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德美索

我要从所有时代,从所有黑夜那里,夺回你

【盾冬】关于爱与量子纠缠的研究报告(13)(接复联3)

接复联3结尾剧情,HE

量子纠缠——两个粒子互相纠缠,无论相隔多远,他们永远影响对方。

如果我变成了量子幽灵,如果我所有存在过的痕迹都被现实抹杀,你还会记得我吗?

前文:(1)(2)(3)(4)(5)(6)(7)(8)(9)(10)(11)(12

 

“轮到你了,队长。”斯科特有点犹豫地看着美国队长,“你真的决定要去拿灵魂宝石了吗?”

 

“当然,你是对自己和皮姆博士没信心,还是对我没信心?”史蒂夫反问道。

 

他对蚁人露出了一个安抚性的微笑——在很多事情上,他都真的帮了大忙了。

 

复仇者的其他成员们已经商量好了分组并陆续被传送走了,而今天,终于轮到了史蒂夫·罗杰斯——他是他们中的最后一个平行次元旅行者,也是唯一一个没有队友、却去的最远的一个。

 

他的这次穿越旅行,将耗尽这台量子场平行次元穿梭仪的最后一点能量——一旦复仇者中有任何人任务失败,那么下一次攒够可以穿越空间的能量至少还需要一个世纪之久。

 

100年后这个世界会是什么鬼样子了?没人知道。

 

量子场平行次元穿梭仪正在平稳运转,尽管斯科特已经反反复复调试了数次,但仍旧十分担心——穿越平行世界可不是什么闹着玩的事,一旦进入的时间坐标和空间坐标出了哪怕一丁点岔子,那么谁都不能保证穿越人员究竟会撞上什么事——搞不好会死。

 

也没有人能够预测到,在有人穿越之后,目标次元的未来将发生怎样的变化——量子叠加原理导致了无限个平行次元的产生,穿越到另一个平行世界的人等同于为那个世界增加了自身的质量,那么目标世界本来平衡的能量就会失衡,而能量失衡就一定会开启蝴蝶效应。

 

到那时,穿越人员的生死就是薛定谔的猫了——只能靠上帝掷骰子决定。

 

“喏,戴上这个。”斯科特将一个手环一样的装置绑在史蒂夫的腕上,“只能用一次,帮你回到这个世界——队长,我不得不提醒你,就算拿不到灵魂宝石,可一旦你的生命遭受威胁……请务必回来,好吗?”

 

史蒂夫本想说什么,但看着斯科特忧心忡忡的眼神,他决定还是说个谎话,让他的伙伴至少能够得到暂时的安心。

 

“好的。”他回答。

 

斯科特看起来果然像是大大松了一口气。

 

但那实际上并不可能——史蒂夫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失败,他简直无法想象,倘若巴基只能以幽灵形态等待他一个世纪,眼睁睁看着他一个人孤独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直到须发斑白,垂垂老矣。

 

再次检查了一下手腕上的装置,史蒂夫深吸了一口气,站入穿梭舱内。

 

“那么,和你的量子幽灵道别吧,队长。”斯科特忽然说道。

 

“嗯?”史蒂夫忽然心头一紧,“巴基无法跟过去吗?”

 

“答案是未知的。”斯科特难得凝重地说道,“这台量子场原理的穿梭仪可以传送这个世界的能量,但量子幽灵实际上并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99.99%几率他不会随着你一同被传送。”

 

“还有0.01%呢?”

 

“有可能会彻底消失……”

 

史蒂夫深深吸了一口气。

 

“巴基……”他艰难地眨着蓝眼睛说道,“千万别跟着我冒险,等我回来就是了,求你,我承担不了那万分之一的你会彻底消失的几率!”

 

四周静悄悄,他们当然听不到量子幽灵的回答。

 

但其实史蒂夫也无需巴基的回答,他当然明白他的巴基会怎样做,巴基有他自己的倔强和骄傲,就像他刚才欺骗斯科特那样——遭受生命威胁会阻止他去拯救世界吗?百分之一万不会。那么遭受生命威胁会阻止巴基·巴恩斯跟随他到天涯海角世界末日吗?百分之一百万不会。

 

“算了……斯科特,开启传送吧。”史蒂夫命令道。

 

“最后一次校准!目标1945年3月3日,红骷髅的飞机!”穿梭舱外,史蒂夫听到斯科特一边操作一边大喊了一声。

 

片刻后,史蒂夫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出现扭曲变形,好像在被某种恐怖的力量撕扯着向另一个世界吸纳。

 

他的五脏六腑仿佛都挪换了位置,这令他万分不适,心跳的速度已经大大超出了人体可承受范围。史蒂夫忽然觉得后悔极了——平行空间穿越的过程如此痛苦难耐,或许他不应该那么刚愎自用,找个同伴互相照顾才是上策。

 

史蒂夫痛苦地闭上眼睛,一边忍受着此刻肉体无边的折磨,一边在心底拼命祈祷他的量子幽灵会被安全地留在原来的那个世界。

 

但他忽然意识到,量子幽灵的心跳和他是同步的——他此刻的痛苦,量子幽灵一定也感同身受。

 

而他也并不是一个人——从来都不是。

 

他的量子幽灵就是他永远的同伴。

 

史蒂夫感觉到自己好像已经飙出眼泪了——但他认为这绝不意味着他就不是个硬汉了,这全都怪时空压缩导致的压力挤爆了他的泪腺!

 

“噢,巴基……”他忍受着脑袋仿佛要被压扁般的疼痛暗自心想,“我真的好想拥抱你。”

 

 

但史蒂夫出现的地点并不在红骷髅的飞机上。

 

不知道为什么,斯科特竟然校准失败了——不过还好,偏差得并不多,他也熟知今后会发生什么,完全可以忍耐、等待,直到找到机会混上红骷髅的飞机。

 

不过当务之急是……

 

“32557038,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他感觉自己就要窒息了——他看到了巴基。

 

巴基——这个世界的巴基——正躺在他面前的实验床上,胸口还被勒着皮带固定住,正茫然地看着天花板喃喃自语,丝毫都没有察觉到这个屋子的角落里多出了一个大活人。

 

“我的天哪……”史蒂夫深深吸了一口气——那是巴基啊!1943年11月,被困在奥地利秘密武器工厂的那个巴基……

 

任何一个史蒂夫都不可能忍受得住看着巴基躺在佐拉的实验床上而不施救,但当他正要向巴基走过去时,一串熟悉的脚步声临近了。

 

史蒂夫当然知道这串脚步声的主人是谁——那是他自己,这个世界的他自己。

 

“该死的。”他心想,然后赶紧躲到了一大堆仪器后方。

 

很快,这个世界的史蒂夫就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噢,天哪!”那个史蒂夫如他所预料中一样拆开皮带,从实验床上扶起了他的巴基,“我以为你死了……”

 

那个巴基也如史蒂夫记忆中一样,在看清史蒂夫脸的一瞬间,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我以为你没这么大?”

 

那笑容令躲在仪器背后的史蒂夫心头酸涩不已。

 

他们两个很快就如同史蒂夫记忆中那样你一言我一语地互相搀扶着走出了这个房间,而史蒂夫自然知道工厂马上就会爆炸,他可不能在这里闲着。

 

史蒂夫赶紧从兜里掏出班纳博士之前给他的粒子共振检测仪——如果量子幽灵消失了,共振仪会显示出来,但此刻共振仪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也并没有检测到附近有量子幽灵的存在,所以,看来那99.99%的几率发生了,他的量子幽灵并没能被传送过来。

 

那样也好,史蒂夫心想,至少巴基没有彻底消失掉,他可以放心了。

 

略略松了一口气后,他左看右看,最后决定从地上抓了些泥土灰尘抹在脸上充当保护色——对于还在打二战的士兵们来说,这种伪装是常有的事——然后打破实验室的窗户一跃而出。

 

由于对107步兵团本就很了解,史蒂夫顺利地混进了刚被解救出来的俘虏人群中,和大家一起雄赳赳气昂昂地向营地进发。

 

为了不被认出来,他还特意捡了个破旧的帽子戴,又一路都缩着脖子,几乎将整个下半张脸都藏在了衣领里。

 

一路上,他都在从帽檐的阴影下方盯着走在最前头的那两个人看。

 

那是奥地利的深秋,道路两旁的树叶或是凋零或是微黄,身后是一群刚刚获得自由的美军士兵起哄般的喝彩声,而走在整支最前方的这个世界的他自己还那样年轻,什么都没有经历过,刚刚完成了一次单兵突袭营救俘虏的任务并获得了巨大成功——那开启了他一生中最美好、最飘飘然的一小段岁月,在那段时光中,他意气风发,以为未来无限美好,以为自己坐拥整个世界……

 

不,或许他当时的确拥有整个世界——史蒂夫看着这个世界的他自己得意洋洋地看向他身边的挚友,那眼神中带着些许小小的炫耀,仿佛在说:“看吧,巴基,以前都是你保护我,现在我也可以保护你了。”

 

那是他第一次在巴基面前“耀武扬威”,而巴基用自己与生俱来的温柔包容了他。

 

巴基十分配合地侧头仰望他,对他扬起好看的嘴角。

 

那是一个令他曾经怀念了七十年的温暖笑容——可史蒂夫此刻却没敢继续看下去,他躲在人群后面默默低下头,心中隐隐泛起难以名状的钝痛。

 

史蒂夫随着大部队回到了熟悉的营地,第一次有机会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到这一幕——他一早就知道这个世界的自己马上就会和佩吉眉目传情,马上会赢得同袍们的无数掌声,可他以前从来都不曾知道,刚刚为他喊了一声“让我们为美国队长喝彩”后的巴基,眼神会如此落寞。

 

这个世界的史蒂夫正在盯着佩吉,而传送过来的史蒂夫却在盯着巴基。

 

但很快,更令他诧异的事件出现了——他看到佩吉微微踮起脚尖,当着众人的面为史蒂夫的脸颊献上了一个吻。

 

他身旁的巴基顿时脸色大变,但他飞快地扭开了头,掩饰好了自己的失态。

 

真该死,史蒂夫心中暗骂,难道这个世界的我自己竟然他妈的是个直男吗?

 

但那是不可能的啊……

 

因为量子纠缠。

 

每一个史蒂夫对应着属于他自己的每一个巴基,他们之间不可能容得下任何第三个人。

 

或许是因为每个平行世界的发展大体相同,但细节并不一定完全一致?那么的话,既然反正他也一定会改变这个平行世界的未来了,倒不如他就出手好好帮这个傻乎乎的史蒂夫一把,让他早点认清自己的取向,也好少一点遗憾。

 

史蒂夫一直在这个世界的他自己和巴基的营房附近埋伏到午夜时分,才终于等到了巴基撩开帐篷单独出门的机会。

 

他赶紧悄没声息地跟了过去。

 

很快,巴基走到了远离营房的树林偏僻处,周围除了他们俩已经再没别人出没了。

 

是时候了!史蒂夫心想,我该去和这个巴基好好谈谈了!

 

“嘿亲爱的……”看着巴基熟悉的背影,他无比自然地开了口,又马上意识到,这个时间线上,他和巴基还不是某种关系……

 

“我是说兄弟。”他赶紧打补丁。

 

直到巴基转过身来时,他才意识到巴基独自出门是为了做什么——他的手还放在裤腰带上,怀疑地瞪着他,半晌才问到:“史蒂夫?你……也出来撒尿?”

 

“听着,佩吉和你的……我是说和我自己,我……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史蒂夫结结巴巴地慌乱解释道。

 

巴基顿时变了变脸色。

 

“哦,你以为我觉得你们是什么关系?”他在月光下扬起明亮的绿眼睛,怀疑地说道,“你二半夜跑出来尾随我一路就为了说这个?有什么意思吗?”

 

“我的意思是,你的史蒂夫,不不我是指我,我和佩吉,我们……那只是一个吻而已,而且是她主动的。我承认我或许当时会有一丁点悸动,毕竟我以前从来没吻过女孩子,当然,男孩子也没有,所以我……”

 

得,越描越黑。

 

“闭嘴吧史蒂夫!”巴基恼羞成怒地冲他挥了挥手,“我并不想听这些废话,没有任何意义。现在,要和我一起尿吗?不尿就赶紧滚蛋!”


他不再看他,并且已经开始大大咧咧地动手解裤腰带了。

 

虽然早已经见识过(甚至还品尝过)巴基身上的每一寸,但史蒂夫仍然清醒地知道,此时此刻站在他面前的这一个,这并不是他自己的巴基。

 

所以,他可能应该非礼勿视?

 

史蒂夫干咳了一声,尴尬地把整个身体都转了过去。

 

“好吧,这下我更尿不出来了。”巴基·巴恩斯中士无语地看向了他,索性重新扣紧了裤腰带,“说吧,史蒂夫,你今晚他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而正在这时,又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自身后不远处响起:“巴基!你上个厕所怎么这么慢?没出什么事吧?”

 

糟糕,史蒂夫心想。

 

巴基反应迅速地猛然回头,愕然看向了他自己的史蒂夫,又上下打量眼前的史蒂夫,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

 

“你是谁?!哪个连队的?”这个世界的原版史蒂夫已经对着穿越来的史蒂夫的背影怒吼出声,“鬼鬼祟祟站在巴基身后是想要做什么?转过身来!”

 

此地躲无可躲,更何况已经被这个世界的巴基看到了,也没什么好躲藏的了。

 

于是史蒂夫叹了口气,大大方方地转过来身。

 

两个史蒂夫打了个照面——其中一个一脸惊恐,另一个则是无可奈何。

 

“你是……我?”史蒂夫问道。

 

“你是史蒂夫!”巴基的声音。

 

“我是史蒂夫,但不是你的史蒂夫。”史蒂夫转头解释道,并指着惊恐又愤怒的那个史蒂夫说道,“这个才是你自己的史蒂夫。”

 

“什么你的史蒂夫我的史蒂夫的,那你是从哪儿来的史蒂夫?”这个世界的史蒂夫无比警惕地质问道。

 

史蒂夫注意到,在他说话期间,他已经默默向他的巴基靠拢过去,与他并肩站立,并隐隐做出了一个保护的姿态。

 

史蒂夫只好艰难地做出解释:“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我来自于一个比你们的时间线更为超前的平行世界。”

 

果然,那个史蒂夫深深皱起了眉毛。

 

“平行空间的未来?”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怀疑,“好吧,那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来这里的?”

 

“此事说来话长,但我可以长话短说——我们的世界遭逢了大难,一半的人口湮灭了……湮灭,就是和死了差不多……而且这其中还包括了我的巴基。”

 

“果然如此!”那个史蒂夫忽然干脆地向前一步,挡在了他与巴基之间。

 

“什么?”史蒂夫忽然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懂这个世界的他自己的行为语言了。

 

“你果然是来图谋不轨的!”那个史蒂夫愤怒地指责道,“你失去了你的巴基,所以就想来我的世界,想抢走我的巴基,是吗?”

 

我他妈就不该担心这个我自己是他妈什么直男,史蒂夫暗自心想。

 

“哥们儿,听我解释好吗?”他只好手忙脚乱地安抚那个愤怒警惕瞬间占有欲爆棚的他自己,“我是来这个时空解决问题的,我的目的是拯救我自己的巴基,并没有想和你抢夺你的巴基!”

 

“真的吗?”史蒂夫仍旧怀疑地望着他,显然根本就不相信他所说的话,“你休想骗我,既然大家都是史蒂夫·罗杰斯,那么我当然能明白失去巴基的你会多么想要珍惜巴基,多么想重新拥有巴基!你骗不了我的!”

 

史蒂夫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第一次,在火车上,他没能抓住巴基。

第二次,在河边,他昏迷着,任由巴基把他捞起来,然后转身离去。

第三次,在瓦坎达的皇宫里,他眼睁睁看着巴基将自己重新冰封起来。

第四次,巴基在他面前灰飞烟灭,他伸出手去,却只抓到了一把虚无缥缈的风。

 

“你明白个屁!”他抬起头,实在没忍住对着这个年轻气盛、未经世事的另一个自己低吼了一声,“你根本不会明白。”

 

而与此同时,巴基的声音却从那个史蒂夫背后响起——

 

“好吧,但其实你们都搞错了……”他从那个史蒂夫的背后走出来,抱歉地看了看挡在他身前的史蒂夫,最后将目光落在了穿越过来的史蒂夫身上。

 

史蒂夫忽然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不会吧……一个从未曾想到过的、荒谬却又令他无比渴望的可能性逐渐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不会吧……

 

但那个巴基已经继续说话了,他的目光温暖缠绵地落在史蒂夫身上:“这叫什么来着?灵魂附体?总之,我其实不是他的巴基……”

 

那根本就不是40年代的巴恩斯中士所能拥有的那种目光,反倒更像是那个历经七十余年劫难、饱经风霜过后的巴基才会拥有的淡然与从容。


史蒂夫顿时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开始发抖,亢奋令他头皮发麻,心跳过速,热血上涌,阵阵晕眩。

 

在这个世界史蒂夫惊愕的注视下,穿越过来的史蒂夫用右手重重地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说下去。”他眼神中好像冒着火,狂热无比地盯着巴基瞧,嘴唇颤抖仿佛想要倾诉千言万语,却又好像只是在苦苦哀求眼前的这个人,“求你,说下去。”

 

而巴基已经走到他面前,抓起他空闲着的左手,用力压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听到这个心跳声了吗?”他说道,“史蒂夫,我是你的巴基。”

 

(下一章)

评论 ( 259 )
热度 ( 932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