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德美索

我要从所有时代,从所有黑夜那里,夺回你

【盾冬】Yes Sir • 9(白发盾,特种兵AU)

长官盾x新兵巴基

我只会在一个地方服从命令——你的床上。

前文:(1)(2)(3)(4)(5)(6)(7)(8)


史蒂夫·罗杰斯的身体可真温暖啊……巴基的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不由得将这个人抱得更紧。

 

这种温暖是他头二十四年人生从未曾享受过的。

 

甚至他都从不曾奢望过总有一日他也能够拥有。

 

躲在这样一个高大强壮温暖亲切的怀抱中,就好像一叶随波逐流、不断承受狂风骤雨侵袭的孤舟,历时二十四年终于找到了能够停靠的港湾。

 

从今以后,他就能彻底拥有这个人了吗?

 

他的长官,他的搭档,他的室友,他的情人……他的史蒂夫·罗杰斯。

 

巴基小时候在孤儿院生活过一段时间。

 

那家孤儿院表面看起来还算得上是光鲜,投资人会在每年的圣诞节来象征性地视察一次,而那一天就是孩子们一年之中吃得最好的一天——在那天,他们可以得到新鲜的白面包,充足的乳酪和香肠,也能得到一些没有破洞的袜子和手套当做圣诞礼物。

 

但除了这一天之外的364天,他们都只能吃到硬邦邦的黑面包渣和喝起来一股霉味的稀粥,并“享受”着监护人员们随心所欲的虐待。

 

表面上是孤儿院,其实这些孤儿们都被逼着做“童工”。

 

孩子们没有自由地在庭院中玩乐或是学习的机会,他们被命令在“教室”中用纯手工缝制皮革,制作粗糙的玩具布偶或是小型足球,然后再被孤儿院的管理人员们拿出去廉价卖掉。

 

小孩们的手不稳,很容易被尖利的针头刺伤,稚嫩的手指捏针捏久了,也磨砺出粗糙的茧子。

 

但他们全都不能放松,因为一旦完成不了自己被分配到的份额,女孩们会被揪着辫子关进小黑屋忍受饥寒交迫过夜,而男孩们可能会被强迫接受站在椅子上一整晚的体罚。

 

在这样的环境下,孩子们的性格都很极端,要么异常胆小乖顺,要么就会从心底深处被激发出更加无法控制的叛逆。

 

巴基就属于后者中最为突出的那一个,这也令他被体罚的次数最多。

 

除开这种肉眼看不到伤害的体罚之外,巴基还会因为格外不听话而被用戒尺抽打教训。

 

这曾经令他柔嫩的手心伤心累累、血迹斑斑。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七八岁的巴基选择了伙同另外三个男孩一起逃跑。

 

在一个晚上,趁着管理员打盹的时候,四个男孩一起溜出了孤儿院的大门。

 

在他们翻墙出去的时候,其中一个男孩不小心从墙上摔了下去,管理员被这个男孩掉落在地的声音惊醒,拎着戒尺大踏步地赶了出来,将两个落在后面还没来得及翻过围墙的男孩抓了回去,又气急败坏地看着巴基和另一个叫乔伊的男孩一起在夜色中越跑越远。

 

巴基和乔伊越狱成功了!但脱离魔窟的自由并没能令他们俩快乐多久——毕竟,人都是要吃饭的,心惊胆战地逃跑了一晚上,在天快蒙蒙亮的时候,两个孩子都听到了彼此肚子里的鸣叫声,也感受到了黎明之前格外的寒冷。

 

就在这时,他们碰到了一个几乎改变了巴基一生的中年男人。

 

那个中年男人其实长得挺英俊的,和海豹六队黑队的皮尔斯长官长得有那么点相似——这也是巴基从第一眼看到皮尔斯就心生抵触和恶感的重要原因之一。

 

但在当时那个刚刚从孤儿院“越狱”成功的巴基看来,这个男人的出现,无疑给他和他的小伙伴乔伊带来了莫大的幸运.

 

因为他带着一脸和煦的笑容,表示出了对小男孩们极大的兴趣。他说他愿意收养他们、照顾他们,承诺一日三餐都会为他们提供鸡蛋、牛奶、火腿肠和奶油面包,他们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只要他们乖乖听话。

 

“听什么话?”当时的巴基敏感地问道,“你也要我们做童工吗?如果我们做得不好,你也会打我们吗?”

 

“童工?”那男人先是有点惊讶,然后伪善地笑了笑,“不,当然不……我发誓不会让你们工作的……天呐,看看你们两个,多么白净可爱啊,让你们去做那样粗粝的活计完全是暴殄天物。”

 

于是,巴基和他的小伙伴们就这样放心地跟着这个成年男人走了。

 

他们以为好日子终于来了,却没想到成人的世界竟然还有那样肮脏黑暗的地狱。

 

如果能穿越回到过去,巴基一定会阻止当时什么都不懂的自己——这样的话,或许他就能救回他童年时期的朋友了。

 

因为那时候还只有七八岁大的巴基尚且还不能明白,当一个孩子无依无靠、无人保护时,漂亮的容貌反而将成为他最大的负担。

 

巴基把脸深深埋进史蒂夫脖子后面的银色短发中。

 

史蒂夫的须发与他本人一般强硬,略微有点扎人,那里面有汗水、洗发露和阳光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这股独特的味道充满了神奇的、可以抚慰人心的力量。

 

是这个叫做史蒂夫·罗杰斯的男人特有的力量。

 

巴基在恍惚中猜想,史蒂夫年轻的时候,这头银发应该是一种耀眼的金色吧——就是那种仿佛可以驱除世间一切黑暗的、光芒万丈的颜色,像是某种神圣的光明魔法一样。

 

“我做过很多错事,史蒂夫……”他忍不住在史蒂夫耳边呢喃道,“我可能……曾经害了我的一个朋友……”

 

“你什么时候愿意跟我详细说说你的过去?我一定洗耳恭听。”史蒂夫抱着他说道,“但是巴基,我相信那绝非是你的错。”

 

“不,那就是我的错……你什么都不知道。”

 

他忽然觉得有点委屈起来。

 

二十四年了,这种委屈一直扎根在他心里。

 

曾经,他是一个孤儿,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他的委屈除了招来嘲笑之外不会有任何人在乎——这就是孤儿的宿命,一旦表现出丝毫的软弱,只会被无情的现实践踏得更加惨烈。

 

所以他拼了命的努力,并且用桀骜乖张将自己保护起来。他以为自己不会被任何人驯服,也不会有任何人配得上将他驯服。

 

可现在,他知道,一切变得不同了。

 

从他遇到他的那一刻开始,从他在那间办公室中,下意识地跟着弗瑞对眼前这个人敬了个礼开始。

 

巴基侧过脸,把不小心流出来的那一丁点泪水统统蹭在了史蒂夫肩头。

 

“我希望我可以慢慢知道你的全部。”史蒂夫轻轻揉了揉那颗棕色的脑袋,温声说道,“但你知道,你自己最应该明确的一点是什么吗?”

 

“嗯?”

 

“无论如何——无论你过去发生过什么事,无论你将来会遭遇什么事,我都会保护你的,巴基。”史蒂夫郑重承诺道,“你看,你是个孤僻的怪小孩,我是个孤僻的怪老头儿……或许我们都曾在漫长的时光中没有任何亲人,但从今以后不再是那样了——我们就是彼此的家人,我会尽我所能保护你,你只需要知道这个就够了。”

 

巴基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一阵剧烈颤抖,他狠狠咬住下唇,才强迫自己没再一次流出眼泪。

 

“我也是个特种部队的精英啊老头儿!哪儿那么脆弱必须要被你保护?”他哑声说道,“不过,我也会竭尽全力保护你的——说到做到,在苏丹那个破工厂里你都没能甩掉我,此后你这辈子再也休想甩掉我了!”



(下一章)

评论 ( 106 )
热度 ( 666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