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德美索

我要从所有时代,从所有黑夜那里,夺回你

【盾冬】我和你的故事(3)(电影《降临》半AU,双失忆重识梗)

1989年,一艘宇宙飞船降临西伯利亚,苏联委派超级特工冬日战士伪装为语言学家身份前往调查。与此同时,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队长从冰封中提前苏醒。

(1)(2) 

隧道的尽头迎来光亮,虽然不知道光源在哪里,但眼前的一切都令人震惊。

 

那是一面巨大的长方形透明“玻璃”膜——如果它的材质真的是玻璃的话。玻璃幕的后面,布满了浓重如林间晨雾般的白色气体。

 

“简直像一个电影院……”史蒂夫下意识地说道。

 

“可是鬼知道荧幕上会出现什么样的演员?”雅科夫接口。

 

而此时,护卫队员们纷纷停下了脚步,他们开始拆开一些携带的仪器,组装好摄像机等工具,以及在他们脚边放置了一个装着小鸟的笼子——为了让这个小生命身先士卒地感知到不利于生存的元素出现,诸如有毒气体、氧气缺失、辐射过高、或是别的什么。

 

史蒂夫看着那只聒噪的小鸟,忽然觉得自己地呼吸开始不顺畅起来,但数据表明氧气浓度正常。

 

“所以,接下来要做什么?”史蒂夫情不自禁的看向他的苏联室友。

 

雅科夫没有转头看他,他一直在凝视着那片白茫茫的玻璃幕。

 

“等待。”他说,“你所有的期待,终将降临。”

 

这句话太过于文艺了,但史蒂夫的心脏快要跳出嗓子眼了,在此情况下,他完全没有心情对雅科夫的文艺腔回应一句美式笑话,于是他学着他的模样,喘息着站在原地,望眼欲穿的看着前方的玻璃幕。

 

仿佛只过了几十秒,又像是已经过了一辈子。

 

白雾中逸散出一股黑色气体,就仿佛一滴墨水在水中缓缓晕染开来。逐渐的,黑气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终于染满了整面幕壁。

 

史蒂夫心中一动,鬼使神差地向前方走去。

 

才迈出两步,手臂忽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扯住。

 

“你做什么?”雅科夫坚硬得不同寻常的左手牢牢抓住了史蒂夫的胳膊,但他声音很小,依旧在使用私人频道,“还不是时候!”

 

史蒂夫一下清醒过来。

 

“抱歉……我有点……”他低声说,然后停在了原地。

 

他有些懊恼。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在这样一个外星人的飞船中,他受到的无论是生理上还是情绪上的影响,都甚至比普通人还要大。这令史蒂夫感到一阵沮丧,甚至有点丢脸——虽然他失去了记忆,但这似乎不应该是“美国队长”应该具备的素质。

 

“有点失控?别紧张,这很正常,毕竟我们即将面对的是未知生物。”雅科夫声音低沉、平和。

 

但他并没有完全放开抓住史蒂夫胳膊的那只左手,只是略微放松了一些。

 

史蒂夫心头忽然闪过一丝不切实际的念头——这个神秘的苏联特工雅科夫,竟然在安慰他。

 

并不容他细想,从那沉沉的黑雾中,两个巨大、奇异的轮廓穿越雾气,身影在玻璃幕后方逐渐鲜明起来。

 

史蒂夫听到耳机中所有人都同时倒吸了一口气——尽管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生物。

 

要怎么形容呢?他们是两个……“人”。他们拥有纤长的七条交叉、宛若触须般的肢体,这七条肢体共同支起了他们的主躯干。

 

他们用其中四条肢体轻盈、缓慢、甚至可以说是优雅地从浓雾中走了出来,而另外三条肢体,大约类似于人类的手臂般垂在身侧。

 

“我是不是在做梦?”尽管此时应该保持沉默,但史蒂夫仍然情不自禁地用私人频道与雅科夫交谈。

 

他忽然觉得此情此景有些熟悉——倒不是说这两个外星人和这艘巨大的、匪夷所思的外星飞船熟悉,而是说这种面临未知而产生的异样情绪,亢奋,交谈欲……

 

他想,他大概有每逢大战前,话就特别多的毛病。

 

既然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那么他相信自己应该面临过无数次类似这种危险的、生死未卜的任务,只是不知道在那些时候,站在他身边彼此抚慰情绪,满足他交谈欲的人,现在身在何处。

 

史蒂夫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但显然雅科夫极度敏锐。

 

“所以我们称之为……七肢桶人。”雅科夫奇怪地看了史蒂夫一眼,“你叹什么气?他们长得不符合你的美感?难道你幻想中的外星人其实都是玛丽莲·梦露?”

 

“说真的,你是怎么做到在这种情况下还开得出各种玩笑的?我有点佩服你了。”史蒂夫真诚地说。

 

“遇弱则强嘛。”雅科夫丝毫不客气地答道。

 

史蒂夫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差点失笑出声,他赶紧将注意力重新放回那两个“七肢桶人”。

 

他的内心忽然涌现出一丝感激之情——雅科夫似乎在不经意间,帮他克服了一些外星人对他的影响。

 

七肢桶人沉默地向他们逼近,最终紧紧挨着玻璃幕壁停住,然后就稳稳地站在那儿,仿佛透过不知道什么器官,正在凝视着所有渺小的地球人。

 

史蒂夫再次感到一阵眩晕——他发誓这绝不是出于对外星文明的畏惧,而与此同时,雅科夫上前一步,与史蒂夫并肩站立,同时也微妙的扶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体。

 

史蒂夫这才意识到,雅科夫那奇怪的左手,一直没有离开过他的胳膊。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点都不想提醒雅科夫这件事。

 

回到基地后,史蒂夫浑身大汗淋漓,他的胃在痉挛,心跳也明显过速。

 

史蒂夫飞速脱下那身闷热沉重的装备,然后趴在垃圾桶前大口呕吐起来。

 

直到雅科夫也脱下头盔,史蒂夫才发现,他一直以来都只是嘴上强硬罢了,实际上身体状况并不比史蒂夫好上多少。雅科夫脸色苍白嘴唇发紫,虚汗从半长的头发丝中滴下。

 

但他至少没有呕吐。

 

令史蒂夫惊疑的是,六人小分队中,似乎只有他们两个是这种近乎虚脱的状态。

 

但分明他才是那个打过血清,比普通地球人强壮四倍的“美国队长”,而雅科夫看起来至少也是训练有素的特工,为什么他们面对外星生物的刺激,却表现得好像还不如这些普通人?

 

六人小分队中的队长——那个英语拙劣但勉强能交流的苏联大兵,冷酷地看着他们两人。

 

“你们看起来状态不太好。”他说,“先休息一晚吧,但明天必须要拿出方案——你们的任务可不是上外星飞船观光游览。”

 

“是的,我知道。”雅科夫干脆利落地回答,“不会耽误进程。”

 

“方案?”史蒂夫迷惑地问。

 

“沟通的方案——是我自己的任务,语言学相关的,与你无关。”雅科夫虚弱地笑了笑,“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和我一起来做方案,或许能帮上忙呢?”

 

“噢,我当然愿意,乐意之至。”史蒂夫赶紧回答,“实际上除了这个,我还想和你研究点别的。”

 

“是吗?很巧,我也正有此意。”雅科夫不满地抓了抓自己汗湿的长发,“不介意的话,我们先去洗个澡如何?我觉得有点不太舒坦。”

 

“能洗澡?我简直想要感谢上帝。”史蒂夫摊摊手。

 

室外气温是零下二十多度,史蒂夫起初有些担心苏联人的营地会否安排只能用冷水沐浴——还好,这个营地算不上太过于丧心病狂。

 

“本来我应该让你尝试洗冰水澡。”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雅科夫一边脱衣服一边说,“但今天显然,我们的状态都差得离谱,那么只好享受一下了。”

 

他飞快地脱掉军装外套,又双手向上扯掉了套头衫。

 

现在,在浴室氤氲的热气中,雅科夫的上半身只剩一件白色的小背心了。

 

而史蒂夫的双眼完全挪不开了,他怀疑自己看错了,或者是被外星佬们搞得产生了幻觉。

 

虽然一直盯着别人的躯体看是非常不礼貌的事,但是——

 

“你的胳膊……你的左臂……你……”他还是听到了自己的惊呼声。

 

“噢……对不起。”他赶紧道歉,希望这一切还来得及。

 

“噢……这个……”雅科夫将套头衫甩在一边的凳子上,瞅了瞅自己的左臂,满不在乎地笑了笑,“忘了提醒你了,我是残疾人,这是我的义肢——很特别?”

 

“嗯……对不起。”史蒂夫一再道歉,并强迫自己转移目光,不再继续盯着这条闪烁着银光还印着苏维埃红星的醒目金属臂。但很显然,他失败了。

 

他的目光仍旧不礼貌的黏在雅科夫的胳膊上。

 

“我只是……嗯,我是说,从没见过这么……这么酷的胳膊。”

 

他没有说谎。

 

雅科夫毫不介意地自称残疾人,他看起来似乎并不太在乎别人盯着他的残缺点围观——或许这是因为他已经经历过太多次这样好奇的目光。

 

但史蒂夫并非在安慰一个残疾人。这条金属臂确实很酷——要知道,它是由一层层金属片段所构成的,每当雅科夫做出一些动作挪动他的左臂,那些金属片就会配合他的动作节节展开,再严丝合缝咬合回去。

 

没有男人能抗拒这种科幻般的机械感。这简直可以称得上性感。

 

史蒂夫忽然想起,在飞船上的时候,这只金属左手一直抓着自己的胳膊,他们曾经借由这只酷炫性感的手臂彼此支撑。

 

他甚至清晰的回忆起了这条手臂抓住他时那恰到好处的力度和角度。

 

他忽然猛地转过身去,然后锁定了一个背向雅科夫的沐浴喷头。

 

听到雅科夫在他背后悉悉索索的动静,史蒂夫庆幸自己的明智选择。

 

雅科夫果然已经开始脱裤子了。

 

史蒂夫保持着背对的姿势,慢慢将自己脱光,然后打开喷头。

 

微微发烫的水流从天而降,浇在被冷汗打湿的头皮上,舒爽的快感瞬间穿过四肢百骸蔓延开来。

 

他不禁发出一声呻吟。

 

“嘿!”雅科夫地声音传来,史蒂夫仍然不想转身面对他,虽然他知道此刻这公用浴室内升腾而起的雾气足以让他们看不清彼此。

 

“我听到你的声音了!”雅科夫用调笑的语气对他说,“真没想到,见过七肢桶形状的‘玛丽莲·梦露’后,你还有心情给自己一个手活儿?”

 

史蒂夫习惯性地想要反驳他,但他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

 

因为他刚才确实勃起了。

 

在他看到雅科夫的金属臂后。

 

这非常尴尬,非常不可思议。所以他才飞快地转过了身去——他还不想让自己的苏联室友认为自己是一个恋物癖变态。

 

但这只银色的手臂的确脱掉了雅科夫自己的裤子。而雅科夫会用那只胳膊给自己打肥皂吗?然后呢?他会用那只金属左手抚摸自己的棕色长发吗?顺着肩膀往下揉搓自己皮肤上的肥皂泡沫?他显然有几乎不输给史蒂夫的胸肌、腹肌、然后……

 

“不!别想下去了!”史蒂夫强迫自己停止这些奇怪的思考。

 

他闭上眼睛,抬起头,让水流冲刷他的脸,和胯下那不可思议的欲望,并不断告知自己这一切都是外星磁场引起的小小误会。

 

“好吧,如果你不想开玩笑。那么我们可以聊一聊别的事。”雅科夫的声音再度传来,“还记得在隧道中时,我给你说的那个白日梦吗?”

 

“是的,那时候你究竟怎么了?”史蒂夫逐渐冷静下来。他当然记得那个白日梦,雅科夫因此差点晕过去,吓了所有人一跳。

 

“你看到了什么?”史蒂夫好奇地询问,“当然,如果你不想说……”

 

“不,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可以与你分享。”雅科夫打断他,“因为你显然也会做奇怪的梦,而且你也没有记忆。”

 

史蒂夫着重注意到了雅科夫口中的“也”字。

 

但他没有询问过多。

 

他已经为自己盯着那条胳膊看而倍感抱歉了,他不能再次越线。

 

“我们似乎有很多共同点,虽然你是个美国佬。”雅科夫似乎是低声笑了笑,“但我们可能……嗯,情况类似。”

 

史蒂夫嘴角微微上翘,溢出无声的笑意。

 

“如果你想分享,或是分析什么……我不会告诉别人。”他做出承诺,以美国队长的名义。

 

“我看到了像是幻想出来的东西……我发誓自己生平从未见过。不,不是因为我忘记了或是什么,只是……怎么说呢?我确信那并不是现代科技所能研制出来的东西。”雅科夫似乎有点苦恼,“当然,或许那是另一艘外星飞船也说不定。”


“所以,你在白日梦中,看到了另外一艘外星飞船?”史蒂夫小心翼翼地询问。


“不仅仅……”雅科夫似乎停住了洗澡的动作,此刻他安静地站在喷头下,任由水流冲刷自己的身体。


“我对面站着一个人,他在和我对峙。你能想象吗?一艘外星飞船,两个剑拔弩张的地球人?”他在水流中微微皱眉,忽然转身看向朦胧热气中的史蒂夫,“而那个人的脸……完全看不清楚。至于身形嘛……不得不说,倒是有点像你。”


“这怎么可能?”史蒂夫心中一惊,不由得转过身来。


雅科夫当然裸露着身体,他站在水流下,湿发耷拉在脸上、肩膀上,目光似乎能穿过湿热的水雾与史蒂夫对接。


史蒂夫微微挪开视线,雅科夫的金属臂与身体连接部分的伤疤蜿蜒崎岖,环绕在他锁骨左侧的肩膀上若隐若现。


一点都不丑陋。伤疤是男人最性感的勋章。


史蒂夫忽然有一种冲动,想开口问问他的胳膊是怎么回事。但他尚未开口,就再次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劲。


“该死的。”他低声咒骂,赶紧转身,只留给困惑的雅科夫一个背影。


他又勃起了。

 

(下一章)

评论 ( 60 )
热度 ( 281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