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我和你的故事(5)(电影《降临》半AU,双失忆重识梗)

1989年,一艘宇宙飞船降临西伯利亚,苏联委派超级特工冬日战士伪装为语言学家身份前往调查。与此同时,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队长从冰封中提前苏醒。

(1)(2) ,(3)(4)


雅科夫展开双臂,然后动作夸张地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史蒂夫。

 

“人。”他用英语说道,并重复,“人类,人。”

 

对面的七肢桶星人一动不动。但史蒂夫相信他们正盯着自己和雅科夫并且在思考。

 

“人类,人。”雅科夫继续重复,并指了指站在他们后方不远处的几位大兵们。

 

然后他示意史蒂夫帮他把这次申请到的声波检测仪搬了过来。

 

“你们是谁?”雅科夫的手臂前伸,指向透明膜内一片浓雾中的两只巨大外星生物。

 

在沉默焦急的等待中度过片刻之后,其中一个七肢桶星人,缓慢地抬起一个肢节,并将肢节末端对着地球人类们的方向,像一朵花一般张开。

 

史蒂夫顿时感觉头晕脑胀,呼吸急促起来——但这并不丢人,因为公用通讯频道中传来了在场所有地球人紧张的低喘声。

 

他不由得看向雅科夫,他以为后者会如同着魔一般盯着外星人的动作——但是并没有,雅科夫也正偏头看向了他。

 

四目相对,透过厚重的透明面盔,史蒂夫仿佛看到雅科夫唇角露出一丝笑容。

 

一阵不合时宜的甜蜜涌上心头,他仿佛回到了十六岁,变成一个在上课时冒着被老师抓包的风险与同桌调情的少年。

 

而对面的七肢桶星人并不知道他们已经在某一个地球人心目中变成了多管闲事的老师——又或是知道,但他们显然并不介意。

 

从开花般的肢节末端飘逸出三股浓如墨色的雾气,于是所有地球人的注意力再次被牢牢抓住。

 

公用频道中几乎连呼吸声都听不见了,七肢桶星人缓缓移动肢端,将那三股飘散于空中的黑色雾气,绘制成一个又一个美丽诡异的空心圆。

 

——————————

 

雅科夫对着灯光举起几张“空心圆”的照片,仔细对比那些细枝末节上的区别,思考着其中代表的意义。

 

史蒂夫逐渐意识到,从他们再次回到基地开始,雅科夫聚精会神地进行这项工作足足四小时了,甚至滴水未进,但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疲累。

 

而与此同时史蒂夫也意识到,自己的眼睛黏在雅科夫身上也足足四个小时了……

 

而且他并不想收回视线。

 

他不知道雅科夫有没有发现这一点,因为他看起来对研究七肢桶星语太过于专注。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希望雅科夫发现这一点。

 

因为雅科夫看起来并不是个傻子,而史蒂夫自己也并没有刻意隐藏过自己的眼神。如果雅科夫明明知道自己对他的“兴趣”,而并没有表露出厌恶与拒绝,那是否可以说明……

 

“走吧!”

 

“什……什么?”史蒂夫猛然回过神来——虽然他确实不想掩藏自己看雅科夫的眼神,但他的脸仍然开始微微发热。

 

“去喝杯咖啡?”雅科夫丢下那些资料,用力揉了揉眼睛,又咧嘴一笑,“或者是伏特加?”

 

“你开玩笑吗?这堆帐篷里还设立了酒吧不成?”

 

雅科夫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像是想要责怪他孤陋寡闻似的:“怎么?你们美国佬连喝酒放松的地方都没有吗?那可真是太奇怪了——搞不好那些七爪怪都有地方喝咖啡的。”


雅科夫将资料叠在一起塞进柜子,又冲史蒂夫挤了挤眼睛。

 

史蒂夫发誓,就算他是一个被从二战时期发掘出土的老古董,也绝对能看得出这是一个调情的意思。

 

此时正是傍晚,咖啡厅里人不少,史蒂夫点了两杯黑咖啡,然后看着围着围裙的美艳俄罗斯姑娘像是没好气似的替他飞快冲泡好那杯纯黑色液体,再将杯子重重放在台子上。

 

他小心翼翼端起热气腾腾的咖啡,正好看到雅科夫拎着两瓶伏特加晃回了座位。

 

“我不想喝酒……”史蒂夫为难地说,“你不会介意吧?”

 

雅科夫挑一挑眉:“谁说我要请你喝?这两瓶都是我的。”

 

史蒂夫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轻轻将其中一杯咖啡推向雅科夫。

 

“黑咖啡?”雅科夫皱眉,“我说,你是就爱这个口味呢,还是压根不会享受生活?你们美国佬是不是都……”

 

他边说边自顾自地离开座位回到吧台,也不知对那一脸戾气的姑娘说了些什么,那姑娘展露出迷人的笑容,然后往他手心中塞了一大把速溶奶精和白砂糖。

 

“搞定了。”雅科夫粗暴地扯开包装袋,至少在自己的咖啡杯里倒入了两袋奶精和三袋砂糖。

 

他一边满意地开始搅拌,一边对史蒂夫示意:“喏,你自便。”

 

史蒂夫目瞪口呆地看他吞下那一口口过分甜腻的饮料。

 

“所以,在俄罗斯人的菜单里,咖啡算是甜品类。”雅科夫抹掉嘴边的奶沫,又一把拧开伏特加盖子。

 

“你们为什么这么爱吃甜食?”史蒂夫盯着他的那杯逐渐开始失去温度的黑咖啡——他仍然未往里加入任何材料。

 

“生活已经够苦涩的了,老兄!”雅科夫摊摊手,“如果你再不用甜食和酒精麻醉自己,怎么在这片冰冷的土地上活下去?”

 

然后他大大灌下一口伏特加。那辛辣的透明液体将他的嘴唇晕染得饱满又红润。

 

“先喝咖啡再喝酒,好像很容易醉……”史蒂夫盯着雅科夫红得过分的唇念叨。

 

“那你就不必担心了。”雅科夫盯着他,挑衅似的又灌下一口,眼睛亮晶晶。

 

“我喝不醉。”

 

史蒂夫的脑海中猛然闪现出一个画面。

 

那是他自己,穿着笔挺的军装,坐在一片废墟中,眼前残破的小桌子上放着酒瓶和酒杯。

 

“我喝不醉。”他听见自己这样说道,并且又为自己斟了一杯酒,一饮而下。

 

“你喝不醉,为什么还要继续喝呢?”他很想问问画面中的自己。

 

但他无法问出口。他看到他自己红着眼眶,泪水在其中打转。

 

与此同时,画面消失,眼前一片黑暗,他的心脏如遭重创般疼痛起来——这份疼痛感如此熟悉,令他不由得伸手用力捂住胸口。

 

“嘿?史蒂夫?”有人在拍他的肩膀,“你没事吧?”

 

史蒂夫缓缓抬起头来,黑暗褪去,他看到雅科夫关切的眼神落在他脸上,而他的右手正搭在他肩上。

 

“我没事……”他说,勉强露出一丝笑容,“你……能把另外一瓶伏特加递给我吗?”

 

结果是,两个人回去的路上都打着酒嗝,并且勾肩搭背。

 

“嘿,晚上好!”雅科夫双目迷离,向每一个路过的大兵用俄语热情地打招呼,无论对方穿着苏联军服还是美军制服。

 

“噢,亲爱的雅莎,你又喝高了?”有认识他的人暧昧回应,还吹了个口哨,“这次竟然不是姑娘,而是找了个小伙子?”

 

“我们为什么要装醉?”史蒂夫自认为没有这样好的演技,他的胳膊还架在雅科夫肩膀上,脚步也尽量学着他踉踉跄跄,他把嘴巴凑在雅科夫耳边询问。

 

雅科夫的耳朵敏感地缩了缩,如果史蒂夫足够敏锐,就会发现他的耳根变红了。


但史蒂夫没有。史蒂夫在用自己的全部理智,与从雅科夫身上飘来的肥皂清香进行严酷对抗。

 

于是雅科夫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搂着史蒂夫一路装醉,直到进入宿舍。

 

他们迈进帐篷,表演结束了,史蒂夫抽身欲退,却被雅科夫用力钳制住。

 

“别动,宝贝儿。”雅科夫报复一般凑到他耳边吹气,史蒂夫全身立刻僵直起来——他们俩离得太近太近了,恨不得四肢都纠缠在一起,史蒂夫只得衷心期望他的某一个部分没有随着他的全身一样僵直。

 

但雅科夫仍然不饶过他,他显然是擒拿术高手,趁着美国队长肌肉僵直的一瞬间,伸腿令目标失去平衡——史蒂夫只觉得帐篷顶瞬间天旋地转起来,他本能的用肌肉记忆进行顽强反抗,二人势均力敌地纠缠起来。

 

片刻后,美国队长并没有在苏联人的地盘为自己的祖国和名号丢脸——是,雅科夫成功地将他压制在了床上,但他也同时勒住了雅科夫的脖颈,令他躺在他怀中几乎动弹不得。

 

这几下搏斗虽算不上多激烈,但也仍然使出了不少巧劲。史蒂夫不明白雅科夫的意图,他只得保持勒住雅科夫脖颈的姿势。

 

“你疯了吗?”他重重喘息,低语抱怨。

 

“嘿,别紧张,哥们儿。”雅科夫双手扣住史蒂夫的胳膊,仍然在挣扎,“快放手。”

 

“你得说服我。”史蒂夫不敢放手,他心头涌上一丝恐慌——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而自己却一点都不了解对方,但在这种情况下,仅仅相处了三天,就三天,他几乎就迷恋上了对方。

 

而苏联克格勃擅长色诱也是一种常识。他甚至开始怀疑雅科夫是不是对他下了什么迷药——尽管他几乎百毒不侵。

 

“我只是试探你。”雅科夫停止了挣扎,看起来像是服气了,“只是想试试美国队长的反应力和格斗水准——相信我,你是每一个苏联人都想打倒的目标之一。”

 

史蒂夫稍稍放松警惕,但仍未松手:“你也不差。不,可以说,你非常强,我几乎没见过比你更强的人了——在我有限的记忆中。”

 

“谢谢。”雅科夫发出一声费力地闷笑,“那你看,你现在方便把手松开吗?你勒得我脖子有点疼。”

 

“噢……”史蒂夫犹豫几秒,“好吧……但是,别再这么玩了,兄弟,我们的床恐怕没那么结实……”

 

话音未落,怀中的雅科夫忽然将他的钢铁左臂伸到史蒂夫的左腿下面——

 

史蒂夫在一瞬间松开了双手,并用力将雅科夫推了出去。

 

这下,轮到雅科夫惊讶了。

 

“嘿?这我倒是没料到?”他一骨碌爬起来,站在史蒂夫对面,瞪大双眼看着他,“我本想说,兵不厌诈……谁知你竟然主动把我推……”


他的目光扫到某处,然后忽然不说话了。


“呃……原来如此?”

 

他注意到了。史蒂夫已经满面通红,他知道雅科夫已经注意到了。

 

尽管他不介意雅科夫知道自己对他的兴趣,但他仍然羞愧于被对方发现“这种性趣”。

 

他想解释,或是道个歉,或者别的什么,只要能缓和这尴尬的气氛。

 

他脑海中飞速划过毕生积累的单词库,并没有发现任何一句话足以应对这种场合。

 

但雅科夫忽然勾唇一笑。或是在史蒂夫的幻觉中勾唇一笑。


然后他走了过来,凑近了史蒂夫。


(下一章)


评论 ( 53 )
热度 ( 205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