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德美索

我要从所有时代,从所有黑夜那里,夺回你

【盾冬】叛徒(1)小警察盾x黑帮大佬冬,强强年下

这是一个充满了谎言、阴谋与背叛的故事,但我们都知道,一切终将被爱情所驯服。

前期受略渣,后期攻转黑,ooc都算我的,慎入。


——————————

 

Doubt thou the stars are fire
Doubt that the sun doth move
Doubt the truth be a liar
But never doubt I love. 

 

 

“继续前进,巴恩斯,你还不能死在这里。”詹姆斯·巴恩斯对自己默默说道,浑然不觉牙齿早已将嘴唇咬出了血。

 

因为他早就顾不上了——他伤痕累累,浑身上下都是自己血液的腥甜气息。但他此刻是麻木的,甚至感受不到多少疼痛。

 

詹姆斯正在逃命,以自己此生从未有过的狼狈踉跄的姿态。

 

如果不是之前的爆炸令他此刻仍然还在耳鸣,他想,自己或许应该能听见此刻那根断掉的肋骨在体内咔咔移动的声响。

 

意识越来越模糊,眼前阵阵发黑。尽管估算着自己应该已经离开了最危险的那条街区,但他还不能停下,因为逃命已经成为一种本能。

 

可是他要逃到哪里去?他又能逃到哪里去?其实他自己并不知道。

 

他没有目的地。

 

他已经无处可以藏身——就在十多分钟之前,他们一向最为安全隐蔽的、他与老巴恩斯共同生存的“老巢”……被炸了个粉碎。

 

天花板上,吊灯上,桌上,脚边……到处都是血肉模糊的肢体残片。

 

他知道自己本该对这些早已习惯——但那不代表他能对亲眼看到老巴恩斯被炸成碎块的过程无动于衷。

 

而若不是自己反应迅敏,本能地用高科技金属胳膊挡住了致命的炸弹残片,那么他自己恐怕也会躺在此刻正在熊熊燃烧的那片地狱火海之中了吧。

 

詹姆斯用力摇了摇头,将这一幕暂时甩出脑海——现在还远不是悲痛的时候,如果他死在逃命的半路上,那就更没人能给他的老爹报仇了不是吗?

 

可他能去哪里呢?这一身伤,不及时处理怕是要出人命,可如果先去医院就等同于找死——仇家既然胆大包天地干掉了他的老爹,就一定会在接下来的几天之内持续搜索N城各大医院,将他拎出来斩草除根。

 

或许逃到N城的郊区乡下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是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别说逃到几十公里开外了,怕是几百米都难以支撑了。

 

但很快,詹姆斯就无需在N城干燥的夜晚街头满怀仇恨与悲痛一筹莫展了——失血令他眼前一黑,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很快就彻底失去自我意识。

 

 

疼,浑身都疼。

 

这股子疼痛令他想起早些年尚且还在海军陆战队服役的时候,那些危险的任务所带来的大伤小伤叠加在一起的感觉。

 

骨头像是散了架——或许是真的散了架。

 

头痛欲裂又有点恶心,应该是爆炸引起的轻微脑震荡而产生的后果。

 

詹姆斯试着稍微移动了一下身体,结果从全身上下各个地方一同传来熟悉的伤口撕裂般的疼痛。

 

“操……”他脱口而出。

 

很好,虽然尚未睁开眼睛,但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嘴唇也干裂出血了。

 

“你醒了?”一个声音忽然问道。

 

詹姆斯心中一惊,神志归位的瞬间猛地睁开双眼,昨晚经历过的一切无比清晰地飞快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眼前是一个陌生的大男孩。

 

詹姆斯紧张地盯着他,而他也正盯着詹姆斯——却是满脸抑制不住的惊喜。

 

金色短发,蓝色眼睛,整个人都非常精神,年龄大致只有20出头,应该有长期健身的习惯,因为他的身材好得夸张——至少胸前的肌肉几乎快要将他简单的白色背心崩坏。

 

詹姆斯决定率先开口:“我……咳咳咳……”

 

自己的嗓子沙哑得几乎陌生,刚一开口就忍不住咳嗽起来,而咳嗽明显可能已经令某些地方的伤口轻微崩开了。

 

“我去给你倒杯水。”那大男孩慌忙起身去拿不远处茶几上的水壶。

 

趁那男孩转身的功夫,詹姆斯飞快掀开被子看了一眼自己的情况——浑身上下的伤口都已经被处理妥当,而且手法非常专业,看来正是这男孩救了自己。

 

他疑惑地抬头,却一眼看到那男孩下半身穿着的熟悉的制服裤子。

 

詹姆斯的心脏立刻扑通扑通疯跳起来。

 

那种制服他当然认得!真是托了他已经变成碎片的老爹的福,他可是没少跟这类人打搅过交道——这男孩明显是个条子!难怪他这么懂如何处理自己的这身伤!

 

脑中掠过电光石火般的思考,等那男孩捧着一杯热水再次转过身来走向他时,他已经不动声色地闭上了本想主动说点什么的嘴。

 

似乎那杯水略有些烫,男孩小心翼翼地吹了吹。

 

詹姆斯开始思考自己该对他说一个什么样的谎言。

 

“我扶你起来。”他将水杯放在床头柜上。

 

詹姆斯本能地想要拒绝,但理智让他不要拒绝。所以当那男孩将胳膊放在他背上时,他努力让自己紧张的肌肉放松下去,并顺从地依靠在了那男孩结实的臂弯中。

 

肉眼可见的红晕从脖子根爬上那年轻条子的白皙面容——应该是是个同性恋嫩雏,搞不好还是处男,詹姆斯飞快判断。

 

而詹姆斯一向深知自己男女通吃的魅力,并且很会利用自己的脸部优势——他已经知道自己该如何对付这个条子了。

 

“谢谢。”他声音沙哑地说道,并借着对方的臂力费劲地坐了起来,发出一些因伤口疼痛而导致的半真半假的呻吟。

 

那男孩帮他调整好坐姿后,又体贴地将水杯送到他嘴边。

 

他抿了几口,然后盯着那年轻小警察的脸,看似自然地舔了舔唇。

 

干燥得干裂起皮的嘴唇终于得到了滋润,因失血和伤痛而苍白如纸的面容衬得那双被滋润过的唇格外红嫩诱人,詹姆斯偷偷观察着那名小警察,果然,他盯着詹姆斯的嘴唇愣了愣,然后有点不好意思似的挪开了目光。

 

“谢谢。”詹姆斯再次道谢,将水杯递还小警察,然后斟酌着语气,犹疑地问道,“请问你……你是谁?”

 

“别害怕,我是一名警察,就职于B街区。”那男孩露出一个真诚的微笑,“你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的。”

 

这是詹姆斯早就看出的信息了,他不由得隐隐好笑。

 

但他故意对那名小警察皱起了眉头:“我怎么相信你?”

 

那男孩微微一愣,然后有点慌乱地摸了摸裤兜,掏出一个证件为詹姆斯展示。

 

詹姆斯眯起双眼,看着那张英俊的证件照——除了那头灿烂得几乎晃眼的金发略短之外,其他面容特征与床头这个人一般无二。

 

他稍稍偏转目光,看着证件照上的名字——史蒂夫·G·罗杰斯。

 

“原来果然是罗杰斯警官,不好意思……我不该随便怀疑你。”他轻声说道。

 

“不不,别客气,你可以只叫我史蒂夫。公民对陌生人持有谨慎的态度本是应该的。”小警察收起证件,冲他露出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说起来……你怎么会晕倒在B区?”

 

很奇怪,他没有问自己是谁,而是直接询问为什么晕倒。

 

詹姆斯不露声色地思考着史蒂夫话语中的疑点——但是当然,他不能表露出来。

 

“唔……”他微微皱眉,做出思考的模样,然后抬起胳膊捂住了头,露出痛苦的表情。

 

“你……你没事吧?”史蒂夫紧张地问道。

 

“没事,我只是……”詹姆斯揉了揉脑袋,又将胳膊放下。

 

“对不起,我有点想不起来了。”他带着点惊恐看向那名小警察,“请问,你知道我是谁吗?我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问题全都抛还给了小警察,小警察露出半信半疑的神态:“你不记得了?你的意思是……你失忆了?”

 

看来,他也不是个完全的蠢货,至少还懂得质疑一下,詹姆斯暗暗心想。

 

看他这年岁,恐怕也就刚刚从警官学校毕业不久吧——勉强能算是个合格的警察。

 

詹姆斯装出一副焦急的模样,掀开被子作出起身下床的动作,一边拧着眉毛说道:“我的家人呢?这是哪里?怎么不像是医院?对不起,我想离开这里……”

 

他当然知道,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怎么可能动得了?

 

果然,那个叫史蒂夫的小警察立刻就扶住了他,忘记了之前还在质疑他的话,轻声细语说道:“别急,请你安心在这里养伤,在找到你的家人之前,我会负责照顾好你。”

 

詹姆斯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就假装气喘吁吁地顺从了对方的搀扶。

 

这时,他就像是刚刚才发现自己的胳膊非比寻常一般,夸张地做出一个愣住的表情,忽然对着银光闪闪的手臂感慨道:“怎么回事,看起来我还是个残疾人。”

 

“不,求你别这么说……”史蒂夫有点慌乱起来,“你看……你的胳膊不也一样能用吗?恐怕某些程度上,比我们这些人更好用才对——金属的哈?看着挺酷炫的。”

 

詹姆斯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又问道:“嗯……你怎么捡到我的?”

 

“你正好晕倒在我家门口,一出门就看到了。”

 

“我身上没有证件,也没有手机之类的可以联络他人的线索?”


废话,当然不会有,詹姆斯心想,我怎么可能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

 

“对不起,完全没有搜索到。”史蒂夫遗憾地说道,“不然可能就不会委屈你在我这里治疗了。我想……你应该是被F街区的那场爆炸波及到的?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支撑着走到B街区的,太了不起了。”

 

“爆炸?”詹姆斯微微露出惊恐状,“什么意思,我现在这样是因为经历了爆炸?天哪,那是怎么回事?”

 

史蒂夫看起来已经完全没有在怀疑他了,立刻就为他解释道:“是的,不瞒你说,昨晚凌晨F街区发生了黑帮火拼事件,据我所知某个帮派的老大当场就死亡了,非常惨……他们全家都被炸成了碎片,估计是黑帮之间的寻仇吧……这件事应该很快就会见报了。我想,你可能是正好在那附近,被爆炸波及到而逃到这里来找救援的路人吧。”

 

詹姆斯的脸色变了变。

 

他的眼睛很大,此刻清浅的瞳孔有些不安地放大,史蒂夫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

 

“对不起,本不该和你说这些。”

 

“不……没关系。”詹姆斯微微低头,让微长卷曲的棕发遮住了自己情不自禁流露出真情的眼睛。

 

史蒂夫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拧着双手,有些纠结地说道:“既然……既然这样,时间不早了,食物我帮你放在床头,你饿了就吃一些,先安心待在我家,放心,绝对安全……我……我这就去上班了?或者……如果你希望我在家陪你的话,其实我也可以请假……”

 

“是你帮我固定好的肋骨,缠上这些纱布,还换了干净衣服?”詹姆斯忽然又问道。

 

史蒂夫脸上一红:“是的……嗯……无意冒犯,但当时情况紧急,你又完全没有意识,我就自作主张……”

 

“没事,你别紧张。”詹姆斯温言道,“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史蒂夫,谢谢你,你救了我的命。”


“啊?”史蒂夫愣了愣,眼睛逐渐明亮起来。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真的,谢谢你。”詹姆斯温柔地笑了笑。

 

这是詹姆斯自醒来之后对他露出的第一个笑容,史蒂夫在一瞬间就被这个笑容击穿了心脏。

 

“我我我走了……”他有些慌忙地从衣柜里取出制服外套穿上,又拿出警官帽,冲詹姆斯胡乱地挥了挥手,“你的情况还算稳定,自己独自待一天应该没问题,如果有事你就……”

 

“不用担心。”詹姆斯仍然笑着说道,“我不能再耽误救命恩人的时间了,快去上班吧,史蒂夫,等你回来再解决剩下的事。”

  

史蒂夫冲詹姆斯傻乎乎地、羞涩地笑了笑,然后手慢脚乱地扣上帽子倒退着走出了房间,期间还差点被门槛绊倒。


而詹姆斯一直温柔地看着他笑。

 

直到看着史蒂夫离开,直到听到大门锁上的声音后,詹姆斯的假笑瞬间垮掉。

 

谎言,全是该死的谎言——他在做什么?他竟然在利用自己的色相去勾引一个无辜年轻小警察为他所用。

 

甚至就在仅仅十多个小时之前,也没有人会想到,有一天詹姆斯·巴恩斯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但他只能如此,他必须生存下去——于公于私,老巴恩斯都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他得调查清楚,然后……

 

然后复仇。

 

毋庸置疑,无论对方是谁,他必须复仇,他只能复仇。

 

没有别的出路,这就是他身为巴恩斯家族继承人的宿命。

 

詹姆斯轻轻叹了口气,用冰冷的金属手指将被子轻轻拉上肩膀。

 

清爽好闻的肥皂味钻进鼻子,这股味道与那单纯得愚蠢的小警察身上的味道如出一辙。


但却没来由地令詹姆斯感到安心。


他疲惫地闭上双眼。

 

复仇毕竟是之后的事,而他此时必须要做的,恐怕是给自己一段缓冲的时间,好好地休息一阵子。


他可以趁此机会休养生息——其实这简直是天赐良机!没有人会想到巴恩斯家还有人没死,更不会想到这个人跑出来后竟然会选择蛰伏在一名警察的家中伺机而动。

 

而对于这个叫史蒂夫的小警察会不会心肝情愿地接受自己长久赖在这里的问题,詹姆斯认为自己很有信心解决——他既不瞎也不傻,怎么会看不出那个傻乎乎的愣头青只因为他一个微笑就神魂颠倒的模样?

 

就在詹姆斯选择安心地闭上眼睛准备好好睡一觉,之后再去用无数个谎言哄骗史蒂夫·罗杰斯时,小警察正皱着眉头开着车思考些什么。

 

不一会儿,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将车停在路边,拨通了某个的电话。

 

“喂,娜塔莎?听着,我有重要的事找你。”

 

“你找我向来都没什么好事。”

 

“方不方便帮我利用你的职权查一个人。”

 

“说吧,你又接到什么棘手的案子了?


“不,你误会了,这次不是嫌疑人……”


“什么?难道你终于找女朋友了?”

 

“不不不,他是男的……”

 

“……你的交往对象是男人?那可不行,我必须帮你查查他的底细——可不能让乱七八糟的野男人拐走我们的清纯处男史蒂夫。”

 

“不是男朋友!总之……”

 

“快说名字!老娘忙得很!没空跟你干耗着!”

 

“……是这样的,有一个人,曾经在七年前救过我一命,但我想他一定不记得我是谁了,毕竟英雄们总是不会记得普通人的容貌,但是身为被搭救的人,对他们的救命恩人总是格外铭刻于心……”

 

“闭嘴吧罗杰斯!你真是啰嗦,我不想听故事——为什么今天忽然想要找到你七年之前的救命恩人?”

 

“我……对不起,娜特,我现在还不能说……但总之请务必帮帮忙。”

 

“……行了,罗杰斯,真是服了你的倔脾气。说吧,他的名字?”

 

“他曾经在海军陆战队服役,据我所知,他的名字是巴基·巴恩斯。”


(下一章)



(这章大佬冬的图是大金鱼画的)


——————

PS:环太AU机甲本已上架,预售地址点这里!

        微博抽奖转发戳这里


  @XY大金鱼 我的坑挖好了,坐等你的了!


评论 ( 134 )
热度 ( 713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