裤线——像是在嫌弃长官放低身段的亲切握手,像是刚才他刻意的调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似的。

 

“……这个臭小子!”史蒂夫心中暗暗骂道。

 

“他成绩如何?”史蒂夫转头去问弗瑞。

 

“所有项目都是优秀。”弗瑞无奈地答道,“不然我怎么可能把他留到最后?”

 

“优秀?不不,您简直是在打我的脸!”巴基扬起眉毛不怎么礼貌地插话,“我明明是过于优秀了才对——罗杰斯上校,很遗憾我只能拿到优秀,而那只是因为贵新兵训练队的成绩上限只有优秀而已。”

 

史蒂夫冷哼一声,重新看向这个大大咧咧、桀骜不驯的年轻人。

 

“哦?你的意思是,你觉得你值得更好的?”

 

“我当然值得,长官。”

 

“所以你认为你是绿队中最优秀的毕业生吗?”

 

“毋庸置疑,长官。”

 

“那好吧,就如你所愿。”史蒂夫返回办公桌前坐下,从抽屉里抽出一叠文件丢到桌上翻了翻,又从中抽出特别的一张。

 

那是巴恩斯中士在绿队的毕业成绩单——巴基·巴恩斯,中士军衔,出生于布鲁克林,成绩确实优异得晃眼。

 

成绩单左侧附着他的两寸照片——照片里的年轻人很漂亮,在纸面上自信又张扬地微笑着。

 

但这倒是并不如他本人更令人赏心悦目,史蒂夫暗自心想。

 

短暂地思考了一会儿,史蒂夫拿起钢笔,一边假意在巴基的资料上勾画了几笔,一边抬头说道,“正巧,黑队的皮尔斯中校两天前向我申请要本届绿队最优秀的毕业生——要么,你就去跟着皮尔斯吧!”

 

没想到,巴基顿时脸色大变。

 

弗瑞皱了皱眉,刚要说话,就看到罗杰斯上校悄悄冲他做了个手势。

 

毕竟是曾经合作多年的战友,弗瑞立刻会意,重新闭上嘴巴。

 

“不行!”巴基脱口而出,“我……我不想去黑队。”

 

罗杰斯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为什么不想去?黑队不仅会做侦察任务,有时候甚至会干点儿黑活儿。你这样的人不正是想找点刺激吗?黑队最适合你。”

 

巴基咬咬牙,攥拳说道:“可是皮尔斯不是要最优秀的吗?我可不是。”

 

“你不是?你刚才明明说你是。”

 

“我不是,好吧,我承认,其实我作弊了,我只是第二优秀,第一优秀的是布洛克·朗姆洛,不如让那个混蛋去跟着皮尔斯鬼混吧……”巴基明显是在说谎,而且他看起来甚至有点气急败坏了,说起话来已经口不择言。

 

“这是什么措辞?你说你的同学是混蛋?还说跟着皮尔斯中校是鬼混?”史蒂夫有点诧异地看了弗瑞一眼,又看回巴基脸上,“你对皮尔斯中校可是一点尊重都没有啊,我可以为此而体罚你,你知道吗?”

 

“怎么体罚我都可以,甚至开除我都可以!”巴基大声回答,“但我不会去黑队的!没有人可以强迫我这么干!”

 

史蒂夫严肃地盯着巴基——这样公然的违抗军令,似乎自己无论如何都应该直接将他开除才对,反正他本来看起来也非常不服管教,怕是就算能进入了海豹六队的任何一个队伍,都将会是一名很难领导的新人。

 

他摇摇头,落下笔,几乎就要在这个年轻人的资料上画上一个叉。

 

弗瑞似乎看出了他的意图,有点紧张地开口道:“罗杰斯上校,巴恩斯中士他……”

 

“你先出去吧,弗瑞中校。”最终,盯着那列无可挑剔的成绩表,史蒂夫叹了口气丢下了钢笔,抬头说道,“我来和他单独聊聊。”

 

弗瑞看起来有点担心,但最终还是离开了,并为他们关好了办公室大门。

 

只剩下史蒂夫和巴基两个人了,这使得整个屋子的气氛忽然紧张了起来。


就算是巴基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长官带给了他从未有过的压迫感。他不由得咬咬牙,目光变得躲闪起来。

 

“弗瑞中校之所以没直接开除你,而是把你交给了我来处置,归根结底是因为他太惜才爱才。”史蒂夫面无表情地教训眼前的年轻人,“你的各项成绩的确很难得,但你也有点太过分了。”

 

巴基咬住下唇,没有说话。

 

“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到底为什么不愿意去黑队?给我一个恰当的理由,我就考虑不开除你。”

 

沉默了许久,巴基才终于抬起了头。

 

“皮尔斯那个老东西……”他开口抱怨道。

 

“是皮尔斯中校!”史蒂夫严肃地指正他。

 

“那老东西是个同性恋!”像是忍耐许久终于彻底爆发出来一般,巴基勇敢地瞪着他的上级大声说道。

 

史蒂夫明显地愣了愣。

 

“他是同性恋?那我倒是不知道……”他微微皱了皱眉,“你歧视同性恋?”

 

“当然不!我自己……”

 

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巴基忽然猛地闭上了嘴巴。

 

“嗯?”史蒂夫试图追问下去,他用目光催促这个新兵继续解释。

 

但巴基就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再也不多说一个字。

 

史蒂夫一边盯着他的此刻愤怒的漂亮脸蛋,一边在脑子里分析着他暂时透露的只言片语。

 

虽然自从皮尔斯掌权黑队之后,黑队的名声越来越差,但他确实从来都没听说过皮尔斯是同性恋。

 

那么……眼前这个外形条件过于耀眼的年轻人是怎么知道的,似乎就不言而喻了——他可能曾经对他做过只有同性恋才会做的事。

 

史蒂夫不由得深深皱起眉毛——军营性骚扰,这可是一件大事。

 

但眼前,他还有别的事要处理。

 

“好吧。”他转了转钢笔,说道,“那么你说吧,除去黑队,你想去谁的队伍?但是说实话,我不认为任何一个队伍的长官能够忍受得了你的作态,巴恩斯中士——恕我直言,你也太顽劣了点!海豹六队的任务都是在最危险的战场,你这样的新人是没有哪位长官敢带的!”

 

“怎么没有?”巴基重新抬起头,目光直直地迎向史蒂夫·罗杰斯。

 

“谁?”

 

“你!”

 

(下一章)

评论 ( 110 )
热度 ( 801 )
  1. 有污的地方就有糖克拉德美索 转载了此文字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