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德美索

我要从所有时代,从所有黑夜那里,夺回你

【盾冬】Yes Sir • 12(白发盾,特种兵AU)

长官盾x新兵巴基

我只会在一个地方服从命令——你的床上。

前文:(1)(2)(3)(4)(5)(6)(7)(8)(9)(10)(11)


在这所与其他名人故居相比甚至稍显寒酸的小房子中,巴基的眼中迸发出奇异的光芒。

 

四天了,史蒂夫和巴基逛逛停停,兜兜转转,在巴基的呵欠声中用得益用海豹六队精英的卓越脚力几乎转遍了莫斯科市内的所有名胜古迹,但仍然未能找到他们想要找的那个联络人的蛛丝马迹。

 

第五天,看着佩吉·卡特女士好心给与他们的可能性提示,史蒂夫决定带巴基去莫斯科的周边小镇转转。

 

而这一切令巴基显得异常开心。

 

“就像我们真的在旅游一样!”他年轻的脸上喜形于色,完全掩饰不住也根本不想加以掩饰,而这对于任务本身来说恰恰是有好处的——他们更像一对普通的游客父子了,沉稳慈爱的父亲,和有些淘气的儿子。

 

在去了几个金环小城并一无所获后,眼下,他们来到了克林镇——因为这里有俄罗斯最伟大的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的故居。

 

“原来《睡美人》和《胡桃夹子》就是在这里完成的!”巴基看着解说翻译道,“噢,《Щелкунчик》!那可是我最喜欢的芭蕾舞剧了。”

 

实际上史蒂夫自己也懂一些俄语,但远不如巴基游刃有余。

 

“怎么,你还看芭蕾?”史蒂夫有点惊讶地问道。

 

“我被特训过很多不可思议的事,为了某些特别的……”巴基目光一黯,顿了顿,才摆了摆手说道,“算了,不值一提。”

 

史蒂夫尽量将自己皱眉的幅度收缩到最小,小到几不可查——既然巴基现在不愿意说,那么他就不会逼迫他说出来,因为时间终究会治愈一切,他终有一天会对他不仅仅敞开大腿,也会敞开全部心扉。

 

他绝不会因为急于一时而毁掉这段弥足珍贵的关系。

 

史蒂夫可以等待,他擅长等待。

 

毕竟巴基已经是他等了足足56年才出现的那个“命中注定的人”。

 

他们走进那栋二层小屋,整栋房子的内部色调十分温暖,巴基饶有兴致地看着音乐家曾经用过的钢琴,读过的托尔斯泰文集,友人赠送的雕饰,家人的照片,窄小的单人床……

 

甚至他的手稿还摊放在书桌上,他本人也正与他的偶像普希金一起,镶嵌在金色的画像框中被挂在砖红色的墙壁上,生动又严肃地凝视着每一位访客,令故居中的一切仿佛打破了时光长河的凝固而栩栩如生起来。

 

“你喜欢这里。”史蒂夫看着巴基明亮的双眼,用肯定句说道,“你喜欢这里胜过我们这几天参观过的一切地方。”

 

“是的,这一切都太完美了……”巴基欣羡地说道,“这栋房子虽然不大也不奢华,但它雅致,温暖,柔软,甚至就连窗外的景色都那么动人……如果我能……”

 

他顿了顿,忽然闭上了嘴巴。

 

史蒂夫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他对那个他从不曾拥有过的东西的渴望之情满得几乎要溢出来,却不敢宣之于口。

 

于是他怜爱地看着他,忍不住替他开了口:“或许等我退役后,我们可以把未来的家设计成这样。嗯……对,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家。我们的书柜应该可以小一点,你也没有那么自恋喜欢把自己的画像挂在墙上对吧?所以这里做成电视墙,而客厅里放置钢琴的地方我们可以放置一个桌上足球嘛……你喜欢玩吗?反正我这个老东西可是很喜欢来着。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看着眼睛瞪得越来越大的巴基,他忽然微微俯下身去,凑在他耳边悄悄说道:“我们两个的床可不能那么小,更不能是单人的。”

 

巴基忍不住迸发出一阵大笑,引得其他访客一同扭头看向这个英俊的异国小伙子。

 

笑得眼泪都挤出眼角后,他停下来喘了几口粗气,才对史蒂夫说道:“虽然有过婚姻,但你知道这位音乐家是一个同性恋吗?”

 

“嗯?似乎略有耳闻。”史蒂夫扬扬眉毛回答道。

 

“他疯狂地爱上过他自己的学生,可惜那小伙子19岁就自杀了。”巴基不无遗憾地说道,“他还爱过自己年轻的外甥,《悲怆交响曲》就是对他爱的表达。”

 

他盯着窗外随风浮动的一片翠绿瞧了一会儿,脸上逐渐浮现出乖戾之色。

 

“还有许多真爱是同性的故事,比如阿基琉斯和帕特洛克洛斯,亚历山大和赫菲斯提安……”他咬了咬嘴唇,转过头来看向史蒂夫的脸,“但无一例外,他们都没什么好下场。”

 

“所以你怕了?”史蒂夫忍不住将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你惧怕吗,巴基?你随时都可以告诉我你的一切,你的过去,你想要的未来——把你所有的恐惧与忧虑都告诉我,孩子,你知道的,我永远都可以替你承担一切。”

 

巴基看着那张线条坚毅、神色温柔的脸,终于再度放松下来。

 

他抚上史蒂夫搭在他肩上那只历经沧桑却仍然坚定有力的大手,轻轻握了握。

 

“你会陪我到最后,对吧?”

 

“当然。”史蒂夫微微翘起嘴角,“别人的故事我可以不去关心,但是在史蒂夫和巴基的故事中,他们会陪伴对方,直到时间尽头。”

 

虽然在克林镇过得十分满足并且再次吃到了地道的俄餐,但联络人的杳无音讯还是令两人不由得有点焦急起来。无奈之下史蒂夫联络上佩吉商量情报,最终,佩吉告诉他们,还有最后一条路没有尝试过——去那些灰色场所走走。

 

“我猜你这个老顽固还没有带巴恩斯中士去赌场开荤吧?”佩吉在手机那头调笑般说道,“哦,对了,别忘了去‘公主俱乐部’看看脱衣舞——罗杰斯上校,你儿子已经足够大了,是时候进行性启蒙了,这可是身为一个老爸的责任。”

 

史蒂夫忍不住偷瞄了几眼巴基,又干咳了几声才对佩吉飞快地敷衍道:“知道了,谢谢,再见!”

 

“卡特女士有线索?”巴基好奇地问道。

 

“也没什么……总之跟我走就是了。”史蒂夫语焉不详。

 

于是“父子俩”当晚就匆匆忙忙赶回了莫斯科市内。

 

他们在赌场一直玩到午夜,若不是史蒂夫实在忍不住偷拽巴基的衣角提醒他不要太过于张扬,巴基恐怕是要赢光那个赌场的所有筹码。

 

“你为什么运气这么好?”与巴基相反,赌技不佳的史蒂夫仿佛永远站在赢钱的反面。

 

“一半实力,一半运气。”巴基仍然意犹未尽地切着一副闲置的扑克牌说道,“至于为什么我运气这么好……你知不知俄罗斯有句老话——假如生活欺骗过你,它就会在赌场上把运气还给你。”

 

史蒂夫刚饮下的一口伏特加差点喷出来:“小子,别以为我连这么著名的诗歌都不知道,这也妄图耍你爸爸我?”

 

巴基没接他的话,继续一脸惆怅又甜蜜的复杂神色叹了几声:“可惜啊,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我遇到了你。”巴基抬起头来,在明晃晃吊灯的映衬下,满眼亮晶晶的,史蒂夫在那双浅色的发着光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的脸,“我猜因为遇到了你,我恐怕已经花光自己所有的运气了。”

 

“别胡说八道。”史蒂夫笑道。

 

但神奇的是,接下来巴基又玩了十几盘不同的游戏,却真的开始不停地输,直到将之前赢过的筹码统统还了回去。

 

两人最终两手空空地离开了赌场,不过好在赌场中提供的自助餐十分丰富,肚子倒是填得饱饱的。

 

“接下来还有什么节目?”站在莫斯科夏日清凉的夜风中,巴基好奇地问道,“别告诉我回去睡觉,你儿子正亢奋着呢根本不想回家——当然,如果你想变着花样多睡我几次,其实我也不介意。”

 

“我的确是想多睡你几次,但今天我们还有的忙。”史蒂夫抬手看了看表——已经凌晨两点了。

 

“哦?去哪儿?”

 

史蒂夫没直接回答他,而是招手拦住了一辆路过的野出租,并飞快地报出了目的地的俄文名字。

 

巴基愣了愣,然后才在后座偷笑起来。

 

“我真的没想到你真的会带我来这里……”站在目的地门口,巴基嚼着泡泡糖低声说道,“看来爸爸你很有闲心,宝刀未老。”

 

史蒂夫忍不住鼻孔里又气又笑地哼了一声:“我的宝刀老没老,乖儿子怎么会不知道?”

 

纵然是巴基也忍不住脸上一红,一时之间没能控制好气流,刚吹出来的大泡泡瞬间破裂黏在了嘴角。

 

两人一同走进灯红酒绿的公主俱乐部。

 

俱乐部内里的装修是欧洲宫廷复古风,可谓极尽奢华,迎面走来的服务生和美女们个个都是人精,一看史蒂夫和巴基的衣饰和满口美式英语便知财主降临,热情地展开了服务。

 

史蒂夫点名要先去做俄式桑拿。

 

“桑拿?”巴基的眼睛骨碌碌一转,忍不住对史蒂夫暧昧地挑挑眉。

 

史蒂夫面不改色心不跳:“毕竟我们跑了一天了,先解解乏。”

 

当他们整理好自己并站在脱衣舞池前时,巴基终于无语地叹了口气。

 

“老头儿心机真是深!难怪要先去桑拿房勾引我!”他哭笑不得地说道,“我早就认了自己是同性恋了,你竟然还害怕我会被脱衣舞娘勾搭走吗?”

 

“谁知道呢,说不定也有舞男。”被看破心机的“老头儿”面不改色心不跳,正气凛然地低声说道,“我可是你的长官,或者家长,或者未来丈夫——总之,我有绝对的义务和责任看好你,不让你被色情产业勾走魂魄!”

 

这一刻,他们均以为自己仍然在开玩笑,谁也没想到三名美艳的巨乳脱衣舞娘才表演了十分钟后,就真的从后台扭着屁股一脸媚笑地走上来一个身穿银光闪闪色情制服的帅小伙。

 

“你看看,幸好我……”史蒂夫开玩笑似的低头对巴基说道。

 

但他没能说完,因为他发现巴基紧紧盯着那位“脱衣舞郎”,神色非常奇怪。

 

“巴基?”他唤了他一声。

 

然而巴基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的目光牢牢盯在那个已经开始脱掉自己上衣的男人身上,与此同时,那男人也正好向他们这边走来。

 

“巴基?”史蒂夫忍不住又低声喊了他一嗓子。

 

巴基仍然没有反应,并且眉头已经高高皱起,满眼都是史蒂夫看不懂的神色。

 

而那脱衣舞男郎也正好一边丢掉自己的上衣一边超他们弯下腰来。

 

但他的腰却并没有及时地按照伴奏的节奏直起来。

 

“巴基?”他的目光停留在了巴基脸上,前一秒还媚态横生的目光瞬间打直,脱口而出了这个名字。

 

“乔……乔伊……”巴基颤抖着双唇说道。

 

史蒂夫惊愕地看着他们两个。

 

可就在这时,那杯巴基称作“乔伊”的年轻男人又偏转目光,难以置信地上下打量了一番史蒂夫。

 

“噢……”他整张脸忽然阴沉下来,“我马上收工,一会儿去后台等我。”

 

“怎么回事?”巴基急切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明明……”

 

乔伊看向巴基,目光复杂又意味不明地尖笑了一声,然后又看回一头雾水的史蒂夫。

 

“麻雀在枝头等待雄鹰。”他在巨大伴奏声的掩护下凑到史蒂夫耳边飞快说道,然后瞬间换了副脸色,放肆大笑着直起身来,像是之前对史蒂夫和巴基的稍许停留仅仅只是为了调情一般。

 

史蒂夫的面容严肃起来。

 

“麻雀在枝头等待雄鹰。”——那正是佩吉告诉他的莫斯科联络人的接头暗号。



(下一章)

评论 ( 53 )
热度 ( 475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