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德美索

我要从所有时代,从所有黑夜那里,夺回你

【盾冬】Yes Sir • 3(白发盾,特种兵AU)

长官盾x新兵巴基

我只会在一个地方服从命令——你的床上。

前文:(1)(2)


巴基本以为,他会在这栋“欧欣那海洋度假酒店”中看到庄严肃穆的装饰风格和军纪严明的未来队友们。

 

然而……

 

从外表看,它是一个“被伪装成度假酒店的”军事驻地没错,但从内部看……显然,它仍然伪装得很好。

 

“说真的,这里真的是军事禁区?”巴基跟着史蒂夫走在铺着地毯的走廊上,一路左顾右盼,终于忍不住说道,“老头儿,其实你是不是一直在利用职权谋取纳税人的钱过这腐败的生活?”

 

史蒂夫简直哭笑不得,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脚步教训巴基。他一路径直走到了一间隔着墙听起来仍然十分喧哗的房间门口,然后轻轻推开了门。

 

“队长回来了!”一个声音响起。

 

其实在这样一片喧嚣声中,这个音量应该并不明显才对。

 

但几乎就只在一瞬间,房间内的几名刚刚还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各自东倒西歪在沙发上、吧台前、甚至钢琴架上的大兵,立刻丢下手中所有娱乐活动,整齐划一地立定站好。

 

巴基不由得有些惊讶——既是为了这件“起居室”中酒吧一般张扬放肆的布局和如此惬意的休假生活,也是为了这些大兵惊人的集合速度。

 

“不必紧张,暂时没有任务下达。”史蒂夫面带微笑地做了个安抚的手势,然后侧身指向身边的年轻人,“只是今天,咆哮突击队迎来了一个新的伙伴——巴基·巴恩斯中士!”

 

咆哮突击队非常特别,已经几年不曾纳新了,上一个进队的山姆·威尔逊都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因此,一刹那间,几双瞳色各异的眼睛齐刷刷看向史蒂夫身旁的巴基。

 

巴基也同样在肆无忌惮地挨个打量着他们,丝毫不收敛的目光不甚礼貌。

 

一般来说,海豹突击队的各个小分队会以12人为一组进行行动,但史蒂夫·罗杰斯的“咆哮突击队”却是连他自己算在内也只有7个人——当然,现在又加上了巴基,但那也不过只有区区8个人而已。

 

本来在这种时候,被长官如此隆重地引荐给未来的队友,新兵通常应该会赶紧主动自我介绍才对。

 

但巴恩斯中士显然什么都没打算做。他就那样沉默地用他那双浅绿色的大眼睛盯着众人,像是只要知道他一个名字就足以,多说一个字母都是浪费一般。

 

而他未来的同伴们显然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忤逆的新兵,不由得一个个面面相觑。

 

史蒂夫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巴基。

 

唉,这个不懂规矩的臭小子!他暗暗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巴恩斯中士?为你的未来战友们介绍一下你自己!”他清了清嗓子,将手放到巴基的腰部,轻轻向前推了一把。

 

谁知,他的手刚刚贴到巴基的腰带,这小子就如同一只炸毛的猫一般跳了起来。

 

“别随便碰我!”他怒吼一声,丢下行囊,动作夸张地闪到了一边,转过身来气冲冲地看向他的长官。

 

史蒂夫顿时面色一沉。

 

那六名人高马大的老队员见到史蒂夫这种神色,大气都不敢出,刚刚还欢乐一片的起居室瞬间陷入了令人尴尬的沉默之中。

 

但只在一瞬间,巴基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反应过度。

 

他知道,自己刚才突如其来的表现,看起来太像是患有躁郁症之类的心理障碍性疾病了——但患有这种疾病的人是不可以进入海豹突击队的,更何谈能够加入罗杰斯上校手下这种国家机密性质的小分队?

 

巴基有些懊恼地低下了头,攥紧双拳,咬住下唇,目光在地毯上游移不定。

 

他想,他是应该主动开口认错的。

 

但他的牙齿不允许。

 

他的虎牙都快将嘴唇咬破了,可他就是不肯从嗓子眼里发出一丁点悔过的声音。

 

他知道,罗杰斯上校一直在看他,观察他。

 

那道带着审视的灼热目光,以及其他6名咆哮突击队正式成员的探究目光此刻一同落在了他身上,而这一切令他更加不自在了。

 

像是有千万重的压力具象成钢铁墙壁从四面八方向他挤压过来一般,巴基忽然觉得自己心跳过速,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他的头眩晕起来,眼前一阵阵发黑,几乎快要站不住了——甚至,他的眼圈恐怕都已经红了起来。

 

“该死的,我还是会被这老头儿开除的吧……”巴基乱七八糟地心想,“什么样的长官能够容忍我这样的人?”

 

但紧接着,一只温暖的大手,沉甸甸地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巴基不由得愣了愣——但这一次,他没有再反应过度地躲开。

 

“跟我走吧。”史蒂夫·罗杰斯沉稳的声音传到他的耳朵里,“我带你去房间安置。”

 

一步步在前方带路迈向二楼的台阶时,史蒂夫其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纵容巴恩斯中士——要知道,但凡换做是其他任何一个患有躁郁症却向上级隐瞒自身精神状况的大兵,他大约都会毫不犹豫地立刻开除并追究责任。

 

但这个巴恩斯中士……就在刚刚他发作后的几秒钟之内,他忽然就从一只前一秒还张牙舞爪的野猫,瞬间转化为了一条倔强的小可怜虫。

 

尽管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史蒂夫知道,在那一刻,当他看到这个姓巴恩斯的年轻人咬着嘴唇倔强地站在地毯上不知所措时,他忽然就……心软了。

 

心软——天知道,这种心情他已经多少年没有经历过了?

 

此刻正紧紧跟着他沉默上楼的巴基·巴恩斯中士,从见到他的第一面起,史蒂夫就感知到了他的特别——顽劣无礼和楚楚可怜这两种毫不相干的气质匪夷所思地在巴恩斯身上完美融合,这简直令人抓狂!

 

他总是能令史蒂夫的情绪颠三倒四的交错——仿佛前一秒还在恼火至极地心想,该死的,我真该把这臭小子一脚踹出去,但后一秒,他就会不仅想摸着那颗棕色脑袋好好安抚一下,甚至想往他嘴里塞块糖。

 

他在内心中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推开二楼走廊尽头的房门,转身对这只可怜兮兮的野猫说道,“到了,进去吧。”

 

巴基沉默不语地拎着行李走了进去。

 

房间不算小,但整体风格终于体现出了军人的做派——整洁大气,布局非常简单,两张单人床被一张书桌隔开,对面是储物柜和大衣衣架,侧手自带一间小小的浴室。

 

巴基的目光在衣架上定了定,然后,他拎着行李原样退出了房间。

 

“我不住这里。”他低声说道。

 

“别得寸进尺,小子!”史蒂夫试图压抑住自己猛然窜起的怒火,“之前在外面答应过我什么来着?你的身体、灵魂乃至性命已经统统属于我了!而现在,你竟然连你长官最基本的命令都不能服从?”

 

巴基脸上立刻又出现了那种搅得史蒂夫心神不宁的、既倔强又委屈的神色。

 

“别再对我摆出那副模样装可怜!”史蒂夫忽然就有点忍无可忍了,而这句脱口而出的话与其说是在吼巴基,倒不如说是在吼他自己。

 

若在平时,他的脾气大约不会有这么差。但今天,仅仅就从起居室一路走来的短短几分钟之内,他已经被自己对巴恩斯中士本不该产生的心软折磨够了——对一名手下不服从命令的士兵心软和纵容?这明明是身为一名合格长官的大忌!

 

巴基脸上瞬间浮现出诧异之色:“装可怜?我没有……”

 

“够了!闭嘴!”史蒂夫有点暴躁地说道,然后重新指向房间内,“给我滚进去,把你的东西安置好!你必须住在这里,不容反驳,我对你已经够能容忍的了!”

 

“可这是你的房间!”巴基不甘示弱地大声说道,“我不想和你住一间!”

 

“你怎么知道是我的房间?”

 

“我看到你的制服外套了!就挂在门口的衣架上!”巴基恼怒地说道,“抓箭矢的海鹰,这么特别的肩章图案,别告诉我你这栋‘豪华度假酒店’里还有另外一个上校?”

 

“很好,真难得发现了你的一个优点——观察入微。”史蒂夫略带讽刺地说道,“但很遗憾,别的房间都住满了,咆哮突击队通通是两人间,你要么接受条件做我的室友,要么立刻滚蛋!”

 

巴基不说话了,但他仍然立在史蒂夫的房间门口不肯进去。他皱眉低着头,像是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一般。

 

史蒂夫斟酌了一会儿,忽然一声冷哼:“天哪,巴恩斯,你不会是以为,我会利用职务之便对你做点什么吧?”

 

巴基猛地抬起了头。

 

惊愕与羞辱之色浮现在他浅色的瞳孔中,他不顾一切地吼道:“我没有这样想!”

 

“那最好。”史蒂夫不再理他,率先走进房间,粗暴地拉开书桌前的凳子,一屁股坐下。

 

他双手抱怀,低沉严肃地看着门外的巴恩斯中士说道:“现在,我以你长官的身份命令你!进来!”

 

巴基走了进来,却并不是听话顺从的姿态——像是为了发泄史蒂夫对他的羞辱,他将行李重重甩到了那张闲置的床上,发出一声巨响。

 

这一次,史蒂夫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是有点好笑地看着他。

 

对这样脾气坏又自负的叛逆小子,激将法果然百发百中,显然就连眼前这个脾气古怪的小恶魔也不能免俗。

 

“听话就好,小男孩,你最好识趣点——其实我不常住在这里,更不可能对你产生什么奇怪的兴趣,而你对我,只能有绝对的服从与信任。”

 

又是“小男孩”!巴基再一次被激怒了——天知道他多么讨厌这个轻蔑的称呼!

 

“当然,我当然相信我的长官了。”他故意将目光飞快划过史蒂夫的腰腿之间,然后迎视着史蒂夫,露出恶劣的笑容,“说不准你这老头儿早就已经没有那个功能了呢,我有什么好怕的?”

 

可惜的是,姜还是老的辣,他的长官看起来并没有被他的反激将法所激怒半分。

 

看着他挑衅的模样,史蒂夫只是淡定地回答:“我还有没有某个功能,就不劳你小子操心了。现在,我要去处理公务了,今天是假期没有训练项目,你放好东西就自便吧,至于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自己下楼去咨询你的队友们去。”

 

说罢,他最后扫了巴基一眼,站起来径直出了房间。

 

 

接下来的一整天,史蒂夫都在海豹六队的办公大楼中渡过。

 

今天,他看那些本就烦人的公务文件更加心浮气躁,甚至于尼克·弗瑞来找他交接文件时,敲了三次门他才听到。

 

“你怎么了?”弗瑞一眼就看出史蒂夫的状态不对,开玩笑道,“不会是被巴恩斯那个小恶魔气得吧?”

 

史蒂夫讪笑一声,轻轻摇摇头:“你自己带出来的臭小子,如今倒好意思嘲笑起我来了?信不信我把他退给你?”

 

“那可不行!”尼克·弗瑞装出大惊失色状,“好不容易丢出去的,我可再也不想管教那小子了!”

 

又胡扯了几句,弗瑞正准备告辞,脚都踏出罗杰斯上校的办公室大门一半了,忽然又被叫住。

 

“等等!问你个事。”

 

“怎么?”尼克·弗瑞收回脚步。

 

“那个巴基……我是说巴恩斯中士,你知道他曾经经历过什么特别的事吗?”

 

“说实话,不太清楚。”弗瑞犹疑地答道,“怎么了,不会吧?他才刚去你那儿就给你闯祸了?”

 

“那倒还没有……”史蒂夫沉吟着,“只是我觉得他可能……偶尔会有点反应过激的情况。”

 

弗瑞仔细地想了想,才回答道:“在新兵营的时候,那小子虽然脾气又凶又怪,但真正相处起来倒是并不招人讨厌。唉,他是孤儿嘛,缺乏安全感倒也正常。”

 

史蒂夫微微一愣:“原来如此。”

 

 

这一天,史蒂夫又工作到很晚。

 

史蒂夫·罗杰斯没有家庭,他的办公室隔间中就放着行军床,通常情况下,如果耗到这个时间,他会选择就在行军床上凑合一宿。

 

但今天,他格外想回去咆哮突击队的地盘。

 

迎着夜色,史蒂夫匆匆赶到“欧欣那海洋度假酒店”门口,刚走进院子就皱起了眉毛。

 

他手下的大兵们平时就算再自由放纵,也保持着良好的作息,因此这个时间段,酒店中早应该是一片漆黑了。但今天不同,二楼最右边的那个房间竟然还亮着台灯昏黄的光。

 

而那正是他自己的房间。

 

巴恩斯这臭小子,这个点还不睡觉?难怪白天会赖床!这个鬼样子到底是怎么混进海豹六队的新兵营的?

 

带着这份愠怒,史蒂夫摸着黑匆匆上楼,准备了一肚子话想要好好说教一番。

 

谁知刚一推开门,他就愣住了。

 

巴基早就睡下了,而那盏昏黄的台灯,显然是为史蒂夫留的。

 

“我明明跟他说过我不常回来……”史蒂夫暗暗心想。

 

他忍不住看向床上的巴基——这个在白天里张牙舞爪的年轻人,此时此刻却如同早上被史蒂夫强行叫醒时一样,小猫一般安静地蜷缩在被子里,整个被子盖过了头顶,仿佛那是他的一层坚不可摧的结界。

 

“他是孤儿嘛,缺乏安全感倒也正常。”

 

史蒂夫立刻想起弗瑞下午跟他说过的这句话。

 

蒙着头睡觉对呼吸道和大脑都非常不好,但这并不应该是史蒂夫身为一个长官,在此刻多管闲事的理由。

 

可鬼使神差的,史蒂夫伸出手去,轻轻将那层被子从巴基脸上一点点扯开。

 

巴基睡着的神色并不像史蒂夫想象那样乖巧安详。

 

他紧紧闭着眼睛,眉头高皱,睫毛微颤,眼珠子在眼皮下方紧张地转动,一看就是在忍受着噩梦的折磨。

 

一股从未有过的异样情愫隐秘地涌上心头,柔软中泛起酸涩的同情。

 

明知道吵醒一只对自己保护过度的野猫会有怎样的后果,但史蒂夫仍然忍不住轻轻拍了拍巴基的脸。

 

“Hey!醒醒!”


(下一章)

评论 ( 104 )
热度 ( 631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