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德美索

我要从所有时代,从所有黑夜那里,夺回你

【盾冬】关于爱与量子纠缠的研究报告(12)(接复联3)

接复联3结尾剧情,HE

量子纠缠——两个粒子互相纠缠,无论相隔多远,他们永远影响对方。

如果我变成了量子幽灵,如果我所有存在过的痕迹都被现实抹杀,你还会记得我吗?

前文:(1(2(3(4(5(6(7(8(9(1011

 

数月后,全世界人的电视机屏幕,电脑屏幕,手机屏幕以及街头巷尾暴露在外的大大小小的屏幕上,同时闪过奇怪的信号。

 

片刻之后,大名鼎鼎的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各国政府勃然大怒,试图掐灭信号源,但显然相关人员做足了反屏蔽准备,一时之间难以控制。

 

很快,美国队长的声音,在全世界乃至全宇宙的每一块显示屏幕上稳健地响起。

 

“本人,史蒂夫·罗杰斯,今天需要向所有人紧急报告一件听起来或许匪夷所思的事。

 

我知道真相往往会令人难以置信、难以接受,但我和我的团队历经数月的调查研究表明,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线,已经被某种强大的宇宙能量更改过了——我们可以称之为无限宝石的力量。

 

众所周知,在一年多以前的无限战争中,宇宙独裁者灭霸降临地球,并对我们的生活造成了巨大破坏。而今天我需要报告给诸位的是,在那一役中,我们大家的损失远不止于此——事实上,在无限战争的最后,灭霸在瓦坎达成功启动了无限宝石的力量,这一能量使得全宇宙人口中的一半当场湮灭,将他们的灵魂囚禁在了难以解释的空间,并抹杀了我们这些幸存者对于那一半人口的所有记忆。

 

是以我们有理由相信,现在这个宇宙,现在我们看似和平安稳的生活,都只是由无限宝石的力量所构建的一个虚假全息投影。

 

我想,或许此时此刻,应该有不少人都在嘲笑我了。或许你们之中的一些人还想质问——‘美国队长真是个疯子!如果全宇宙人的记忆都被抹杀掉了,凭什么他又会记得这些事呢?’

 

在此,我可以冷静地回答你们:第一,我的精神没有任何失常,专业的医疗报告可以为我证明这一点;第二,我成功记起了所有这些本已被抹杀掉人和事,是因为我记起了于我而言重于一切的那个人。

 

他就是我的伙伴、搭档、兄弟、爱人——巴基·巴恩斯中士。

 

我想,或许在这个世界诞生之初,我和巴基就已经是一对因为宇宙大爆炸而产生的、拥有量子纠缠效应的粒子了。

 

随着宇宙的不断膨胀,我们或许曾经与原子、分子复合成气体,又由气体化作星云,又从星云演变成两颗相依相偎的星。

 

星辰经历数度轮回,我们在宇宙中分解又聚合千千万万次,最终化作了立足于地球上的两名普通士兵。

 

他本该在那儿,纵使我失去过他远不止一次——但他本该被篆刻在史密森尼博物馆的那面空白展板上,本该存影于咆哮突击队照片上我的身边,本该是我在画稿上描绘过千万次的那个人……

 

但是他不见了。

 

他本该在那儿,本该与我的生命融为一体,充斥于我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成为我生命中的点点滴滴——但他不见了,他的痕迹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直到不久前,我才费尽周折将他重新想起。

 

或许我和巴基曾经分开过万亿光年的距离,而此生又经历了太多次生离死别,但那140亿年以来一直未曾断绝过的、跨越时间与空间的量子纠缠,却始终令我们不断从轮回与失去中找回彼此。

 

我不是物理学家,并不懂得这其中复杂的科学原理,所以,我宁可用一个最简单浅显的单词,去解释我和巴基之间的这种量子纠缠现象——

 

‘爱’。

 

如果整个宇宙都是一个虚假的全息投影,那么我和他之间的爱,就是于我而言唯一真实的事。尽管回想起失去他的过程令我万分痛苦,但比之以为自己从未曾拥有过而麻木地生活在这个虚假的全息投影之中,我宁可遭受这种生离死别之苦,宁可他还存在于我的记忆中!

 

‘爱’是什么呢?我的科学家朋友们告诉我,爱意也是意念的一种,意念也拥有质量,而质量则可以产生能量,只是意念所能拥有的质量、所能产生的能量微不足道,并不足以改变这个世界。

 

但是,一个人意念的能量或许等同于无,可一亿人呢?十亿人呢?佰亿人呢?整个宇宙加起来的人呢?

 

如果全宇宙的意志互相叠加,其所能产生出的巨大能量,能否帮助我们将这个虚假的宇宙彻底推翻?能否将那个真实的世界,将那些你们深爱却被迫遗忘掉的人们,从大家深埋于心的记忆中带回来呢?

 

所以,有人愿意和我一起,为了我们仍然记得或是已经被遗忘掉的至亲至爱们,勇敢尝试一次吗?”

 

言罢,美国队长抬起他的蓝眼睛,默默看了屏幕之外所有凝视着他的人一眼,然后毅然决然地将自己的右手覆于心口之上,同时闭上眼睛,静静聆听自己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他知道,他的量子幽灵,此刻正站在他身边看着他。

 

扑通,扑通——他们的心脏正在以同一频率跃动,巴基当然会陪伴他,永远陪伴他,他与他的爱人都会信守诺言,对着宇宙洪荒发誓,他们将陪伴彼此,从140亿年前的宇宙大爆炸之初,一直陪伴到未来那遥不可测的时光尽头。

 

这动作看起来有点傻,很多人在屏幕前对着美国队长嘲笑起来。

 

但很快,他们就在屏幕上看到了更多大名鼎鼎的人——瓦坎达女王,美国巨富托尼·斯塔克,雷神索尔,其他一些耳熟能详的复仇者们……甚至还包括一只直立行走穿着人类衣衫的浣熊。

 

他们每个人,都在模仿着美国队长那傻乎乎地动作,将右手覆在心脏位置,虔诚地聆听自己的心跳。

 

起初,是一些他们的粉丝开始放下成见,尝试模仿他们偶像的动作。

 

然后,则是这些粉丝的亲友们——反正只是个动作而已,试试罢了,又不会掉一块肉,不就是有可能被人嘲笑吗?可万一美国队长说的是真的呢?万一大家真的有被遗忘掉的挚爱呢……

 

或许美国队长说得对!为什么大家就不能为了至亲至爱们,努力尝试一次呢?

 

一个接一个,越来越多的人举起了右手触碰自己的心跳,然后是更多的人,更多的人,更多的人……

 

是全世界的人。

 

是全宇宙的人。

 

无形的意志诞生出无形的能量,能量伴随着每个人的心跳声从心头溢出在空气中四处游走。无数陌生人意志的能量就近联结在了一起,聚合意志的质量愈来愈大,能量愈来愈强,直到那个临界点的来临——聚合亿万人意志的能量终于达到了每颗星球的逃逸速度!

 

那只是一个瞬间,或许人类以肉眼无法穿越苍穹亲眼看见——凝聚着全宇宙人爱的能量从宇宙各个星球上迸发而出,如闪电般划过漆黑的宇宙向中心汇聚,能量越聚越多,最终集合成为巨大恢弘、光芒夺目的强引力源天体——白洞。

 

这个白洞仅仅只在宇宙中悬停静止了亿万分之一秒。

 

亿万分之一秒过后,白洞解体炸裂,将自身凝聚的所有能量瞬间喷射释出,无数炽白的星点光芒飞溅着升腾而起点燃黑暗无边的宇宙,并向整个四面八方飞速扩散开来——那正是那些曾经被修改被掩埋的能量,那些曾经被遗忘掉的挚爱之情,那些弥足珍贵却被强行抹杀的回忆……

 

直到这些能量重新回归到他们本该存在的位置,覆盖至宇宙的每一个角落。

 

 

像是经历了140亿年那么久,又像只是经历了一个瞬间。片刻后,当斯塔克大厦无论内外都陆续响起了无数人失控的哭泣声时,美国队长选择了关闭直播。

 

他站起来,转身看向坐在他身边、一直在鼎力支持他的战友们:“所以,大家全都想起来了?”

 

众人纷纷神色各异,其中饱含的思念与痛苦之情或许不尽相同,但每个人脸上都有一种情绪是共通的——那便是誓要血债血偿的愤怒。

 

黑寡妇向美国队长点了点头,咬牙切齿地:“那么,接下来的计划呢?”

 

“斯科特和我商量过一些想法,我认为可行。”托尼神经质般用手指头敲击着桌子,强迫自己不要去不断地想起彼得·帕克那孩子分崩离析的脸以及奇异博士的临终遗言,“我们的想法是,既然六颗无限宝石的力量来源于宇宙大爆炸,那么它们显然无人能敌,或许能消灭它们的,只有它们自己。”

 

“所以,我们上哪儿去弄另外六颗彩色宝石?”火箭浣熊皱了皱他毛茸茸的脸,“去超市批发吗?还是去珠宝店偷?”

 

“听着,狸花猫,我托尼·斯塔克可从来不用能被批发的廉价玩意,更用不着偷窃……”

 

“嗨!我难得正经一次请别转移话题了——所以这会儿你们就需要我的帮助了!”斯科特用力拍了拍桌子打断火箭浣熊与钢铁侠自从见面后便几乎一刻无法停歇的幼稚斗嘴,“你们需要我和皮姆科技来提供平行空间量子场穿梭技术……”

 

“什么?”班纳博士和苏睿女王都一脸惊讶,“皮姆博士竟然已经研制出了这种黑科技?”

 

“并不稳定,还处于调试阶段。”斯科特解释道,“但既然这个世界的无限宝石都已经被灭霸那家伙戴在手上了,显然我们就需要去别的时间线尚且还没有被灭霸侵略过的平行空间偷……不,是借用,借用他们的宝石……”


火箭浣熊不屑地插话:“不借就偷。”

 

托尼赶紧拍了拍手:“总而言之,就是我们可以分组分头行动,让斯科特利用空间穿梭技术定位到时间线还在过去某些时刻的那些平行空间中,我们分头去把各自最容易搞到手的宝石带回来,用以拯救我们自己的世界!”

 

一屋子人面面相觑,思索着斯科特和托尼的话。

 

“那他们原本的世界怎么办?”克林特提出疑问,“如果我们拿走了本该存在于他们那个空间的宝石,会对他们产生不良影响吗?”

 

“应该不会……”班纳博士斟酌着说道,“其实那些平行次元的宝石被拿走之后,反而算得上是彻底安全了——他们无需再为灭霸的响指担心了,因为那个世界的灭霸再也无法在那个世界凑齐全部无限宝石,我们几乎算得上是帮他们拯救了未来世界。”

 

“那倒是不错。”史蒂夫眯起蓝眼睛,“所以,你们想好如何分组行动了吗?”

 

“这个还需要先看看能定位到其他平行次元的哪些时刻才能做最终决定。”

 

“等等,史蒂夫,我想起一个棘手的问题。”索尔忽然开口,“虽然上次巴基跟你说过,灵魂宝石,洛基,以及他们所有人的灵魂都在沃弥尔星,可实际上全宇宙几乎没人知道沃弥尔星究竟在哪里,唯一知道具体坐标的卡魔拉也已经牺牲了……那么就算其他宝石我们都能找到对应的时刻拿到手,可灵魂宝石从未在大家的生命中出现过,对吧?那我们要怎样才能拿到这颗最重要的灵魂宝石?”

 

这的确是个难题,众人沉默片刻后,史蒂夫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有些犹疑地说道:“或许……如果把我送到一个还处于1945年之前时间线的平行空间中,我就能拿到。”

 

“1945年?那你要怎么拿?”托尼疑惑地摊了摊手,“别以为你是根老冰棍我们这些‘晚辈’就不懂历史了啊——在那个时空中,你能拿到宇宙魔方还差不多!”

 

“不,宇宙魔方还是要靠你们了,但灵魂宝石……”史蒂夫的目光逐渐坚毅、确定起来,“我应该可以拿到!”

 

“但是史蒂夫……”娜塔莎担心地望向他,“就算你到得了灵魂宝石所在的沃弥尔星,可掌控灵魂宝石还需要某种“等价”交换,你……明白这一点吗?”

 

“娜特,放心吧,我早已明白。”史蒂夫抬起蓝色的双眼看向众人,决绝地说道,“直至六颗无限宝石都彻底毁灭,直至整个宇宙彻底还原本来的面貌,直至人们的挚爱回到身边——请大家相信我,为了这个目标,我确定自己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当然,史蒂夫,你一定做得到。”索尔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相信你,我们所有人都会一如既往地相信你。”

 

“谢谢你,索尔!”史蒂夫冲立撑他的战友露出微笑。

 

是啊,我一定做得到,他心想。

 

因为我必须做得到。

 

巴基的灵魂还困在灵魂宝石中指望着我!今天,我可以为了摆正他的倒影而颠覆还原整个世界,那么不远的未来,我也一定能够将巴基带回来——无论付出任何代价!

 

而且,如果真的能穿梭到另一个平行世界的上世纪40年代……他将会遇到怎样的奇迹呢?

 

自己的世界已经如此了,他和他的巴基一同饱经命运折磨,却也只能无怨无悔地坚强承担过去,并努力向前看……

 

但在另一个世界中呢?另一个还仅仅只是发展到上世纪40年代的世界呢?

 

或许,他还能尽他所能,去帮助另一个自己,让他不要在宿命的那一天失去自己的挚爱之人。

 

或许,另一个平行次元的他们,会因此而成为他最渴望成为,却再也无法成为的最好模样——一个永远完好无损的巴基,一个心从未曾破碎过的自己。

 

(下一章)

评论 ( 102 )
热度 ( 897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