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Twin Flames of Fire(14)太空机甲AU借环太平洋设定

伪科幻真傻白甜,谈谈恋爱,打打怪兽

前文:(1(2(3(4(5(6(7)(8)(9)(10)(11)(12)(13)


“这里是神盾号太空站,我是站长尼克·弗瑞,将在此处记录该太空站遭遇的所有事件。

现在是地球历2007年,但我们来自于未来——2027年。

    数月之前,太空站遭遇虫洞,跃迁至距离地球20光年之外的太空中,同时也穿梭了20年时间。

    在我们原本经历的地球历史上,从2013年开始,第一只外星生命进攻地球。此后的十多年间,人类经受了巨大牺牲,科技文明的进步使得战场逐步被推进到距离地区0.3光年的太空。但通过这次意外的虫洞跃迁,神盾号太空站来到了靠近该种外星生命的母星。而我们也因此而得知,这种外星生物将会从母星源源不断向地球发起进攻,并且其进化速度总有一天会超过人类的科技进步速度,而地球绝不能坐以待毙。”

 

尼克·弗瑞顿了顿,情不自禁揉了揉那只独眼。

 

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有睡觉了。

 

而他还将继续支撑下去,因为时间不多了。而且,他的睡眠也并不急于一时。

 

毕竟,一旦大战触发之后,无论成功与否,他都将会迎来长达20年的睡眠舱休眠,或是被死神带去永眠。

 

摄像头在他眼前闪着红光,催促着他尽快完成这段留给地球的录像。

 

弗瑞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稍微振作精神,继续对着摄像头一字一句进行记录:

 

    “神盾号太空站将于明日进攻该种外星生物的母星。如果太空站全员牺牲,则太空站自动启动回航程序,预计将于20年后——也就是地球历2027年——回到地球。届时,无论我们的任务成功与否,都将带给地球与各类学科相关的重大突破性研究资料。

    现在,我将念诵所有明日即将参与出征的战斗人员名单——如果在宇宙中牺牲,我们将被宇宙辐射至尸骨无存,但至少我们的名字将会跟随太空站一同在宇宙中航行20年后回归故土。

    以下是参战人员名单:

    总指挥官:太空站长尼克·弗瑞;

    作战机甲未命名,驾驶员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冬兵巴基·巴恩斯;

    作战机甲无畏白头鹰,驾驶员猎鹰山姆·威尔逊,蚁人斯科特·朗;

    作战机甲钢铁喀秋莎,驾驶员黑寡妇娜塔莎·罗曼诺娃,鹰眼克林特·巴顿;

    作战机甲……”

 

 

弗瑞的声音在主控室孤单地不断响起,而另一边的机甲室中可谓热火朝天。

 

明日大战在即,几乎所有驾驶员都在最后一次检查与调试自己的机甲,而克林特则将交好的几个人神神秘秘地带到修复室。

 

“其实我真的蛮想在明天之前好好睡一觉的……”巴基不耐烦地看着克林特说道,“如果过一会儿你没有带给我什么特别的惊喜,那我可能会揍你……”

 

克林特委屈地看着凶狠的冬兵。

 

“嘿,詹姆斯!”娜塔莎好笑地说道,“温柔点,你吓到我的宠物了。”

 

巴基看了看将自己缩在娜塔莎身后的克林特半晌,危险地挑了挑眉毛:“啊,明白了,原来你是找到靠山了啊……”

 

“我稍微改了改你们俩的机甲!”克林特不敢再卖关子,急匆匆说道,“我想……你和史蒂夫会很满意的!”

 

随着克林特拉起开关,覆盖在机甲上的那层灰扑扑的罩布被缓缓掀开。

 

“哇哦……”

 

所有人都惊呆了。

 

连一向与他不对盘的山姆,都在努力合上嘴巴之后,勉强说出了一声“酷”。

 

曾经铅灰色的机身被闪亮的银灰色覆盖,机甲通体并没有过多的装饰,只除了胸口上多了一个交错的金色翅膀标识——分别代表了双头鹰的左翼和白头鹰的右翼中间,是一颗既代表了美利坚又代表了苏维埃的五芒星。

 

“这是……”娜塔莎上前一步,抚摸着机身上那层银灰色“铠甲”。

 

“对不起,娜特……”克林特有些胆怯地看向心目中的女神,“这是咆哮苏维埃的残片……事实上,我特意请求了弗瑞,让他把咆哮苏维埃剩下可用的零件全都给我,然后我又将这些东西组装在了这台新机甲上……你不会怪我吧?我发誓我真的物尽其用了!”

 

“不,不会!”娜塔莎欣喜地说道,“我曾经以为咆哮苏维埃已经被解体了,就永远死去了……谢谢你,克林特,你令它复活了!”

 

克林特的眼神中迸发出巨大喜悦:“你的意思是,你喜欢我这么做?”

 

“当然,干得漂亮,克林特!”娜塔莎难得温柔地笑了笑,“那么,这部机甲到底有名字吗?”

 

“噢,还没有,我准备让两位驾驶员为他起一个!”克林特期待地看着史蒂夫和巴基。

 

“你来吧!”史蒂夫大方地看向巴基,将命名权交给了自己的爱人。

 

巴基眨了眨眼睛,然后展颜微笑:“Reborn吧!它叫reborn,或是возрождение——重生。”

 

所有人都没有异议。

 

那既代表了咆哮苏维埃号重生于克林特的机甲之上,又代表了巴基本人的重生。

 

史蒂夫拍了拍巴基的肩膀,微笑道:“那还等什么?我们抓紧时间检测一下它的性能吧,毕竟明天就上战场了。”

 

是啊,大战在即,而关于克林特亲自制作的这台迄今为止最为先进的机甲,还有很多功能他们俩都未曾尝试过。

 

等其他人退出修复室,史蒂夫和巴基钻进了“重生号”。腿快的山姆已经提前跑去向弗瑞申请出舱令。很快,修复室背后的舱门一道道打开,美国队长和冬兵驾驶着重生号一步步走入太空中。

 

这一次,并没有什么意外,当两个人开启连通后,连通率一路顺顺当当直接飙升到了100%。

 

心念已通,无需多言,史蒂夫和巴基对视了一眼,然后开始测试重生号的所有功能。

 

在连通率100%的超强加护下,这台机甲的表现前所未有的完美——力大无穷又敏如闪电,无论是量子能量盾还是激光炮弹都能发出炽白刺眼的光,可谓威力无穷。而当他们打开反隐形雷达后,甚至连宇宙尘埃都无处遁形。

 

不得不说,这是一台近乎于完美的机甲,而两名驾驶员奇迹般的默契程度完全弥补了这台机甲唯一的美中不足——对精神强度和连通率变态得几乎不可能达到的硬性要求。

 

“太完美了!”巴基满意地拍了拍操作台,“没想到克林特那小子还真有两下子,嗯……勉强配得上我的好女孩了。”

 

史蒂夫看向他,蓝眼睛亮晶晶的闪烁着微光。

 

“怎么了?”巴基纳闷地回看他,“我们该回航了……噢……天哪,史蒂维……”

 

他已经感知到了史蒂夫的想法。

 

“你真的想这么干吗?”

 

“为什么不呢?”史蒂夫一脸跃跃欲试,“毕竟我们俩有一个陈年旧案还没解决,而现在,这个问题甚至升级了——已经100%了,那么究竟谁会先射出来?”

 

巴基无奈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温柔地笑着摇了摇头:“史蒂夫,fuck you.”

 

美国队长本想纠正他的中士,但转念一想,在通感100%的感观刺激之下,似乎究竟谁fuck谁这种问题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两个小时后,两个人勉强整理好衣衫,驾驶着机甲回到了太空站。

 

每个人看他们俩的眼神都怪怪的。

 

直到斯科特兴奋地冲上来,重重拍了一下史蒂夫的肩膀。

 

“恭喜你,美国队长!”他高声说道,“你比巴恩斯中士坚持得久!虽然只久了那么一点点——但是你赢了!”

 

史蒂夫顿时面红耳赤:“等等,你们怎么知道……”

 

“随手关掉通讯器是一个良好的生活习惯。”尼克·弗瑞黑着脸从他们身边飘过,“现在!都滚回去睡觉!我不希望你们明天一个个黑着眼圈上战场!”

 

 

20个小时过后,所有出征的机甲都在围着一颗通体漆黑的星球精疲力竭地飞行,在寻找突破口的同时,还得分神去对付不断对他们发起攻击的怪兽们。

 

4个小时之前,先锋队就已经突破重重包围在这颗母星上安装了爆炸装置,那时候,他们信心满满,感觉这个任务简单得不可思议。

 

但很快大家就发现,那根本不管用。

 

这颗星球有点特别,它的“表壳”就像是被一层黑乎乎的、厚重的“铠甲”包裹着,就算是使用了他们所携带的最为高科技的火力,也根本不足以从外部炸毁它。

 

这令尼克·弗瑞一筹莫展。

 

而更令人郁闷的是,明明已经屠杀了那么多只怪兽,但他们的数量似乎仍然有增无减,援兵连绵不绝。

 

机甲所能携带的火力都是有限的,他们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在这里耗下去。

 

出发时的豪情壮志被这场拉锯战消磨得几乎人心涣散。

 

直到“重生号”机甲顺着最新一拨隐形单位飞来的方向,找到了那个恐怖的“源头”。

 

 

“我操,这根本不是一颗星球!”巴基不顾一切地大吼了一声。

 

“什么意思?”通讯器中十分嘈杂,所有人都被他的叫喊声吓了一跳。

 

巴基和史蒂夫一边面色复杂地看着那个“源头”的位置,一边顺手消灭掉向他们围拢过来的怪兽们。

 

“这有点恶心。”巴基继续说道。

 

“这么说吧,我和冬兵刚刚亲眼看到了这些怪兽的……呃……出生过程。”史蒂夫心有余悸地说道。

 

“是的,这里……这里有一道口子,闭合的时候完全看不出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裂开一次,喷出一些身体上还带着粘液的怪兽,然后又闭拢……这他妈俨然就是一个……”巴基顿了顿,咬牙继续说道,“这根本就不是他妈的一颗星球!但是它的确就是怪兽们的母星没错——不,这他妈完完全全就是怪兽们的母体!”

 

无论是正在“星球”外围作战的机甲们,还是尚在太空站中的科学家们——所有人都惊呆了。

 

“说下去。”只有尼克·弗瑞仍然强迫自己冷静以对。

 

“我想……对,没错,我和史蒂夫找到了这玩意的……子宫口。”

 

有人从通讯器中发出了呕吐的声音。

 

“也就是说,只要这颗星球仍然活着,我们将无法彻底消灭这些怪兽。”史蒂夫冷静地分析道,“只要它不死,它就会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新的怪兽”

 

“可是我们有办法攻击一颗活着的星球吗?”山姆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来,“我们已经试过了,根本无法对它进行有效的攻击——它表壳的防御力实在惊人。”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巴基忽然说道:“不,我们大概还有一个办法。”

 

史蒂夫在一瞬间就明白了巴基的意思——当然,他们可是100%连通率,而且时至今日,恐怕就算他们俩不带着连通器,也足以互明心意了。

 

“史蒂夫?”巴基轻声问了一句。

 

“当然。”美国队长飞快回答,“我们一起。”

 

弗瑞顿时明白了他们俩的意思。

 

“不行!”他脱口而出,“我不能允许你们俩这么做!”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站长。”美国队长坚定地说道,“这次行动,我们已经几乎耗光了太空站所有火力,如果无功而返,我们将会面对这些怪兽的反噬。现在我们已经得知,除非彻底毁灭这颗‘母体’,否则这些怪兽将会源源不断地袭击我们,乃至袭击地球。还记得我们出发前的誓言吗?宇宙虽大,地球就在我们身后——我们无路可退。”

 

“不行!美国队长和冬兵原地待命!”弗瑞大吼一声,“我派人支援你们……不,我亲自去支援你们!等着我!我们一起从外围开始向里突进,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别废话了吧独眼龙!”巴基不客气地打断了弗瑞的命令,“你们的机甲甚至连进化后的隐形单位都扫描不出来,来这里的路上就会被莫名其妙地干死了!别过来送死好吗?战争势必意味着牺牲没错,但不是无谓的牺牲!”

 

弗瑞闭上了嘴。

 

他明白,冬兵说的没错。

 

作为总指挥官,他必须得做的,也是此时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最小的牺牲,换来最大的赢面。

 

通讯器连通着现场的几十副机甲,以及太空站中的广播。

 

此时此刻,没有人说话,但每个人都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事,每一个呼吸声,都在不断加重那种无法避免的沉重与悲壮感。

 

直到冬兵忽然轻笑了一声。

 

“走吧,史蒂夫!”冬兵说道,他的语调是前所未有的轻松快乐,“看样子咱们俩要名留青史了——毕竟,还没有其他地球人操过一颗星球吧?”

 

“遵命,我的中士。”美国队长毫不犹豫地开始调整机甲朝向,“但这次,我不太想和你比谁先射出来这种事了。”

 

冬兵不由得哈哈大笑,跟着,美国队长也大笑出声。

 

他们俩听起来那么快乐,就好像他们即将奔赴的不是死亡,而是天堂。

 

美国队长和冬兵已经确定好了目标,没可能也没准备给自己留任何退路。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俩同时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

 

“天哪,史蒂夫!”巴基小声说道,“这可能是我们俩一起爬上第一复仇者号以来,最令我开怀的一天了!”

 

史蒂夫握住他的手,温言道:“不知道为什么,我也一样。”

 

他们坚定不移,他们气势如虹。


他们俩都隐隐找回了7年前的那个并肩作战、不畏生死的世界。

 

通讯器中,没有人再插话,每个人都在屏息聆听。

 

巴基真的快乐极了,他甚至开始哼起了歌。

 

“You and I, Mirrors of light
Twin flames of fire
Lit in another time and place”

 

仍旧是那首《star sky》。而有趣的是,在此时此刻的地球上,这首歌尚且未曾被创作出来。

 

 

在美国队长和冬兵驾驶着机甲冲向那个恶心的、开合的“子宫口”的最后一刻,一直异样沉默的娜塔莎忽然大喊出声。

 

“詹姆斯!”

 

习惯了对娜塔莎的有求必应,巴基猛地刹住了闸。

 

“娜特?”他疑惑地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娜塔莎忽然顿住了。

 

还有什么事吗?天哪,当然有。

 

她还有很多很多事想跟他一起做,还有很多很多话没来得及对他说。

 

与冬兵相处七年的回忆一幕幕划过脑海,最终定格在他们初识不久的一个傍晚。

 

他曾是她的克格勃训练老师,代号冬兵,永远带着面罩,不苟言笑。

 

可那时候,她还只是个十来岁的小女孩,不堪忍受冬兵严苛的训练模式,饥肠辘辘又累又饿,任性地坐在地上用哭泣表示抗议。

 

冬兵受不了女孩子的哭声,将她独自锁在训练室出了门。

 

娜塔莎以为自己将被锁在这个空无一人的训练室中一整晚。要知道,这种事情时有发生。她顿时又气又怕,直到冬兵去而复返。

 

他走到她面前蹲下,第一次对她摘下面罩,然后从兜里掏出两颗крокант巧克力糖,笑眯眯地递给她。

 

“来吧,小妞,吃了糖我们就和好,好吗?但训练还得继续,相信我,我这是为你好。”

 

她呆呆地看着那个平时眼神凶巴巴的冬兵,看着他出乎意料英俊的脸,看着他与平日里凛冽气质完全不同的和煦笑容。

 

然后她本能地接过了糖果。

 

只有她自己知道,就是在那一刻,她沦陷于那双清浅的绿眼睛,她被他驯服。

 

 

“詹姆斯!”她又失神地喊了一声。

 

“有话快说,宝贝儿!”巴基大声说道,“再不说的话,我可不能保证你下一次见到我会是什哪辈子了……”

 

“我等你回来,好吗?”娜塔莎忽然说道。

 

“呃……嗯?”巴基愣了愣。

 

“你会给我带крокант,是吗?”所有人都能听出来,娜塔莎一定流泪了,但她仍然强迫自己笑着说道,“我会等你回来,好吗?我们……我们所有人,都会等你们俩回来。”

 

巴基重新启动机甲,与史蒂夫对视了一眼,然后一同将速度调至最大,向那个“裂口”冲刺。

 

“放心吧,我的乖女孩!”他对着通讯器哈哈大笑道,“我会给你带很多很多кро……”

 

通讯中断。

 

令人窒息的数十秒过后,所有悬停在星球外围的机甲,以及稍远距离中太空站上的全体人员,都看到了一颗熊熊燃烧的星球。

 

星球从内部猛烈地爆炸,声音消失于宇宙的真空中,直至附在其上的所有物质燃烧殆尽、灰飞烟灭。

 

最终,整颗漆黑的星球化作了一团巨大的能量体,迸发出足以点亮整个宇宙的光芒。

 

 

“地球历2007年9月4日,作战行动成功,外星生物的母星被成功摧毁。”

 

尼克·弗瑞对着摄像头说道。

 

他站在会议厅,而他身后,密密麻麻站着所有参战的机甲驾驶员。

 

“牺牲人数两名,分别是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和冬兵巴基·巴恩斯。他们驾驶的机甲是……克林特,我都没有来及问过,你那台机甲究竟有名字了吗?”

 

“有!”克林特骄傲地大声说道,“冬兵亲自取的名字!它叫‘重生’!”

 

“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和冬兵巴基·巴恩斯,驾驶机甲重生号,从星球内部将之摧毁,并因此牺牲。此战将改变地球的未来命运,没有人知道今后会发生什么,全体太空站成员即将进入休眠舱深度休眠,太空站预计于地球历2027年抵达地球。在大家休眠之前,我们将一同做最后一件事。”

 

弗瑞肃穆地盯着摄像头,然后敬了一个军礼。

 

“致史蒂夫·罗杰斯和巴基·巴恩斯!”

 

伴随着每个人的脱帽致敬,同一句话在会议室中低沉地、此起彼伏的响起。

 

“致史蒂夫·罗杰斯和巴基·巴恩斯!”

 

在这片致敬声中,一向以冷酷著称的娜塔莎·罗曼诺娃,紧紧抱着不知所措的克林特,嚎啕大哭得像那个7年前以为自己被抛弃在训练室中的小女孩一般。


(下一章)

评论 ( 74 )
热度 ( 243 )

© 克拉德美索 | Powered by LOFTER