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德美索

我要从所有时代,从所有黑夜那里,夺回你

【盾冬】Yes Sir • 6(白发盾,特种兵AU)

长官盾x新兵巴基

我只会在一个地方服从命令——你的床上。

前文:(1)(2)(3)(4)(5)


巴基飞快地向仓库西门走去,一路都心神不宁,外加气急败坏。

 

这直接导致了他在用阿拉伯语跟西门的守卫交班时,差点说错了一个单词。

 

但还好,对方一副刚睡醒还不怎么清醒的样子,哈欠连连地并没有特别注意到他的这一丝紧张不安,只是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于是巴基和史蒂夫就异常顺利地进入了仓库内部。

 

仓库很大,灯光昏暗,集装箱和货柜一排排分门别类地码放着,每一排中间的间隔都小得恨不得只能容纳一人通行。

 

这显然是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但想来要么是苏丹的安全标准太低,要么就是这个仓库的主人本就并不太在乎这里安全与否。

 

巴基回头,故作冷漠地看向他的长官,还是一句话都不肯说,因为他觉得他身后这个老家伙肯定是明白他的意思的。

 

果然,史蒂夫大概指出了一个方向。

 

他们需要通过这间仓库到达的地方,位于整个仓库的东北角——那里有爬梯可以上到二楼,然后,通过二楼的门,他们可以进入工厂的研究区域。

 

据史蒂夫先前通过任务卡提供的情报分析,他们需要夺取的病毒试剂就位于研究室中的某个保险柜里。

 

巴基转头,目光飞快掠过眼前的一排排密密麻麻的货物。

 

想要从西门入口这里到达东北角,需要穿越整个仓库,但交接班之后的守卫们进入仓库后最正常的活动路线,仅仅只是从西门走到几步之遥的仓库西南方的集体宿舍而已。

 

这也就是说,就算他和史蒂夫都穿着工厂守卫们的制服,但如果他们的路线太过于诡异,也一定会被敌人识破。

 

而且这里的光线虽然不太明亮,却仍然足以在脸对脸的情况下看清对方的容貌了,史蒂夫和巴基不可能再期望光靠着这身工厂守卫的制服就能轻易的混过去。

 

但是今夜本就没有多少时间能给他们慢慢思考对策,而一切突发困难都需要突击队员们临时克服。史蒂夫拍了拍巴基的肩膀,飞快地用手指对他比划了几下,示意好了他们可行的路线,巴基立刻头也不回率先迈开了步伐,史蒂夫则紧跟其后,两人一起猫腰钻进了离他们最近的两排货物之间的通道中。

 

谁知道他们前脚刚刚走进那条通道没多远,西南方集体宿舍的门忽然就被粗暴地打开了。史蒂夫和巴基在一瞬间停下了脚步屏息站定看着,隔着层叠的货物,隐约看到两名守卫彼此嘟囔着阿拉伯语,勾肩搭背地向西门走了过来。

 

巴基顿时心下一惊。

 

那两名守卫的路线,势必会经过史蒂夫和巴基所在的这条甬道,而一旦守卫走到与他们平行的位置,就会立刻看到他们!

 

此刻若是奋力跑到这条通道的尽头当然时间足够,但是这条通道实在太过于狭窄,两人如果奔跑,势必会发出不小的噪音,到时候能引来的守卫可能就远不止这眼前这两个人了!

 

两名守卫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巴基环顾四周,每个货架之间的缝隙都很紧密,绝对不足以钻进去躲藏。

 

他只好将手慢慢伸向腿侧的手枪,向史蒂夫轻巧地靠了过来,并试图越过他——这样的话,一旦一会儿双方真的需要火拼起来,他也能把史蒂夫暂时挡在自己身后,给他一点逃跑的时间……

 

史蒂夫眼中飞快闪过一抹讶异之色。

 

他当然一眼就能看透巴基此时动作的目的,但此刻的情形还不至于发生火拼。

 

而且,就算真的需要交火了,他史蒂夫·罗杰斯饱经沙场数十载,岂能有让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用身躯替自己挡子弹的道理?

 

巴基还在试图越过史蒂夫站到他前方,而那两名守卫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千钧一发之际,史蒂夫忽然伸出胳膊,拦腰搂住了巴基的身体。

 

由于本来就身处于高度紧张之中,史蒂夫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差点令巴基本能地尖叫出来。但还好,他转瞬间就意识到了此刻抱住他的人是“自己人”,而且史蒂夫也早已有所准备——为了不让他发出声音,他顺手捂住了他的嘴。

 

巴基还没来得及具体去思考他的长官忽然这样做的原因,史蒂夫飞快地就势下蹲,将他压倒在地,然后向身侧一个轻巧迅捷地翻身。

 

整个过程几乎只发出了衣服轻微摩擦的声音,等巴基反应过来时,他们两个人已经上下交叠着一起滚进了一个货架最下层。

 

这个空间紧窄而狭长,却恰恰是刚好能容下他们两个人交叠拥抱后的体积。

 

在自己心脏疯狂地跳动声中,巴基不由得隐隐对眼前这个自己一直轻视的“老头儿”滋生出一丝钦佩之情——在那样短的时间内就对周遭环境进行了如此稳准狠的判断,而自己当时呢?却只想着实在不行就直接动手,与罗杰斯上校相比,他确实是缺乏了大量的潜入任务的经验、和那份越是身处于危急关头就越显得弥足珍贵的冷静判断力。

 

但这也不算什么,只是经验和阅历的问题,只要他多参与任务,早晚他也能和罗杰斯老头儿一样……

 

等等!巴基猛然间又想到了一个被自己忽略掉的重要问题——刚刚在极短时间内,罗杰斯上校如此轻松地就能抱住他向前压倒并成功地一起钻进这个货架……可如果反向而行之呢?他自己能否做到在正面抱住罗杰斯长官的情况下,能令史蒂夫·罗杰斯壮硕的身躯随着自己的动作轻易“就范”吗?

 

显然,那是不可能的。

 

巴基一直都明白他们俩之间的体型差异,但史蒂夫·罗杰斯都五十多岁了,巴基从来都是想当然地认为,在真正的肌肉力量层面,这个“老头儿”是不可能比得过几乎比他年轻了一半的自己的。

 

而直到此时此刻,当罗杰斯轻而易举地就抱着他钻进货架并几乎没发出多少声音之后,巴基才猛然意识到,或许他与他的长官之间的差距,并不仅仅只存在于岁月给予的历练和阅历之中,甚至就连实际力量也……

 

想到这里,巴基未免有些沮丧——要知道,虽然他的体格在海豹六队的新兵营中并不突出,但他的确拿到了最为傲人的毕业成绩,因此他一直非常自信自己的“天赋异禀”。

 

可是此时此刻,正牢牢抱着他,压在他身上的、年逾五十的史蒂夫·罗杰斯上校却令他彻底醒悟,永远不要在一支军队中的最高领导人面前狂妄自大——能从万千海豹突击队特种兵中脱颖而出爬到这个位置的罗杰斯上校本人,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天赋异禀。

 

两名守卫的脚步声忽然突兀地停滞在了这条通道的入口。

 

“那是什么?”其中一个说道。

“过去看看。”另一个说道。

 

巴基的心脏猛地提到了嗓子眼,他拼命摇头,挣脱开史蒂夫捂着他嘴巴的手掌,然后悄声说道:“他们要过来了。”

 

由于彼此的身体贴合得太紧,巴基在这一瞬间感觉到史蒂夫浑身的肌肉都动了动。

 

尤其是身前那对胸肌——天哪,他觉得自己都快被这对儿大胸给挤死了。

 

紧跟着,史蒂夫一手本能地将巴基的腰抱得更紧,一手摸向了自己腰间的消声手枪。

 

“别慌。”他用气声对巴基的耳朵说道,“拔枪,老规矩,一人一个。”

 

由于距离太近,此时此刻史蒂夫的话语伴随着灼热的呼吸,全都喷吐在了巴基的耳朵里。

 

巴基顿时浑身一凛,紧跟着,刚刚由于过于紧张而忽略掉的所有感观意识全部在一瞬间复苏,他猛然意识到了苏丹的夜晚有多么燥热,而他和史蒂夫两个人都早已汗流浃背,浑身黏腻,此刻却被迫如此亲密地在这样一个狭小的空间中上下贴合在一起……

 

几层衣服无法阻隔掉史蒂夫胸膛中有力跃动的心跳,他牢牢压制在巴基身上的体重,和他下意识中紧紧勒在巴基腰间的胳膊,都令巴基不由自主地心猿意马起来……

 

更令巴基受不了的是,此时此刻一步步不断逼近的敌人,不仅没能驱散掉他不由自主的旖旎遐思,却反而像是平添了一种刺激的快感……

 

那名守卫站在了距离他们区区几步路的地方,然后弯下腰去,从地上捡起了一根烟头。

 

“竟然有个冒失鬼在这里抽过烟!”他直起身来,举起烟头给他的同伴看,“在仓库抽烟,找死啊?”

 

“走吧,明天上报给头儿。”他的同伴说道。

 

两个人一边嘟囔着这件事,一边渐行渐远。

 

史蒂夫和巴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紧张地聆听着两个人离去的脚步声。

 

终于,大约是过了几十秒之后,他们听到仓库的大门被“嘭”地一声甩上了。

 

像是在用行动宣告危机暂时解除了一般,史蒂夫之前紧紧勒住巴基腰部的胳膊明显地一松。与此同时,两个人都不由自主地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但“心怀鬼胎”的巴基刻意地偏过了头去,可史蒂夫湿热的呼吸却全都正正好好地洒进了巴基的脖子里。

 

浑身立刻如同过电般酥麻起来,巴基用力推了推史蒂夫的身体,想把他直接退出这个货架,好让自己和他的身体之间能有一段安全的、能够令他喘息的距离。

 

可是他失败了——这空间实在太过于狭小了,根本就没有将史蒂夫向上推开的空间,况且……其实他也有点推不太动。

 

巴基很快恼羞成怒。

 

“出去!”他挣扎扭动着,想要将两个人都侧过来——这样的话,至少史蒂夫就不在他上面了……那会令他此刻的这份窘迫减缓不少。

 

“嘿!你小子瞎折腾什么呢!”史蒂夫忽然低沉地说道,并再次用胳膊将他箍紧,“能不能别乱动!”

 

“我只是想从这里出去!”巴基气恼得几乎都有点委屈了起来,他瞪着史蒂夫,愤怒地说道,“难道你还想再看一次我的笑话吗?”

 

他没再继续说下去,但史蒂夫已经会了意。

 

因为就在之前,他们在仓库外围的废墟中换衣服的时候,史蒂夫意外地发现,巴基竟然勃起了。

 

当时,为了不让自己和下属太过于尴尬,他口不择言地说出了一句令自己后悔万分的话——

 

“换个制服而已,有这么令人亢奋吗?还是说你是个同性恋?”

 

这个玩笑成功地让巴基的脸色立刻就阴沉了下去。

 

而在那一瞬间,史蒂夫再迟钝也终于意识到,自己无意中说破了真相。

 

其实他并不介意下属的性取向,但是当然,强迫对方向自己出柜也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史蒂夫第一时间就想要真诚地对巴恩斯中士道歉,可这个倔强的年轻人并没有给自己挽回的机会,在之后的那一路上,巴基都故意没再理他,一直到他们两个人被迫躲进了这层货架中。

 

可是现在,他身下这位巴恩斯中士显然还没有意识到,事态已经又不同了。

 

史蒂夫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为了让身下的年轻人不再继续乱动,他干脆伸手掐住了他的下巴,强迫他正视自己的脸。

 

尽管知道这个动作可能也不太妥当,但现在他没时间再去考虑这个了。

 

抱着三分羞愧和七分歉意,史蒂夫真诚地对巴基说道:“巴恩斯中士,首先,请你原谅我之前和现在的鲁莽,无论如何,请暂时摒弃恩怨,一定要一切以完成本次任务为第一要务……当然,如果回去之后你想投诉我性骚扰,我会接受……”

 

“噢闭嘴吧老头儿,你在说什么鬼话?”巴基一脸无语地瞪着他,“你抱着我滚进货架只是为了藏匿,这一点我当然分得清!但你现在说这番话又是什么意思?在你眼里我会弱智到连普通的拥抱动作是不是性骚扰都分不出来?我现在甚至有点想投诉你是歧视同性恋了!”

 

“不,巴基,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我已经……”史蒂夫有点尴尬地顿了顿,再次说道,“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而就在这一刻,巴基也终于知道了史蒂夫一直欲言又止,不断道歉的真正原因。

 


(下一章)

评论 ( 129 )
热度 ( 624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