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德美索

我要从所有时代,从所有黑夜那里,夺回你

【盾冬】我和你的故事(6)(电影《降临》半AU,双失忆重识梗)

1989年,一艘宇宙飞船降临西伯利亚,苏联委派超级特工冬日战士伪装为语言学家身份前往调查。与此同时,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队长从冰封中提前苏醒。

(1)(2) ,(3)(4)(5)


史蒂夫闻到一种味道,这味道几乎令他神魂颠倒。

 

不,并不是传统意义上被爱欲所折磨的那种神魂颠倒,尽管此时此刻他的确全身心满溢欲望,胯下的硬挺足以证明这一点。但是……

 

他忽而沉溺现实,忽而陷入幻境——他神魂颠倒。


一些会被屏蔽的内容,有时候真的希望自己能把肉写得酣畅淋漓汁水四溢但是臣妾做不到啊臣妾做不到啊……


我爱他。

 

他脑海里忽然冒出这句话。

 

我恐怕是真的爱上了他。

 

“雅莎,我的雅莎。”他听见自己缠绵悱恻地喊着雅科夫的昵称,好像他们是一对儿相爱多年的眷侣,而不是一时性起的一夜情对象。

 

而他的雅莎雌伏他身下,被他干得一声声短促呻吟。

 

他觉得自己的情感萦绕在雅科夫身体的任何部位——他那在西伯利亚淡薄的阳光下金棕色的毛发,流畅有力的肌肉线条,溢着笑意的清浅瞳孔,微微上翘的唇角,说话时上下蠕动的喉结,偶尔微蹙的眉心,眼角细微的笑纹……

 

他意识到,就算去掉这莫名强烈的性吸引力,或许他依然也爱着他。

 

这份认知令史蒂夫惶恐起来,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爱他——并不是因为他们是同性,而是爱一个只相识了三天的苏联克格勃?

 

甚至,他知道,色诱是克格勃的训练项目之一。

 

就算对于美国队长来说,这也依然是致命的。

 

那么,问题赤裸裸地摆在他面前——他愿意为他而死吗?为一个一旦完成任务后,或许再见面就是敌人的克格勃而死?

 

又或是反过来呢?

 

又或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人,有可能为了对方而背叛自己的国家吗?

 

当身体再一次得到释放后,雅科夫飞快地弄干了自己的头发。

 

“我想出去走走。”他看着史蒂夫。

 

“外面很冷。零下……你其实应该比我更清楚是零下多少度。”

 

“我知道。但你怕冷吗?”

 

“我不怕冷。但是……”

 

“要一起吗?”

 

“……好吧。”

 

营地外连守夜的士兵都没有,史蒂夫感叹着苏联人的粗枝大叶,而雅科夫则利索地跃上了一辆卡车。

 

他们并肩坐在车上,遥望着星空下的远方。

 

温度虽低,却没有风雪。巨大的蛋壳状宇宙飞船高悬,面前是西伯利亚广漠的雪原,背后是深蓝色夜空中的灿烂繁星。

 

雅科夫点燃一支香烟,将花花绿绿的烟盒随手丢在一边。

 

史蒂夫心中充满了疑惑,关于自己的,关于雅科夫的。他很想同他谈谈,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最终,他拾起那只烟盒。

 

“这是什么牌子?”他指着包装盒上的单词。

 

雅科夫叼着烟头咧嘴一笑:“幸福,这个单词是幸福——你不来一根‘幸福’吗?亲爱的美国队长?”

 

史蒂夫并不明白为何抽烟会令人幸福,但他忽然脱口而出——

 

“为什么愿意和我上床?我也是你的任务吗?”

 

仿佛被零下几十度的空气冻住一般,雅科夫的笑容凝固在唇边。

 

史蒂夫后悔不已,但话已出口,覆水难收。

 

你是我的任务?”雅科夫梦呓般重复。

 

史蒂夫惴惴不安地等着他的回答。或许他该狠狠在我脸上揍上一拳,他想。

 

但他迟迟未能等来铁拳,或者任何其他回复。

 

“雅科夫?”他疑惑地看向他,“雅莎?雅莎?”

 

雅科夫双眼发直,看着那巨大的铅色外星飞船,又好像是目光穿透飞船本身,看到了更遥远的地方去。


“雅莎?”史蒂夫把雅科夫的头转过来,让他看着他,然后再次呼唤他。

 

雅科夫茫然地盯着史蒂夫的脸看了一会儿,忽然拎起他的衣领,对他提起了金属拳头。


你是我的任务”他几乎是嘶吼出了这句话。


来吧,我合该挨这一拳,史蒂夫心想。他微微闭上眼睛,没有闪躲。


但那一拳始终还是没有落下。


史蒂夫睁开眼睛,看到雅科夫急促地呼吸着,胸口剧烈起伏,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是一种由愤怒、迷惑、无助与震惊混合在一起的复杂情绪。


史蒂夫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但他看见的显然并不是自己。

 

雅科夫并没有被唤醒,他依旧沉溺在梦魇幻觉之中。他的眼眶变得通红,渐渐盈满泪水。


他哭了。


(下一章)


——————————

来来看一下雅科夫同志吸的香烟牌子:)



评论 ( 72 )
热度 ( 294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