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我和你的故事(4)(电影《降临》半AU,双失忆重识梗)

1989年,一艘宇宙飞船降临西伯利亚,苏联委派超级特工冬日战士伪装为语言学家身份前往调查。与此同时,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队长从冰封中提前苏醒。

(1)(2) ,(3)

 

“你确定?”

 

“我确定。不然我一个人留在宿舍也没事做——反正这里我一个人都不认识。”

 

史蒂夫用他那双蔚蓝色的眼珠子真诚地望着正在擦拭湿发的雅科夫。

 

“其实何止是在这里呢?”他心想,“这个时代,无论在哪里,我恐怕都是一个人也不认识。”

 

雅科夫的头发还裹在白毛巾中,他转脸过来对史蒂夫飞快的牵了牵嘴角。

 

“OK~那就一起来吧。”他的声音听起来挺愉悦,“看看你会不会睡着。”

 

——————————

 

雅科夫开始思考。

 

他思考的时候皱着眉头,稍稍鼓起腮帮子,眼神专注于桌子上的某处木纹,钢铁左手带着黑色手套撑着微侧的脸颊,右手手指无意识的转着钢笔。

 

他面前摊着几本语言学书籍,和一个笔记本。本子上已经被他随手记录了一些心得。

 

可能因为比较长、发量也多的缘故,他的头发还没有完全干,微微卷曲,有一部分钻在脖颈里。

 

不知道那些微卷的发梢会不会令他感觉脖颈有些痒。不知道那头发上已经彻底凉透的水汽会不会令他生病。

 

史蒂夫忽然觉得身体里仿佛有一棵不合时宜的幼芽,正在悄然破土而出。

 

这令他感到迷惑——他不知道这棵幼芽的种子,是何时开始埋藏在他的心里的。

 

更令他自己迷惑的,是他对这件事的反应——

 

他以为自己会本能的害怕与抗拒,他以为自己会唾弃自己,甚至觉得恶心。

 

但他并没有。

 

因为他觉得这种感触……不知为何,竟然有些熟悉。

 

而作为一个被遗弃在陌生时空的人,他无比贪恋这丝“熟悉”。

 

“你要什么?”雅科夫忽然停止思考,有点惊异地看向他。

 

史蒂夫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对雅科夫伸出了右手。

 

“我想帮你把那截湿发从脖子里挑出来。”——当然,这句话史蒂夫只是想想罢了,他不可能允许自己真正说出口。

 

史蒂夫定了定神。

 

“给我几张纸好吗?”他说,“再来支铅笔。”

 

“你真的决定要开始学习语言学了?”雅科夫开着玩笑,从自己笔记本的空白页撕了几张纸递了过去。

 

“噢,当然不。”史蒂夫笑笑,“总得做点什么打发时间吧……我可以画点素描。”

 

“你会画画?”雅科夫忽然来了兴趣,他丢下钢笔,目光饶有兴致地在史蒂夫的脸、肱二头肌和手中那根细细的铅笔上扫来扫去。

 

“是的……我想我会画。”史蒂夫不知道自己脸上有没有泛起红晕,但他希望没有,“这些技能,可能与生活上的记忆,不在大脑的同一区间,所以我没忘。”

 

“嘿!听着!你还记得那些七个爪子的怪物——噢,我是说那些七肢桶人——你还记得他们长什么样吗?”

 

“当然……想忘掉也难。”

 

“那简直太好了!”雅科夫将自己的笔记本推了过来,“你看,我试图先记录他们的模样——虽然他们不怎么英俊,但也确实没长成我笔下这样……”

 

史蒂夫向他的本子上看过去,那上面潦草的记录了一些俄文、英文和不知道什么文,然后,在某一行字的下面,雅科夫干脆地画了一个长方形,又从两边伸展出7条乱七八糟的曲线,并且在旁边用英文标注上了“七爪怪”几个字。

 

这很难令人保持严肃的表情。

 

“天哪,我以为苏联的教育体系,绘画一定是基本课程呢……”史蒂夫哈哈大笑起来。

 

“你也不用笑得这么开心吧,艺术家罗杰斯?”雅科夫抗议,“我没有艺术天赋,就不配做一个苏联人了吗?”

 

“不,我只是觉得……”史蒂夫边笑边看向雅科夫,“艺术死了,巴基。”

 

“什么?”雅科夫安静地回望他,“你刚才说了什么?”

 

“怎么了?”史蒂夫有点疑惑,“我说……艺术死了?”

 

“不,你喊我巴基。”雅科夫微微皱眉,“你又喊我巴基。”

 

“巴基?谁是巴基?”史蒂夫握紧了手中的铅笔,看起来似乎快要将它掐断了,“而且,为什么是‘又’?”

 

“天哪,简直和昨晚一模一样——你梦游的时候,你管我叫巴基,并且似乎想让我躲开什么燃烧弹!但你醒了之后完全不知道巴基是谁,并立刻忘记了这件事!”

 

“燃烧弹?巴基?”史蒂夫神色一黯,“听起来像是二战时候发生的事……43年,或者44年?或许他是我的哪个队友吧。谁知道呢,都1989年了,或许他已经……”

 

这个被他连梦游时或是下意识都能脱口而出名字的战友,或许早就已经离他而去了。

 

这个认知令史蒂夫心头划过尖锐的疼痛。他说不下去了。

 

“嘿……放松,好吗?”雅科夫用他唯一还是血肉组成的那只右手,覆盖在史蒂夫此刻有些颤抖的左手上。

 

“那些记忆,你早晚会全都想起来。你看,至少现在,你拥有了一个线索——你的一个朋友,他叫巴基。”他轻轻拍了拍史蒂夫的右手,像是在安慰一个小孩子,而不是一个比他自己还强壮的大个子,“而且搞不好你的巴基还活着,不是吗?他现在也就六七十岁吧?没准正躺在家里读报纸呢!”

 

“是的,你说得对。”史蒂夫抬起头,有些感激地看向雅科夫,对他勉强一笑,“等这个任务结束,我就回去找他……也许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和他一起面对面读报纸了。”

 

“所以现在,先帮我把七爪怪们画出来,OK?”雅科夫收回手,冲他挤了挤眼睛,“这可关乎着全地球人的安危。”

 

史蒂夫觉得自己仍然有些留恋雅科夫手指的温度。

 

“当然。”他抓起笔,将这些莫名其妙的心猿意马藏起来,埋头开始专心致志地描摹那两个外星人。

 

外星人很快就完成了,但雅科夫正在奋笔疾书,想必此刻灵感非常。

 

那是他必须完成的任务,史蒂夫不愿去打扰他。

 

他将画着外星人的那一页抽出去收好,然后对着一张空白的纸发了会儿呆。

 

B-U-C-K-Y——Bucky。他在纸上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写。应该没错了,这或许就是他的巴基的名字拼法。

 

小鹿?史蒂夫不禁莞尔,怎么会有一个男人叫小鹿呢?

 

他应该长得什么样子呢?一个名字是“小鹿”的男人?

 

史蒂夫手下的笔开始兜兜转转。

 

他或许应该有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像一只真正的小鹿那样?

 

天哪,怎么会有男人能拥有这样一双眼睛?

 

但手比脑子还快,他发现自己已经开始动笔。

 

不一会儿,纸面上便出现了一双大眼睛,两只眼睛中间隔着高挺的鼻梁,带着一丝亲切的笑意。

 

“巴基……”与那双眼睛对视,他默念着对方的名字,“对,没错,巴基,这或许就是你。”

 

应该是一双绿色的眼睛吧?他想。但颜色会很清浅,在不同的光线折射下,有时候像是透明的灰色,有时候又会变成蓝色。

 

他应该是一个爱笑的人,因为史蒂夫自己并不爱笑。

 

照着镜子的时候,他会觉得自己是一个严肃又无聊的人,总是浅浅皱着眉,寻求被时光抛弃的答案。

 

所以如果这个“巴基”是他亲近的朋友,那么他们可能会很互补吧?他会很有幽默感,爱捉弄人,爱开玩笑——或许玩笑开到一半自己就先笑了起来。

 

于是史蒂夫为这双幻想出来的双眼,加了几笔细小的笑纹。

 

一双总是笑意盈盈的嘴唇大概又是什么样子的呢?大概会是一双薄唇,和上扬的嘴角?

 

他灵感爆发,飞速地沙沙作画,很快,不仅是五官,连坚毅的脸型和性感的下巴也跃然纸上。

 

他看着这张几乎被他完成的脸,又修改了一些细节,然后总觉得有点眼熟。

 

“他可能真的就长这样。”史蒂夫心想,“那个巴基——目前我唯一喊出了名字的战友,之所以我觉得脸熟。可能是因为我真的画出了埋藏在记忆深处的他的脸。”

 

或许这说明他的记忆有了部分进展?这个认知令史蒂夫亢奋起来。

 

他略作思考,然后决定随心所欲地为他的巴基画出除了脸之外的其他部分。

 

他打了个草稿,然后匆匆勾勒起来。

 

不一会儿功夫,穿着二战时期美军制服的巴基,军帽斜斜地戴在棕色短发上,一边敬礼,一边对他微笑。

 

他笔下的巴基看起来好极了,意气风发的样子一定很招姑娘们喜欢。

 

史蒂夫满意地欣赏了这张他随手涂出来的素描好几分钟,简直觉得爱不释手。

 

“如果这真的是巴基,如果那个巴基和我幻想中一模一样……”史蒂夫默默想,然后自嘲地笑了笑,“天哪,搞不好我可能暗恋他。”

 

他想起了自己面对雅科夫时,已经有点无法自控的心绪。

 

“这应该是一个秘密。”他告诉自己,“没有人会认为美国队长是一个同性恋,所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正在此时,对面的雅科夫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有点疲倦的丢下了笔。

 

他一边向后伸大大的懒腰,一边随口问道:“该死的,真是累……现在几点了?”

 

史蒂夫看向腕表,也吃了一惊:“噢……真没想到已经凌晨4点了。”

 

原来他画了“巴基”这么久?而他自己完全都没有感觉到。

 

“回去睡觉吧。”雅科夫揉了揉因为熬夜导致干涩红肿的眼睛,“我弄得也差不多了。”

 

他的余光瞄到史蒂夫面前的纸——那上面似乎有一个人像。

 

雅科夫好奇地凑了过来:“嘿?让我看看你都画了些什么?”

 

“噢,这是我想象中的巴……”史蒂夫一抬头,恰好看到雅科夫凑过来的一张放大的正脸。

 

他的脑袋中顿时“嗡”的一声。

 

“不,没什么……”史蒂夫慌乱地将那张“巴基”的素描塞进下层,然后将他早就画好的七肢桶星人推给雅科夫看,“喏,这个可以吗?”

 

虽然有些好奇,但雅科夫仍然选择尊重对方的秘密。他接过画稿,史蒂夫的画功显然比他预期中还要好。

 

“干得漂亮,哥们儿。”他站起身来,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现在,我们赶紧去补觉吧——但愿你今天不会梦游。”

 

史蒂夫勉强对他笑了笑,然后收拾东西,一起回他们的帐篷。

 

互道晚安后,雅科夫拧上了灯。

 

但史蒂夫辗转反侧,无法安然入睡。

 

他只要闭上眼睛,眼前就全是那张脸。

 

那张他幻想中巴基应该拥有的脸。

 

那张和雅科夫一模一样的脸……

 

他轻手轻脚起身,从一叠资料中翻出自己藏在最底下的巴基的素描画,又拿起铅笔,在黑暗中匆匆写了一行字。

 

然后,他将素描折叠起来,塞在了自己的枕头下面。

 

脑袋再次挨上枕头后,一阵倦意袭来,伴随着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晚安,巴基。”他小声说道,并衷心希望没有吵醒雅科夫——毕竟他还不想让室友认为他是一个疯子,对着一个枕头道晚安。

 

但他分明听到雅科夫床上传来细微的笑声。

 

“噢,天哪,我的美国队长,你一定又梦游了是不是?”雅科夫仍然侧躺着,背对着史蒂夫的方向一动未动,但他显然误会了什么。

 

史蒂夫还没来得及解释,忽然听到雅科夫收回笑意,仿佛是为了配合他的“梦游”一般,一本正经地回答他:

 

“晚安,史蒂夫。”


(下一章)

 

评论 ( 52 )
热度 ( 211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