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德美索

我要从所有时代,从所有黑夜那里,夺回你

【盾冬】关于爱与量子纠缠的研究报告(3)(接复联3)

接复联3结尾剧情,HE

量子纠缠——两个粒子互相纠缠,无论相隔多远,他们永远影响对方。

如果我变成了量子幽灵,如果我所有存在过的痕迹都被现实抹杀,你还会记得我吗?

前文: (1)(2)

 

根据定位,娜塔莎将手伸进口袋里扣住手枪,一边小心翼翼地踏进那条死胡同。

 

灯泡危险地掉在头顶一闪一闪,一只猫在黑暗中警惕地凝视了娜塔莎一会儿,然后猛地从黑暗中窜走。

 

也许是因为猫咪逃跑的时候碰断了电路,也许是因为本就年久失修,总之,那个裸露在外的昏黄灯泡在一瞬间发出了刺啦啦的声响,最后挣扎着打了几个闪,就宣告彻底罢工了。

 

但也正是那光影交替的一瞬间,娜塔莎的心脏倏地收紧,并瞪大了绿眼睛:在斯塔克婚礼派对后就失去联系的史蒂夫·罗杰斯确实和定位所显示的一样就躺在那里没错,可那里不仅仅只有他一个人——他的身边,匍匐着一个奇怪的影子!

 

一个触不可及的、缥缈若晨雾般的影子。

 

那影子似乎并未对娜塔莎的到来感到丝毫的惊讶——他正朝史蒂夫温柔地俯下身去,既像是在关心地查看他的状态,又像是正准备献上一个轻柔的吻。

 

娜塔莎心下惊愕,紧张令她的后背冒出一层冷汗——她本能地掏枪举起,可就只是眨了眨眼睛的功夫,那团影子却如同突兀出现时一般凭空消失了。

 

“见鬼了?”娜塔莎暗暗心惊,但身为复仇者联盟的一员,似乎遇到灵异事件也并不新鲜,再说眼下也顾不上想得太多。于是她一边努力平复心跳,一边快步上前,艰难地扶起了依旧还好好地躺在地上的史蒂夫。

 

史蒂夫死死攥着一个奇怪的空瓶子,一身酒气,双目虽然紧闭,但眼皮之下的眼球显然在不安的滚动,也不知道做了怎样的噩梦。

 

“该死,队长会喝醉?真是天大的新闻。”娜塔莎忍不住一声轻叹,并掏出了对讲机,“我可没办法一个人把你这么大块头的壮汉弄回去。”

 

 

史蒂夫醒来时并不在自己的公寓。

 

刚睁开眼睛时,他的思维意识极度混乱,并伴有短暂的失忆。他只记得自己是猛地坐立起来的,同时心跳加速,头痛欲裂,直至数秒后,神志才逐渐归位。

 

等到他彻底镇定下来时,才发现他已经安然躺在了斯塔克大厦的客房套间里。

 

我有多久没喝醉过了?八十年?他想了想,嘴角漾起苦涩的自嘲。

 

忍耐着头疼和宿醉的周身不适从床上爬起来,史蒂夫慢慢走到门口,才刚刚将手搭在门把手上,却停下了动作。

 

他听到门外,他的几个同伴们正在讨论他。

 

“队长最近不太对劲。”是班纳博士的声音。

 

“没关系,我已经采集了他的血液样本,还做了全身扫描。”斯塔克得意洋洋地说道,“星期五,现在就把数据调给班纳博士看!”

 

“好的,先生。”

 

“你给他抽血?你并没有经过他的允许!”娜塔莎听起来有些嗔怒。

 

“噢,放宽心好吗娜特,我这还不是为了他好?”史蒂夫有理由相信,斯塔克一定在此时此刻翻了个白眼,“他可是喝醉了呢,什么样的好东西能让一个强化人喝醉?你们以前谁见过队长喝醉?都没有吧?所以要么是他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要么是他喝进肚子里的东西出了问题——难道你不想知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吗?”

 

“比起这个,我现在倒是更关心他为什么会选择醉倒在巷子里。”娜塔莎沉声道,“太危险了,他为什么要在晚上孤身一人去一个偏僻角落里喝下一瓶可疑液体?”

 

“确实不对劲……”班纳的声音再度传来,他听起来很疑惑,“以队长的特殊体质,他的各项指标本应完全稳定在一个区间才对,但是托尼,根据你提供的采集数据,我发现队长现在的精神状态和脑电波都有些异样……他应该会同意每天配合我进行数据采集和持续观察的吧?”

 

“所以,其实并不是因为醉酒引起的身体问题?”索尔忽然突兀地问道,带着一丝小心翼翼的、逃过一劫般的欣慰。

 

娜塔莎的声音忽然敏锐地抬高:“嗯?罪魁祸首是你吧,索尔!你是不是给队长喝了什么外星人的烈酒!我想起来了,婚礼派对上,史蒂夫最后一个见的人也是你吧?”

 

意识到自己憋了半天却终于还是说漏了嘴,索尔赶紧解释:“绝对不是我拿给他喝的!是他自己……”

 

“不仅仅是队长,你也不该喝那些误事的玩意儿!”娜塔莎严厉地说道。

 

“可我已经酗酒一千多年了……”索尔无辜地为自己的酒瘾辩解,“你不能指望我花几天就戒掉。”

 

“应该不是醉酒的问题,是别的某些方面。他的脑电波和人体磁场出现了一些并不符合常人规律的波动……”显然,班纳仍旧在努力研究史蒂夫的身体数据。

 

“所以,那什么酒还有剩吗?”斯塔克终于加入混战,“昨天可是我的婚礼诶,为什么你没把那种连队长都能醉倒的好玩意儿送给我尝尝?”

 

史蒂夫轻轻将手指头从门把手上拿开——这实在太混乱了,他决定还是先去洗把脸,让自己清醒清醒,再去应付外头那群人。

 

浴室的灯被打开,迎面而来的巨大镜面令史蒂夫愣住了——自己的脸色也太过不同寻常了,那不仅仅是宿醉所带来的憔悴那样简单,他脸色惨白却双目通红,里面还布满了血丝。

 

一瞬间,昨夜闻到的那股奇妙香气从他宿醉的脑海中苏醒——紫罗兰叶、白桃、紫苑、琥珀、白蜂蜜、安息香……

 

史蒂夫闭上眼睛,感受着自己此刻的心跳,为着那仅仅只在脑海中萦绕的陌生香气而激烈起伏起来。

 

他想不通,为什么仅凭那一瞬间溢出的酒香,却会令他产生了仿佛已经与那股奇异的香气纠葛了一辈子般的温暖缠绵。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无比渴慕那股香气,就仿佛他已经渴慕了它一百年那么长、那么远。

 

 

“还有吗?”那天,史蒂夫应付完伙伴们之后,单独找到索尔,开门见山。

 

“什么东西?”

 

“明知故问。那种酒——那种毒药,还有吗?”

 

“你上瘾了?”索尔微微皱眉,他盯着史蒂夫的眼睛严肃地说道,“队长,这可不像你——事实上纵观九界,我都从未见过比你更有自制力的人。”

 

“我……我不知道。”史蒂夫的蓝眼睛微微失神,“其实我也不是想贪杯——我只是……好像有点贪恋那股酒香。”

 

索尔的眉头皱得更深刻了:“队长,当你攥着酒瓶时,你是不是闻到了谁的味道?”

 

“谁的味道?不,没有……我的确闻到了特别的香气,但我确认,自己并不认识拥有那种味道的人。”

 

“……不太可能,除非你的记忆出了差错。队长,你这次可真是吓死我了,我发现你拿走了那瓶酒之后还以为你死定了,以后我可不敢再给你瞎喝东西了——不过,那酒已经没了,那瓶子里剩下的就是最后一点,已经都被你喝完了。”

 

“那……能不能拜托你件事?”

 

“什么?”

 

“再去找那个什么甘露之神要点那种酒……”

 

索尔扬起眉毛:“等等,你还真信了什么甘露之神的传说?”

 

“我眼前就是雷霆之神,为何会不信甘露之神?”

 

索尔忍不住笑了一声:“的确,亚尔夫海姆不是传说,甘露之神弗雷也的确存在——但……老实跟你说吧,那瓶毒酒却并不是他亲手酿的,我……我昨天骗了你。”

 

“哦?”史蒂夫惊讶起来,“那么是谁?”

 

索尔笑得更大声了,史蒂夫眼睁睁看着他笑出了眼泪。

 

“那个啊……其实是我们小时候,从甘露之神弗雷那里骗来的配方。”索尔用力揉掉了眼中的泪水,“一千多年前的事了……那是我和洛基一起酿的,就埋在世界树下,足足埋藏了一千多年……去年,我特意去把它挖了出来。”

 

“所以……”

 

“所以……可能永远都喝不到了。”索尔咧了咧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没有了……我弟弟死了,酒也不会再有了。”

 

史蒂夫沉默地看着雷霆之神,任由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阿斯加德的风,世界树上缠绕的藤蔓,兀儿德和尼福尔海姆泉眼的混合水源,毒龙尼德霍格的涎液……兄弟,现在你可知道,你都喝下去了一些什么糟糕的东西吧?”

 

“还有呢?”

 

“还有雷霆之神的祝福和诡计之神的诅咒——原谅我们俩当时少不经事。”

 

“你祝福了什么?”

 

“祝福每个饮酒的人,饮下酒水之后都能见到自己的挚爱。”

 

“所以,那个什么相思病的诅咒,其实是你弟弟下的?”

 

“……是的,你也知道他专门喜欢跟我对着干,所以他立刻就下了诅咒——如果是没有失去过挚爱的人误饮下那瓶酒,就一定会当场暴毙。”

 

“可是我没有。”史蒂夫平静地说道,“你看,我没有失去过挚爱,我也明明喝了酒,可我一点事都没有——你弟弟的法术看来不怎么样。”

 

“不……队长,这一点我不能同意你。”索尔轻轻摇了摇头,“洛基只是喜欢贪玩恶作剧,这使世人总是忘记,他其实也是一个伟大的法师……”

 

“可我还活着,这就是诅咒失效的证明。”

 

“这不可能,洛基的诅咒不会失效,这是个悖论!”索尔情不自禁地开始为诡计之神的法术辩解起来,“队长,我真的不想提醒你,但你这一生已经失去过太多人了。”

 

“是的,我承认,因为这相对于普通人类来说太过漫长的生命,我确实有太多朋友曾经被时光带走。但是,挚爱?”像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史蒂夫最终还是苦涩地摇了摇头,“但我的确未曾拥有过挚爱之人——说实话,我倒宁可自己拥有过。”

 

“……史蒂夫,我并不太了解你在地球的四十年代究竟发生过什么事,但如果你从来未曾痛失挚爱,那么昨晚你喝醉之后流着泪说的那些话,是对什么人说的呢?”

 

史蒂夫疑惑地眯起眼睛:“我说醉话了?我根本不知道……所以我究竟胡说八道了些什么?”

 

“何止是‘说’……你简直是喊出来的,我和娜塔莎都听到了,搞不好斯塔克夫妇和班纳博士也听到了。”索尔对他抱歉地摇了摇头,揭开答案,“你流着泪,大声喊了一句……”

 

史蒂夫的耳畔轰然作响,北国的列车穿过凛冽的寒风从大雪中疾驰而来,在他的心上碾压出无法磨灭的伤痕。

 

在他的脑海中,索尔的声音逐渐变成了他自己的声音——那声音穿越八十年的风雪,猛烈地击穿了他的灵魂。

 

他当着索尔的面蹲了下去,双手用力捂住耳朵,却仍然听到了自己发自灵魂深处的、撕心裂肺的嘶吼——

 

“抓住我的手!”


(下一章)

评论 ( 236 )
热度 ( 1464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