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德美索

我要从所有时代,从所有黑夜那里,夺回你

【盾冬】关于爱与量子纠缠的研究报告(10)(接复联3)

接复联3结尾剧情,HE

量子纠缠——两个粒子互相纠缠,无论相隔多远,他们永远影响对方。

如果我变成了量子幽灵,如果我所有存在过的痕迹都被现实抹杀,你还会记得我吗?

前文:(1(2(3(4(5(6(7(8(9)

 

“索尔呢?”

 

“又去不知道哪个奇怪的外星球找他弟弟的灵魂了……祝他好运吧。”

 

“那么班纳博士呢?”

 

“在和苏睿女王研究至关重要的科技问题。所以,今天实验室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队长。”托尼·斯塔克如催眠般说道,“多么难得的一天啊,你必须得听我发号施令了——那么现在,请先想象一段弦。”

 

史蒂夫简直懒得和他计较“发号施令”的问题,他只是微微皱眉,不明所以:“弦?”

 

“是的,弦。弦是产生各种基本粒子的能量,也是更高纬度的存在,甚至或许连接着平行宇宙。”托尼轻唤了一声,电子AI在他的操作平台上位史蒂夫展现出两团瑰丽复杂的线条。

 

“每一段弦都是一根一维的线,它们每段的两头都有端点,能彼此黏连,并且还可以与某些波相互作用产生震荡——比如,显然,你和你的量子幽灵的‘弦’就可以做到这一点。”

 

托尼又含糊地轻唤了一声AI的名字,于是这两团线条开始以某种令人目眩神迷地姿态温和地旋转变化,而史蒂夫注意到,这两团各自黏连在一起的‘弦’,始终在进行同步运动。

 

“这就是我对你和巴基量子纠缠的建模。”托尼得意洋洋地说道,“当然,实际情况或许不是这样,我只是给你们这些大脑并不天才的凡人们做一个直观的展示。”

 

对托尼的自夸,史蒂夫并不以为意,他发现自己对这两团弦有点着迷。

 

他觉得他们像是在跳舞。

 

一团幽蓝色,一团深红色,它们配合默契,优雅地在虚空中漫舞。

 

“所以?”史蒂夫好不容易才强迫自己将目光从‘弦’上挪开,“你叫我来的目的,就是给我看这个吗?”

 

“不仅仅——”托尼挥了挥手。

 

两团本在各自同步运行的弦忽然散乱开来,一同跌落在虚空中,每一根细小的‘弦’都可怜巴巴地躺着,仿佛骤然间失去了各自的生命力。

 

“你做什么?”史蒂夫急道。

 

“看好了!”钢铁侠兴奋地搓了搓手。

 

紧跟着,那些弦又动了起来——幽蓝色与深红色彼此拼接,一段段一节节,他们触向彼此,然后温柔却果断地一个个黏连在了一起。

 

史蒂夫看得目瞪口呆,很快,这些弦有序地组合了起来,幽蓝色和深红色彼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逐渐融合成一个圆满的环。

 

“这就是我们所有人,甚至可以说是全人类需要你和你的量子幽灵最终能达到的程度——想象一下,如果你和巴基两个灵魂粒子中的无数根‘弦’,像这样彼此贴合、勾结在一起,并以同一频率产生震荡,频率越来越强,越来越强,直到你们同时都……”

 

史蒂夫的脸忽然肉眼可见地红了。

 

“噢,队长……这可不是心猿意马的时候。”托尼用手扶住了额头,“我难得正经一会儿,配合一下能拯救全人类的科学工作好吗?”

 

“不好意思……所以目的是什么?”

 

“交流!”托尼拍了一下手,“现在你们两个只能借助仪器进行共振,从而共享你们的回忆——但这是远远不够的。如果我们想要修复那个原本的世界,我们就必须从巴基那里得知具体发生过什么才导致了如今这个残缺不全的世界,以及那些被我们忘掉的人事物呢?他们显然不可能就这么没了吧?那么他们现在究竟在哪里呢?”

 

“这听起来很困难。”史蒂夫诚实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是啊,很困难。”托尼忽然难得地摆出了一张严肃的脸:“这项任务……说成是世界都需要你们对接成功也并不夸张。但是,队长,和上次你们借助仪器粒子共振一样,我们都不知道你投入状态后会发生什么,或许你会看见关于你们俩的一些画面,没准仍然只是回忆,也没准会超越时空看到未来,甚至可能看到平行次元所发生的事情……但有一句话我得提醒你——不要过度沉迷。”

 

“沉迷?”史蒂夫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如果明知不是现实中发生的事,怎么可能沉迷?”

 

“不要高看自己,没有几个人能抗拒沉溺在最好的光阴中……这一点我曾深有体会。”想到自己做出的那段父母最后一次离开家的全息投影,托尼十分勉强地笑了笑,“从物理学的角度来看,我们或许只是在接收整个宇宙的频率投影,其中包括但不仅限于气味、声音、视觉频率……所以,搞不好我们所经历的过去、现在与未来都是虚假的、不存在的,都只是整个宇宙为我们制造的一场持久而顽固的幻觉而已。而你有可能沉迷在宇宙为你量身打造的任何时空中,过去或是未来,或是眼前这个世界,全都有可能只是虚幻的,因为人类只是三维生物,根本无法分清到底什么才是真实。”

 

那我也不会沉迷,史蒂夫偷偷心想,我从不吸毒或酗酒,从不靠幻觉获得任何快感——所以我总能分得清假相与真相。

 

“准备好了吗,队长?”托尼打开共振仓门,“我设定了会额外刺激你大脑皮层的程序,这会帮助你和幽灵的粒子共振达到更激烈的频率——但我想,那里面可能会有一些不太有利于我视力健康的镜头,所以……”

 

“……好的我明白了。”史蒂夫赶紧打断了他的发散。

 

托尼摊摊手继续说道:“出于保护个人隐私的角度,我不会亲自观察你的状态。但你不用担心,我会委托我最新的AI管家帮忙照看你和幽灵的状态,以防出现意外。”

 

“等等,你的AI又更新换代了?”史蒂夫一边好奇地询问,一边平躺进共振仓,“难怪我刚才似乎听到你叫的不是‘星期五’。”

 

“啊……更新换代?或许算是吧?”托尼脸上浮现出一丝迷茫的神色,“其实也没多出什么先进的功能,只是……只是我忽然特别想用这套AI,就连夜研发出来了——顺带一提,我管他叫贾维斯。”

 

 

这一次比上一次进入梦境要顺利得多,一阵眩晕感过后,凉丝丝的雪花落在了史蒂夫的脸上。

 

“记得我在康尼岛逼你坐缆车吗?”在他身边,巴基愁眉苦脸地盯着雪山下的风景说道。

 

然而这句话令史蒂夫浑身一凉——记得,当然记得。但他不仅记得这件事,更记得在这番玩笑话之后,他和巴基就踏上了那列彻底改变两人命运的火车。

 

“是的,后来我呕吐了。”他一边如记忆中那样回应着,一边全身心都在抗拒这个令人心碎的“剧本”硬要在他眼前重新上演一遍——他无法再经历一遍巴基掉下去这件事了,他会疯掉的。

 

但巴基冲他扭过了头。

 

“这不是报复,对吧?”他微笑着看着他,棕色的柔软发丝在风雪中微微晃动,与记忆中一般无二。

 

史蒂夫刚想说什么,却忽然听到巴基说了一句与记忆中完全不一样的话……

 

“我相信不是,因为你再也不想报复我了。”他勾起唇角,冲史蒂夫暧昧地眨了眨眼睛,“让我猜猜那是什么原因——啊,一定是因为你舍不得,对吧?”

 

仿佛浑身上下血管中的全部血液瞬间凝结成冰,又仿佛被灼热地辐射源燃烧得融化发烫冒出股股热气,史蒂夫觉得自己全身都在颤抖,心脏狂跳,耳畔轰鸣,一时之间竟然难以相信自己到底听到了多么不可思议的话。

 

“你……”他扭头看了看身后仍然在忙碌、并没有时间偷听他们谈话的队友们,又再次转过头来,难以置信地盯住他的巴基,“你……你是……”

 

“猜得没错。”巴基狡黠地眨了眨眼睛,“是我——你的幽灵。”

 

在身后队友愕然地目光中,史蒂夫不顾一切地抱住了他的幽灵,力气大得似乎是想要把他挤进自己的胸肌,与他彻底融为一体。

 

“嘿!轻点!克制一下!”巴基温柔地嗔怪他,“托你的福,在这个世界中好不容易才拥有了实体,你不是立刻就准备把我这得之不易的肉体弄坏吧?”

 

“太久了……我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史蒂夫把脸埋进巴基的衣领里,将泪水偷偷流进他的脖颈。他的脖颈中溢出了专属于巴基的那份清爽香甜,史蒂夫贪婪又眷恋地吸吮着那份诱人的气息,用自己下巴上的胡茬撒娇般轻轻刮蹭巴基白嫩的脖子。

 

巴基抱住他的脑袋,将手指插进他冰凉的金色短发丝中轻轻摩挲,像是在安抚爱人激动得难以抑制的情绪。

 

“你们是对的,佐拉博士在火车上。”身后忽然传来了队友的声音。

 

史蒂夫和巴基同时从这份来之不易的缠绵中被迫抽身出来——这句话对于早已知晓后续发展的他们来说,几乎无异于是一个“死亡宣召”。

 

史蒂夫看了看队友,又看了看远方——他几乎已经能听到那列火车不祥的鸣笛声。

 

“不然,我们……我们取消计划?”他万分艰难地开了口,“抓佐拉还有别的机会,但我真的无法再一次看到你就那么掉下去……”

 

“不,我们得上去!”巴基却一把按住了他的手,鼓舞似的捏了捏,“我们知道后续,你明白吗?如果我们知道即将发生的一切,我们就完全可以避免它的发生!”

 

“真的吗?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改变未来?”史蒂夫有点诧异地看向巴基。

 

恍惚之间,他似乎意识到了这一切都有点不对劲,可眼前活灵活现、神采飞扬的巴基令他无法拒绝他的任何提议。

 

“当然啊!”他的巴基还在自言自语,“假如我没掉下去,假如我活着和你一起抓到佐拉博士——史蒂夫,你敢想象一下那样的未来吗?”

 

当然,史蒂夫心想。

 

那本就是我曾经沉浸在一万次回到过去的幻想中,拼了命也想要拥有的美好未来。

 

仿佛一个栩栩如生的画卷在他眼前展开,他看到他和巴基在火车上并肩作战,看到巴基捡起了他的盾牌替他挡了枪——但他没有掉下去,他看到他自己及时地、牢牢地抓住了巴基的手。

 

他看到自己把挚友拉回了那截破损的车厢,看到他们一起抓住了佐拉博士,问出了红骷髅的下落。

 

他看到他们一起捣毁了红骷髅的老巢,并上了红骷髅的那架飞机。但在最后关头,飞机没有坠落,巴基控制住了飞机的航向,而史蒂夫也顺利找到了阻止炸弹飞向美国的方法。

 

而也就是在那一年,他们将会一起活着经历罗斯福总统去世,希特勒自杀,德军签署无条件投降书。

 

1945年5月8日,星条旗和彩色气球在纽约城各处随风飘扬,孩子们举起被漆成星盾的圆形垃圾桶盖假装自己是超级英雄美国队长,而史蒂夫和巴基不再分别躺在北冰洋和苏联人的秘密实验室中,他们会在纽约街头相拥,在所有人的掌声和口哨声中,美国队长和他的副官巴恩斯中士将会在彼此唇上印下一个惊世骇俗的吻。

 

而在那之后呢?在那历史上他们俩都不应该存在的七十年中呢?

 

这也很好解决,史蒂夫心想。

 

他可以和巴基一起转入地下活动,他们将隐姓埋名,以全新的身份度过余生,有必要的话他们甚至可以一直流浪。

 

他不在乎这些,与拥有一个巴基从未掉下去的未来相比,流浪之苦不足挂齿。

 

史蒂夫的心脏以一个不正常的频率剧烈跃动起来。

 

一个近乎于完美的未来近在眼前,唾手可得。

 

“怎么样?”在1944年末的雪山上,巴基一脸兴奋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的答案,“来吧,让我们一起去经历这一切吧!”

 

“当然,如果能就此扭转未来,让你躲过那太过于残酷的命运,这当然再好不过。”史蒂夫温柔地凝视着巴基,握住他的手腕,将自己温热的手指搭在他冰凉的脉搏上,“你知道吗,巴基,这就是我最想要的那个未来。在你掉下去之后,我曾经千千万万次想过,如果真的可以穿越时空回到过去抓住你的手,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是……”

 

“只是什么?”巴基歪歪头,露出迷惑的表情。

 

这就是他的巴基最擅长的一种表情没错——他喜欢微微歪着头,瞪着他那双冰绿色的大眼睛露出疑惑之色,而他永远意识不到自己这副模样多么天真无辜又可爱得几乎诱人犯罪。

 

“只是我们不能这样做,巴基。”史蒂夫的眼睛中泪水满盈,他直直凝望着眼前的这个巴基,眼神贪恋又落寞,“因为你根本就不是我想见的那个巴基——你不是我的量子幽灵,你只是一个可以满足我曾经最大心愿的宇宙幻象。”

 

一切都碎掉了,巴基的幻象,队友的幻象,火车的幻象,乃至整个雪山世界都如同一面巨大平滑的镜子被狠狠摔碎在眼前,化作片片锋利的碎片,几乎满满当当地扎进了史蒂夫的心脏。

 

钢铁侠说得没错,宇宙的确会为人类生成以亿万粒子组成的、难以分辨更难以拒绝的全息投影。

 

史蒂夫尚且还不明白这股能以假乱真冒充巴基的神秘能量究竟来源于哪里,或许正是那股可以修改现实和人类记忆的强大力量,又或许这股力量只是带他穿越到了一个他真的可以得到梦寐所求一切的平行空间——但那毕竟不是属于他的世界,那个巴基也并不是属于他的那个量子幽灵……

 

所以,无论专属于他自己的真实世界对他多么残酷无情,他都不能跟那个巴基走,也不能和他一起沉溺在那场美好的幻梦之中,而对自己的世界不管不顾。

 

而拒绝这份盛情邀请的代价,就是此时此刻,他虚脱地跪在一个周身黑暗的虚空中,满心都被刀扎般的痛苦。

 

直到一个声音,既像是在他身前,又像是在他脑海中响起。

 

缥缥缈缈,虚虚幻幻,听不真切,却仍然能够与他意念相通。

 

“为什么拒绝他?”那声音好奇地问道,“你怎么能肯定,他不是你的量子幽灵?”

 

“因为量子纠缠。”史蒂夫的一颗心砰砰跳跃起来,但他仍然压抑着这激动得几乎要跃出心脏的情绪回答道,“因为我的巴基和我有量子纠缠,就算整个世界都是一场虚假的全息投影,但我的巴基不是。他和我的灵魂拥有纠缠共振的粒子,这说明我们的灵魂凌驾于整个三维空间之上,本就是不可分割、也从未被真正分割掉的一个整体。”

 

“是的,量子纠缠,你的巴基可以与你共振。所以,每一次你失去他,你都并不是真的失去他,因为你们永远在互相影响,互相寻找,你们本就是一体。”那声音赞同地说道。

 

“所以,假如整个宇宙都是假象,那我们的分离也只是假象——无论生离还是死别,我们的粒子在整个宇宙为人类制造的维度之上永远纠缠在一起,而我永远都能感知到,他的灵魂会因为我的灵魂震荡而震荡,他的心脏也会因为我的心脏跳跃而跳跃。”

 

“我明白了。”那虚无缥缈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轻笑了一声,“你最后将手指搭在了那个幻象巴基的脉搏上——而他的心跳频率和你并不一致。”

 

“你真聪明,不愧是……”史蒂夫忽然向前方伸出手去。

 

从虚空中,从黑暗中,从超越时间与空间的第五个维度,从整个宇宙的假象背后,他稳稳地抓住了一只手。

 

“不愧是与我心跳同步、灵魂共振的那个巴基。”史蒂夫将手指稳稳扣住量子幽灵的脉搏,将他向自己的怀里拉过来,“出来吧,我不知道这个空间究竟是哪里,但我已经明白了一个不容改变的真理——就算整个宇宙的全息投影全部崩塌,你仍然是我生命中唯一可以抓住的那个真实。”


(下一章)

评论 ( 210 )
热度 ( 1077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