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德美索

我要从所有时代,从所有黑夜那里,夺回你

【盾冬】关于爱与量子纠缠的研究报告(4)(接复联3)

接复联3结尾剧情,HE

量子纠缠——两个粒子互相纠缠,无论相隔多远,他们永远影响对方。

如果我变成了量子幽灵,如果我所有存在过的痕迹都被现实抹杀,你还会记得我吗?

前文: (1)(2)(3)


美国队长正在熟睡。

 

他今天和钢铁侠、黑寡妇一起执行了一个反恐任务,救出不少人,却也因此累得够呛。

 

他累得来不及洗澡,制服都没脱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但也是因此,他睡得很沉,没有像前几天那样夜夜做着不安详的梦,因此他眉心平展,呼吸平稳。

 

巴基忍不住盯着他的脸瞧。

 

时光荏苒,由于血清的神奇功效,史蒂夫的脸逃脱了时光的惩罚,仍旧英挺而白皙,与八十年前那个倔强的布鲁克林青年没什么两样。

 

他的肩膀似乎在任务中受了点伤,不严重,但也渗出了不少血,将他蓝色的制服浸染出一片暗褐色的痕迹。

 

以史蒂夫的特殊体质,那伤现在应该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吧?其实巴基本不用担心的。

 

但他仍然无法克制地想到,如果自己还活着,那该有多好?

 

一年多以前,在灭霸尚未来到地球,人类尚未损失一半人口之前,他也曾经历过一小段和史蒂夫共同度过的幸福的时光。

 

那是在瓦坎达。

 

那时候,他刚刚解冻不久,托了苏睿那小姑娘的福,他脑中那些邪恶的密码终于被彻底处理掉了。

 

他不想继续留在黑豹的宫殿里吃白饭,也婉拒了苏睿提出的帮他尽快研制出新义肢的想法。

 

“只有一条胳膊也没什么特别的。”他对那小姑娘笑笑,“你看,我仍然比大多数人有力气,我可以干很多力所能及的活——放放羊,务务农什么的。瓦坎达风景这么好,生活也安详,你和你哥哥都不必担心我。”

 

“可是有人会担心。”苏睿调皮地冲他眨眼。

 

“哦?是吗?那么那个人在哪儿?”巴基假装没听懂苏睿的画外音。

 

“他又和娜塔莎、山姆他们一起出去了。让我来看看他们的坐标定位在哪里……”

 

“不必麻烦了。”巴基赶紧摆摆手,“我等他回来便是了。反正我现在无事一身轻了……而我们都还有很多很多时间。”

 

“这没什么可麻烦的……噢!太棒了!他们正在返航了!”

 

巴基仍然记得,那晚的夜色很宁静,与瓦坎达平日里并没有什么两样,而他正准备要入睡。

 

夜风划过春天的草原,划过粼粼的湖水,轻轻掀起了他小屋门口悬挂的布帘。

 

静谧的月光下,巴基猛然看到,有个人正无声无息地站在门口。

 

那人踏月而来,却不知已经在外面站了多久。他仅仅从门帘下露出来的制服裤子上沾满了各种尚且还来不及处理的血迹与污痕,显然,他刚刚才从某个战场归来。

 

“史蒂夫你这个傻小子!”巴基心中激荡,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门口拉开门帘,与那人打了个照面,“站在外面多久了?为什么不直接进来?”

 

史蒂夫像是吓了一跳,紧跟着,他的脸上一瞬间浮现出的表情,简直千滋百味——

 

有久别重逢的喜悦激动,有历经沧桑后的欣喜宽慰,甚至还夹杂着一丝只有那个十六岁的布鲁克林小个子才会偶尔流露出来的扭捏与羞涩……

 

以及,很多很多爱。

 

很多很多没有宣之于口,却根本无法掩盖的爱。

 

“我,我不知道……”史蒂夫盯着他,艰难地做了一个吞咽动作,“他们跟我说,你已经痊愈了,全都想起来了……所以你是巴基了,对吧?彻头彻尾的‘那个’巴基……”

 

“对,‘那个’巴基。”巴基冲他微微一笑,“你的朋友,你的兄弟,你的巴基。”

 

“这真是太好了……事实上,我刚刚还在考虑,要怎么和我的巴基打招呼。”史蒂夫用力扯了扯嘴角露出了笑容,可事实上,他看起来快要哭出来了,“或许我应该直接说——‘嘿,巴基,你可终于醒了,睡得怎么样?’但这也太傻了,你之前被冻着,怎么会睡得好?所以我又想,或许我应该装装酷?我应该深沉点,摆出一副美国队长的派头——‘哥们儿,既然你已经醒了,那么,你还愿意继续追随已经不是美国队长的这个布鲁克林小个子去战斗吗?’但我又想,不,我不想再让你继续战斗了,你需要休息,苏睿也那么说,她说你还有PTSD,你还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休息,所以我开始思考第三种方案,我……”

 

“噢得了吧,快闭嘴吧小史蒂维!”巴基终于忍不住了,他打断了朋友傻乎乎的唠叨,“想知道怎么和我打招呼吗?来,让你的好兄弟给你做个标准示范!”

 

他马上冲他的好兄弟结结实实地直接扑了过去,用仅剩下的那条独臂,牢牢揽住了史蒂夫的脖子。

 

史蒂夫几乎是下意识地接住了他,但下一秒,他便反客为主,紧紧抱住了巴基的后背,力气大得就像是想要把他整个人揉进自己的胸膛,揉进自己的心脏。

 

“我太想你了,巴基,我真的太想你了……”史蒂夫将脸埋进巴基已经长得很长很长的头发里,用力嗅他那独特的气息。

 

长达一个世纪的生命中,也只有这份甜蜜温暖的气息,能令他感到彻底的安心。

 

“疼吗?”

 

“什么?”

 

“我看到你身上有伤……战斗很激烈?疼吗?”

 

“疼?这点疼算什么?就像蚂蚁挠痒痒。”史蒂夫大笑道。

 

他涕泪纵横的大笑,看起来都有点不像他了——可是,管他呢?那个严肃矜持的美国队长他已经当得够久的了,拜托,他需要宣泄!他都有快八十年不曾这样大哭大笑过了。

 

“远不如每一次失去你时疼。”他抱着他,亲吻他,从发丝到脖子,再从脖子到嘴唇,“只要你在这里,付出一切都值得。”

 

“我当然在这里,我还能去哪儿呢?”巴基回吻他,就像上世纪四十年代时,他们在欧洲战场上时一样熟练,“我保证,你再也不会失去我了。”

 

“别离开我,别离开我,求你……”

 

通往未知领域的传送门


(下一章)

评论 ( 140 )
热度 ( 1147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