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德美索

我要从所有时代,从所有黑夜那里,夺回你

【盾冬】Yes Sir • 13(白发盾,特种兵AU)

长官盾x新兵巴基

我只会在一个地方服从命令——你的床上。

前文:(1)(2)(3)(4)(5)(6)(7)(8)(9)(10)(11)(12)


穿过一条昏暗的走廊,史蒂夫和巴基尾随“脱衣舞郎”乔伊来到公主俱乐部后门的更衣室。

 

乔伊当着两人的面毫不介意地将自己一身艳俗得夸张的脱衣舞“装备”脱得精光,这令史蒂夫有点不自在,他微微偏转了面部,用余光去看巴基。

 

若在平时,巴基或许已经开口嘲笑起史蒂夫的“一本正经”了,但是今夜,他什么都没说。

 

他完全顾不上同史蒂夫开玩笑了。

 

他瞪着眼睛,目光游移在乔伊裸露的肩背,腰臀,甚至大腿根部,嘴唇轻微颤抖,欲言又止。

 

毫不意外地,那上面仍然保留着一些伤痕,虽然经过岁月的洗涤已经变成极淡的颜色,但伤疤仍在。

 

巴基忍不住咬了咬牙。

 

而史蒂夫将巴基不对劲的目光尽收眼底。

 

他相信,一切都会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也知道自己急不得,或许就是今晚,今晚巴基就会告诉自己他埋藏在心底的秘密——他和这个叫乔伊的脱衣舞郎有着怎样的过去?这个乔伊又怎么会混迹在莫斯科成为了情报人员?这些和巴基一直不肯直说的小时候的往事有什么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吗?

 

史蒂夫暗暗告诫自己:我是一个成熟的男人,是饱经战火三十余年的老兵,是海豹六队的最高领袖,也是巴恩斯中士的顶头上司……所以我应该保存理智,以探明真相为第一要务,而不是在这里走着神去嫉妒巴基对别的男性的关注……

 

但是他略微皱了皱眉,发现自己有点难以做到这一点。

 

这不怪他——毕竟,尽管身为一堆头衔加身、制服上缀满奖章的史蒂夫·罗杰斯上校,但他也是在时年56岁上才第一次经历爱情的洗礼。

 

而他也是第一次意识到,爱情这邪恶的东西会蒙蔽理性与心智,会令一名英姿飒爽威风凛凛的陆战队司令变成一个偷偷吃飞醋还不敢直说的“老可怜”。

 

站在这间不大的更衣室中,巴基和史蒂夫各怀心事,乔伊换衣服只花了短短几分钟,他们两个却仿佛已经焦急等待了一个世纪。

 

“走吧。”乔伊说。现在,他终于穿得正常了点,终于能令正直的上校正眼相看了。

 

“去哪儿?”史蒂夫警惕地问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乔伊抿了抿嘴唇,转身欲带路。

 

但就在这一瞬间,他从镜子中看到了自己浓艳的妆容,以及一直站在他身后,眼神复杂盯着他的巴基那张干干净净的脸。

 

“不,再等等!”乔伊忽然转身,像是怒气冲冲般走到一张梳妆台前,恶狠狠地桌上抽出一张湿纸巾,用力在脸上和嘴唇上胡乱涂抹起来,像是在擦拭什么令人难以忍受的脏污。

 

那狂躁地动作令他的手轻微颤抖起来,带着几分难以自控的神经质。

 

史蒂夫和巴基同时暗暗皱眉。

 

当乔伊再次抬起头时,虽然还残余着一点狼狈的闪粉眼影和红色唇膏渍,但他整张脸已经干净了很多,原本清秀的面容从之前厚厚的伪装中显露出来。

 

只是卸掉眼妆后,他的眼神看起来异常疲惫,带着浓郁的自我厌弃感。

 

史蒂夫看着巴基,而巴基看起来有点难过。

 

乔伊再次看了巴基一眼,这才说道:“走吧。”

 

三个人从公主俱乐部的后门离开。虽然俱乐部的正前门和所有娱乐场馆都装修得极尽奢华浮夸,但后门却非常简陋,甚至有点破败。

 

乔伊一直带着二人在莫斯科的夜色中走出几百米,一路上缄默无声脚步不停,史蒂夫和巴基心下疑惑,此刻又不好多问,只好默默跟随。

 

直到行至一条黑得只能靠月光照明的暗巷中,三人才停下脚步。

 

“好了,这里周围的建筑都是废弃无人的,没有人会监听道。上校,你接到的任务目标是阻止一场非法的药品交易。”乔伊开门见山地用肯定句说道。

 

“是的,我知道是一场交易,而你是我的接头人。”史蒂夫沉声道,“但我不知道又是‘药品’相关……”

 

“但是您的任务已经变了。”

 

“什么?”

 

“最新接到的通知,对方已经得到了你们即将展开调查的情报,因此将交易地点改在了莫斯科和明斯克两处,现在暂时无法得知真实地点。”

 

“但没有人通知我。”史蒂夫怀疑地说道。

 

乔伊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慢悠悠回答道:“是啊,因为他们就是派我通知你。”

 

“那你为何不早现身?”

 

“噢,如您所见。”乔伊忽然轻浮地笑了笑,“我忙着呢。”

 

他的闪烁其词令史蒂夫有点恼火——正事当前,而乔伊大约是他见过的最不配合的接头人员。

 

而且这不配合的原因多半还和巴基有关。

 

“忙着跳脱衣舞?”史蒂夫情不自禁有点讽刺地问了出来。

 

“史蒂夫!”巴基抗议道。

 

乔伊微微一愣,并没有看巴基,而是夸张地扯开嘴角:“不仅仅啊——我还要忙着接客呢。”

 

巴基顿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别这样说,乔伊,你……”

 

“你给我闭嘴吧!巴基·巴恩斯!”乔伊忽然爆发般低吼出来,尖刻的声音在暗巷中回荡,惊起了几只飞鸟扑棱着翅膀逃远。

 

巴基猛地闭上了嘴巴。

 

史蒂夫终于忍不住了,他严肃地问道:“你们俩究竟是怎么回事?”

 

乔伊的目光在史蒂夫和巴基身上流转,然后冷笑了一声,没有理会史蒂夫的质询。

 

“巴基·巴恩斯,真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见你,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想念你——你现在过得不错吧?早就把我给忘了吧?你和你的这位上校……挺亲密的嘛。”

 

“乔伊……”巴基声音颤抖,睁大双眼看着他,史蒂夫惊讶地发现,他浅绿色的眼睛中竟然蒙上了一层水雾。

 

巴基竟然会因为眼前这个脱衣舞郎眼泪汪汪?这个事实令史蒂夫感受到了震惊——要知道,虽然他们的军旅相处生涯还不久,但他一早就摸清楚了巴基的性情。巴基是一个顽强固执绝对不肯服输的小伙子,而迄今为止他对巴基眼泪的唯一认知……说出来恐怕有点不那么好意思,但的确……仅仅只是在床上被自己操哭。

 

“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还活着……乔伊,我希望你明白,你还活着这件事对我来说意义有多么重要……”

 

是的,巴基的眼泪终于还是顺着眼角滑落下来,他哽咽着说出以上这番话,姿态低微得像是欠了这个脱衣舞郎几百万美金。

 

史蒂夫更加疑惑起来——他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

 

“当然,我当然还活着——怎么,我活着令你如释重负了吗?发现我还活着你就能解脱了吗?看看你自己——不用多解释,你陪着这位长官前来,我当然知道你是现在混的怎么样。可你看看我,你看到我的人生了吗巴基?”

 

乔伊猛地上前一步,狠狠捏起巴基的下巴,强迫他直视自己的眼睛。

 

“嘿!”史蒂夫一把抓住乔伊的手腕用力一扭,然后甩了开去,“我不管你们发生过什么,但是好好说话别动手!”

 

“不,史蒂夫,你别管他……”巴基摸了摸自己被捏得生疼的下巴,顿了顿,才继续说道,“这是我的私事,我活该。”

 

史蒂夫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但最终还是沉默了下来。

 

乔伊揉了揉自己被史蒂夫扭伤的手腕,阴阳怪气地说道:“你的长官对你真好啊,巴基,真是令人羡慕啊……我就是不明白,我哪里不如你吗?为什么你总是幸运的那一个?”

 

“乔伊!希望你明白,当年我不是故意丢下你不管!”巴基咬牙说道,“我后来报了警并且带他们回去找过你,可是你们已经人去楼空……而我当时只是一个孩子,我又能做点什么呢?乔伊,这些年来我真的一直在不断地寻找你的下落,有人告诉我你已经……已经死了,你知道我当时多么自责吗?我……”

 

“我他妈倒是宁可自己早就死了!”乔伊忽然大吼一声,打断了巴基的自白,“你现在看到我过的是什么日子了吧?其实,你也能自己想象到吧?那些训练你不是也经历过吗?你其实早就已经明白,我们小时候被人那样训练是为了什么吧?可是你看看你自己,你仍然清清白白,你还在为政府效力,人生一片大好,而我呢?而我呢?我他妈的早就被毁了啊!你是从军校毕业的吧?你有这么好的机遇,还遇到了如此‘关爱’你的长官,而我呢?你看看我,我现在是个什么德行?”

 

乔伊盯着巴基震惊的脸,自嘲地笑了笑:“告诉你吧,我现在靠脱衣服跳钢管舞和偶尔接客赚钱苟且偷生,但这还远远不够……所以我还要接下和你们接头这样危险容易遭人报复的工作,用以支付我昂贵得可笑的医药费和……和毒资……”

 

“你为什么能接到这个工作。”史蒂夫忽然开口询问。

 

“什么?”乔伊一愣。

 

“我说,你为什么能接到这份工作?”史蒂夫再度问道,语气令人意外的冷酷,简直就如同是在审问俘虏或者犯人,“就算我们需要灰色地带的人员,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找上你——所以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和美国的什么人有接触?是政要吧?”

 

史蒂夫一连串顺藤摸瓜的质疑令乔伊彻底呆住了,他整个人都从之前质问巴基时的那股邪佞悲愤的情绪中抽离出来,眼神也开始闪躲。

 

“你的上家是谁?”史蒂夫又追问道。

 

乔伊终于意识到了情况不对,他一皱眉头,暴躁地说道:“这不关你的事!”

 

“可你是我们的接头人,如果你处理不好我的疑问,我可以让你承担风险的同时分文都得不到。”史蒂夫面无表情地看着乔伊说道,“既然你的生活如此艰难——你也不想白忙乎一趟吧?”

 

“我所要做的只是告诉你现在对方的动态以及下一步任务!”

 

“哦?那你倒是说说看,上边希望我们怎么处理你刚才说的情况——莫斯科和明斯克都有可能是交易地点?”

 

乔伊看了看史蒂夫,又看向巴基,然后微微低头,将自己的眼睛藏在眉骨的阴影中。

 

“罗杰斯上校,你必须阻止这场交易,对吧?你不能背叛你的任务。”

 

“哦,那你的意思呢?”史蒂夫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一边无目的地撸动着自己的石英表,“或者说——你上头那个人的意思是什么?要我和我的下属分开行动?”

 

“这样看来你们两个当然只能兵分两路了——您可以去明斯克,目前得到的消息是,在那边将会有官方人员支持您的行动,而至于您的下属嘛……他可以继续留在莫斯科暗中查探,而我会负责与他继续接头。您看,毕竟我们俩也是老熟人了,做什么都方便点……”

 

“不可能。”史蒂夫斩钉截铁地打断了他的话。

 

他的嘴唇紧紧抿着,腰板挺得笔直,眼神坚定,宛若一头不怒自威的雄狮。

 

乔伊在一瞬间被他的气场震慑住了,但他仍然勉强说道:“对不起,上校,但这可能由不得您——难道您准备公然违抗上级的命令吗?您不会不知道您所在的组织是怎样处理逃兵的吧?你们拒绝接受任务——您要我就这样回复上头吗?”

 

这番话似乎提醒到了史蒂夫什么,他深思了一会儿,然后才像是十分艰难般勉强回答:“好吧,给我一晚上时间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乔伊警觉地竖起耳朵,“上校,您应该了解你们的处境——你们没得选择。”

 

“放轻松,年轻人。”史蒂夫忽然笑了笑,“我是说,需要考虑清楚我和巴基究竟谁留在莫斯科、谁去负责明斯克更合适——这总可以吧?”

 

乔伊怀疑地看了看他们两个。

 

“史蒂夫,我可以留在莫斯科的……”巴基忍不住说道。

 

巴基明白,眼下这种情况,留在莫斯科才是最危险的,而且乔伊与他之间的私人恩怨颇深,既然乔伊还活着,那么巴基就不可能放任这段恩怨不管。

 

但史蒂夫再一次展露出了对于巴基来说前所未有的威严:“中士,请你闭嘴,不要忤逆长官。”

 

大约是因为有乔伊这个外人在,巴基并没有像以往在史蒂夫妄图镇压他的反叛时那样嘴硬,他只是乖乖地闭上了嘴。

 

“我们走。”史蒂夫拍了拍巴基的肩膀,掉头就走。

 

“那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决定好?”乔伊在他们身后迫不及待地问道,“我还要及时回复上头,别断了我的财路!”

 

“明天晚上。”

 

“不行,明天中午12点,不能再晚了,不然我就去告发你们违抗命令……”

 

史蒂夫猛地停住脚步,转过身来看向乔伊。

 

尽管一片黑暗中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但乔伊仍然莫名地感受到了惧怕。

 

“别得寸进尺,小伙子。”史蒂夫一个字一个字不慌不忙地说道,“明天晚上我们会和今晚一样来找你,你必须给我耐心等着——如果你想提前告状……据我所知,像你这样的人,如果消失在莫斯科郊区的树林里,恐怕几年之内都不会有人发现你早已被熊啃得只剩骨架的尸体吧。”

 

“你……你竟敢威胁我?”乔伊尖锐地叫喊道,但尾音的颤抖出卖了内心的脆弱与不安。

 

他完完全全被史蒂夫唬住了。

 

史蒂夫不再说话,握住还呆呆楞在原地的巴基的后腰,用力推着他一同走出了暗巷。

 

二人一路无话打了个车直奔酒店。一进门,史蒂夫就开始飞快地收拾东西。

 

“我留在莫斯科吧。”巴基再次说到。

 

史蒂夫停下了手里的活计。

 

“你就这么想留在莫斯科?”他抬起头,意味不明地看向巴基,“你和那个乔伊到底怎么回事?”

 

巴基偏转目光,皱起眉头。

 

“是我……如果我说,是我害他变成现在这样呢?史蒂夫,那是我的私事,有些债必须要偿还,而我不能放着他就这样不管,我……”

 

史蒂夫忽然丢下手中的全部东西飞快走到巴基面前,气势汹汹地将他推压在墙上,在他尚未反应过来之前擒住他的下巴,用自己的嘴唇将巴基其他关于乔伊的话语堵回了嗓子眼里。

 

这是一个令人窒息的深吻,带着浓烈的、史蒂夫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醋意与怒意。而巴基不仅没有反抗,反而在一愣之下后反手抱住了史蒂夫的脖子,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良久后,巴基开始帮史蒂夫解纽扣时,史蒂夫才猛然想起还有紧急地正事要办。

 

他恋恋不舍、气喘吁吁地挪开了与巴基黏在一起的嘴唇,拼命压抑住自己隐隐抬头的欲望,而巴基已经动了情,从脖子根到耳朵后面都通红一片,他目光湿润又带着点疑惑地问道:“怎么了,不继续吗?”

 

“不行,宝贝儿,今晚不行。”史蒂夫忍不住伸手帮他梳理了一下刚才已经被自己按压得有些凌乱的头发说道,“快收拾东西,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

 

“我们?”巴基歪了歪头,疑道,“我们都去明斯克?”

 

“不去,我们谁都不去明斯克。”在巴基疑惑的目光中,史蒂夫镇定地回答道,“对不起,巴基,但现在也只有这个选择了——你愿意和我一起当逃兵吗?”

 

巴基只是愣了区区一秒钟后,就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当然,你在哪儿我在哪儿。”

 

“不问为什么?”

 

“我无条件信任你的判断力,长官。”

 

“不过其实……还有另一种选择。”史蒂夫将已经微微翘起的嘴角收起,假惺惺地提议道,“你可以自己回去,报告组织说我叛逃了,那么以佩吉·卡特女士的运作能力,相信至少可以保住你……”

 

“不!我说过,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们风雨同舟!”巴基果然上钩了,他飞快地抗议道,“你这老头儿怎么总是这样?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休想甩掉我自己逃跑!”

 

史蒂夫盯着他年轻的脸,这才得逞地笑了笑。

 

“那你之前为什么一直强调乔伊是你的私事?”绕了一圈后,他终于将话题拐了回来,“难道你的事不也是我的事吗?巴恩斯中士,我命令你,不准再说别的男人是你的私事!你的私事只能有我一个人参与!而你的其他事,对于我来说,都是我们共同要承担的事——明白了吗?”

 

巴基终于意识到自己不小心就钻进了史蒂夫这老家伙下好的套里,但在史蒂夫温柔的目光凝视下,他仍然忍不住露出了自从今晚见到乔伊之后的第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

 

为了回应长官兼情人的这番“谆谆教诲”,他向史蒂夫敬了一个标准的美式军礼。

 

在抬起手臂的一瞬间,他干脆地说道:“Yes sir!”



(下一章)


评论 ( 76 )
热度 ( 434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