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德美索

我要从所有时代,从所有黑夜那里,夺回你

【盾冬】Yes Sir • 8(白发盾,特种兵AU)

长官盾x新兵巴基

我只会在一个地方服从命令——你的床上。

前文:(1)(2)(3)(4)(5)(6)(7)


苏丹的抢夺病毒试剂任务,不仅令一向靠谱的咆哮突击队无功而返,而且还让身为主帅的史蒂夫•罗杰斯险些折在当地。

 

虽然狼狈,但在也多亏了巴基•巴恩斯中士执着得近乎于古怪地坚持,史蒂夫终于还是捡回了一条命,得以活着回到了“欧欣那海洋度假酒店”——虽然是躺着的。

 

接下来的一周里,巴基和史蒂夫被海豹六队的基地医院各自单独隔离,并进行了多项身体检查。一周后,隔离结束,院方高层简单地通知他们二人都没有被任何病毒感染,两人便先后出院。

 

虽然任务失败并且疑云重重,但不知道是出于何种原因——或许因为一贯忙碌的自己难得地在医院结结实实躺了一周——总之,当史蒂夫走出医院后,只觉得神清气爽、精神抖擞,甚至听觉和视力都好像变得比以前强了许多。

 

但这份好心情并没能维持很久,因为他在医院门口看到了已经等候多时的佩吉•卡特。

 

“是来兴师问罪的吗?”史蒂夫不客气地开门见山说道。

 

“你就永远学不会如何与一名女士交谈——借一步说话。”显然,佩吉对他的不礼貌并不介意。

 

两人一同来到无人的角落,佩吉从昂贵的手提包中取出一份密封文件递了过来。

 

史蒂夫疑惑地看着她。

 

“当着我的面看,看完就我立刻拿去销毁。”佩吉干脆利落地说道。

 

史蒂夫顿了顿,沉默地接过了那份文件。

 

但他并没有如佩吉所期望的那样当面拆开。

 

“怎么了?”佩吉催促道,“罗杰斯上校,麻烦你快点,我真的赶时间。”

 

“直接销毁吧。”史蒂夫忽然说道,并重新将文件塞回佩吉手中,“我想,我并不需要看这份东西。”

 

佩吉挑起了眉毛。

 

史蒂夫转身就走。走了没几步,他定住,转过头来对身后一脸诧异的女士说道:“佩吉,我知道有些事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但你也是时候思考一下你的顶头上司究竟是什么人了。”

 

史蒂夫明白,此时此刻佩吉•卡特可能还弄不懂自己究竟在说些什么,但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点到为止就足够了。

 

而他自己也没多少时间可以浪费了。他还需要处理很多事,理清这次失败的任务所带给他的一切烦恼,以及……

 

可能还需要处理一下他和某个人之间尴尬的“关系”。

 

一想到那个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年轻人,史蒂夫就感到一阵烦恼。

 

这烦恼几乎比这次任务失败所能带来的的负面影响更甚。

 

天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史蒂夫•罗杰斯的前半生可是从未因为任何人而产生过这样的纠结!

 

但史蒂夫并没有发现,虽然他此刻一脸怕麻烦的表情,但向那个“麻烦”走近的脚步却不由自主地愈来愈快了。

 

果然,当他推开酒店那扇属于他和“麻烦”的木门时,“麻烦”正以一个无比奇怪的姿势躺在床上摆弄他的智能手机。

 

“巴恩斯中士!”几乎连思考都没有经过,史蒂夫威严地脱口而出,“把你的腿从墙上拿下来!把手机放到一边去!身为一名军人,就算是在宿舍里也不应该如此懒散放肆!快好好坐正,我有话跟你说。”

 

巴基从床沿边仰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丢开手机,慢吞吞地将两条光裸着的大长腿从墙上拿了下来,懒洋洋地站了起来。

 

“你没事了?”他站到史蒂夫身前,大胆地上下打量他。

 

看着巴基脸上奇怪的神情,史蒂夫忽然觉得自己想要后退。

 

但他又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在一个新兵愣头青面前撤退半步?

 

他强迫自己站在原地,低头瞪着眼前这个仿佛会越来越为所欲为的年轻人棕色的脑袋。

 

这一头乱发被他睡得像个鸟窝,史蒂夫忍不住抬了抬手,又赶紧不动声色地放下。

 

他发誓自己绝对不希望巴恩斯中士发现,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忽然从心底漾起一股冲动,想要去抚摸一下这一头活泼的棕发——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都不可以!因为他还想继续保持长官的威严,好好跟巴恩斯中士把话讲清楚,好好理顺他们之间的关系,从此以后尽量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

 

就在他脑子里尝试理清思路,随时准备严肃地开口教训眼前这位新兵的时候,这位新兵忽然大逆不道地做了一件事情。

 

他飞快地抬起手来放在了史蒂夫的胸前,并勇敢地捏了捏长官的胸肌。

 

史蒂夫一下子倒吸了一口凉气,本能地伸出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巴恩斯中士?”他皱起眉头看向巴基。

 

在他眼皮子底下,巴基抬起头来。

 

“你猜我知不知道呢,老头儿?”他对他展颜一笑。

 

史蒂夫从来没想过一个成年男子可以笑得这样既天真又甜蜜,尽管他明明知道,这家伙此刻的笑容是故意装出来的,这个叛逆的小子正在企图用他伪装出来的纯真勾引他的长官,而身为长官的他,本该捏住他的手腕将他用力甩开,再好好训斥一番,说不准还要加点体罚。

 

但是他没有。

 

不仅没有,他还仿佛听到了自己血管中血液激动奔流的声音。

 

但他不能……因为他明知道,这是不正确的事。

 

史蒂夫•罗杰斯,海豹六队大名鼎鼎的人物,对任何人都一视同仁,一生只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坚信自己抵御得住世间任何邪恶的诱惑。

 

五十六年为人处世的原则怎可轻易丢弃?

 

沐浴在眼前这双浅色瞳孔殷切又大胆的目光下,史蒂夫闭了闭眼睛,咬牙说道:“巴基,听着,我们得好好谈谈!我想你可能误会了什么,我们那天的情况可能是比较尴尬,但那是因为……”

 

“我误会什么了?”巴基顿时沉不住气了,他收起笑容,毫不礼貌地打断了他的长官,“误会你对我勃起了?误会一贯清心寡欲恨不得只与国旗结婚的罗杰斯上校其实会对男人产生性欲?拜托,我自己还不够了解吗?同性恋这回事,装也装不来。”

 

史蒂夫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不是同性恋,巴基!而我也理解你最后那个……那个吻的含义。你是想救我一命,对此我很感激,但我们不能……”

 

“你理解个屁!”巴基忽然暴怒地大吼了一声,他用力推了一把史蒂夫,谁知对方纹丝不动,却令他自己倒退了几步坐到了床边。

 

巴基看起来简直恼羞成怒,他瞪着史蒂夫不顾一切地叫嚷:“史蒂夫•罗杰斯,你这个胆小鬼!你当然可以否认你在那个该死的架子里对我动过情,你可以继续当个深柜继续假装自己不是个同性恋,但是罗杰斯我告诉你,你不能用我只是想救你才吻你这件事来羞辱我的感情!”

 

史蒂夫震惊地看着歇斯底里的巴基,几乎是有生以来头一次,他站在一个正在失控的下属面前,却不仅做不到有效地镇压他的情绪,反而有点手足无措。

 

巴基仍然在暴躁地冲他怒吼:“你只是不愿意面对这件事!你想逃避,可以,可你不该那样说我!我凭什么亲吻你?仅仅是为了救你?仅仅是为了证明我不怕被病毒感染?你他妈自己相信吗?你明明知道——我吻你是因为……我就是想吻你!而你根本就不明白,我得鼓起多大的勇气才会去主动吻你,才会在这个愚蠢地房间里像个婊子一样主动勾引你……”

 

巴基在说什么?史蒂夫忽然感觉自己挨了当头一棒。

 

很多细节飞快地闪过脑海,巴基曾经对旁人不经意间的触碰所表现出的那些夸张的反感,他对几乎所有人都筑建了一层坚实的心墙,却单单只把自己放了进来。

 

史蒂夫并不是心理医生,但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士兵,他当然明白那些PTSD般的敏感和神经质意味着什么——他一定经历过一些不那么好的事,受过一些深刻的精神伤害。

 

可此时此刻,作为那唯一一个被巴基允许进入心防的人,自己却在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就想推开他,并妄图与他划清界限。

 

此刻,巴基的胸脯上下起伏,眼角因为过度激动而变得红润。忽然之间,史蒂夫感到一阵巨大的羞愧之情。

 

如果自己真的不曾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动过一丝一毫的“邪念”,那么他根本就不会因此而羞愧。

 

可巴基说得对,他此刻的羞愧,正是由于他的确也动了情却又不敢承认,只想一味地把对方推开,好让自己能够继续待在“罗杰斯上校”这个称呼所围绕而成的桎梏中,继续龟缩在安全地带。

 

史蒂夫长叹了一口气。

 

他走了过去,坐在了巴基身边。

 

巴基早已经不再继续叫喊了,他沉默地坐在床上,眼睛麻木地盯着床单,史蒂夫的靠近令他短暂地瑟缩了一下,然后不动声色地挪了挪屁股,将自己和史蒂夫的距离划开了一些。

 

“巴基……”史蒂夫忍不住说道。

 

“您不必再说了,长官。”巴基冷言冷语道,“是我刚才太冲动了,我不该冒犯长官,更不该对自己的长官有非分之想……”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冷笑一声,继续盯着床单的纹路说道:“如果您想惩罚我,我全都接受,只求您不要将我开除出咆哮突击队,请长官放心,我绝对不会再骚扰您,我是真的很热爱这份工作……而且除了这里,其实我也无处可去。”

 

“巴基……巴基!”史蒂夫忍不住抓住他的肩膀,“抬起头来看着我,听我说!”

 

巴基难得听话地抬起头,看向长官的目光带着深刻的自嘲:“您说,我全都服从。”

 

“我……”对着一个比自己年轻了足足三十二岁的小伙子剖析内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今天,史蒂夫忽然不想再继续扮演那个原则至上、私情靠边的罗杰斯上校。

 

“你还太年轻,或许并不能明白……当一个‘老男人’直到人生第五十六个年头才第一次体会到那种异样的心跳,他会有多么恐慌,多么想逃避……”史蒂夫盯着巴基的眼睛说道。

 

巴基看着他,慢慢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但你是对的,巴基,这不该是成为懦夫的理由,我可能令你失望了……”

 

“不,长官,我其实依然还是很崇敬您……”

 

“听我说完,巴基!”史蒂夫再次抓紧他的肩膀,“你可能不会明白,其实我最不愿意承认的是……当我看着你,我觉得自己好像不再是五十六岁……我好像又回到了四十年前的布鲁克林,回归成为了那个十六岁的少年……”

 

巨大的惊喜袭来,巴基觉得这肯定是此生听过的最美的情话。

 

他们互相凝视了几秒钟后,两个人的脸庞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巴基不由得闭上了眼睛,做好了接受一个“十六岁的布鲁克林少年”的青涩之吻的准备。

 

但那个期待已久的吻却迟迟没有落在他的唇上。

 

几秒钟后,他听到他的长官犹犹豫豫地说道:“我……我可以继续吗?”

 

巴基猛地睁开眼睛,愤怒地瞪向史蒂夫:“这种事情还需要我再教你一遍吗?”

 

说罢,不待回答,他伸手扣住长官的后脑勺,一把将他拉了过来。




(下一章)

评论 ( 139 )
热度 ( 675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