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德美索

我要从所有时代,从所有黑夜那里,夺回你

【盾冬】关于爱与量子纠缠的研究报告(1)(接复联3)

接复联3结尾剧情,HE

 

量子纠缠——两个粒子互相纠缠,无论相隔多远,他们永远影响对方。

如果我变成了量子幽灵,如果我所有存在过的痕迹都被现实抹杀,你还会记得我吗?

 

“史蒂夫……?”什么样的力量能使一整条振金胳膊逐渐分解成粉尘?巴基惶惑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臂。

 

他只来得及对Steve喊出名字。

 

下一秒,仿佛史蒂夫惊恐错愕的眼神仍然还在眼前,可巴基的意识已经在别处苏醒。

 

消失了,一切都消失了,史蒂夫不见了,瓦坎达不见了,眼前可见范围内是一望无垠的虚无,四周寂静无声,巴基一时之间有点搞不清自己被抛弃在了天堂还是地狱。

 

他抬头看向黑暗的天空,那里正闪烁着绚烂神秘的色彩,也是此地唯一的光源。

 

“像极光一样。”巴基忍不住心想,“很久很久以前,我和史蒂夫一起在北欧看到过极光。”

 

“嘿,你好啊?”一个不怀好意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巴基猛地回头,只见一个戴着兜帽遮住了大半张脸的家伙如幽灵般出现在了他身后。

 

巴基并不知道眼前这家伙是什么人——或者说,究竟是不是人类,但他的问题一股脑地脱口而出——

 

“你是谁?”

“这是哪里?”

“怎么回去?”

 

带兜帽的家伙似乎愣了愣,从巴基的角度,只能看到他兜帽阴影下一张尖刻的下巴,和单薄的嘴唇。

 

“这一定是个不讨喜的家伙。”他不由得暗暗心想。

 

这家伙也的确不讨喜,他抿了抿嘴唇,露出一个坏笑。

 

“这是你的灵魂安息之所,而我,是这里的领主。”他微微抬起下颌,语气高傲,“从今以后,你就得听从我的命令了。现在,你最好先给我跪下,宣誓效忠。”

 

巴基微微眯起眼睛,无视了他无礼的要求:“不,我不属于这里,我得回去。”

 

“不好意思,不想打断你的美梦,可是……理论上讲,你可以回去,但实质上,你应该是回不去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巴基冲他怀疑地歪了歪头,然后斩钉截铁地说道,“不,我必须得回去,告诉我回去的方法!”

 

“没必要那么执着,巴恩斯中士,你回去也没有任何意义。”

 

“你认得我?”巴基警惕地后退了一步,“你究竟是谁?!”

 

“哈!比起你们这些低等生物,我当然是全知全能的。”那人发出一声短促的笑,“可是你并不认得我。还有,我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想要回去,但是你大可不必如此忧心忡忡——你的美国队长,放心吧,他不会再那么需要你了。”

 

“别卖关子了,告诉我离开的方法!我得回去找他。”

 

“徒劳!”那戴兜帽的家伙忽然就激动起来,他的语气变得异常激动尖刻,“你还不明白你如今的处境吗?什么样的‘人’才能到达灵魂之所?对不起,你已经是一个——用地球人的话应该怎么说来着?量子幽灵?而不仅仅是你,还包括所有被无限宝石的力量抹杀掉的人……对于还活着的人来说,你们并不仅仅只是死了那么简单。”

 

终于从他人口中听到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巴基脸色微变,但仍然追问道:“说清楚,什么意思?”

 

“量子幽灵,比直接死亡还不如,因为这个不死不活状态的代价,就是无论你们的至亲还是爱人,都会将你们彻底遗忘掉,在他们的人生中,你们已经等同于从未曾出现过了。明白了吗?你们的世界已经不再是你们原本熟悉的那个世界了——它已经被无限宝石的力量彻底修改了。”

 

巴基愣了愣,固执地咬了咬牙:“可史蒂夫的人生中怎么能没有过我的存在?遗忘?不,他不会忘掉我的。”

 

“执迷不悟。”戴兜帽的家伙轻笑一声,嘲讽道,“不信的话,你不如自己去看看吧?只要你想,你可以出现在地球上的任何角落——但别怪我没告诉过你,你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趁早放弃对谁都好,反正你也不会孤单,你的小伙伴们会一个接一个陆续来到这里,然后你们就可以一起效忠于我,我们可以忘掉那些曾经的是是非非,一同在这里建立一个崭新的国度,然后……”

 

巴基不客气地打断了他对未来的美好幻想:“怎么去史蒂夫身边?”

 

被打断话语令那家伙看起来有点恼怒,但他仍旧耐心地回答了巴基的问题:“闭眼冥想,只要掌握技巧,你就可以出现在他身边。当然,这通常需要很多练习,如果你注意力不够集中,刚开始很有可能失败,除非你的执念足够深刻到引起……嗯?”

 

巴基闭上眼睛,只稍许皱了皱眉头,就已经飞快地消失了。

 

戴兜帽的家伙愣了片刻后,对着那片空荡荡的黑暗虚空摘下了兜帽,露出一头黑色微卷的长发。

 

“蝼蚁们怎么总是如此愚蠢?”他摇了摇头,话虽嘲讽,绿眼睛中却露出了一丝难以令人察觉的落寞,“却又令人碍眼的深情。”

 

——————————

 

一年后,纽约。

 

“那么,今晚的约会真的就这么取消了?”红发美女挑眉问道,“那姑娘人不错,长得也可爱。”

 

“饶了我吧娜塔莎。”史蒂夫·罗杰斯冲她友好又略带苦恼地笑了笑,然后一拳打在沙袋上,“其实你也应该明白,我并不是那些姑娘的菜。”

 

“可她们都大呼小叫着可以为了你去死……”

 

“或许她们的确可以为了美国队长去死。”史蒂夫自嘲地笑了笑,“但不是为了史蒂夫·罗杰斯。”

 

“真苛刻啊史蒂夫……”娜塔莎叹息着摇了摇头,“不试试又怎么知道不行呢?”

 

“得了吧,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小时候是怎么熬过来的。”史蒂夫刻薄地回答。

 

想起小时候的那些遭遇,他的心头就总是空落落的。本该美好的青春回忆于从小就身体病弱、饱受歧视的他而言,如同一张从未上过色的惨白画纸。

 

“事实证明,没有人会为了那颗布鲁克林的豆芽菜出生入死。”

 

他挥拳猛击,沙袋在他的铁拳之下应声飞起。

 

挂钩断落,沙袋重重落在了地上,发出砰地一声巨响,伴随着飞起的点点尘埃。

 

娜塔莎沉默地看着他。

 

史蒂夫站在原地喘息了一会儿,俯身捞起沙袋甩到自己的肩膀上。

 

“不好意思,让你看到我纠结这些。”他自嘲地摇了摇头,“简直像个娘娘腔。”

 

他转身欲走,红发女间谍忽然凑过身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她温柔地抱了抱他,就像曾经在某个葬礼上做过的那样。

 

史蒂夫垂眼看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谢谢你,娜特……但你不必如此。”

 

娜塔莎却只是关切地看向他的脸:“史蒂夫,你的状态很令我担心——我不是非要提伤心事,但自从卡特女士的葬礼过后,你整个人都变得越来越……越来越……呃……”

 

“孤僻?不合群?脾气古怪?难以相处?”史蒂夫主动替她接话。

 

女间谍却不是会被他的刻意捣乱而扰乱思路的人,她马上一锤定音:“史蒂夫,你太孤独了。”

 

史蒂夫不说话了,双眼微微失神。

 

良久,娜塔莎轻叹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算了,今天就放过你——明天就是斯塔克和小辣椒的婚礼了,拜托你千万别穿你自己挑的那套衣服好吗?我会给你送一套合身的礼服……”

 

“复古不好吗?”

 

“那叫老土!”娜塔莎佯装愤怒地攥起拳头。

 

史蒂夫妥协地冲她摆了摆手,踏出了健身房。

 

就在他即将跨上摩托车的一瞬间,他的动作忽然顿了顿——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看到自己拥有两条影子。

 

心跳猛地漏了一拍。

 

但等他用力眨了眨眼睛,凝神再度仔细看过去时,那条多出来的影子已经消失了。

 

他还是只有一个人,骑着一辆摩托车,在月光下形单影只。

 

“孤独。”他想起娜塔莎毫不客气的判词。

 

史蒂夫在苦笑中发动了摩托车,清冷的月光幽幽照亮一个超级英雄“归家”的路。

 

说是“家”,其实只是一个处于布鲁克林的单身公寓罢了。

 

这并不是属于他的时代,也没有专属于他的人,天大地大,却是何以为家?

 

一个人做饭,一个人用餐,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发呆,一个人洗澡,一个人睡觉——这就是美国队长一直以来保持的生活状态,而史蒂夫早已习惯于此。

 

日日夜夜,周而复始,孤单如斯。

 

娜塔莎想找个人给他作伴,他何尝不懂她的好意?他的孤独早已脱离灵魂,清清楚楚地写在自己脸上,无从掩饰,也懒得去掩饰。

 

但即便如此,史蒂夫也仍然从心底深处抗拒任何一个“外人”入侵他自己的心灵领域。

 

那从上世纪初便将他牢牢包裹其中的孤独,如同一层坚硬的振金外壳,没有人能够进入,而他自己也出不来。

 

因为史蒂夫并不属于这个闹哄哄时代——他仍然还记得自己刚从冰封中清醒过来时,赤足狂奔在新时代纽约时的景象。

 

那天,疯狂的奔跑令他四倍强化过的脚板心也仍然受到了很多刮伤。当他看着一滴滴细小的血珠从那些细腻的伤口中缓缓渗出时,史蒂夫·罗杰斯终于意识了一个残忍的事实——从今以后,无论他多么努力的奔跑,都再也无法回到那个真正属于他的时代了。

 

可奇怪的是,他明明在情感上对那个时代无比眷恋,但记忆中发生过的一切事情,却令他找不出自己缅怀过去的动机。

 

无论是自己的回忆,还是过往的那些关于他的机密资料,似乎都清清楚楚地告诉他,他明明从小就是这么孤孤单单过来的,上世纪初与现在的境况并没有什么不同。

 

曾经只有一个人,几乎快能撬开他孤单的壳,却最终仍然差了那么一步——而这个几乎快要成功的女性,就是已经在三年前离开人世的神盾局创始人之一佩吉·卡特。

 

而他们之间最终差的这一小步,却令他们扯开了足足七十载光影的巨大距离,各自迈上了再也无法交集的道路。

 

可他史蒂夫·罗杰斯,难道此生注定就是个天煞孤星吗?如果真的从未曾有过任何一个人穿透坚硬的外壳,深入触碰过他柔软的灵魂,那么他究竟凭何对二十世纪初的那个战乱年代充满了难以解释的款款深情?

 

他无法从任何地方找到答案。

 

身为一个士兵,史蒂夫一贯作息良好。晚上十点半,他准时钻进了被窝。

 

侧身躺在床的一边只能占据一半的位置,这时,一个疑问忽然涌入史蒂夫的脑中——自己为何要为这间并不算宽敞的宿舍,购置一张占地面积不小的双人床呢?

 

为着这个并不算什么大事的疑问,他却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最终,他不堪这种精神上的自我折磨,梦游般爬了起来,趴到地上,用手电筒照亮了黑暗的床底。

 

任何在你生命中存在过的事物,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都会留下一定的痕迹。人是,家具也是。

 

史蒂夫成功地在这张双人床的床底下,找到了曾经有一张单人床存在过的痕迹——显然,它的边沿在木质地板上留下了淡淡的压痕。

 

史蒂夫果断地给娜塔莎拨打了电话。

 

“我以为你已经睡了。”娜塔莎的声音闷闷的,听起来不是很和善,“听着,史蒂夫,就算你没睡,可这个时间我也必须得睡了——你不会不记得我是小辣椒的伴娘这件事吧?明天天不亮我就得起床了!”

 

“我什么时候换掉的单人床?”史蒂夫的问题突兀地在电话中响起。

 

娜塔莎不由得愣了愣:“你说什么?”

 

“我说。”于是史蒂夫字正腔圆,一本正经地再次重复了一遍这个荒诞的问题,“我什么时候换掉的单人床?”

 

美国队长二半夜紧急致电,竟然是为了询问他自己的购物记录?一瞬间,娜塔莎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大概是……2014年的时候?”她强迫自己去回忆,“如果没记错的话,那段日子的某一天,你忽然兴致勃勃地提出你想要换床——而这张双人床还是我陪你去挑的,你难道忘了吗?”

 

“我为什么要换床?”史蒂夫不依不饶地继续问道。

 

“你没告诉过我啊,你要换,我就陪你去了而已。”

 

“如果自始至终我只是一个人的话,那么我一个人生活,一个人睡觉,为什么忽然要换成双人床呢?”史蒂夫的语气听起来简直咄咄逼人,简直像是在审讯犯人,“我究竟有什么天大的理由,非要在这间狭小的公寓中塞下一张双人床?”

 

骨子里流淌着俄罗斯人血液的红发女特工终于失去了耐心,她忍不住冲对方低吼:“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要换?!或许那时候你看上了什么姑娘,想过要和她同居也说不定呢?这种问题你难道不该好好问问自己吗?当时想和谁约会来着?要我猜可能是莎朗吧?虽然最后你们还是没能在一起。当然,如果你现在还想挽回她,我发誓我会帮你,但不是今夜好吗?今夜你必须得让我好好睡个……”

 

“晚安。”如同打过来时一样,史蒂夫突兀地、不甚礼貌地挂掉了电话。

 

娜塔莎纳闷地看了一眼只剩下忙音的手机,用俄语飙了句脏话,就翻了个白眼重新入睡了。

 

绝不是因为莎朗,史蒂夫暗暗心想,甚至不可能是因为任何姑娘。

 

在他的记忆中,他这漫长又无趣的一辈子,就从未曾和任何姑娘亲密到可以同居的程度过——哪怕是曾经互有好感的佩吉也不行。

 

“要么是娜塔莎在骗我,要么就是我当时萌生出这个念头时,也没有对娜塔莎说实话。”

 

带着一肚子疑惑,史蒂夫重新躺回了床上。

 

他忍不住伸手,轻轻摸了摸那仿佛从来就未曾有人躺过的另一半床铺。

 

缺少人类体温的滋润,那里果不其然是一片冰凉。

 

突兀的,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这个动作有点熟悉——他是否也曾在什么时候,这样手掌向下,用指尖轻抚过一个地方,却只得到满心荒凉?

 

但这念头也太古怪了,史蒂夫实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理由对着一片空地感春伤秋,加之生物钟终究发挥了作用,不一会儿,他连被子都没盖严实就睡着了。

 

甚至于,他的手还仍然搭在那半张空荡荡的床铺上。

 

黑暗中,一个飘忽的影子出现在史蒂夫床头,轻轻在那一半床铺上躺了下来,恰到好处地填满了那半面的空缺。

 

他向史蒂夫的方向侧躺,一动不动,几乎是用贪婪的目光看着那张熟睡的脸庞。

 

就像很久很以前,他们共同经历过的每一个夜晚那样。

 

只是,曾经的他们,可以紧紧拥抱着一同滚进床铺中,两具成年男性健硕的身躯将那张并不结实的行军床压得咯吱咯吱响,在柔软的被褥压出各种甜蜜的痕迹,直到行军床不堪重负地原地散架。

 

可现在呢?他的身体比月光还轻,虚无缥缈得就像一个一击就碎的美梦,再也无法在现实世界中制造出哪怕一丁点属于自己的痕迹。

 

影子伸出手臂,轻轻抚向那张他深爱的脸庞。

 

透明的手掌如先前他尝试过的一万次那样,毫无作用力地穿透了对方的躯体——这看似近在咫尺的距离,却是比亿万光年还要遥远的、无法超越的介质隔离。

 

影子落寞地将手放下,过了一会儿,他向前挪了挪,钻进史蒂夫强壮的臂弯中。

 

尽管再也无法感受到人体的温度,但至少这看起来就像是自己正被史蒂夫拥抱着一样。

 

而曾经那无数个日日夜夜,在布鲁克林的家中,在欧洲战场的帐篷里,在瓦坎达避世隐居的小屋……他们总是如此这般相拥入眠。

 

“晚安,亲爱的小史蒂维,我永远爱你。”

 

他轻言细语,将一个无法产生任何实质触碰的吻,极尽温柔地印在了爱人的唇上。

 

他知道,自己的声音与亲吻都像是消失在了黑洞中一般,无法给史蒂夫造成任何影响。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史蒂夫把自己活成了一个孤魂野鬼,他自己则实实在在的成了一个真正的“幽灵”。

 

他不会放弃的,他要与他抵死纠缠。


(下一章)


评论 ( 152 )
热度 ( 2021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