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德美索

我要从所有时代,从所有黑夜那里,夺回你

【盾冬】Yes Sir • 14(白发盾,特种兵AU)

长官盾x新兵巴基

我只会在一个地方服从命令——你的床上。

前文:(1)(2)(3)(4)(5)(6)(7)(8)(9)(10)(11)(12)(13)

 

“老爸,你用得着这么招摇过市吗?”巴基咀嚼着口香糖上下打量史蒂夫,然后冲他十分不礼貌地吹出一个巨大的泡泡。

 

“说,是不是想给我找个后妈?”他收回泡泡,然后咧嘴粲然一笑。

 

巴基有些坏坏的笑容令史蒂夫觉得仿佛整个世界都明亮起来。他微微低头看着他的“逆子”,将自己宠溺的目光藏在墨镜之后。

 

罗杰斯上校穿着短袖衬衫笔挺地伫立在火车站台上,上臂与胸前的肌肉完美地鼓起,一头利落的银色短发在莫斯科下午浓烈的阳光下熠熠生辉——出色的外形优势已经令路过的异性们对其频频侧目了,更不要提那块一点都不低调的腕表和脚上锃亮的皮鞋轻而易举彰显出的不菲价格。

 

“战术而已。”史蒂夫飞快地低声说道。

 

“那为什么我就打扮得这么低调?”巴基无奈地看了看自己的一身行头——普普通通的运动衫和牛仔裤,侧背着一个巨大的运动背包,他看起来像是任何一名暑假出来游玩的在读大学生。

 

“看你的女人比看我的还多,我嫉妒了。”他假装不满地开玩笑道。

 

史蒂夫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本正经地低声说道:“那不是更好吗?”

 

“嘿,你这老头儿……”

 

由远及近的汽笛声打断了巴基的抱怨,他们一直在等待的列车终于呼啸而来。

 

两人拎起看起来十分沉重的两大件行李箱上了车,与其他普通旅人一样,顺利地找到了只属于他们俩的包厢并一头钻了进去。

 

安置好行李后,两人一同坐在床边,看似漫不经心地朝外望。

 

巴基的目光飞快划过一根石柱,又不带分毫停留地转回到史蒂夫脸上。

 

“还在吗?”史蒂夫轻声问道。

 

“还在。”

 

“他很警惕。”

 

“可能真的是生活所迫,或是被什么人胁迫了。”

 

“……巴基,或许这样说不太好——但目前为止,他已经算得上是我们的敌人了……至少也肯定不在同一阵营。而就现在你我的处境来看,我们谁也不能相信。”

 

“……行了,我明白的,老爸。”

 

两人不再交谈,史蒂夫摊开报纸开始一板一眼的阅读起来,而巴基掏出手机,如同现代社会任何一名沉迷手机的年轻人一样,随手打开一个小游戏玩了起来。

 

但没人知道他一直在输——因为他的注意力始终集中火车窗外、鬼鬼祟祟藏身于石柱后方的乔伊身上。

 

直到这趟国际列车伴随着一声汽笛的长鸣而缓缓开动后,乔伊才从石柱后方现身。

 

“盯得很紧。”巴基最后用余光看了一眼乔伊,火车便逐渐驶出站台。

 

“很好,现在他可以去跟他的主子汇报了。”

 

巴基沉吟片刻,说道:“这趟列车虽然终点站是华沙,但他们真的不会猜到我们会半道下车?”

 

“这就要看运气了。”史蒂夫将报纸放下,看着巴基的眼睛沉稳地说道,“但为了迷惑他们,现在我要做另外一件事。”

 

“什么?”

 

史蒂夫微笑着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国际长途。

 

对方显然被特别交代过并且训练有素,在三声之内就接起了电话:“猎鹰待命。”

 

“山姆,我没时间解释太多,请你帮我在转存十万美金到波兰的秘密账户中。”

 

“收到。”

 

“等我到了华沙安顿下来再联络你,不要主动联络我。”

 

“明白。”

 

非常简短,双方迅速挂断,巴基目瞪口呆地看着史蒂夫关闭手机,将芯片取出,打开车窗丢了出去。

 

“十万美金不足以让他们相信我们会在波兰常驻吧?”他问道。

 

“当然。所以他们会继续分析,会以为我们只会在波兰停留数日,然后说不定会去柏林,或者赫尔辛基,或者随便哪里。他们的注意力会被分散,去欧洲各个国家搜寻我们下落的人手就会不足,给我们更多的调查时间。”

 

“实际上我们仍然提前下车?”

 

“当然。”

 

“所以你在欺骗山姆?你欺骗你最信任的队员?”

 

“他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那他仍然会照办?”

 

“是的,毕竟这是计划中的一环——让乔伊上头的人更加坚信我们的短期目的地的确是华沙。”

 

巴基的大眼睛骨碌碌转了一圈,然后皱起眉头。

 

“那么你的意思就是……你怀疑有内鬼?”

 

史蒂夫忽然深深叹了口气。

 

“我不希望有。”他说道,“但是……很明显,咆哮突击队的总部也并不安全了,就算队内没有内鬼,那么也海豹六队中也一定有哪里出了大问题。”

 

巴基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双手交叉放在小桌板上,手指的骨节之间由于过度用力而相互按压得皮肤发红。

 

一个为国家卖了一辈子命的身居高位者,年过半百后却沦落到需要与曾经给他下命令的人斗智斗勇,精打细算自己的逃亡路线。

 

巴基不由得想起他被史蒂夫带到欧欣那度假酒店门口的那一天。

 

那天,史蒂夫衣着制服,正气凛然地对他说过:“巴基·巴恩斯中士,你将会成为咆哮突击队的正式成员,你将会获得你的专属代号,将会跟随我们一起进行特训和执行机密任务,但如果你牺牲,你的名字将不会被记录下来——你只会化作那面石墙上的一颗星。”

 

那时候的史蒂夫·罗杰斯上校,还是心怀信仰的吧?那时候的他整个人,看起来都像是海豹六队大门口挂的徽章上那只海上雄鹰一般,雄赳赳气昂昂,意气风发,随时准备好为国效力,乃至为国捐躯在所不惜。

 

然而现在呢?他曾经信仰的组织背叛了他。

 

巴基其实并不明白为什么他脑子里所有想法都能被史蒂夫一眼看穿。

 

但就在他为了史蒂夫的军人生涯发呆时,史蒂夫忽然用自己的大手握住了他的双手,将他僵硬的手指包裹在自己温暖粗糙、带这些许枪茧的手掌心中。

 

“别摆出这幅表情,小伙子,入了这行谁不是随时都命在弦上?走一步看一步罢了。”他沉声说道,蓝眼睛中满盛着他这个年纪特有的成熟与睿智,“何况,你笑起来格外好看。”

 

因为这句话,巴基忍不住微笑起来。

 

“对,就是这样,我需要你的笑容。”白发的长官微微低头,拉过他的双手,在他手背上轻轻烙下一个吻。

 

明明算得上是一个普通的动作,偏偏被史蒂夫做得炽热又缠绵。当史蒂夫的嘴唇离开巴基的手背,巴基感觉自己的脸上竟然有些发红发烫。

 

“我们什么时候到地方?”他挪开目光,切换了话题,“或者说,你到底能不能提前告诉我,我们到底要在什么地方下车?”

 

“不能提前告诉你,巴基。”史蒂夫扭头理了理床上的枕头,然后放松地向后靠去,“但我可以说的是,时间尚早,而我们两个都足有30多个小时没睡觉了,在到达目的地之后也还有得折腾,不如趁着在火车上什么都做不了,好好睡一觉吧。”

 

“为什么不能告诉我,难道到达目的地后你还准备了什么惊喜不成……”巴基嘟囔着,“我们的情况最好有人放哨……这样吧,我多撑一会儿给你放放哨。”

 

他本以为史蒂夫一定会断然拒绝,并且他已经想好了全套的非常讨打的“劝睡”说辞——比如什么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而我还年轻,我一向很能熬夜而你这个老年人熬夜会更加缺钙之类的云云。

 

但出乎意料的,史蒂夫并没有拒绝。

 

巴基本能地觉得史蒂夫不该是这个反应,但还没容他想明白这一点,史蒂夫忽然站起了身。

 

“你等等。”他说,然后拿起空空的保温杯就走出了包厢。

 

等他回来时,左手多了两份三明治,而右手的保温杯中传来了浓郁好闻的咖啡味。

 

巴基不由得为之精神一振,赶紧找出两只水杯放好。

 

但史蒂夫并没有准备两人一起分享那些咖啡,而是将一整个保温杯都推到了巴基面前。

 

巴基挑眉:“你不来点吗?”

 

“我吃了东西马上就睡觉了,睡醒再喝吧。”

 

巴基点点头,没有多想,抿了一口还有些烫的咖啡,忽然又放下。

 

“难怪你自己不喝!”他大声抱怨道。

 

“怎么了?”史蒂夫的蓝眼睛有些闪烁起来。

 

“味道有点怪……”巴基没有注意到史蒂夫神色中一晃而过的失常,他只是拧着眉头说道,“俄罗斯火车上提供的速溶咖啡这么差吗?”

 

“嘿,旅行中你还指望能喝到什么好咖啡?”史蒂夫忽然放松下来,换上一副好笑似的表情看向他,“赶紧趁热喝了吧,你还要坚持几个小时呢。”

 

巴基不疑有他,飞快将剩下的那些难喝的咖啡一口口吞了下去。

 

匆匆解决完晚餐,就像说好的那样,两人将窗帘拉上,又将包厢内的灯光调至昏暗,然后史蒂夫倒头就寝。

 

巴基花痴了一会儿史蒂夫面冲着他的英挺睡颜,就掏出手机重新玩了起来。

 

但那咖啡似乎一点提神的用处都没,很快,浓烈的睡意传来,手机屏幕上的画面逐渐变成了重影。

 

“怎么回事?”巴基暗自嘟囔,丢开手机,用力晃了晃自己的脑袋。

 

但还是不行,他的眼皮沉重得不可思议。

 

又看了史蒂夫一眼——他仍然还在睡觉,呼吸平稳,看起来似乎已经进入了深眠。

 

巴基没有想太多,决定起身去盥洗室用冷水好好洗把脸精神一下。

 

但他刚站起身,便一阵眩晕袭来——这可不是什么能够用普通的“睡意”来解释的了。

 

巴基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死沉死沉,浑身都没有力气,同时双腿一软,向前扑去。

 

而就在这一瞬间,刚刚还在“深眠”的史蒂夫忽然敏捷地一跃而起,稳稳接住了正向自己倒下的巴基。

 

巴基也不傻,脑子里始终想不通的那一根弦忽然就接了上去,前因后果忽然无比清晰地呈现出来。

 

但他知道,已经晚了。

 

“你……”他懊恼地瞪向史蒂夫,“你他妈竟然给我下药……”

 

但他整个人都失去了力气,此刻只能软软地被史蒂夫抱在怀中。

 

史蒂夫什么都没有回答,只是将他推进床铺平躺下去,又帮他把薄毯轻轻盖上。

 

“史蒂夫,别……”巴基拼命想抬起手抓住史蒂夫,却始终抬不起来。

 

尽管努力将眼睛瞪到了最大,但他的目光已经开始涣散,致眠的药物反应一波波侵袭他的大脑。

 

史蒂夫像是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他的反应之后,忽然俯向他,整张脸一下子在巴基的眼睛中放大。

 

巴基用力瞪着他看,但仍然阻止不了自己的眼皮逐渐下沉。

 

“听着,一切都由我来承担。”他听到史蒂夫这样说道。

 

“不行……”他挣扎着回答。

 

“是我胁迫了你,欺骗你为我卖命。”

 

“不是这样……”

 

“不用挣扎,巴基,你的药物作用最少会持续14个小时,并且在两周之内都可以被从体内检测出来。14个小时候之后你就已经到达华沙了,我相信组织的人会第一时间来将你带回去,但以你体内残留的药物反应,以及佩吉·卡特和山姆·威尔逊的证词,他们不会、也没办法为难你什么,因为一切都是我安排的,而我给你下药的目的是为了让你去华沙吸引上面的注意力。至于我自己,将利用你为我争取到的时间逃亡到别的不为人知的地方,但这一切已经与你无关。”

 

“你他妈闭嘴……史蒂夫,你这混蛋……”

 

“睡吧,好孩子,乖乖地睡一觉吧。”

 

“你别走,你……”

 

史蒂夫将手放在了他的眼皮上。

 

巨大的恐惧袭击了巴基的心脏,他觉得自己整个心脏都绞在一起生疼地抽搐起来。

 

如果他从不曾拥有过,那么他就不会如现在一般惧怕失去。

 

恐惧令巴基之前满心愤懑的谩骂化作了可怜的哀求。

 

“你别走……别……别离开我,史蒂夫,求你……”

 

在眼皮合拢之前的最后一缝光亮中,他模模糊糊地哀求他——他的口齿已经开始不清了。

 

天知道史蒂夫废了多少力气才说服自己狠心将手指顺着巴基的大眼睛轻轻滑下。

 

“巴基,你不该因为被我连累而毁了一生。”巴基的世界已经没有光明了,他睁不开眼睛,却仍然能够听到史蒂夫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他想说话,却舌头麻木,什么都已经说不出来。

 

“睡吧,我看着你呢。”史蒂夫又说道。

 

巴基恶狠狠地心想:你看着我有个鸟用?你终究还是想要离开我!

 

他仍然不想放弃,他从嗓子眼里痛苦地对爱人发出哀鸣,嘴唇因此而剧烈颤抖。

 

忽然,一双炙热的唇印在了他的唇上,史蒂夫熟悉的气息在他唇齿间萦绕。

 

这并不像是过去他们曾经交换过的无数个吻一般,尽管此时此刻这个吻仍旧温暖缠绵又湿漉漉的,却不带有任何下流的欲望。

 

这个吻令他的心脏成功地炸裂成血肉模糊的碎片。

 

他要离开他了,他知道,他想从他的生命中抽身出去,把他自己一个人留在这列该死的火车上,留在这令人绝望的黑暗中。

 

他知道自己的眼角正在疯狂地溢出泪水,也知道史蒂夫温柔地帮他擦掉了那些泪水,但他就是睁不开眼睛,说不出话,也无法挪动自己的身体分毫。

 

“史蒂夫,你别走!”他呼吸急促,全身心都在无言地嘶吼。

 

可是他听到了史蒂夫关上灯光的声响,他听到史蒂夫已经拉开了包厢的门。

 

他听得到,他通通听得到,他听到他的挚爱正在离他而去的声音——世界上再也不会有更令人绝望的梦魇,巴基浑身无法动弹地躺在床上,无能为力的绝望令他痛苦得像是撕裂灵魂。

 

他听到史蒂夫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晚安,我的男孩。”

 

他听到史蒂夫带上了门。


仿佛童年时期那个混乱又黑暗的世界正在重新向他招手,眼前史蒂夫被迫离他而去的背影和乔伊对他怨恨的脸庞交替出现。


终于,在药物作用下,巴基陷入不安又不甘的深眠。


(下一章)


PS:环太AU机甲本已上架,预售地址点这里!

评论 ( 114 )
热度 ( 487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